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中國年輕一代家長寄厚望于孩子 育兒心切難掩現世焦慮
2017-11-21 07:06:19 來源: 中國新聞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家委會裏有“戲精”,媽媽群裏有江湖,《小豬佩奇》遭抵制……如今,這些和育兒相關的話題一個接一個被互聯網放大,中國年輕一代家長群體的焦慮感時而反復地成為網絡熱搜話題。

  如何在層級分明的家委會中摸爬滾打,如何在家長群中找準自我定位,又如何在琳瑯滿目的動畫片中大浪淘沙……這一個個細碎困擾的背後,是中國年輕一代家長寄予孩子的厚望,以及育兒心切的現世焦慮。

  被魔化的家委會

  “我是陳某某的爸爸,我報名競選家委會……”前段時間,在上海一所小學家長群裏,家長們爭相競選家委會時亮出的“宣言”在網上引發熱議。

  “博士期間曾擔任上海師范大學校研究生會主席”“目前在知名外企做HRD,就是整個公司的大管家”“研究生畢業于美國哈佛大學”……這些充斥在微信群裏的家長簡歷,令網友給他們冠以“戲精”的稱號。

  “家委會被魔化了”,上海80後家長金明現在是一所幼兒園小班的家委會代表,他告訴中新網記者,從他兒子今年秋天入學到現在,家委會唯一做的一件事就是討論出了秋遊去哪裏。

  金明對記者介紹,在他兒子的幼兒園中,每個班都有三名家委會代表,按層級分為班級代表、年級代表和園級代表,這些代表的作用就是組織家長參與學校的活動。

  2012年,教育部發布《關于建立中小學幼兒園家長委員會的指導意見》,明確家長委員會應在學校的指導下履行參與學校管理、參與教育工作、溝通學校與家庭等職責。

  該《意見》要求,有條件的公辦和民辦中小學和幼兒園都應建立家長委員會,學校組織家長,按照一定的民主程序,本著公正、公平、公開的原則,在自願的基礎上,選舉出能代表全體家長意願的在校學生家長組成家長委員會。

  金明競選園級代表的過程也不如網上所傳的戲劇化,在幼兒園第一次開家長會的時候,他參加了競選演講,表明自己想競選園級代表的意願。

  “本來演講完要進行投票的,結果那天就我一個人競選這個級別的代表。”金明開玩笑稱,“可能我比較閒吧,不過我確實在家長群體裏表現得比較活躍。”

  不過,目前金明並沒有感受到家委會能夠發現或者解決家校關係之間的實際問題。他認為,作為園級代表,他都還未接觸到園長這一級別的校方代表,沒有進行更一步的溝通交流。

  “園長只在第一次開家長會的時候出現過,現在我們的家委會只是幫學校做無償勞動力而已。”金明對記者説。

  家長的江湖除了諂媚,還有包庇

  正在遼寧省一個地級市讀高一的蘇格,陰差陽錯地一直待在初中班級的家長群裏。當時,蘇格是初中班上的班長,因此被老師拉入了家長群組織工作。“後來老師讓所有學生退群,但我沒退,也沒有人踢我,再後來陸續又有學生進群,老師也不再管。”

  蘇格對中新網記者回憶,初中的家長群主要是老師組織的,老師在群裏會發一些照片、視頻,用來“向家長告狀”。

  “比如,有學生遲到了,老師就拍下來發到群裏,讓各自家長‘認領’。”蘇格稱,老師發的多半是學生在校的一些問題,但有的家長就會立刻站出來找理由庇護孩子,只有少數家長會立刻道歉。

  在蘇格眼裏,這些庇護孩子的家長都是“戲精”。 “明明遲到是學生犯錯,老師發群裏是想起到督促作用,家長卻總是包庇孩子,這和建家長群的初衷背道而馳。”

  蘇格所在的初中群裏,沒有家長向老師過度地諂媚、獻殷情,更多的是提要求,有些讓蘇格都感到“非常尷尬”。

  “有一次考試成績剛出來,就有家長在群裏問,是不是該按成績排座位,但事實上那位家長的孩子也就考好了這一次。”她説。

  家長活躍,孩子才能受關注?

  其實,“家長群裏的戲精”“媽媽群裏的江湖”隔段時間就會被輿論揪出來指摘,每逢教師節家長群裏接龍“拍馬屁”、發紅包的行為也總會引發網友非議。

  “老師又不是傻子,稍微有經驗都看得出來這些家長是有目的。目的性太強的,老師也會敬而遠之,不然給自己惹麻煩。”在武漢一所示范小學教書的于慧對中新網記者説,一些家長此時巴結老師,一旦沒滿足他的要求,他也可以馬上翻臉。

  現實中這種事情也偶有發生。于慧説,她有同事就碰到有家長一邊試圖向老師送禮,但又在遭到拒絕後,向校方告狀,挑老師的毛病。

  于慧對網上瘋傳的“戲精”家長表示“哭笑不得”,她認為,“巴結老師就是不信任老師的一種表現,有家長覺得在老師這裏沒有公平可言。”

  中山大學哲學係在讀博士、媒體評論員彭曉蕓也有相同體會,她的孩子正在念小學,她自己還在孩子的班級群及小區的家長群裏,也加入過家委會。

  彭曉蕓在接受中新網記者採訪時表示,“一些家長擔心孩子得不到重視,把孩子看得太重,卻把老師看得太輕,這些家長認為,如果不經他們提醒和敲打,老師就會對孩子們不公正。”

  家長在育兒、教育等問題上的擔憂,逐漸成為一種社會現象。2016年,中國兒童少年基金會聯合北京師范大學家庭教育研究中心發布的《2016年度中國親子教育現狀調查》報告顯示,87%左右的家長承認自己有過焦慮情緒,其中近20%有中度焦慮,近7%有嚴重焦慮。

  調查發現,親子教育存在的問題主要是:許多家長不能正確理解“愛”的真諦,不自覺把成人的恐懼、貪婪、功利心當作“愛心”傳輸給孩子,育兒焦慮、教育過度現象依然存在。

  育兒心切難掩現世焦慮

  “家長的焦慮,有些出于實際的情況。”彭曉蕓分析,有些家長自己生活艱辛,好不容易達到目前的生活水平,覺得孩子很容易“掉隊”,難以保住自己奮鬥出的一切。

  但有些焦慮在彭曉蕓看來是“虛假的”,她分析稱,這些焦慮都是培訓市場制造出來的。“層層加碼的消費攀比,導致很多家長不花錢心不安,擔心自己沒有使出全力,從而對不住孩子的成長。”

  反映到當下80後家長的身上,有觀點認為,盡管他們中的不少人文化層次並不低,物質條件也遠勝上一代,但他們在育兒問題上似乎比自己的父母輩要焦慮、手足無措得多。

  究其原因,彭曉蕓認為,80後家長多是獨生子女,加上這一代城市家長大學生比例已經相當高,知識越多就越容易精細化育兒,他們比上一代家長有見識,認識到育兒不僅僅是養大孩子,還要承擔教育的責任。

  華中師范大學社會學院副教授金小紅在接受中新網記者採訪時則認為,現實的生存及競爭壓力,經由家庭傳遞給孩子,在物質條件允許的情況下,家長們認為多給孩子準備競爭資本可以緩解未來競爭的壓力。

  “孩子對于一些家庭的意義,已經超出單一的親子關係,承載著家族的希望和歷史使命。”金小紅表示,正是有這樣的觀念,加上大多數家庭目前只有一個孩子,多以家長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一個小孩身上,加重了自己的心理壓力。

  在北京一所重點小學的家長群裏,家長們每天討論著學校的入學條件、夥食水平,互相打聽孩子參加課外班的情況,彼此交換著教育觀念,其中還不乏一些租房信息,有家長希望住得離學校近一點,方便接送、照顧孩子。

  “家長們來自各行各業,但有一點是共同的,就是都寄厚望于孩子身上。”該家長群的群主費先生對中新網記者説,家長群不用怎麼組織,就會有許許多多人主動加入進來。

  在費先生看來,這年頭,誰也沒有比家長更關注自己的孩子,他認為,“孩子就是一張白紙,家庭和學校怎麼畫,孩子將來就會是什麼樣。”

  “所謂種瓜得瓜,種豆得豆。”費先生坦言,父母就是這樣的,尤其是中國父母。(應受訪者要求,文中部分人物為化名)(湯琪)

+1
【糾錯】 責任編輯: 馮文雅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休斯敦舉辦街畫節為聽障兒童籌款
休斯敦舉辦街畫節為聽障兒童籌款
和平方舟醫院船時隔七年再訪坦桑尼亞
和平方舟醫院船時隔七年再訪坦桑尼亞
“聖誕老人”來賽跑
“聖誕老人”來賽跑
高交會上體驗5G未來時代
高交會上體驗5G未來時代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980111219855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