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在沙漠裏追水
2017-08-14 08:51:23 來源: 新華社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新華社烏魯木齊8月14日電 題:在沙漠裏追水

  新華社記者 姜磊

  “水頭流到哪,我就追到哪。”指著流淌于庫魯克沙漠和塔克拉瑪幹沙漠之間的河道,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塔裏木河大西海子水庫管理站巡堤員麥麥提·亞森説。

  42歲的麥麥提濃眉大眼、臉龐黝黑,典型的西北漢子模樣,他出生在塔克拉瑪幹沙漠腹地——若羌縣新英蘇村。近一個甲子前,他的祖輩則世世代代居住在6公裏外的老英蘇村。

  來到老英蘇村,一眼望去,到處都是殘垣斷壁,當年土坯壘起的房屋大都只剩半截,泛白的墻體讓人不寒而栗。麥麥提指著其中一個院子對記者説:“這就是我們家的老宅子,當年村裏有上百戶人家在這裏放牧、種地。”

  “1959年,老英蘇村最後一戶人家也搬走了。”麥麥提告訴記者,當年不少村民搬到了新英蘇村,他小的時候還有二三十戶,現如今只有兩三戶常住。“1980年,新英蘇村還建了一所小學;14年後,小學也搬走了。”

  搬家,成了這片土地上的村民們半個多世紀以來最大的生活主題。而不得不搬的緣由,就是缺水——老塔河斷流了。

  1959年,流經英蘇村的老塔河斷流,下遊上百公裏之外的塔裏木河“尾閭”臺特瑪湖日漸幹涸,河道兩岸胡楊林大片枯死。被綠色走廊分隔的兩大沙漠——庫魯克沙漠和塔克拉瑪幹沙漠,在隨後的幾十年內不斷從南北兩個方向相向推進。最為嚴重時,沿河而建的218國道190多處路段被流沙掩埋,具有戰略意義的下遊綠色走廊瀕臨毀滅。

  2001年6月,國務院批復《塔裏木河流域近期綜合治理規劃報告》,投資107.39億元,挽救塔裏木河下遊地區的生態危機。截至目前,新疆連續18次向塔裏木河下遊輸水,幹涸了幾十年的臺特瑪湖碧波萬頃再現,最大時形成了260多平方公裏的湖面,成群的野鴨在湖面上遊弋。

  幹了15年巡堤員的麥麥提的主要工作,就是在塔裏木河上遊放水至大西海子水庫時,騎上越野摩托車從水庫出發,沿下遊河道查看水頭的“行蹤”。麥麥提説,以前每年放水,從大西海子水庫需要25天左右才能到下遊363公裏的臺特瑪湖,今年10多天就到了。“現在每隔四五十公裏就有信號塔,拿出手機隨時向站裏報告水情。”

  “草鱉子,小心!”説話間,麥麥提已把爬到記者衣服上的一個草鱉子(蜱蟲)彈到了地上,小蜱蟲如螃蟹般迅速爬走。幾分鐘不到,又一只爬在記者身上的蜱蟲被麥麥提發現。“現在這個季節,胡楊林和紅柳樹下的草鱉子很多。這東西致命,注意千萬別讓它鑽進身體裏。”麥麥提一邊安慰記者,一邊告訴記者被咬了該怎麼處置。

  半個小時內,先後有5只蜱蟲從腳底爬到記者身上。看著略顯窘態的記者,麥麥提笑著説:“蜱蟲多了,説明我們這兒的生態越來越好了。”

  相比讓記者手足無措的蜱蟲,對麥麥提來説,最大的危險不是這些致命的蟲子,而是在河道上騎摩托車追水。“塔裏木河是‘無韁的野馬’,自然河道很多,衝到哪是哪,所以根本就沒有路。”麥麥提説,今年4月份,他沿河道騎行翻越一個大沙包時,沒注意到沙包前還有一個大坑,連人帶車直接栽了進去。摩托車排氣管燙得很,把他腿上的皮都燙掉了,現在腿上還有痕跡。“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幸好傷得不重。只能自己爬起來,騎上摩托車繼續前進。”

  “現在條件好多了,沿途每隔幾十公裏就有我們的站點,天黑了就騎到臨近站點休息,第二天一大早再出發。”跨上心愛的越野摩托車,麥麥提又頭頂灼熱的太陽,呼嘯而去。

點擊查看專題
點擊查看專題

+1
【糾錯】 責任編輯: 聶晨靜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走進最早的“紫禁城” 發現“最早的中國”
    走進最早的“紫禁城” 發現“最早的中國”
    酷暑練兵
    酷暑練兵
    鏡泊湖出現壯觀瀑布
    鏡泊湖出現壯觀瀑布
    俄羅斯大帆船“帕拉達”號訪問青島
    俄羅斯大帆船“帕拉達”號訪問青島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240311214773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