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土改第一村的“土”“改”新路
2017-10-04 10:52:55 來源: 新華社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新華社哈爾濱10月4日電題:土改第一村的“土”“改”新路

  新華社記者李鳳雙、王春雨

  在中國,也許沒有哪個村莊,與“土”“改”的聯係比土改第一村——黑龍江省尚志市元寶村更緊密。

  這裏是小説《暴風驟雨》的原型地,昔日“光腚屯”在改革大潮中,已發展成遠近聞名的億元村。

  在全國50多萬名村支書中,76歲的元寶村黨總支書記張寶金普通卻不平凡,他被譽為“暴風驟雨中永不褪色的旗幟”。

  在“土”中謀發展,在“改”中再奮進。黨的十八大以來,面對新機遇、新挑戰,張寶金帶領元寶人,闖出小山村的發展新路。

  土地的力量

  東大壕地,元寶村最古老的耕地。

  土改工作隊曾在這打下第一根樁子。70年後,這裏又樹起新坐標,旱田改水田示范區。

  當5年前旱田“一統天下”時,張寶金卻算出了細賬:玉米1畝收入1133元,普通水稻1564元,“稻花香”水稻2030元,他號召村民種水稻。

  一些種糧大戶不願改。張寶金急,但沒有“強壓頭”。

  頭一年,他試種成功。又一年,豐收又豐産,有人跟著一起種。今年,全村水稻從5年前700畝發展到5300畝,超過總耕地面積一半。去年全村農民人均純收入2.9萬元,元寶村農業的供給側結構性改革迎來曙光。

  馮大洼子,元寶村最久遠的荒地。有人説,這就是廢地啥也幹不了。

  張寶金捧起這兒的土久久沉思。

  黃沙伴著思慮滑落,藍圖在指縫間升起——變荒為寶建設工業園區。

  元寶村成為億元村,工業是火車頭。到2012年初,元寶村已有鉛筆、鉛筆板為主導産品的企業28家,鉛筆産量佔全國四分之一,當時急需一塊地辦工業園區。

  亙古荒原被開辟出180畝工業用地。鉛筆、食用菌、玉米加工等企業紛紛落戶園區,全村各類企業發展到38家,村總資産達6.7億元。

  元寶村因元寶山得名。這山原來是一座禿山,山後的元寶頂子也曾被開墾成耕地,一下大雨,黃土混著雨水衝進河道,黃泥河成了黃色泥巴河。

  老支書發誓要為子孫後代留下好環境。他帶人頂著風雪跪在元寶山的石頭上鑿坑,膝蓋被硌出血,擦擦繼續從山下背土種樹。為了讓元寶頂子重披綠裝,他領著全村人種下萬畝生態林。

  村民姜春清的循環農業基地就在林中。他的500畝林地成了“綠色銀行”,按每棵樹每年自然增值10元計算,一年閉著眼睛賺40多萬元。

  改革的引領

  農民離不開土地,發展離不開改革。

  外人常問老支書,你這沒資源、沒地緣優勢,憑啥能步步踩在政策鼓點上?

  張寶金説,靠的是實事求是謀劃、實實在在幹事、實心實意為民。

  每天早上元寶村兩委都開晨會,學習黨和國家的大政方針,38年來風雨無阻。

  “不學政策,路從哪來?”張寶金是這樣説的,也是這樣做的。

  2012至2016年,中央一號文件主題是農業科技、農業現代化,元寶村農業關鍵詞是試驗推廣水稻新品種、新技術。

  2017年,中央一號文件把推進農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作為主線,銷路好的“稻花香”水稻在元寶村大面積推廣。

  既落實中央政策、又符合元寶村條件,老百姓既願意幹、市場又歡迎。

  創業從來都不是一帆風順,遇到挫折,老支書的法寶是實實在在幹事。

  元寶村集體的鉛筆廠,曾一度瀕臨停産。

  鉛筆之鄉的鉛筆為啥不吃香了?張寶金帶著鄉親們走市場、訪企業,刨根問底找原因。

  症結找到了,東南亞的鉛筆工人月工資僅相當我國的四分之一,再拼價格還有啥優勢?

  中央提出“三去一降一補”,張寶金覺得,年産2億支,但每支利潤不足1分錢的模式必須淘汰。

  村集體的鉛筆廠隨即引來了投資者。安徽省蚌埠市雪蓮鉛筆廠廠長王和平説:“元寶村缺的銷路、品牌、技術我們都有,這裏産業基礎好,我們計劃再投資3000萬元。”

  村民于憲臣的鉛筆廠淘汰了“大路貨”,把年産量從2億支降到1億支,生産的36色出口鉛筆,利潤達到每支1毛。他説:“以往進了6月是淡季,今年訂單多到幹不過來。”

  老支書常説,一個人好,不如一個村好。黨員幹部不僅自己能致富,更要帶動全村1870口人一起富。

  村民孟凡華想創業開煎餅鋪,可手裏一分錢也沒有。他冒蒙兒(試探)找到老支書,沒想到第二天,張寶金以個人名義借他10萬元。如今孟凡華的煎餅鋪年純收入幾十萬元。他説:“沒有老支書,哪有我的今天?”

  黨員郇德金最先種“稻花香”,他嘗到甜頭後,主動幫助鄉親們。對還有顧慮的農戶,郇德金保證:“我免費教技術,如果按我説的幹,畝産達不到1200斤,我賠錢。”

  張寶金説,你拿什麼心對群眾,群眾就拿什麼心對你。

  旗幟的召喚

  早上6時30分,元寶村晨會。

  “咱們再學一遍黨章。然後大家對照黨章,看看自己哪合格,哪要改。”張寶金讀起黨章,語調不高但鏗鏘有力。

  村裏堅持每半年召開全體黨員大會,每季度召開支部委員會,每月召開黨小組會,每逢中央出臺新的政策,隨時增加“三會”。

  在元寶村,誰是黨員平時能看出來。院裏院外衛生格外整潔的是黨員;義務在馬路鏟草的是黨員;孝順長輩、門風好的典型是黨員。

  在元寶村,黨員關鍵時刻能豁出來。冒血本無歸風險,試種水稻新品種的是黨員;在村集體企業困難時,堅守崗位不拋棄不放棄的是黨員;在群眾有需要,撇家舍業出錢出力的還是黨員。

  一籽下地,萬籽歸倉。

  元寶村現有黨員70名,在元寶鎮居首,其中“90後”黨員4名,今年又有2人交了入黨申請書。

  “90後”黨員姜文今年剛剛轉正,問起入黨原因,他説:“村裏的年輕人都想入黨,為全村發展帶頭。”

  “80後”黨員高元帥是寶森木業總經理,他説:“老支書一直是我的榜樣,我尤其要學習他改革創新、一心為民的情懷。”

  “70後”杜旺生小生意做得紅紅火火,去年交了入黨申請書。他説:“能為別人的幸福助力,比自己多掙點錢幸福。”

  黑龍江省尚志市委書記楊愛國説,張寶金是一面飄揚在黑土地上的旗幟,引領發展,凝聚人心。

  年近8旬的張寶金最近常念叨,我想退下來,給年輕人讓路。

  鄉親們説,老爺子不能退,有他在我們心裏有底。

  黨員們留,有老支書掌舵,能發展得更快。

  支委們勸,我們不如你,你還得領著大夥幹。

  張寶金不願意聽黨員説“落後話”,他説:“你們都比我年輕、文化深,要是不如我,就只有一個原因,不努力。”

  他對鄉親們説,我是黨員,從村書記崗位退下來,還要幹力所能及的事。給我一把掃帚,我能掃幹凈一條街。

  別的事大夥都聽老支書的,就這事,張寶金至今也沒能説服大夥。

  一退一讓,盡顯黨員無私本色。

  一勸一留,飽含群眾無限深情。

  這面暴風驟雨中永不褪色的旗幟,在時代的洗禮下,愈加鮮艷飄揚。(參與採寫記者:潘祺、齊泓鑫、王凱)

+1
【糾錯】 責任編輯: 張朝華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33011217620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