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科學·生命·家國——施一公的三個維度
2017-09-08 18:34:47 來源: 新華社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新華社北京9月8日電 題:科學·生命·家國——施一公的三個維度

  新華社記者孫琪、鹿永建

  “我的時間是以秒計算的。”施一公曾這樣對記者説。

  爭分奪秒的施一公,歸國已經十年了。

  作為國家首批“千人計劃”代表性人物之一,施一公從回國之日起就引人注目。而今,他是中科院院士、賽克勒國際生物物理學獎得主、美國科學院外籍院士,以及首位獲得瑞典皇家科學院愛明諾夫獎的中國科學家。同時,還擔任清華大學副校長、中國科協副主席。

  透過重重的光環,是一位科學家極為堅定的科學夢想、真切的生命體驗和深沉的家國情懷。

  科學“境界”:從一個人到一支隊伍

  2007年下半年,40歲的施一公告別普林斯頓,回到清華園。

  施一公回國後,清華大學的生命科學學科獨立實驗室從40多個增加到了100多個。同時,他的學生一個個在國際生物學界嶄露頭角。

  2017年夏,曾經受教于施一公的清華大學教授顏寧接受美國普林斯頓大學分子生物學係雪莉·蒂爾曼終身講席教授一職。她不是去當學生,而是去當老師。從中國頂尖實驗室走出的學者,登上世界頂尖高校的講堂。

  兩年前,清華大學醫學院博士生杭婧兩篇闡釋生命大分子剪接體結構的文章,以當期封面的形式發表在國際頂級學術期刊《自然》上,震驚學術界。杭婧知道,成功的背後是老師施一公近乎苛刻的標準。“老師對我們非常嚴格。”她説。施一公的學生閆創業、萬蕊雪談及導師時,表示對他嚴謹的治學態度和強大的學術能力“又尊敬又怕”。

  千淘萬漉雖辛苦,吹盡狂沙始到金。從個人奉獻科研到帶好一支隊伍,“海歸”施一公的科學夢想已經進入“第二境界”。

  生命狀態:“滿足”與“不滿足”

  施一公從事的生命科學研究領域非常高深,平時不茍言笑。但他在談起自己的個人經歷時極為樸實和誠懇。

  “我是在駐馬店小郭莊長大的。2012年清明節回駐馬店,我們五十幾個小學同學聚會,有三個同學已經不在了。比起他們來我太幸運了,他們還‘拴’在駐馬店,沒有走出這塊土地,是我佔有了他們的機會。”

  他不把成就視為個人努力的結果,對社會始終懷著一顆感恩的心。

  “回國後,我最大的收獲是心理的安慰和滿足。現有的境況比我小時候的想象不知好了多少倍!”“現在住的是好房子,吃的是好菜好飯,拿的是高工資,在清華又有好的實驗條件,做的研究是自己感興趣的,我覺得非常富足、非常滿足。”

  施一公在生活上總愛與童年時代相比較,而在事業追求上卻以國際一流為坐標。他説:“我們要在專業上、在事業追求上、在所有科學技術上不知足才好。”

  在清華園,人們看到的施一公永遠是“像風一樣”衝刺的身影。

  家國情懷:報效祖國 初心不改

  2017年7月,清華講堂,施一公以“結構之美”為題,為200多名外國學生上課。他從“中國留學生之父”容閎,講到2016年引力波新發現,精彩的演講,引起全場持久、熱烈的掌聲。

  讓世界看到中國,一直是施一公的心願。

  施一公説,這種對祖國的責任感,關聯個人親歷。大學三年級時,他的父親因車禍去世,施一公遭受很大打擊。遠在異國,他始終忘不了,畢業于哈工大的父親,文革下放農村期間,永遠不遺余力地幫助鄰裏鄉親、不放棄理想的回報之心與胸懷。這決定了他辭去普林斯頓大學終身教授之職,慨然回國。

  “我就想要留在中國,要給中國帶來改變。”施一公説。

  回國後,為了做出最領先的成績,把國家相關科學技術提升到世界一流水平,施一公和時間賽跑,每天在實驗室工作十幾個小時,有時一天只睡4個小時。回國十年,努力終于換來豐厚回報!

  “清華大學生命科學的研究水平已經實現了巨大的飛躍,可以和世界知名高校掰一掰手腕。”施一公驕傲地説。

  他對年輕人説:“在如今的大格局下,你們這一代肩負重任。我鼓勵你們以天下為己任,義無反顧地追求最前沿的科學、創造最先進的技術,為中華崛起和人類文明作出自己的貢獻!”

  “要給中國帶來改變”,是施一公永不更改的初心。

+1
【糾錯】 責任編輯: 成嵐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日本熊本熊現身廣州賣萌引圍觀
    日本熊本熊現身廣州賣萌引圍觀
    甘肅金昌戈壁灘上秋日菊花香
    甘肅金昌戈壁灘上秋日菊花香
    俯瞰江西鉛山秋後稻田:色彩斑斕美不勝收
    俯瞰江西鉛山秋後稻田:色彩斑斕美不勝收
    孫楊,六金一銀!
    孫楊,六金一銀!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99511296996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