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燕郊打響傳銷“清零”戰 聘用百人組建“打傳辦”
2017-10-10 07:18:05 來源: 新京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燕郊打響傳銷“清零”戰

  組建100人規模的“打傳辦”,明確“清零”時間;實施有獎舉報制和追究責任制

  9月14日,燕郊,一位非法傳銷人員買好回家的火車票。

  9月14日,燕郊,工作人員將非法傳銷人員集中起來,分批上反洗腦教育課,教育後,傳銷人員要簽不再參與傳銷的承諾書。A12-A13版攝影/新京報記者 王貴彬

  “我自願承諾,永不參與任何形式的傳銷活動。”簽完這份承諾書,邢小軍當著燕郊打傳辦工作人員的面,用手機買了北京西-西寧的火車票。

  一個多月前,他從西寧老家來到北京,在西站下火車後上了開往“朋友家”的面包車,再下車已是燕郊翟家莊村一處簡陋民宅。“聽家裏人説我媽為了找我都病了,現在我就想早點回家。”這一個多月,對于邢小軍來説是再也不願回想的噩夢。

  幾個月前,他在網上認識了小林,兩人加了微信越聊越熟絡。小林自稱在北京工作,公司待遇不錯,還有很多志同道合的年輕人在一起玩。“她給我發了很多和朋友們玩的照片。”8月初,小林約邢小軍來北京一起玩。

  31個小時火車硬座,邢小軍渾身一股汗餿味兒,在西站接他的除了小林還有其他人。一輛面包車裏擠進7個人,其中有兩人説是小林的朋友,其他人則同他一樣是來北京玩的年輕人。

  山東的申玲今年54歲,也是一個月以前,接到了“北京老大哥”的電話,對方邀請她來北京聽很好的可以賺錢的課。她不顧家人反對,執意坐上火車北上。

  申玲口中的老大哥開著一輛好車來西站接她,第一頓接風飯安排在燕郊的一個酒樓。對這樣的熱情,申玲像著迷一樣享受。去年第一次來燕郊,她加入了大哥創業項目,交了49800元成為一名“互助者”,大家互幫互助向著心中的目標奮鬥。住在燕郊這個豪華小區裏,申玲每天想的就是有朝一日賺到1000萬,也能像大哥一樣。

  傳銷人員“一車一車送進來”

  邢小軍、申玲“夢想”開始的地方都在河北省三河市燕郊鎮,這個距離北京30公裏的地方,他們管這裏就叫北京。

  警察破門而入的那天下午,邢小軍正在考試,這是一場傳銷組織裏學習階段小測試。據三河警方介紹,當天的打擊行動,在翟家莊村控制了傳銷人員60多人,當場收繳了他們學習用的書籍以及授課工具。

  從9月1日起,河北省三河市掀起了一場聲勢浩大的打擊傳銷專項整治行動。三河市要實現傳銷“清零”的目標,一舉將傳銷毒瘤從這裏拔掉。

  9月17日,新京報記者來到燕郊鎮看到,迎賓大街以及鎮上主要街道兩側懸挂著反傳銷條幅。大型小區入口處,張貼了反傳銷告居民書,倡議居民舉報傳銷行為,凈化燕郊環境。

  在燕郊京客隆超市門口,賣葡萄的大姐議論,昨天又有一車人被拉進與超市一街之隔的燕郊工商分局。鐵門緊閉,門口保安戴著紅袖標。隔著鐵門可以看到有百余人蹲在院子裏。附近居民告訴記者,院子裏的人都是參與傳銷人員,在這裏接受培訓。“最近這幾天一車一車的送進來,也有送走的。”家住在工商分局旁的彭先生説,9月3日開始,院子裏就這樣了,開始不知道幹嗎,後來才知道是送來反洗腦的傳銷人員。

  燕郊打傳辦主任王會學介紹,從市裏統一開展打擊傳銷行動以來,他們就和公安部門配合,由公安部門牽頭打擊,工商牽頭遣散、再教育。“主要是把這些被洗腦的人拉回來,杜絕他們以後再參加傳銷。”王會學介紹,送到這裏的人先看反傳銷宣傳片,再由專門的老師講反傳銷課程,這是一個反洗腦的過程,因為很多人被傳銷組織洗腦以後,對政府的打擊行為不理解,還認為是擋了他們的財路。

  KTV裏抓28個傳銷頭目

  三河市公安局西城派出所副所長梁悅楓已經一個多月沒有正常休息了,調休的日子也會到所裏盯著。

  9月1日開始,三河全市統一行動,公安、工商牽頭,各個街道村街參與。公安負責前期的摸排和打擊,工作強度高。梁悅楓説,能感覺到這次的打擊與以往不一樣了,首先是全員上崗打擊傳銷,“我們所現在工作中心已經轉到這上面來了,所長牽頭動員大家加班加點”;其次,以往是接到報案去打擊,這次是主動摸排發現問題及時處置。整治行動開始前半個月,西城派出所已經處理傳銷窩點42處。

  盤踞在燕郊的傳銷團夥,往往有很深的家族關係網,C級頭目很少露面親自組織培訓或者集體活動,在平常打擊中,公安機關抓到的參與傳銷人員多。

  在這次集中整治打響之初,西城派出所控制28名C級傳銷頭目,同時控制傳銷骨幹數量之多,在近年來也十分少見。

  副所長李勃介紹,他們在前期梳理線索時發現,在燕郊開發區某KTV內將舉行一場非法傳銷C級頭目聚會,當晚,西城派出所李佔江所長帶隊,全所全員出動,還聯合了三河公安局經偵大隊、燕郊治安分局行動隊、燕郊派出所、行宮東大街派出所、燕順路派出所一起行動。

  9月8日晚上,果然有大批傳銷團夥C級頭目陸續到達某KTV,偵查員確定沒有漏網之魚後,行動開始。

  “有的人反偵查意識很強,我們一進去,有人就把手機往沙發縫裏塞,從穿著上看,這些人都是比較高級的頭目。”李勃説,這些人不像是在KTV娛樂,幾十個人只點了一壺茶水。

  經全體民警近一天一夜的工作,涉嫌組織領導傳銷罪的魯某某、張某某、陳某等28人已被三河市公安局依法刑事拘留。

  據介紹,這次能在KTV這樣的公開場所控制如此多的傳銷頭目,也要歸功于目前的嚴打態勢。以往這些人開會都選擇賓館的會議室,或者某出租房內,很難被發現。9月1日開始,三河市對所有賓館、會議場所下發了告知,要求對承接的會議實施備案制,這極大擠壓了傳銷人員集中活動的場所。

  經過一個月的集中整治,西城派出所轄區清查了467人,處理42處窩點,刑拘28人。“我們打擊完了,就把幹凈的小區交到居委會,小區也要簽確認書,由街鄉和居委會負責鞏固成果。”梁悅楓説,這次三河市的傳銷“清零”行動也嘗試新方法防止傳銷行為反彈。首先是加強出租房屋管理,如果房子出租給傳銷團夥,房主將面臨高額處罰。其次,公安機關還設置了群眾舉報電話,根據市政府的政策,給予舉報人員獎勵,可以發動群眾形成人人喊打傳銷的社會動員力量。

  傳銷受害者現身説法“反洗腦”

  記者到燕郊採訪的時候,設在燕郊工商分局的傳銷人員遣散中心已經組織了7批次“反洗腦”教育。那些參與傳銷的人在專業老師的引導下,漸漸在這裏“拔毒”。

  劉海軍是打傳辦的一名反洗腦教師,他曾經也是一名傳銷受害者,現身説法式教育對參與傳銷者來説最有效。

  “你看到那個老大哥就是個傳銷頭目,他上面還有人,一級一級的分層、分利,利是什麼?就是你們交的那些所謂的互助金。”劉海軍説到老大哥,申玲向院子裏看了一眼。沒錯,那個平日裏出手闊綽,對大家很好的大哥現在正在燕郊工商分局院子裏的一個角落裏蹲著。

  “你們不能把他咋樣,他説武警都不敢動他,在燕郊沒人管得了他。”申玲聲音揚了起來,劉海軍呵呵笑了,“那你看他現在是不是跟你一樣進來了?”

  “他説他老婆是國家某部的人,支持這個項目,才會有這麼多人投錢,要是不支持,我們能住那麼好的小區,能到你們北京來搞項目?”申玲堅定地認為,“大哥”之前跟她説的沒錯,國家項目,有部委支持,她甚至看到過某國家單位的紅頭文件。

  劉海軍對這些狡辯已經習以為常,他了解這些人被洗腦之後的想法。只要找到騙局揭蓋子的關鍵點就能一舉突破,他認為,機會來了。

  “他説他老婆是領導?會來支持你們?”劉海軍帶著申玲走到窗邊指著“老大”身邊的一個披頭散發的女人説,“那女的就是他老婆,他們是一夥的,你還不明白?”

  “他是不是説你交49800元就能參與這個互助理財項目?是不是上幾天課,就有一個自稱是主任的人,開個好車,來給你們打氣,説你們堅持一年也能像他一樣成功?”劉海軍接著幾句反問讓申玲語塞。

  劉海軍介紹,在所謂的“民間互助理財”項目上,參與者被要求先期“暫存”49800元,所産生的只會是兩種結果,經過4至6個月後連本帶息返還51000元,抑或是經過18個月後産生“N個150萬”。

  而在組織內部,則對49800元的分配有著更明確的劃分。組織人員根據A到C3分為五個不同的等級,依次分得14000元到5000元不等的“工資”。而對成功邀約來投資者的成員,則會有8800元的“推薦獎”。

  無獨有偶,另一項在燕郊參與者眾多的“1040工程”幾乎套用了與“民間互助理財”相同的模式。邀約者被勸説投入3800元,隨後利用親戚朋友間的人際網絡、下線間不斷發展的幾何倍增以及組織內部的等級制度這三種途徑來謀利,兩到三年內可以賺到381萬,而如果投資69800元,則可以賺到1040萬。

  這一個多月,劉海軍幾乎每天都要面對這些參與傳銷者。他們也是受害者,但長時間被傳銷組織洗腦,如果不進行再教育,很難認識到傳銷的危害,即使遣返回老家,有些人還會再次陷入傳銷。

  王會學介紹,此次集中整治,一方面是從滋生土壤上下工夫,嚴管理、嚴監督,讓傳銷者來了燕郊沒有落腳點。另一方面,要盡可能地使參與傳銷的這些人醒悟,不讓傳銷遺毒繼續殘害他們。

  “很多參與傳銷的是20歲左右的年輕人,要是不管他們,僅僅遣返了之,對他們來説就可惜了。”王會學説,為此,三河市在燕郊工商分局設立了遣散教育中心,公安將控制的參與傳銷人員送來,接受再教育反洗腦,他們聘請了三位反洗腦老師,給傳銷者進行深刻的心理幹預。

  “我們每天晚上放反傳銷電影,其實都是真實案例給他們看。”白天跟著老師上課,講國家打擊非法傳銷的政策、非法傳銷的法律後果。王會學説,大多數人主動表示不會再上傳銷的當了,他們要簽不再參與傳銷的承諾書,有的是家人來接走,有的是自行買票回家。“我們會開車送這些人到西站,看著他們進站。”據介紹,行動開始半個月,已經有7批次傳銷人員接受反洗腦再教育。

  也有不能接受“反洗腦”的深度“中毒者”,他們對劉海軍的説教不屑一顧。劉海軍説,在解救傳銷人員過程中,他遇到過一個河北小夥小劉,參加的是南派傳銷組織,住在燕郊某樓盤裏,姐夫和哥哥都來燕郊接他,但他就是不回去,認為家裏人是來擋他財路,甚至和哥哥打了起來。“遇到這樣的問題,無法用強制手段,畢竟對方是一個成年人了。”劉海軍説,他和小夥子單獨在一起,説了30多個小時,把傳銷組織的分紅模式講清楚,小夥子才幡然醒悟。

  為什麼是燕郊?

  為什麼那麼多傳銷組織會選定燕郊?這是劉海軍給傳銷人員上課時經常提起的問題。

  距離北京近、實施傳銷活動成本低,這是最大的兩個原因。王會學説,他們了解過很多傳銷組織,在給新成員介紹燕郊的時候,都是説這裏是北京。“到這裏坐火車下車的地方往往是西站,很多外地小孩就覺得自己來到了北京。”

  燕郊距離北京30多公裏,物價,包括房租也還算便宜。所以在很多傳銷人員眼裏,燕郊也被他們認為是自己的“創業”寶地。此外,北派傳銷多選擇在村裏租房,行動隱蔽,住宿、上課都在一個地方,很難被外人發現。

  據打傳辦一線的一位工作人員説,他們到村裏查處的窩點條件都很差,一個出租房幾十平米,能同時住20多人,沒有床,所有人睡在只鋪了一層地膜的水泥地上。吃的是熬白菜、土豆,上課的時候就擠在一個屋子裏,坐的是空心磚壘成的一排排座位。

  此外,打擊舉措上的“捉襟見肘”也是燕郊傳銷猖獗的原因之一。據了解,以往打擊傳銷行為,還是以公安機關和工商執法為主,接到舉報或者報案以後,公安機關出警查處。但公安機關還要承擔大量的日常社會治安工作,人員不足,很難形成持續的打擊態勢。

  工商按照《禁止傳銷》條例,可以打擊、處罰、遣散,但是,對于公安來講,需要有30個傳銷組織人員出來指認其頭目才能根據國家法律法規進行刑拘,傳銷組織人員一旦被洗腦,是很難出來指認其頭目的。“現在的傳銷組織裏,一批新的參與者進來,先學的就是怎麼對付執法人員,被抓了怎麼説,這給我們執法帶來很大麻煩。”王會學説,大部分傳銷組織還會設置放哨人員,有的哨崗都能放到他們打傳辦門口,只要打傳辦人員一有異動,那邊電話馬上就通知躲避執法。

  聘用百人組建“打傳辦”

  燕郊的傳銷問題由來已久,三河市委市政府也高度重視,各部門近年來也頻繁實施專項打擊,重創傳銷團夥。

  據媒體公開報道,2015年底,三河市曾調集300名警力,對轄區內各個傳銷窩點進行了一次大規模的檢查。行動中,查處傳銷窩點55個,當場控制傳銷人員624名,從中成功查獲並刑事拘留涉嫌組織、領導傳銷活動犯罪嫌疑人12名,教育遣散傳銷人員612名。

  2016年8月份的一次大規模打擊行動中,燕郊公安、工商等聯合行動控制涉嫌參與傳銷人員800多人。

  就在去年年底,三河市工商局、三河市公安局成立了100多人的執法小組突查傳銷活動,抓獲涉嫌傳銷人員200余人。

  “重拳就像打在膠皮上,當時有個窩,過後就反彈了。”三河市政府一名工作人員説,這些年,傳銷成了三河市,尤其是燕郊的狗皮膏藥,揭都揭不完,嚴重影響了燕郊的形象。

  今年9月初,三河市召開了打擊非法傳銷誓師大會。會議主席臺上的標語是“三河市打擊傳銷,爭創幹凈三河,無傳銷市”誓師大會。

  “無傳銷市”這個概念透露出三河市政府此次打擊傳銷的目標和決心,會議上,傳銷被定義為擾亂群眾生活的“毒瘤”;破壞經濟秩序的“黑手”;損害城市形象的“傷疤”;影響大局穩定的“地雷”。

  廊坊市委常委、三河市委書記韓佔山講話時指出,廊坊市明確了9月28日前實現傳銷活動“清零”目標的時間要求。三河市要在9月22日前實現“清零”目標,23日至28日做好掃尾工作。他強調,打擊傳銷要實行有獎舉報,鼓勵群眾參與,推進長效監督堵住回流通道。

  據了解,由100人組成的專門打擊傳銷行為的“打傳辦”于9月初組建完成,人員招聘到位,實施聘用制,由相關部門負責指導工作。他們將全天候負責燕郊地區的打擊傳銷工作。據燕郊工商分局一位工作人員介紹,打傳辦組建將彌補以前執法部門精力不夠、人員不足的缺點,巡查加定點打擊的形式,更利于擠壓傳銷行為。

  此外,在以往的舉措基礎上,三河市正式實施有獎舉報制,對東西市區、城鄉接合部等重點區域開展創建無傳銷鎮(街道)、無傳銷村街(社區)活動,建立打擊傳銷獎勵機制,每半年一考核。年終,對重點區域無傳銷活動的鎮(街道)獎勵20萬元,重點區域無傳銷活動或傳銷活動滅絕的村街、社區獎勵2萬元。群眾舉報有獎,發動社會力量參與打擊防范傳銷。

  為了形成打擊傳銷工作人人有責、人人擔責、人人負責的局面,對在工作中推諉扯皮、消極應付,特別是姑息放縱、未履職盡責的單位,市委、市政府將嚴肅追究主要領導、分管領導及相關人員的責任。對原來無傳銷活動,新出現傳銷組織的;因工作不力,傳銷活動屢禁不止的,實行綜治“一票否決警示”。對經過一次警告仍整改不徹底、不到位的;一次性發生傳銷50人以上的,給予綜治“一票否決”。

  9月28日,記者再次到燕郊,出租車司機説,嚴打傳銷以後,活少多了。一處以前經常有“南派”傳銷人員租住的高檔樓盤三室兩廳可以租到3500元一個月,如今3000元就可以租到。(新京報記者 郭超)

+1
【糾錯】 責任編輯: 馮文雅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豐收的田野
豐收的田野
內蒙古甘肅等地出現降雪
內蒙古甘肅等地出現降雪
飛閱唐山灣月坨島
飛閱唐山灣月坨島
玩轉全球之遙遠的風景
玩轉全球之遙遠的風景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980111217766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