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人才短缺成人工智能發展最大短板 相關總數僅5萬多
2017-11-21 07:09:04 來源: 中國青年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人才短缺成人工智能發展最大短板

  最炙手可熱的人工智能領域最缺的是什麼?不是政策,不是市場,而是人才。

  全球知名職場社交平臺領英發布的《全球AI領域人才報告》顯示,截至2017年一季度,基于領英平臺的全球AI(人工智能)領域技術人才數量超過190萬,其中美國相關人才總數超過85萬,高居榜首;中國雖然位居全球第七,但相關人才總數只有5萬多。

  無論是研究開發領域,還是應用落地領域,人工智能各個環節對人才的需求有增無減,而人才短缺已成為我國人工智能發展中的最大短板。工信部教育考試中心副主任周明此前向媒體透露,中國人工智能人才缺口超過500萬。

  在國內企業對人工智能人才短缺感到焦慮的同時,一些人工智能專業的“海歸”人才回流,成為國內人工智能領域的新力量。此外,國內一些高校也開設人工智能相關課程,甚至建設專門的人工智能學院,希望以此彌補人才總數不足的短板。

  相比于歐美人工智能領域過去60年的積累,中國的人工智能人才培養將是一場新“長徵”。而眼下,一場前所未有的人才爭奪戰,一趟跨國、跨界的人才流動正在發生。

  人難招:“坑”多“蘿卜”少

  人工智能的專業人才有多搶手?在招聘網站中輸入人臉識別、OCR(光學字符識別)、算法工程師等關鍵詞後可以發現,對工作經驗要求僅1年左右的普通工作崗位也願意提供超過1萬元的月薪,而在其他行業,這一標準往往要求應聘者具有兩三年工作經驗。

  “坑”多“蘿卜”少,高薪成為企業招聘AI人才時必然的選擇。國內最大的職場實名社交平臺脈脈旗下數據研究院發布的數據顯示,國內人工智能相關崗位應屆畢業生的起薪基本都在1.25萬元/月以上,起薪最高的分別為機器學習和算法類相關崗位,達到1.5萬元/月;畢業三年後人工智能崗位的技術人員平均月薪在2.5萬元以上,基本實現薪酬翻番,大幅領先互聯網行業的其他崗位;工作經驗 10年以上的AI人才月薪在5萬元以上,但這類人群佔受訪人群的比例僅為2.26%。

  對于人工智能人才崗位的受歡迎程度,尚在高校的老師和準畢業生已早有耳聞。“學生們畢業可能都能掙五六十萬元(年薪),我們的工資都比不上了。”今年以來,孫嘉在實驗室裏經常能聽到導師對如今博士畢業生的工作發出這類感慨。

  孫嘉現在北京航空航天大學計算機學院攻讀博士學位,他所屬的實驗室是該校智能識別與圖像處理實驗室。因為研究方向屬于當前火熱的人工智能方向,去年以來,從該實驗室畢業的博士生的薪資明顯提高了不少。

  不過,在人工智能爆發式發展之前,圖像識別、計算機視覺方向的人才在就業時並沒有遇到如今這般的熱情。“AI也是這兩年才開始火熱起來,之前畢業的師兄在找工作的時候還沒有像今天這麼火熱。”孫嘉説。

  在與已經畢業的博士交流時,孫嘉得知了一個奇怪的現象:早先入行的技術人員的薪資與近兩年入職的人員相差無幾,而一旦從原企業跳槽,只要繼續從事人工智能的技術研發,其薪資往往會上漲不少。巨大的市場需要大量技術人才,人才價格也水漲船高。上海某金融獵頭公司負責人張伶俐去年以來為客戶招聘、篩選過跳槽的人工智能技術人才,她發現這類人在跳槽時的議價能力更高。“尤其是從大公司、研究機構出來的更高,薪水漲幅普遍水平是20%~50%,甚至薪資翻倍的也有。”

  但張伶俐也指出,即使企業願意出高價也不一定能招聘到純粹科班出身的人工智能人才,因為應聘者中居多數的仍從事數據挖掘、分析等工作,嚴格意義上從事深度學習、深度神經網絡等專業領域研究的人才較少。

  作為獵頭,張伶俐認為,根本原因還是國內人工智能人才需求太大,但有效供給太少。“以前這個領域的學生太少,都是‘冷板凳’,這兩年突然火了。”

  對于“人才荒”,科大訊飛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劉慶峰表示,人工智能目前最需要人才的是行業應用領域,因此最急缺的是既懂得人工智能基本原理,又在各行業有深厚積累的跨界人才。他預測,之後的兩三年間這類人才將一直短缺,但隨著人工智能在各行業逐漸落地,“慢慢地這個領域也會走下神壇”。

  新辦法:海歸、轉崗、實驗室

  劉慶峰的預測代表了業內樂觀的看法:人工智能的人才短缺在兩三年後會慢慢緩解。但與英美等國相比,中國的人工智能人才短缺仍是當下最現實的問題。

  國際咨詢公司麥肯錫一篇長達20頁的報告指出,美國超過一半的數據科學家有10多年的工作經驗,而中國經驗不足5年的研究人員高達40%,且中國目前擁有不到30個專注于人工智能的大學研究實驗室,僅靠這些實驗室無法輸出足夠的人才滿足中國AI行業的招聘需求。

  有效供給不足,企業不得不想出一些應急辦法以解燃眉之急。從人才積累豐厚的其他國家吸引人才,尤其是“海歸”華人專家,成為國內巨頭型企業近年來慣用的辦法。斯坦福大學人工智能實驗室主任吳恩達、前微軟全球執行副總裁陸奇等國際人工智能權威先後被百度引入國內,先後擔任百度首席科學家和首席運營官;前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學終身教授王剛、前亞馬遜資深主任科學家任小楓則先後被阿裏巴巴招募,分別擔任阿裏人工智能實驗室的和阿裏iDST(數據科學技術研究院)的首席科學家...。。此類名單還將繼續增加。

  華人專家的持續回流,將縮短中國與美國等國家的人工智能技術差距。領英發布的上述報告認為,美國已成中國AI人才最大回流來源,中國擁有海外工作經歷的AI技術人才中,有43.9%來自美國。但是“海歸”專家的爭奪往往價格昂貴,畢竟只是巨頭企業的遊戲,因此內部轉崗培養,或與外部合作建設聯合實驗室,成為不少企業培養人工智能人才的一類方法。

  作為搞科研出身的企業家,珠海市四維時代網絡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長崔岩告訴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在BAT、華為等巨頭的爭奪下,人工智能相關專業的人才價格水漲船高,想在人工智能領域有所作為的中小企業在招聘人才時往往沒有優勢,因此內部轉崗和培養就成了一個可考慮的辦法。

  崔岩認為,原來從事數據挖掘、互聯網開發的技術人才實際上也能轉型從事人工智能領域的工作。“核心算法確實最需要專業人才,但也需要做前後端開發的人,畢竟人工智能還是需要互聯網和大數據基礎的。”而在企業外部,與高校、研究機構共建實驗室,既是人工智能企業尋求技術落地的路徑,也是培養更多人才的一種探索。

  今年4月,科大訊飛與中國醫學科學院北京協和醫學院簽署全面戰略合作框架協議,雙方將共建醫學人工智能研究中心;11月,又與國家醫學考試中心宣布成立聯合實驗室,共同探索人工智能在醫學考試領域的應用。同樣在醫療領域,騰訊與西部地區69家醫療單位組成的西部眼科聯盟成立人工智能醫學影像聯合實驗室,共同啟動眼底篩查臨床預試驗。

  對于共建實驗室,科大訊飛智慧醫療事業部總經理陶曉東表示,在人工智能與醫療等行業結合的過程中,最缺的是既熟悉人工智能又熟悉醫療的跨界人才,與這類醫學研究機構合作,主要是希望能有更多行業專家參與人工智能的開發和應用。

  建梯隊:科學家、工程師、設計師、産業工人

  在各類企業對存量的人工智能人才展開爭奪的同時,一些增量人才培養的動作已經悄然開展。

  11月初,西安電子科技大學人工智能學院正式揭牌。據介紹,該學院定位為研究型學院,學院將以智能科學與技術、數據科學與大數據技術(籌建)等本科專業為主體進行培養。未來,該學院還將成立“圖靈實驗班”,並在研究生招生指標等政策方面予以傾斜。

  而在更早前的5月28日,中國科學院大學發文成立人工智能技術學院,這是我國人工智能技術領域首個全面開展教學和科研工作的新型學院。該學院主要依托中科院諸多研究所建設,以中科院自動化所為承辦單位,擁有107位專任教師和崗位教師,模式識別國家重點實驗室、復雜係統管理與控制國家重點實驗室、國家專用集成電路設計工程技術研究中心、中科院分子影像重點實驗室等研究機構。

  據該學院副院長肖俊介紹,國科大AI學院在人才培養中非常重視應用性和交叉性,不僅包括傳統的全日制學位研究生培養,還包括非全日制碩士學位研究生培養,同時針對不同行業、不同需求制定了人工智能人才培訓和認證體係,有些培訓項目將與企業或協會合作。

  “學院認為非全日制研究生是研究生教育的重要組成部分,不只是全日制研究生教育的補充。”肖俊表示,理論與實踐相結合是人工智能專業教育的特色,這與非全日制研究生的培養理念不謀而合。“因此我們不僅設立了這一項目,還非常重視這一項目。”

  記者了解到,該學院將于11月底面向技術人員和學者、在校學生,組織為期數天的“智領未來前沿培訓班”,主要培訓內容是人工智能前沿技術和發展趨勢,也包括人工智能應用案例和參觀交流。“這個培訓班只是我們係列培訓的第一期。”肖俊説。

  從辦學層次來看,上述人工智能學院著力培養的是基礎研究和技術研發類人才,這與當前我國人工智能人才的結構精密相關。騰訊研究院發布的《中美兩國人工智能産業發展報告》顯示,中國的人才儲量(約39200人)低于美國(約78700人)。中國人才短缺的情況在基礎層體現得尤為明顯,美國在基礎研究中的人才儲量大約17900人,而中國在這方面的人才儲量約為1300人;七成美國AI人才從業10年以上,相比之下,中國僅不到四成。

  “現在建設AI學院是好事,因為最缺的是理論高端人才。但在此以外也需要關注一線産業工人的能力提升,這可能是高端人才補充之後,第二步要做的。”崔岩認為,人工智能學院逐步建立之後,應該考慮如何用人工智能技術改造産業一線的工人和生産流程。

  在他看來,未來圍繞人工智能的人才培養體係應該重視全産業鏈的人才梯隊建設,而人才梯隊包括幾個層次:做理論基礎研究的科學家,把理論模型技術化的工程師,用技術進行生産和改造的設計師,以及最一線的産業工人。“科學家、教授在做理論方面的研究突破,工程師團隊把理論轉化成技術和産品,産業工人素養的提升也很重要。”

  “歐美已經走了五六十年,人才儲備比較好,中國快不了,需要耐心和積累。”崔岩説。(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 王林)

+1
【糾錯】 責任編輯: 馮文雅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休斯敦舉辦街畫節為聽障兒童籌款
休斯敦舉辦街畫節為聽障兒童籌款
和平方舟醫院船時隔七年再訪坦桑尼亞
和平方舟醫院船時隔七年再訪坦桑尼亞
“聖誕老人”來賽跑
“聖誕老人”來賽跑
高交會上體驗5G未來時代
高交會上體驗5G未來時代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980111219855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