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WePhone仍能充值使用 網絡電話多處灰色地帶
2017-09-22 07:35:51 來源: 新京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9月20日,WePhone仍可正常撥號、充值、注冊。

  WePhone撥打電話顯示歸屬地為美國。

  有話通撥打的一通電話被顯示為騷擾電話。

  兩周前,WePhone創始人兼開發者蘇享茂自殺的消息曾刷爆網絡。目前,打開程序員蘇享茂一手創辦的網絡電話APP“WePhone”,仍能看到公司法人被毒妻害死,WePhone即將停止運營的彈窗。該彈窗可以跳轉到有兩人微信對話截圖的網頁,圖中前妻翟某某質問“你這個網絡電話屬于非法經營的灰色地帶,我沒説錯吧”。

  蘇享茂自殺前發帖稱遭前妻勒索千萬,其中一點便是WePhone有網絡電話功能是灰色運營。WePhone真的處于“非法經營的灰色地帶”嗎?

  新京報記者調查發現,WePhone開發公司曳尾科技並未取得電信業務經營許可,同時該APP可以通過網絡撥打國內電話,有違規嫌疑。但這款APP所佔網絡電話市場份額極小,且國內外通話資費的不同使得使用這款APP的主要用戶為境外人士。在不少業內人士看來,即便是灰色經營,嚴重程度也不至于令創始人付出生命的代價。

  新京報記者調查發現,網絡電話成本低于0.008元/分鐘,但其對客戶的售價可以多數達到0.1元/分鐘,賺取成本與通話套餐的差價,正是網絡電話的獲利模式,而這一行業遊走在法律的“灰色地帶”已有十幾年。

  WePhone公司“仍在運營”,APP可使用

  與嘈雜的地鐵昌平線施工現場相比,一側的安寧莊路26號樓顯得靜謐,這裏是網絡電話WePhone的開發公司北京曳尾科技有限公司的辦公地點。

  工商信息顯示,北京曳尾科技為蘇享茂的全資公司,注冊資本10萬元人民幣,注冊時間2012年12月7日。

  9月20日中午,新京報記者來到北京曳尾科技有限公司實地探訪,該公司大門緊閉。

  記者敲門向裏面的工作人員表明來意,對方稱,“公司領導交代,如果有人來訪,就説公司正常運營,不接受採訪。”一位附近公司的員工向記者介紹,事件發生之初,WePhone公司確實有不少人,現在略顯冷清。

  WePhone官網公告稱,“由于眾所周知的原因,WePhone的使用受到了影響。我們對給您帶來的不便深表歉意。我們正在恢復WePhone在海外的運營,請大家保持耐心,團隊會繼續加倍努力,爭取早日重新開通。”

  雖然官網稱WePhone使用受到了影響,但9月20日,新京報記者下載WePhone APP發現,WePhone仍然具有撥打手機進行通話的功能。

  記者用WePhone軟件撥打了同事的手機號碼,同事手機上顯示來電屬地為美國,並能接通通話。但在通話時長2分鐘後花掉了贈送的0.04美元話費額度,余額僅剩0.01美元,再次使用WePhone撥號時就出現了“余額不足請充值”的英文提示,需要充值後才能再次撥號。

  記者通過支付寶充值了1美元話幣,支付寶交易記錄顯示,記者以6.9元人民幣購買了名為WePhone的商品,收款人為北京曳尾科技有限公司。

  新京報記者測試發現,截至9月21日,用戶仍然可以從WePhone的內置商店中購買話幣,充值額度包括1美元、5美元、10美元和100美元四種,購買後三種還可獲得額度贈送,充值渠道則包括google wallet、paypal和支付寶三種。

  在多次使用WePhone撥打電話後,記者發現雖然可以成功接通,但通話質量並不穩定,且對方的來電顯示往往是一個陌生的號碼,號碼歸屬地多顯示為美國,有時則不予顯示。

  電信專家康釗表示,顯示號碼為美國正是WePhone網絡電話身份的證明,一般網絡電話的服務器都在美國,所以號碼這樣顯示並不奇怪。

  使用WePhone撥號不是免費的,對于不同的國家和地區,WePhone所收取的通話費用也不同。

  根據其“通話價格”一欄,顯示可以使用WePhone通話的國家或地區共229個,每個地方的通話資費不一樣,如日本的通話資費為0.033美元/分鐘,美國的通話資費為0.01美元/分鐘。

  其中,通過“標準線路”撥打中國手機的通話資費為0.02美元/分鐘,優化線路則為0.025美元/分鐘。每個用戶會先行獲贈0.05美元的話費額度,如果使用手機號進行注冊,還能額外獲贈0.2美元的話費。

  無許可證可撥打國內電話,處灰色地帶

  據了解,WePhone實質上是一款基于VoIP技術的網絡電話。資深互聯網觀察家丁道師告訴新京報記者,網絡電話不是一個新的概念,至少十幾年前已經出現。早期基于PC端的,國外有Skype,國內有UUCall、阿裏通。網絡電話的出現衝擊了三大運營商。當年,UUCall打電話一分鐘才幾分錢,這就影響到了運營商的利益,UUCall與阿裏通出現幾年後,相關政策才出臺,但一直屬于模糊狀態。

  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電信條例》第七條和第九條的規定,經營VoIP業務需要取得基礎電信業務經營許可證。電信專家付亮表示,現在網絡打到電話的服務,從國外打到國內是可以的,但提供從網絡打到國內電話上的服務是明確不允許的。

  新京報記者調查發現,“電信業務市場綜合管理信息係統”中,WePhone開發公司北京曳尾科技有限公司的“數據暫時為空”,這意味著WePhone並未取得電信業務經營許可證,無法從事電信業務經營活動。但根據實測,目前使用WePhone可以撥打國內以及國外的電話,即“在國內提供了從網絡打到電話上的服務”。

  在北京京都律師事務所律師常莎看來,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電信條例》,基于WePhone的撥打方式,既涉及網絡運營方面,也同時涉及普通電信運營,不僅應當取得網絡運營的許可,也應當遵守電信行業法律法規的相關規定。因此,如果其未經省級電信管理機構許可並頒發許可證,從事和電信相關行業的確可能涉嫌違規。

  常莎律師解釋稱,違反《電信條例》規定,由電信管理機構依據職權責令改正,沒收違法所得,處違法所得3倍以上5倍以下罰款;沒有違法所得或者違法所得不足5萬元的,處10萬元以上100萬元以下罰款;情節嚴重的,責令停業整頓。根據第六十七條規定,如果構成犯罪,還可能追究其刑事責任。

  在康釗看來,國內大部分網絡電話沒有經營許可。相比搭建網絡,通過光纜傳輸的普通電話,網絡電話幾乎沒有成本,會對普通運營商形成巨大衝擊;同時網絡電話的服務器往往在美國,沒有光纖保密性強,也不利于監管,容易被非法分子利用。

  但康釗也表示,名義上的“非法”並未阻擋眾多網絡電話APP的普及。“政府可以查處大的以及損害安全的,對于眾多小型網絡電話,通信管理局管不過來,目前的實際狀態是‘民不舉官不究’。”

  批發商:網絡電話“批發價”0.008元/分鐘

  對于WePhone涉嫌違規經營,蘇享茂的哥哥蘇享龍在微博上表示,“WePhone主要的獲利模式是給國外客戶提供VoIP服務,服務客戶基本都是中國境外的人士”。

  新京報記者調查發現,以人民幣計算,使用WePhone在國內通話的資費約0.13元/分鐘,相比中國聯通和中國電信國內撥號最低價0.15元/分鐘,這一價格並未體現出多大優勢。

  雖然國內通話並未比傳統運營商低出多少,但使用WePhone撥打國際電話的資費很少,如撥打美國的電話資費為0.06元/分鐘,另一種USA Toll Free通話資費更低,為0.033元/分鐘,這一價格遠遠低于中國聯通和中國電信的最低價0.49元/分鐘,更低于中國移動的最低價0.99元/分鐘。

  “在國外,大多數人習慣使用Skype等網絡電話來給國內打長途,但在中東一些國家出于保護本地電信運營商利益的角度,禁止了Skype,這就給了WePhone這種小型網絡電話一個發展壯大的機會。”在國外生活多年,曾使用過多款網絡電話的羅女士告訴記者。“使用WePhone這類APP撥打電話比直接撥打國際長途要省錢得多,這也是網絡電話在國外比較有市場的原因。”

  在安卓應用市場以網絡電話為關鍵詞可以搜到眾多APP,排名一二的是由深圳市有話通網絡科技有限公司開發的有話通和4G通,兩款APP的安裝次數分別高達340萬次和290萬次,排名第三的是安裝次數159萬次的阿裏通,WePhone的安裝次數則僅有2萬次。

  其中,有話通和4G通均支持通過支付寶、微信支付以及移動和聯通的充值卡進行充值,阿裏通則支持支付寶和微信支付充值。有話通和4G通的國內通話資費套餐價低至0.033元,而阿裏通的套餐資費也低至0.06元,三者的國際撥號套餐資費則大多高于WePhone,如從中國向美國撥號的價格,有話通和4G通需要0.21元,阿裏通需要0.078元,價格均比WePhone的0.06元貴。

  9月21日,新京報記者以想要創業為名咨詢了一家網絡電話“批發商”,該“批發商”透露,只要一次性繳納1.5萬元,就可以以0.008元/分鐘的優惠價格向其購買網絡通話的“流量”,對方還順便贈送一個可以自己起名字,設置充值渠道的APP。當記者詢問該批發商運營資質問題時,其回答“我們的服務器和線路都是跟運營商購買的,有協議,不會要您提供許可證。”

  “目前運營商不會向網絡電話‘賣’服務器。而且對方的成本極低,大概率就是基于VoIP技術的網絡電話,目前市場上有幾個大型的網絡電話服務器提供商,一些人在這之中提供服務器‘批發’的業務。由于這些服務商的成本幾乎為零,其向下家兜售流量時的價格也極其低廉。”康釗表示。

  該名“批發商”稱,記者以0.008元/分鐘的價格買下這些通話流量後,可以加價轉賣給客戶,“多少錢可以自己定,一本萬利。”

  網絡電話可能被用作推銷或詐騙電話

  雖然網絡電話在成本上相比傳統電話有很大的優勢,但也存在不少短板,如來電顯示不是自己手機號碼經常會被拒接,以及隨著網絡通信的普及和傳統運營商日益降價生存受到了擠壓。

  網絡電話體驗者朱敏(化名)告訴新京報記者,“因為有需求,所以就有市場,我當時覺得話費比較貴;還有想戲耍一下朋友,不想對方知道自己是誰,所以就上網了解。”于是他上網搜索下載了一個網絡電話軟件。用了一段時間後,朱敏發現網絡電話體驗感不太好,“網絡電話的通話音質比較差,通話信號也不穩定。還有使用網絡電話,對方的來電顯示常常是‘未知’、‘推銷’,或者‘詐騙’等信息,所以對方經常會拒接。”用了幾次後,朱敏便卸載了軟件。

  2011年,因覺得iPhone聯係人管理使用太麻煩,互聯網創業老兵簡晶動手開發了撥號軟件“撥號精靈”的第一個版本,後來將軟件放在App Store,一時間大受追捧,面世一年用戶數超過300萬。而創業後期,簡晶將撥號精靈轉手給了老牌通信公司二六三,二六三在2013年年報中也提出,將針對個人用戶的移動互聯網應用(電話幫、撥號精靈)業務方向進行了布局。業內人士向記者介紹,隨著社交平臺功能多樣化,包括二六三在內,不少有涉及網絡電話業務的企業轉行或出局。

  一位運營商內部人士表示,對于網絡電話的衝擊,運營商並不太在意。因為目前運營商對于流量的經營才是重點,網絡電話也是要租用運營商的網絡,實際上對于運營商的綜合運營影響不大。

  康釗表示,“大家都開始用微信了,可以直接在軟件內部開視頻,同時傳統運營商也轉型4G,有時運營商主要以賣流量為主,通話都是直接塞在一個套餐裏,傳統電話的資費越來越低,網絡電話已經逐漸失去了存在的意義。”

  此外,由于網絡電話撥打對方號碼時具有隱蔽性,常常被用于推銷、騷擾電話甚至詐騙。9月20日,新京報記者下載了一款網絡電話撥打給朋友後,朋友的手機來電顯示出現了“騷擾電話”的標記。

  有業內人士表示,網絡電話具有多種功能,一般的産品由于對方無法識別來電地點,同時費用低廉,可以推銷用,而另一些網絡電話可以模擬任意號碼,甚至可以肆意模擬公檢法機關辦公電話,是詐騙團夥實施詐騙的重要工具,極大增強了詐騙的迷惑性。

  據媒體報道,今年7月,我國專案組警察經過一個多月偵查,聯合馬來西亞警方搗毀了馬來西亞境內的兩處電信詐騙窩點,根據警方介紹,該犯罪團夥正是通過即時聊天工具、網絡電話專用分機等互相溝通,直接導致被害人對詐騙者的話術深信不疑。(記者 羅亦丹 陳維城)

+1
【糾錯】 責任編輯: 潘子荻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墨西哥城:強震過後
墨西哥城:強震過後
護航“復興號”
護航“復興號”
中芭大型原創芭蕾舞劇《敦煌》首演
中芭大型原創芭蕾舞劇《敦煌》首演
“舞”秋
“舞”秋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24031121705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