新華網 正文
美元未必“很美” 人民幣不會單邊貶值
2017-12-06 07:42:44 來源: 中國證券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作為特朗普競選核心承諾之一的稅改計劃日前向著最終落地邁出堅實一步。美元歷經調整與反復之後能否重振雄風,備受市場關注。對人民幣匯率而言,美國稅改將帶來新變數,尤其是在四季度這個比較微妙的時點上。

  綜合分析,在全球經濟呈現復蘇共振的態勢下,美元難以重演一枝獨秀,未來上行空間未必很大,人民幣匯率面臨的外部環境應不會顯著變化。同時,人民幣匯率自身穩定性也在增強:經濟穩構成根本基礎、利差高構築安全邊際、預期分化降低單邊波動風險、“逆周期因子”提供政策保障。因此,前幾年四季度大幅貶值的一幕難重現,未來人民幣對美元料有貶有升,總體持穩。

  美元指數波動明顯

  在市場對年底美聯儲加息已有充分共識的情況下,美國稅改進展成為影響短期內美元及外匯市場走勢的關鍵因素。

  9月以來,稅改相關消息就逐漸主導了美元的邊際波動。9月,美元指數能夠擺脫此前持續的頹勢,離不開美國政府披露稅改細節的刺激;10月,美元指數上演上漲,更離不開市場對稅改樂觀預期的發酵;11月,美元指數再度走弱,則與市場擔憂稅改法案延遲落地不無關係。

  當地時間12月2日淩晨,美國國會參議院最終投票通過共和黨稅改議案。在國會眾、參議兩院相繼投票通過共和黨稅改議案之後,特朗普政府稅改前景正變得清晰。申萬宏源宏觀研究認為,樂觀預期下,在今年聖誕節美國國會休會之前即12月16日之前,中性預期下,在2018年一季度左右,參眾兩院將通過稅改最終法案,提交總統簽字生效。

  分析人士認為,此次參議院通過稅改議案,不僅是推動稅改落地的關鍵一步,也是“特朗普新政”取得的關鍵突破。

  2016年四季度,美元指數摸上103.82的十余年高位,彼時,所有非美貨幣均經受了巨大的貶值壓力。今年以來,隨著稅改取得重要進展,美元能否重振雄風,市場翹首以待。

  美元“一枝獨秀”成往事

  歷史經驗表明,四季度的人民幣匯率易出現波動。2014年至2016年,每個四季度人民幣均對美元出現了貶值。其中,2016年四季度,人民幣對美元貶值逾4%,匯價一度逼近7元,成為匯改以後人民幣匯率貶值最猛烈的時期。對于人民幣匯率而言,美國稅改無疑帶來了新變數,尤其是在四季度這個比較微妙的時點上。

  稅改對美元的利好主要體現在三方面:一是稅改有望鞏固並提振美國經濟增長勢頭。此次稅改的核心是減稅,可增加企業和家庭的可支配收入,促進美國企業投資與個人消費,從而提振美國經濟,為美元提供上行動能。二是倘若稅改推動經濟增長加速、通脹水平走高,美聯儲可能加快升息步伐。三是稅改有望吸引美國跨國公司匯回利潤,增加美國資本流入。還有分析認為,美國稅改取得重要進展,對市場情緒的影響有利于美元走強。考慮到市場普遍預期美聯儲將在本月議息會議上採取加息行動,美元重新走強的可能性上升。平安證券宏觀研究表示,看好2018年上半年美元指數的走勢,原因在于:其一,美國經濟內生動力較歐元區更強;其二,2018年美聯儲或較市場預期更為鷹派;其三,美國經濟在稅改大概率落地的情況下復蘇提速,通脹或顯著走高。

  但有不少機構認為,從更長時間看,美元上行空間未必很大,未來可能呈現先揚後抑的走勢。一則市場對稅改拉動美國經濟增長的實際效果存在分歧。有機構認為,減稅對中短期的財政收入有負面衝擊,影響政府支出及基建投資計劃的實施。另外,美聯儲貨幣政策收緊將部分對衝減稅效果。二則全球經濟逐漸形成復蘇共振,美國在經濟增長及貨幣政策周期上的領先性正在減弱。今年以來歐洲經濟持續復蘇,政治風險消退,市場對歐央行貨幣政策預期發生變化,推動歐元大幅走強,一度導致美元指數明顯承壓。

  華泰證券宏觀研究認為,稅改短期內會刺激美元指數反彈,但未來美元走勢大概率為前高後低。中金公司宏觀研究預測,2018年下半年美元指數將回落。

  分析人士認為,隨著“特朗普新政”進入實施階段,未來可能仍不乏“預期差”,對美元未必都是利好;在全球經濟呈現復蘇共振的態勢下,美元難以重演一枝獨秀的局面,未來美元上行空間未必很大。

  人民幣單邊貶值難現

  12月5日,人民幣對美元匯率中間價設在6.6113元,較前值調低8個基點,為連續第7日調低。

  分析人士認為,美元若因稅改走強,疊加季節性購匯需求等,難免會對人民幣匯率造成一定影響。不過,既然未來美元上行空間未必很大,人民幣匯率面臨的外部環境應不會明顯變差。

  還應看到,人民幣匯率自身穩定性也在增強。

  首先,經濟穩是構成匯率穩的根本條件。匯率波動最終還是基本面相對變化的反映。今年以來,中國經濟穩步復蘇,當前融資需求不弱預示經濟增長韌性仍足,中美經濟運行在方向上趨同,而去年面臨的是中國經濟走弱、美國率先復蘇的環境。

  其次,利差高構築安全邊際。今年以來海外債市收益率變化不大,目前10年期美債收益率在2.4%左右,與2016年末水平相當。中國10年期國債收益率則從3.01%漲至3.9%左右,中美利差處在歷史高位,為人民幣匯率抵禦外部擾動提供了較寬的“護城河”。

  再次,預期分化降低單邊波動風險。今年以來,隨著內外經濟形勢變化,資本流動趨于平衡,人民幣匯率對美元逆預期升值,打破了此前的單邊貶值預期。匯率預期分化,降低了人民幣單邊貶值或升值的風險,為匯率大致持穩,展開雙向波動創造條件。

  最後,“逆周期因子”提供政策保障。今年二季度,人民幣中間價報價模型引入“逆周期因子”,有助于平抑人民幣匯率的非理性波動,降低匯率單邊超調的風險。

  總之,今時不同往日,“稅改”難改外匯市場大趨勢。在同復蘇、共增長的形勢下,美元難現大漲,人民幣亦難大跌。過去四季度人民幣單邊大幅貶值的一幕難重現,未來人民幣對美元料有貶有升,總體持穩。(張勤峰)

+1
【糾錯】 責任編輯: 張倩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西成高鐵首發乘務組亮相
西成高鐵首發乘務組亮相
印尼:密切監視巴厘島火山動態
印尼:密切監視巴厘島火山動態
浙江烏鎮夜色美如畫
浙江烏鎮夜色美如畫
湖南桂陽楓林紅了 染紅空間美不勝收
湖南桂陽楓林紅了 染紅空間美不勝收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11911220634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