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黑車約車平臺收28萬份子錢 負責人夢想轉正成大公司
2017-08-23 08:04:38 來源: 新京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為黑車攬活收“份子錢”的“便民7元車隊”約車平臺負責人劉某,因涉嫌非法經營罪昨日在懷柔法院受審。通訊員 董學敏 攝

  在懷柔區內打個電話,便能約到7元的“出租車”,只不過運營車輛都是黑車。今年初,這個名為“便民7元車隊”的無資質約車平臺,被警方破獲。

  昨日上午,這個“便民7元車隊”的平臺負責人劉某,因涉嫌非法經營罪在懷柔法院受審。新京報記者了解到,作為“黑車平臺”老板,劉某在為黑車提供約車平臺的同時,數十名司機要按月上交被稱為“信息費”的“份子錢”,兩年多時間共計28萬余元。

  站在被告席上的劉某表示,他其實很想“轉正”,成為像滴滴那樣的大公司。

  黑車司機變身“運營商”

  公訴機關指控,2010年至2017年4月28日,劉某私自設立並運營調度平臺,為無合法經營資格的車輛提供約車信息,並按月收取“信息費”。其在未取得營運許可的情況下,非法從事客運經營活動,擾亂市場秩序,情節嚴重,應被追究非法經營罪。

  41歲的劉某當庭認罪,稱其下崗後以開黑車為生,2003年還因為一次車禍腿傷成4級殘疾。至2010年中旬,他聽説有人在做電話約車事情,于是開始經營約車平臺。因為懷柔城區內跑一趟活7元,劉某給自己的車隊命名為“便民7元車隊”,

  “到了2015年就開始走向正軌了,也有了固定的客戶群,高峰期有50至80輛車。”劉某承認知道這些都是私家車,屬于拉黑活,但強調自己還是希望能夠取得正規經營資質。

  “黑電臺”暴露“黑平臺”

  新京報記者了解到,今年4月28日一輛黑車在懷柔區翠竹園小區門口趴活,民警檢查時發現這輛車上有一部手持電臺,司機自稱是“便民7元車隊”的,警方以這部電臺為線索,查出了總臺的地址,將劉某傳喚。

  “自打被傳喚,我才知道這是犯罪”,劉某辯稱,滴滴打車普及以後,乘客更願意用網絡手機軟件叫車了,自己除去租房和雇人,沒賺到什麼錢。辦案機關調查顯示,自2015年1月1日至2017年4月28日,劉某兩年間共收取司機“信息費”(份子錢)28萬余元。

  公訴機關表示,劉某到案後如實供述自己的罪行,建議對其從輕處罰。

  該案未當庭宣判。

  案情1 成立黑車車隊 借網約車東風

  2010年中旬,劉某下崗在家,因為郊區的出租多以黑車運營為主,他當時就想著把黑車司機組織起來,由他統一調度,安排就近的黑車司機去“拉活”,並從中收取“份子錢”。然後,他便向路邊的黑車司機發放印有“便民車隊”的卡片,上邊印有他的座機號碼,因為在當時約車還是新鮮事物,為了能讓司機盡快接受,劉某免費給司機提供手持電臺,免費派活。

  同時,他也印制名片給乘客,還專門雇了一些散發小廣告的農民工給派發名片進行宣傳。雇女子專門接聽電話派活。後逐漸被司機們認可。

  劉某説,一開始客源不夠,他就一直沒怎麼收“份子錢”,到了2014年年底的時候,滴滴打車開始進入市場,人們開始越發習慣利用手機叫車,有智能手機的就網約,有的消費者開始打電話叫車。借著網約車的東風,他的生意開始越來越好,他就把“份子錢”由每月200元漲到300元。

  據劉某稱,“份子錢”是他唯一的收入來源,拿著這些錢他開始做一些投入,以一年兩萬元的租金租了辦公室,雇3個話務員負責接聽電話和派車,每名話務員的月薪2500元,每輛車都會配備手持電臺,每年的各種開支在7萬左右,而收的“份子錢”一年下來有10余萬元。

  為了方便收份子錢,劉某加了司機們的微信,把微信名改成車牌號尾號,通過微信交“份子錢”,誰交誰沒交一目了然。

  案情2 夢想“轉正” 創業成為大公司

  新京報記者注意到,作為車隊的管理者,劉某只在手機裏存儲了車輛的車牌號後3位還有車輛品牌、車型和顏色,他甚至連司機具體叫什麼名字都不知道。他只是按月收大家“份子錢”,有時候現金有時候微信,專職的三百,不經常幹的一二百,沒有任何公司規章制度、經營利潤,也沒有賬目、不納稅。

  組車隊後,他進行了統一定價,最早時是懷柔城區內不管到什麼地方統一價格5元,後來因為油價上漲乘車費用漲到6元,後來在2016年開始統一漲到7元至案發。但如果乘客上了車想出縣城,就自己和司機商量價格,他從來不管。他也從沒有和司機簽署過勞務合同。

  幹得風生水起的時候,劉某一度覺得自己就是創業的大公司,甚至成為像滴滴那樣的企業。劉某説,因為沒有出租運營資格,公司挂的是信息服務的證照,但這跟他的營業項目不符,他就給取消了。他也想過到有關部門辦理正規運營執照,但後來也不了了之。

  劉某説,前幾年社會上一直在呼喚網約車新政,去年終于新政落地,他聽説滴滴被政府支持,曾被約談過,他也幻想著會有人約談他,把他納入網約車正規渠道,但他沒想到4月28日那天,“約談”他的卻是警察。

  ■ 追訪

  存在安全隱患滋生黑車亂象

  “這不是那個‘7元’吧?我用滴滴之前,就打這個來著。”昨天,聽説這個“7元便民車隊”被查,懷柔區居民張女士略顯驚訝,她也知道這些其實都是黑出租,因為打了電話,派過來的都是私家車,有的還是外地牌照。但她説,懷柔本身比較偏遠,本地出租車也少,當地很多人打車就找這個車隊,出門打車都稱“打個7元”。

  新京報記者走訪發現,事實上,這種“非官方”車隊在郊區並不算新鮮,在2012、2013年左右是“鼎盛時期”。一方面,正規出租車都更願意到城裏拉活,而當地居民對交通便利的需求越來越旺盛,打不到正規出租便催生了價格更加低廉的“黑出租”;另一方面“黑車”沒有合法名分,于是便自發組織起來,統一定價,依托調度平臺以實現共存。

  “打不著正規的,一個電話,幾分鐘就來了,當時還是挺方便的。”懷柔的董女士説,但自從滴滴打車軟件出來之後,人們也開始淡忘這種出租,“感覺用網約更安全一點吧”。據懷柔法院法官介紹,因為沒有經營資質和審核,這種黑出租雖然方便但存在各種安全隱患,偶有發生搶劫類案件,最後也以追究司機的刑事責任結束,究其原因,“黑出租調度平臺”則是滋生黑車亂象的根源,更需要重點打擊。記者 劉洋

+1
【糾錯】 責任編輯: 王萌萌
相關新聞
  • 男子涉嫌借查“黑車”敲詐34人 僅有少數司機報警
    被控冒充執法人員敲詐網約車司機的趙寅,昨日受審時回答法庭提問。新京報記者 劉洋 攝  昨天上午,因涉嫌15次搶劫、34次假冒運輸監管人員敲詐網約車司機,31歲的趙寅被訴搶劫罪、敲詐勒索罪在通州法院受審。在案證據顯示,數十名受害司機均指認,趙寅冒充執法人員敲詐,而且其作案地點,多在鬧市區。
    2017-08-18 07:12:39
  • 重慶專項執法查處黑車 有窩點有調度有休息區像模像樣
    1月19日中午,重慶晨報記者與重慶市交通行政執法總隊直屬支隊執法隊員來到市民所反映的渝北區嘉州路,查看“黑車窩點”具體情況。為防止打草驚蛇,執法隊員專程抽調兩臺新牌照的車輛停靠在“黑車”附近,安排多路執法人員在附近蹲守,待“黑車”裝滿乘客出發便進行現場執法。
    2017-01-22 07:40:46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大熊貓“貝貝”過生日
    大熊貓“貝貝”過生日
    “飛豹”穿雲海 戰蒼穹
    “飛豹”穿雲海 戰蒼穹
    鳥瞰煙臺養馬島
    鳥瞰煙臺養馬島
    科普:“科學”號上的深海“稀客”
    科普:“科學”號上的深海“稀客”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72711215261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