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趣店赴美上市引爭議 股價遭遇“過山車”
2017-11-03 09:49:27 來源: 中國青年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趣店赴美上市引爭議  

  趣店創始人羅敏舉起手,敲響了美國納斯達克的鐘,也舉起了一把鋒利的“雙刃劍”。

  這家創立僅3年半的小貸公司成為今年中國企業在美最大的IPO,其百億美元的市值把不少在中國A股上市的銀行和券商甩出好幾條街。劍刃也劃開了互聯網金融狂歡背後的暗黑一面:其靠校園貸起家、遊走在道德和監管灰色地帶的商業模式被指責“不體面”,而過分依賴螞蟻金服的導流和風控被認為“不牢靠”,一時間,趣店從風光無限變成眾矢之的,股價也應聲下跌。

  股價遭遇“過山車”

  趣店前身是瞄準大學生分期付款的“趣分期”,其激烈的校園地毯式“地推”攻勢讓人記憶猶新,短短幾個月從全國幾個城市發展到300個城市;後在監管收緊和輿論口誅筆伐中轉型,面向青年白領群體,現在主要從事現金貸和消費分期貸。

  批評的意見認為,校園貸的動機本就“可惡”,鼓勵一群沒有風險抵抗能力的學生超前消費,實際上是“綁架”了並不知情的父母為學生消費買單。也有人根據趣店的産品推算出其部分現金貸産品利率超過36%的紅線。

  10月18日上市首日,趣店表現驚人,開盤價高達34.35美元,較24美元的發行價上漲43%。10月20日,繼續暴漲,市值超110億美元,讓宜人貸、信而富等早于它在美上市的同類互聯網金融股難望其項背,就連P2P的鼻祖企業LendingClub也被“拍在沙灘上”。當天,羅敏對他的投資人昆侖萬維CEO周亞輝誇下海口——目標500億美元。

  為了平息來自各方的質疑和非議,趣店先是于10月20日發布聲明稱,對散布不實言論有損其聲譽的,將啟動法律手段進行維權。

  兩天後,羅敏接受知名媒體人程苓峰的採訪回應質疑。以《羅敏回應一切》為題的採訪實錄發布後,羅敏關于暴力催款、風險控制和高利貸的回應尤其受關注。

  “趣店的壞賬率低于0.5%”“不追討,不逼債,你不還錢,當作福利送你了”,羅敏還宣稱懸賞100萬元,“任何發現我們名義和實際利率超過36%的人請直接聯係我,我提供100萬元資助費用給您!”

  有網友認真算了趣店産品的實際利率,問“發現實際利率超過36%怎麼直接聯係您?”

  有人形容其極低的壞賬率有如神兵天降,“服務的是信用卡不願意覆蓋的人群,壞賬率還能低于0.5%,是業內最低水平,比信用卡都低,這麼神兵天降的風控怎麼做到的?”

  對“你不還,當福利送你”的言論,有自稱前員工的網友提醒説:“當時線下催收很厲害啊,在校園貼逾期人員名單,在宿舍樓下扯條幅、發學校貼吧。”

  輿論不斷發酵。羅敏取消了全部媒體採訪,表示在靜默期不會再發聲。趣店的股價高臺跳水,一天內暴跌近20%,市值蒸發超17億美元。截至11月1日,趣店股價已跌至27美元附近。

  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聯係採訪趣店,截至發稿,尚未得到回復。

  漂亮招股書引發的爭議

  今年9月19日,趣店正式向美國證監會遞交了招股書,立即引來不少人對其招股書進行深度“拆解”。

  趣店集團的前身趣分期就是典型的校園貸産品,在校大學生只要在平臺上實名注冊,通過驗證後即可獲得信用額度,在趣分期自營的電商平臺上分期購物或是直接取現借款。2016年4月,校園貸被全面禁止後,趣分期聲稱叫停了校園貸,改做現金貸和消費分期,並改名趣店。如今這家公司在上市招股書上的身份是“中國最大的在線小額現金貸款平臺”。

  最引人注意的是趣店強大而快速的吸金能力。退出校園貸市場之後,只用了短短一年半,趣店的年利潤便達到上億美元。

  趣店的業務構成,主要分為短期小額現金貸款“來分期”以及商品分期消費“趣店”;前者佔總收入的83.3%,主要服務那些未被傳統金融機構覆蓋的借款人。

  招股書顯示,趣店2014年、2015年、2016年和2017年前6個月的收入分別為人民幣2413萬元、2.35億元和14.42億元和18.33億元;利潤在2014年和2015年都處于虧損狀態,但2016年達到5.77億元。2017年,僅上半年凈利已達9.74億元,凈利潤率達53%。

  截至今年6月,趣店的平均月活躍用戶2608.9萬人,活躍借款人702.3萬人,交易額達到382億元人民幣。

  從虧損到逐年翻倍的盈利,趣店命運的轉變,來自于2015年9月螞蟻金服D輪投資的2億美元,更重要的是,支付寶在界面上提供了“來分期”的入口,在“第三方提供服務”中,與“滴滴出行”“天貓”等業務放在一起,向支付寶近5億用戶提供服務。與此同時,芝麻信用對其開放接口,作為趣店借貸風控標準,也可以説是唯一的門檻。

  然而,針對“漂亮”的招股書中披露的以及未披露的問題,質疑聲隨即涌來。

  首當其衝的,是對其商業模式是否具有可持續性的質疑。知名財經評論家皮海洲在接受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採訪時表示,趣店對螞蟻金服的過度依賴是其商業模式的短板。這一點趣店在其招股書中也並不諱言。雖然沒有標明具體有多少流量來自于支付寶,但招股書承認,“我們通過支付寶開放平臺獲得免費入口,獲得用戶的快速增長。從 2016 年起獲得的大部分活躍用戶,均來自支付寶平臺”。數字到底有多少?羅敏在回應中稱,“支付寶提供了2/3的用戶來源”。

  “平點金基”創始人、資深財經媒體人韓平稱,趣店確實是“抱了支付寶的大腿”,大大降低了用戶獲得和信用審核的成本,“那麼高的利潤率,難怪一上市就被追捧。”

  趣店從用戶獲取、資金托管以及風險控制過度依靠支付寶,過于單一的戰略合作關係備受詬病。這也作為風險因素寫入招股書,“螞蟻金服在趣店運營的眾多方面,為我們提供了服務支持,但這些服務一旦受限、收縮,或效用降低,或價格提升,或不再適用于趣店及我們的借款人群時,趣店營收可能會受到不利影響。”

  最受網友口誅筆伐的,是趣店與校園貸始終撇不清的關係。招股書中披露,其借款的用戶群體是那些“在傳統銀行沒有信用數據的人”,“活躍用戶有90.8%在18歲到35歲之間”。然而《新京報》跟蹤調查發現,學生用戶仍然能從趣店的産品以及現金貸的“來分期”中獲得貸款,這與招股書中“2015年11月已經終止向學生提供貸款”的説法明顯相左,顯然也有違銀監會相關規定。

  經濟學家、武漢科技大學教授董登新接受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採訪時表示,美國市場包容性極強,對很多新業態接納度很高,IPO門檻很低,上市相對比較容易。很多國內小企業只看到美國IPO的低門檻,卻忽略了其極嚴厲的監管力度,比如要求上市公司對投資者絕對忠誠,“已有先例,一些國內企業發現到美國上市後被監管的成本非常高昂,去了又後悔。”韓平直言,在美國上市公司一旦被發現不誠信的行為,會被罰得傾家蕩産。

  董登新則提到,近年來中國互聯網金融公司的監管政策變化較大,這也將對趣店的經營提出新的要求。

  普惠金融,是天使還是魔鬼?

  羅敏稱,趣店就是普惠金融,讓更多的人受到分期貸款購物的便利。從趣店獲得貸款的人,10%買了商品,比如手機電腦和鞋、鍋;近90%把錢花在吃飯、網購等消費上。

  必須承認,互聯網金融的便捷提高了效率、降低了借款的門檻和融資的成本。這樣的便捷也放大了一部分人的貪婪和欲望,他們本身財商不高,借貸讓他們更容易得到原本難以獲得的東西,卻也使其越陷越深、難以自拔;但如果沒有這樣短期拆借的資金幫助,他們的生活可能更加糟糕。

  普惠金融是十幾年前聯合國提出的概念,旨在以可負擔的成本為有金融服務需求的社會各階層和群體提供適當、有效的金融服務。低收入人群等弱勢群體是其重點服務對象。

  “在中國這個市場需求是非常龐大的。”韓平認為趣店選擇的現金貸方向是對的,“面向老百姓的銀行服務目前還非常有限,很多人臨時手頭缺錢只能找親友借”。但現在很多小額貸款公司卻在“戴著鐐銬跳舞”,因為針對一些人的徵信調查成本非常高,壞賬率居高不下,只能依靠高利率來維持其利潤。韓平認為,這一現狀與行業管理能力滯後有一定關係,比如小額貸款的信息進不了央行徵信係統,使得違約成本較低。她建議小貸公司互通“黑名單”,避免重復借貸。

  金融作為一種工具本是中性的,如何把工具用好,真正實現“適當的”“有效的”金融服務,這一方面需要完善的監管介入,一方面也需要市場的逐步成熟。

  2017年4月10日,銀監會發布了《關于銀行業風險防控工作的指導意見》,明確要求做好“現金貸”業務活動的清理整頓工作,網絡借貸信息中介機構應依法合規開展業務,確保出借人資金來源合法,禁止欺詐、虛假宣傳。針對現金貸如何提供有效服務,監管方發布了《關于開展“現金貸”業務活動清理整頓工作的通知》,重點針對涉嫌惡意欺詐、發放高利貸和暴力催收等違法違規行為進行規范。

  多位財經專家均談到,目前的監管依舊不夠成熟,很多地方仍有監管缺位。如何更合理地擠掉泡沫,如何在創新和風險中求得平衡,讓真正有需要的人享受優質的金融服務,依舊是擺在眼前的一道考題。(記者 胡春艷)

+1
【糾錯】 責任編輯: 郭潔宇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電動雙座飛機能飛兩小時了
電動雙座飛機能飛兩小時了
藍盾尖兵這樣煉成
藍盾尖兵這樣煉成
主視角近觀戰機空中加油全過程
主視角近觀戰機空中加油全過程
近百只紅嘴鷗現身昆明城區水域
近百只紅嘴鷗現身昆明城區水域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10211219003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