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共享單車押金難退 小藍單車涉及民事糾紛還是非法集資?
2017-11-21 07:08:21 來源: 中國青年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多家共享單車押金難退

  小藍單車“後事”涉及民事糾紛還是非法集資

  11月16日,共享單車企業小藍單車CEO李剛發文,回應倒閉一事。他稱,小藍單車與拜客出行達成戰略合作,將由拜客出行全權代理小藍單車未來的運營,用戶可以一直使用小藍單車。

  他説,在完成技術對接後,押金用戶將免費使用小藍單車。但是,針對許多用戶要求的退還押金問題,小藍單車和拜客出行均沒有回應。

  多家共享單車陷“跑路門”

  “電話一直打不通。”日前,多名用戶反映小藍單車的押金退不了。然而,這小藍單車並不是最近才出現“押金無法退還”的問題。有用戶告訴記者:“9月末申請退押金,現在還沒退!前一段時間押金明細還顯示退款中,現在押金明細啥也沒了。”還有用戶稱,“我同事的小藍單車押金半年未退。”

  記者打開小藍單車App,選擇輸入手機號碼注冊新用戶,發現已經收不到手機驗證碼,注冊失敗。支付寶共享單車推廣平臺已將其刪除。

  去年12月,李剛曾公開表示,“我們是在做一件很美好的事情,就算不考慮盈利,又能怎麼樣?”

  目前,據多家媒體報道,小藍單車在北京的辦公地點已經人去樓空。小藍單車員工也在社交媒體發布消息稱,小藍單車宣布解散,員工工資存在拖欠。公開資料顯示,小藍單車(bluegogo),一度號稱是除ofo、摩拜之外排名第三的共享單車品牌,2016年11月落地運營,2017年2月宣布正式進駐北京市場。當時李剛稱,1月小藍單車獲得黑洞資本領投、智能星通跟投4億元人民幣,估值達到10億元人民幣。

  而根據李剛在2月的公開發言,小藍單車運營4個月,全國累積用戶超過 625萬。目前,小藍單車落地北京、南京、成都、舊金山等地。今年3月22日,小藍單車推出了半年特權卡,費用為199元,只要在有效期內6天有騎行記錄且未退押金,180天後即可全額返現。9月末,特權卡進入返現期,不少用戶表示小藍單車突然強制升至全年特權卡,將用戶提現時間推遲半年。10月20日,小藍單車曾發布公告稱,用戶于2017年10月30日之前申請的退款,將于2017年11月10日前退還完畢。然而,11月15日,用戶等來的是小藍單車倒閉的消息。

  今年7月,小藍單車曾將新用戶的押金從99元上調到199元。百度貼吧小藍單車服務號在解答用戶疑問時透露,小藍正在搭建新的智能信用評價係統,未來將會根據用戶信用分設置相應的押金檔位,包括0元檔、99元檔、199元檔以及299元檔。小藍單車副總裁胡宇沸今年年初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小藍單車的押金一大部分是留存用于客戶的退款需求,在保證押金隨時退還的情況下,一部分押金會用于繼續生産車輛。據不完全統計,摩拜、ofo在2017年的單車數量投放均超過了千萬級別,而小藍單車投放量約為70萬輛。

  事實上,除了小藍單車,目前已有多家共享單車陷入押金無法退還或退還困難的局面。“我5月19日繳的199元押金,21日就開始退款,町町官方那時説是5月底6月初升級App,一直沒有給退款。後來説App還沒升級好,先送給每個人20元優惠充值券。再後來就聽説找不到人,跑路了,押金也就沒了下文。我是在群搜索裏搜索了下町町單車,發現有個受害者QQ群,就加進來了,記得那時候群裏的受害人還不多,後來隨著事情的發展,群裏的受害者越來越多了”。在一個關于“町町單車受害者”的QQ群裏,有人這樣告訴記者。目前這個群內有600多人。

  早在8月9日,相關市場監管部門就證實,他們已經聯係不上町町單車工作人員,此前的調解不得不中止。江蘇省消費者協會相關負責人也表示,鑒于目前町町單車“失聯”,建議消費者走法律途徑維護自己的權益。然而,三個月過去,町町單車的用戶還是沒有找到退還押金的方式。

  年初,已有悟空單車、3vbike等共享單車企業宣布倒閉。目前,用戶反映押金退還困難或者無法退還的共享單車品牌有小藍單車、町町單車、小鳴單車、酷奇單車。這幾款單車的押金分別為99元、199元、199元、298元。據公開資料顯示,酷奇單車用戶約450.5萬,投放車輛100余萬輛。此外,小鳴單車用戶約79.6萬,而町町單車用戶約15萬。

  艾媒咨詢發布的數據顯示,2017年中國共享單車市場用戶規模預計將達2.09億人,到2018年預計將達2.98億人。2017年夏季共享單車活躍用戶佔比中,ofo與摩拜分別為53.9%與34%,其他品牌共佔12.1%。而在品牌知名度上面,已經倒下的小鳴單車與小藍單車分別佔31.4%與26.8%。

  分析認為,由摩拜與ofo引領的高集中度的投資將刺激共享單車市場,壓縮二三線品牌市場,共享單車市場將迎來新一輪洗牌,接連倒閉的悟空單車和町町單車正是眾多二三線共享單車企業艱難處境的例證。

  押金不退:到底是民事糾紛,還是“非法集資”

  目前,主流的共享單車平臺都要向用戶收取一定押金,使用時用手機號進行賬戶注冊,並完成押金充值、實名認證等流程,押金金額從99元到299元不等,約定押金可原路退還。在押金之外,用戶使用共享單車還需向賬戶充值,以摩拜單車為例,支持任意金額充值,單筆最低1元,最高100元。

  摩拜單車聯合創始人兼CEO王曉峰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收取押金的目的,主要是對用戶的一些可能的不良行為,起到一定的約束作用。押金的多少不構成用戶使用産品的障礙,因為押金隨時可以退還。摩拜單車方面還表示,收取押金合乎國家有關標準。“我們的經典版單車成本約3000元,按照國家相應的規定收取10%的押金。”

  “押金的金額額度是沒有法律依據的,是平臺公司和用戶的約定,是通過條款進行押金額度的約定。”中國政法大學教授李俊慧接受記者採訪時説。今年4月,小藍單車相關負責人表示已與招商銀行簽署資金托管協議,用戶押金與運營資金嚴格區分。11月15日,招商銀行向媒體證實,經過核查,小藍單車在北京、廣州、上海等地均無存管賬戶。此外,酷奇單車、小鳴單車被查證也並沒有與相關銀行存在共享單車押金存管協議。

  “目前押金的具體監管方式、監管主體處于空白狀態,一旦共享單車企業及其負責人私吞押金,將會直接導致共享單車用戶的經濟損失,其行為將涉嫌集資詐騙罪。”北京京都律師事務所律師常莎説。

  8月3日,交通部和國家發改委等十部門聯合出臺《關于鼓勵和規范互聯網租賃自行車發展的指導意見》(下稱《意見》),對押金安全問題做出明確規定:企業對用戶收取押金、預付資金的,應嚴格區分企業自有資金和用戶押金、預付資金,在企業注冊地開立用戶押金、預付資金專用賬戶,實施專款專用,接受交通、金融等主管部門監管,防控用戶資金風險。企業應建立完善用戶押金退還制度,加快實現“即租即押、即還即退”。

  目前,包括ofo、摩拜單車在內的主流共享單車品牌,基本都對外宣稱共享單車押金專款專用,並且有第三方的監督。但是,當被曝出並不存在實際的“第三方監管”時,這些共享單車品牌是否存在違法犯罪行為?

  李俊慧認為,關于共享單車押金專款專用的行業要求,是十部委《意見》出來之後明確的,之前是個真空地帶。“之前只是按照平臺和用戶的約定承諾退款,這是個民事約定。這項規則出臺後,要有一個逐漸落地的過程,要明確押金怎麼管理,按照現在的環境來説,‘專款專用’,共享單車這種口頭承諾只能説是一個虛假信息”。

  此外,有人認為,共享單車押金無法退還不能看成一個簡單的民事糾紛,拿小藍單車舉例,如果用戶為437萬,押金99元,押金總額超過4億,這是否已經涉嫌非法集資?

  “定義民事糾紛還是刑事犯罪,要看最後的結果,之前對押金的管理並沒有明確的要求,只要能及時退還用戶押金,就不存在糾紛。如果退還延遲的話可能涉及到違約問題,比如,承諾3~5天退還,但是3~5天沒有退,這就是民事違約。如果挪用了押金,公司沒有錢退款,這就涉及刑事案件的問題。從刑事案件的角度來講,能不能認定為集資詐騙不好説,因為它是個動態的過程,是個界定的過程。”李俊慧認為,“公司的運營並不是一開始就運營不下去,開始時是有自有資金或者是有社會資金能維持運營,但是到一定階段後,這些資金用完了,開始挪用了用戶的押金,這就是個轉化的問題了。如果挪用了不能還,這就涉及侵犯。因為平臺充當的是對用戶資金臨時保管的角色,如果挪用不還的話就涉及犯罪。”

  目前,不少小藍單車用戶撥打過12315投訴,無果。也有用戶表示既然無法退還押金,那麼自己會將小藍單車據為己有作為補償。在某交易平臺上,可以看到有人轉賣共享單車,此外,還存在“黃牛代辦押金退款”的業務。不過,有受害用戶表示不會相信黃牛;一方面無法保證信息真實,害怕二次受騙;另一方面收取傭金過高,得不償失。也有部分用戶在微博和二手交易網站上找到“黃牛”代辦了退款業務。“黃牛”要求用戶提供單車的賬號、姓名以及身份證的正面照,根據交付押金的平臺不同,黃牛會收取130~150元不等的代辦費用,如果是通過微信支付押金,需要交付代辦費用130元,如果是支付寶,則需要交付150元,“支付寶退款比較麻煩,要在現場登錄經工作人員查看,所以收費較高。”黃牛聲稱。

  截至發稿,已經有消費者起訴了酷騎單車。這份起訴書將酷騎(北京)科技有限公司西安分公司、酷騎(北京)科技有限公司同時列為被告,將四川拜客科技有限責任公司列為了“第三人”一並起訴。起訴者認為,“被告酷騎單車公司對消費者的押金,沒有在銀行存管,沒有讓消費者安心放心,更沒有在承諾的1~7日退還押金給原告,存在欺詐消費者的行為。第三人不能僅負責酷騎單車新的第三方運營商,負責單車的運營及維護,仍須對押金等其他費用類問題負責,對酷騎共享單車的消費者承擔相應法律責任。”

  據此,他要求:“請求人民法院判令二被告及第三人按照《消費者權益保護法法》‘退一賠三’退還原告酷騎單車押金298元及充值余額9.3元,賠償原告損失921.9元,共計1229.2元。本案訴訟費由被告承擔。”(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 楊利偉 實習生 胡譯文)

+1
【糾錯】 責任編輯: 馮文雅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休斯敦舉辦街畫節為聽障兒童籌款
休斯敦舉辦街畫節為聽障兒童籌款
和平方舟醫院船時隔七年再訪坦桑尼亞
和平方舟醫院船時隔七年再訪坦桑尼亞
“聖誕老人”來賽跑
“聖誕老人”來賽跑
高交會上體驗5G未來時代
高交會上體驗5G未來時代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980111219855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