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年輕人離京:舍不得北京 但北京不是我的全部夢想
2017-08-18 09:24:24 來源: 中國青年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命運送來這一城,憑什麼不能重新追夢——

  去杭州

  2017年一季度,杭州已經超越北上廣,成為人才凈流入率最高的城市

  杭州的外地口音正在多起來。除了阿裏巴巴這樣的“巨鱷”之外,輻射周邊的高科技布局正在吸引更年輕一代的創業者。而在其他大城市成功歷練的前輩也在這個江南秀美之城找到了更理想的用武之地。為什麼去杭州?理想的人文脈絡,以互聯網為特徵的地緣經濟,充滿競爭和發展魅力的軟環境,正在成為繼北上廣深之後的人才聚居地。

  2015年12月,北京海淀區某寫字樓。因為重霾,霍仟看不清對街的建築。下班,公交車遲遲不來。她只好擠地鐵,花了兩小時回家。進門還沒喘口氣,房東打來電話:房租漲價。她一下子哭了,人生怎麼如此艱難?

  偏偏打開朋友圈,幾個在杭州的同學正曬著藍天白雲的快意人生。當晚,霍仟和男朋友,這對已擁有北京戶口且供職知名互聯網公司的情侶,第一次認真討論,是不是該離開北京了?

  2016年10月,杭州火車站。上海985高校碩士生鄭葉,頭一回從虹橋站坐高鐵到杭州找工作。雙腳踩到站臺後,他腦海裏莫名蹦出一句話:“以後這就是你定居的城市了,你要學會慢慢喜歡。”

  高中畢業後,鄭葉的生活軌跡從未偏離上海。畢業季,上海一大企業早早給了offe。編程能力,使這個文科生簡歷出眾。可鄭葉最終的決定讓同學大跌眼鏡:去杭州。他不解釋,就開始頻繁奔赴高鐵。

  2017年7月,上海楊浦區居民樓。30歲的余岳忽然接到獵頭來電,對方稱杭州某頂尖電商總部,有個與他經歷、興趣匹配的職位空缺。

  這些電話,像空降了一架天平:開疆拓土和歲月靜好,二選一吧。余岳工作9年,已在上海買房,即將升任公司副總。並且就在前兩天,女兒剛出生。“先別想太多,明天去杭州面試看看?”妻子支持他。

  等到時間落腳在2017年8月,霍仟、鄭葉、余岳的糾結插曲,有了稍顯圓滿的逗號。杭州,打敗了所有穩定而已知的選項,成為他們的新坐標。

  獵聘公布的數據顯示,2017年一季度,杭州已經超越北上廣,成為人才凈流入率最高的城市。

  這些青年為什麼選杭州?杭州又憑什麼贏得他們?

  離開:我舍不得北京,但北京不是我的全部夢想

  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所接觸到的,那些拋棄北上廣、改道去杭州的年輕人,基本都會承認一點:對于“前任”之城,他們都曾篤信離不開,可到了後來,也的確做不到。

  “我們覺得兩個人漲工資的速度,跟不上北京房價上漲的幅度。”霍仟直言,離開北京,房價應該是最關鍵的因素。當時的購房預算300萬元,在城中只能買狹小破舊的二手房,更別提學區房了。再加上霧霾,繼續執念于北京“對下一代不是很負責”。

  除了預見北京無法保證生活品質,某種工作氛圍也令霍仟不那麼喜歡。霍仟和愛人在北京都供職互聯網公司,希望未來以電商為主要發展方向。霍仟當時上班的公司靠近中關村創業大街,工作日吃飯都會去那條街。“每天都聽他們吹噓,好像每天都會帶投資人、有幾個億,這種風氣我不是很認同。”

  在國內互聯網公司中,霍仟和愛人偏愛阿裏和騰訊,而兩個公司核心力量分別落在杭州和深圳。霍仟評估了一番,杭州的房價相對溫柔,環境良好,工作氛圍相當理想,“能給願意從事互聯網的年輕人提供機會”。

  霍仟想起,愛人當年剛和她在一起時,曾問她覺得杭州怎麼樣?彼時霍仟對杭州毫無概念,便沒有回應。如今想來,兜兜轉轉,竟回到最初那個默不作聲的答案。

  今年7月底,張東瑤在個人微信公眾號發了一篇《拜拜,北京》。“在北京待了兩年,雖然已經離開,但是也沒後悔。當初來北京就是希望自己的人生能夠不設限,那如果非得在夢想前面戴上北京的帽子,不是又給自己的人生設限了嗎?”

  事實上,寫這封“分手信”時,她已經開啟杭州的時間軸了。

  張東瑤是個“體驗派”姑娘,骨子裏有股闖勁。讀高中時,北京是她最想去的城市。高考分數足夠去北京讀普通的本科,但張東瑤不想將就,選擇了湖南的一所211大學。

  北京夢是不可辜負的。大三放假,張東瑤拉著一只箱子來北京實習,輾轉了多家媒體,畢業後留京就業。“在北京兩年的時間,不能説具體實現了哪些夢想,但這是一段重塑自我的時期,包括外表、見識、思想。”

  周圍朋友都抱著“再待幾年就離開”的心態,説北京是留不住人的。張東瑤如今離開,直接原因卻並非逃離——因為男朋友在杭州讀書、工作,她選擇守住這份感情。至于北京,是一場有期限的體驗,可以隨時結束。

  張東瑤的“切換頻道”相當麻利,北京租房尚未清空,她提著行李箱就南下面試了,一如兩年前的匆匆北上。

  “我舍不得離開北京,但它又不可能成為我的全部,如果我把自己禁錮在北京,可能會失去另外一些精彩。”對張東瑤而言,杭州是一個與北京無異的平等選項。命運送來這一城,憑什麼不能重新追夢?

  進擊:杭州擁有“浪尖上的嘗試”,相信未來不輸上海

  順利闖過了4輪面試,8月底,余岳就要暫別上海的家人,獨自前往杭州解鎖未知世界。

  “前東家最值得留戀的是職場關係。老板對我很好,還準備提拔。但沒辦法,那樣一個家族企業,天花板顯而易見,和杭州新型互聯網公司不能比。”出乎余岳的意料,當他申請辭職時,老板竟報以充分理解——一生當中特別珍貴的機會沒有幾次。

  “去杭州的決策,沉沒成本很高,做一個選擇要放棄很多,比如我原來經營的強大的人脈,早先的種種投入。如今我到杭州,完全重新開始。”獲得家人的支持後,余岳決定追隨一次直覺。

  轉戰杭州後,霍仟和愛人入職同一家電商公司。“在北京時的生存壓力、通勤壓力,現在都不需要考慮了,我們能享受工作本身的樂趣。”

  霍仟記得,初到公司所在的電子商務園,感覺“好偏僻”,周邊環繞著村莊農田。結果站到門口,進出往來的皆是豪車。之後她聽説,“阿裏係”的不少網紅店主也默默“隱居”于附近。

  “我們老板出生于1986年,中高層管理者裏面有25歲、29歲的。員工非常年輕,最小的是95後,大家很有激情和活力。以前在北京,同事只是嚴肅聊工作;在杭州,群裏同事聊著聊著就甩出表情包來,很萌很潮的那種,每天像‘鬥圖’!”一樣從事互聯網行業,杭州卻帶給霍仟濃鬱的青春氣息。曾經,她和同事們習慣穿著高跟鞋與職業襯衣上班;而今到杭州,換上了隨意的平底鞋、文化衫。

  杭州,引領一批年輕人奔向理想事業的下一站。

  鄭葉是浙江金華人,本科和研究生歲月通通獻給了上海。今年畢業季,鄭葉拒絕了上海企業的offer,簽了杭州一家國企。

  “單位領導也很好奇,問我為什麼來杭州?”為了鄭葉的畢業去向,一家人召開過5次家庭會議。父母擔心上海生存負擔重,每天通勤時間久。鄭葉內心一直感覺虧欠父母,不如去一座離家鄉近、經濟壓力小的城市。那麼杭州,自然是最好的選項。

  初來乍到,鄭葉覺得,杭州的工作機會雖不如上海多,且暫不能安放自己有些古怪、奇特的喜好,但杭州未來可期。

  杭州的都市節奏,鄭葉適應得很快。“一些生活細節讓你體會到這裏的不同。馬路上‘車讓人’,西湖附近設有公共直飲水機。最獨特的是用支付寶坐公交車,簡直是浪尖上的嘗試!”

  鄭葉欣賞這座城市對人才的重視。按照《杭州市新引進應屆高學歷畢業生生活補貼發放實施辦法》,只要畢業時間在2016年11月2日(含)之後、畢業後一年內在杭州用人單位就業或自主創業、按規定繳納社會保險,碩士研究生每人可得到補貼2萬元,博士研究生每人可得到補貼3萬元。

  “我總會把杭州和美國的加州相類比,加州認同‘草根文化’,杭州也有相似的氣質,作為互聯網經濟新興城市,創業氛圍非常濃厚。”在鄭葉眼中,當下這座城市挺像10年前的上海。

  近日,臨安“撤市設區”,杭州的市區面積大幅度擴展,輿論場更是猜測杭州或將邁入一線城市。

  鄭葉樂觀地判斷,杭州的城市發展吸收了京滬的先進經驗,又建立了巨大的互聯網行業平臺;同時借助G20峰會、2022年亞運會,杭州的國際地位和認知度會日益升高,未來不輸上海。

  歸屬:杭州正處于上升期,我肯定不會吃虧

  霍仟和愛人租住公司附近一套兩居室,90平方米,裝修精美,家具齊全,房租才3000元人民幣出頭。去年年底,他們已在杭州購置了住房。

  鄭葉入職後,單位安排他與同事合住兩室一廳的公寓。周末午後,鄭葉會在小區門口坐公交車,不出20分鐘抵達浙江圖書館。

  杭州漸漸有了長期根據地的模樣。近來,鄭葉和父母打算盡快購房,“現在不買,以後漲價”。

  杭州“土著”女生馮蒼蒼,自稱“放棄了全世界回家”。她先是奔赴英國和美國攻讀雙碩士,回國求職的一整年,穿梭于杭州和上海兩城之間。

  “杭州對于我來説是家,是從小長大的地方,而不只是一個城市。這個名字比其他任何一座城市的分量都要重。這種歸屬感是無法替代的。”馮蒼蒼坦言。

  馮蒼蒼每次坐高鐵去上海,出站換地鐵線排很長的隊,晚高峰再趕回家,車廂永遠擁擠不堪。想到回到杭州,生活幸福感會高一點吧!馮蒼蒼説,某天她又從上海面試回來,恰巧趕上G20峰會。“我第一次發現上海去杭州高鐵票賣完了,意識到這是大事啊!文藝晚會全程,我一秒不落看完了。當時心裏特別驕傲,杭州像一座大城市了。”

  “從全世界路過完畢”,馮蒼蒼簽了杭州的企業。偶爾去上海出差,走進地鐵站,她和同事調侃:“總覺得哪裏不對!喔,上海怎麼還沒普及支付寶呀?”

  相較于本地人,外來人的歸屬感,往往寄托于群體的正面認知上。

  “我來杭州,正好能感受這座城市的上升期,我一定不會吃虧的。”對個人在杭州“新疆土”的進步空間,張東瑤的語氣篤定。

  正式移居杭州的第一個周末,張東瑤去了“淘寶造物節”。她看到一座城市因為一個公司而産生的巨大變化,心裏很感動,相信更多年輕人會喜歡杭州的新潮氣質。

  大概是潛意識裏想給自己打氣,決心去杭州的那段時間,張東瑤很關注那些支持杭州的言論。“我很喜歡高曉松,他在《曉説》有一期中説,想把他的‘雜書館’開到杭州,我想‘哇塞,英雄所見略同’。包括我看到一些名人寫文章提到杭州,都會感覺很好——這座城市正在發展,很多人都看好它的活力。”

  (記者沈傑群應採訪對象要求,文中鄭葉、余岳、張東瑤、馮蒼蒼均為化名)

  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 沈傑群

+1
【糾錯】 責任編輯: 馮文雅
相關新聞
  • 北漂購房目光轉向北京周邊:有人慶幸 有人波折
    北京房價高企、購房政策持續收緊,不少人包括許多“北漂一族”紛紛將目光投向北京周邊,燕郊、香河、大廠、固安等地先後成為他們的逐夢之地。在浩浩蕩蕩的購房大軍中,有人暗自慶幸,有人一波三折。
    2017-05-13 09:13:27
  • 北漂們!北京這幾個地方可直接跟開發商租房 感興趣嗎
    北京現已推出海淀、大興等多塊住宅用地,競買規則要求土地報價達到競價上限後,進入競自持商品住宅比例階段,部分地塊自持比例達到100%。”  
    2017-04-15 08:03:58
  • “深漂族”安居記:能者有其居
    “創新之城”深圳早在2004年就提出“人才強市”戰略,但近年來房價持續走高,讓不少在深圳奮鬥的年輕人深感壓力,高房價對人才的擠出效應也逐漸顯現。
    2017-04-14 07:48:23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探秘航空訓練基地
    探秘航空訓練基地
    穿新裝 迎賓客
    穿新裝 迎賓客
    聯合國秘書長強調應政治解決朝核問題
    聯合國秘書長強調應政治解決朝核問題
    河北承德:雨後金山嶺長城現壯美晚霞
    河北承德:雨後金山嶺長城現壯美晚霞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980111215030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