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東北師大一盲人新生申請住校被拒 學校稱出于安全考慮
2017-08-22 07:28:47 來源: 新京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東北師大一盲人新生申請住校被拒

東北師大有關人士表示無管理這類學生經驗,此舉為了“安全起見”;學校將以補助形式,承擔其房租

  王寵東北師大的錄取通知書。

  因為幾乎全盲,王寵需要把字號調大,眼睛貼近屏幕才能看清字。受訪者供圖

  王寵是東北師大數學係2017級新生,也是該校招收的首位盲人學生。經歷過高考“一個人的考場”,以高出本一線88分的成績被錄取後,王寵發現,自己的大學之路依然不平坦。8月17日,來校報到的第二天,王寵被告知,校方“出于安全考慮”,未給王寵分配宿舍,而是要求其在家長陪同下在校外租房。

  昨日,新京報記者獲悉,東北師大將以補助形式,承擔王寵房租費用,但仍拒絕安排其入住集體宿舍。對于王寵家人提出的,配備導盲犬或助殘車輔助王寵日常學習,校方則一直未正面回應。

  “一個人的考場”

  時間倒回今年6月7日,安徽省安慶市宿松縣實驗小學理科特殊考場內,僅有的一名考生用雙手摸索試卷,然後用筆作答,在他身後和講臺上,一共站著3名監考老師。

  中國殘聯消息,這一天,全國共有7名盲人考生,通過使用盲文試卷參加普通高考,安徽宿松“一個人的考場”上的考生王寵,正是其中之一。

  王寵的父親王庭槐告訴新京報記者,1999年,王寵剛出生時,便患有嚴重的視力障礙,經過多方救治未見起色。王寵成年時,雙眼視力只有0.05,幾乎全盲。

  2014年從安慶市聾啞學校畢業後,王寵考入青島盲人學校讀高中。“那一屆幾百人報考,一共只招收了25人。”王寵的班主任表示,能夠進入青島盲校,本身已經過激烈競爭。

  按照班主任程老師的説法,盲人學生到高二後,將進行分班,學生可自由選擇參加普通高考或者單招單考。如果參加單招,難度相對較低,但可選擇的專業很少,大多為針灸或推拿,畢業後也將從事相關行業。如果參加普通高考,則需要與同一屆考生在同一起跑線競爭,難度很大,很少有盲人學生走這一條路。

  兩者之間,王寵選擇了普通高考,希望擁有正常的大學生活,加之對數學專業比較感興趣。“我想做一名老師,即便難度再大,也要和其他正常學生一樣,在同一個考場競爭。”

  6月26日,王寵通過電話查詢得知高考成績為575分,高出安徽省理科本一線88分。

  無法入住學生宿舍

  高考出分後,王寵填報位于吉林長春的東北師范大學,並被該校數學與統計學院數學與應用數學專業錄取。7月25日,一封蓋著紅色公章的錄取通知書被寄到家中。王庭槐説,那一刻,自己“比王寵還高興”。

  8月15日,一家人踏上北上的列車,並于次日抵達長春,前往東北師范大學報到。

  辦理入校手續時,王寵感覺到了一絲異樣,其他學生在注冊入學後即可獲得的宿舍鑰匙,自己卻遲遲無法拿到。王庭槐據此向學院咨詢,被告知,王寵能否入住宿舍“還沒定下來”。在校外賓館住了一天後,8月17日,校方主動找到王寵稱,由于其視力狀況,入住宿舍存在很多不便,“出于安全考慮”,學校不為其安排集體宿舍,而要求王寵在有家人陪同的情況下,在校外租房住。

  出發北上前,王庭槐做了很多打算,他告訴新京報記者,由于擔心視力帶來生活上的不便,自己打算“好好跟舍友、同學、老師叮囑”,拜托他們多照顧王寵。面對校方不容置辯的口氣,王庭槐發現,自己有些“想多了”。

  昨日,新京報記者聯係東北師范大學校方及數學與統計學院方面,均未得到正面回應。王寵的輔導員,一名邵姓老師稱,“不方便談論”此事。東北師大校方一名要求匿名的內部人士表示,王寵係該校錄取的首位盲人學生,此前學校並無管理這類學生的經驗,要求其在外租房住,並有家人陪同,是為“安全起見”。

  昨日,王庭槐告訴新京報記者,經過與校方協調,學校將以按月發放補貼的形式,承擔王寵在校期間的房租。此外,數學與統計學院一名負責人口頭向王庭槐承諾,如果其留下作為陪讀家長,學校可幫助提供一份工作。

  ■ 對話

  盲人學生王寵:

  不能住宿是大學生活的缺失

  王寵未來四年的“家”,是一套剛租的兩居室,月租金1600元,位于東北師范大學附近,走路到校不到20分鐘。相比空間不大的集體宿舍,這裏顯然寬敞、安靜很多,但電話中王寵的口氣顯得失落。在他看來,不能入住學生宿舍,無法體驗集體生活,是大學生活的一種缺失。

  “至少應該擁有完整的同學關係”

  新京報:對現在住的地方還滿意嗎?

  王寵:現在能夠接受了,這裏條件還可以。但是如果能夠有選擇,無論如何,我還是希望能夠住到集體宿舍去。

  新京報:為什麼一定要一間學生宿舍?

  王寵:我之前想象過上大學的感覺,應該就是集體生活,跟舍友一起相處的那種感覺,會比較好。我覺得集體生活是大學生活的一部分,雖然我的身體有一些問題,但是至少應該和其他人一樣,擁有完整的同學關係。

  新京報:完整的同學關係對你來説意味著什麼?

  王寵:高中讀的都是盲校,接觸的也都是盲人。相對來説,人際關係這一塊比較欠缺,一直沒有太好的朋友,一直比較孤獨。本來希望能夠在上大學後,在宿舍找到知音朋友,現在看來幾乎是不可能了。

  其實學校出于安全考慮這麼做,我能夠理解,但是希望也能為我考慮下。我的視力雖然比較弱,但是感覺平時走路、生活沒有太大的問題,也並不需要人照顧。

  “不希望被區別對待”

  新京報:盲人參加普通高考,會有什麼不一樣嗎?

  王寵:整個考場就一個人,有三個監考老師。時間上,比普通考生延長一半,然後自己要手寫盲文。第一場比較緊張,但是後來就好了,反正和平時做練習沒什麼區別。

  我們青島盲人學校一共5個人參加普通高考,我應該是考得最好的,感覺有機會當老師了。

  新京報:為什麼想做老師?

  王寵:一方面是我在學校受到很多老師幫助,另外自己感覺比較適合做老師。我在數學方面理解能力還比較強,願意學習,也經常幫同學講題。

  新京報:怎麼看待現在的遭遇?

  王寵:有點失望,來的時候不知道會有這麼多麻煩 就是很高興。之前知道有政策,盲人也能報普通高考,以為我們可以跟正常的學生一樣了。可是到了大學才發現,學校這方面沒有配套措施,我還是被區別對待的,這一點我不想。

  新京報:對未來有什麼期待嗎?

  王寵:當下,還是希望能夠協調,讓我入住學生宿舍。未來,不知道能否和普通同學一樣能夠公平就業,現在殘疾人遇到的障礙還是挺多的。如果有可能,希望去盲校教高中數學。

  ■ 律師説法

  學校應該提供宿舍

  《殘疾人保障法》第二十五條規定,普通教育機構對具有接受普通教育能力的殘疾人實施教育,並為其學習提供便利和幫助。第六十三條規定,有關教育機構拒不接收殘疾學生入學,或者在國家規定的錄取要求以外附加條件限制殘疾學生就學的,由有關主管部門責令改正,並依法對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和其他直接責任人員給予處分。

  北京澤永律師事務所律師王常清稱,東北師大拒絕為王寵提供宿舍,實際是一種歧視性待遇,“僅僅因為王寵是盲人,本人又不同意住校外,校方應該提供宿舍”。

  新京報記者注意到,2015年,浙江籍盲人考生鄭榮權被溫州大學錄取,校方將其寢室安排在一樓,並靠近學區輔導員和宿管人員住處,方便照顧。學校還將其床鋪改成下鋪,課桌就擺在旁邊。此外,學校餐廳專門開辟出愛心餐位,供鄭榮權就餐。

  新京報記者 王煜 實習生 趙今朝

+1
【糾錯】 責任編輯: 馮文雅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黃龍飛瀉”
    “黃龍飛瀉”
    “發現”號在西太平洋採集到海蛇尾
    “發現”號在西太平洋採集到海蛇尾
    安徽黃山:雨後齊雲山現壯美雲海
    安徽黃山:雨後齊雲山現壯美雲海
    “飛”進東湖
    “飛”進東湖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980111215195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