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流動時代,給孩子穩穩的幸福
2017-08-14 08:40:43 來源: 人民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關愛留守兒童,更應從物質層面深入到心理訴求和精神成長層次,他們的精神世界更需要澆灌與滋潤

  “當我搬起磚頭時,我無法擁抱你;當我放下磚頭時,我無法養活你。”一句話,道出了不少留守兒童父母心底的無奈。時值暑假,留守兒童問題再度成為人們關注的焦點,各種新聞亦不時見諸報端,為我們打開了一扇扇觀察留守兒童生存狀態、生活狀態和心靈狀態的窗口。

  一段時間以來,留守兒童進入大眾輿論場,體現為兩種不同的方式。一種為現實的無奈,前不久一段被稱為“格鬥孤兒”的視頻引發熱議,這些格鬥少年不少都是留守兒童,“這邊有牛肉、雞蛋,在老家的時候只有洋芋”,折射出部分留守兒童的生存現狀;另一種則是社會的關愛,從大學生支教隊不遠千裏奔赴鄉村,到留守兒童夏令營在不少地方正式開營,再到關愛留守兒童的公益活動吸引越來越多人參與,整個社會關注、關愛、關懷的腳步從未停息。不同的輿論面向説明,現實的壓力與社會的關愛同在,成長的煩惱與改變的希望並存,有無奈但無奈在改善,有關愛但關愛還不足。

  當然,即便沒有生存問題的困擾,很多留守兒童也在生活中遭遇成長的煩惱。“我讀小學時,天天回家,看不到你。讀初中時,一個星期回家一次,看不到你。讀高中,一個月回來,還是看不到你。等到讀大學,一年回來一次,能不能見上還要碰運氣”……孩子的傾訴,説明相比于物質匱乏,孩子更需要精神的陪伴和心靈的依靠。前不久發布的2017年度《中國留守兒童心靈狀況白皮書》顯示,一半以上的農村留守兒童與父母一年見面次數少于2次。而那些能夠趁著暑假到城市和父母團聚的“小候鳥”們,卻往往被困在出租屋中,經歷著“二次留守”……留守兒童不是“問題兒童”,但是父母的陪伴缺席,卻在一定程度上影響著留守兒童在性格養成、教育發展、心理健康、行為規范等方面的狀況。這説明,關愛留守兒童,更應從物質層面深入到心理訴求和精神成長層次,他們的精神世界更需要澆灌與滋潤。

  在這方面,父母是第一責任人,父母的存在,也是任何第三方所不能取代的。我們無法要求所有父母都必須陪伴孩子成長,因為他們也有“窮怕了”“不出去打工,怎麼養活孩子”的無奈,但即便遠隔城市與鄉村,也可以有更加緊密的親情聯係。網絡互動、視頻聊天、常回家看看……這些在不能團圓的硬約束條件下的“次優選擇”,盡管不能做到朝夕相處,也仍然能夠彌補父母缺位帶來的心靈孤獨。

  當然,關愛留守兒童的精神成長,還需要全社會形成關愛的合力。留守兒童的産生不是簡單的父母選擇的結果,而是中國社會發展和轉型中城鄉矛盾與地區差距的縮影。扶持“父母返鄉”創業就業,讓農村也能承載起家庭的重量;為“兒童進城”提供更多的機會,讓城市也能涵養親情的溫度。近些年來,深化戶籍制度改革、放寬城鎮落戶條件,發展中小城市和小城鎮等措施紛紛落地生根,“兒童進不了城,父母回不去鄉”的難題開始破解;政府和社會各界持續發力,推廣“免費午餐”、實施中等職業教育“贏未來”計劃,有企業探索用人工智能合成父母的聲音為留守兒童講故事……國家的行動,社會的努力,正在匯聚成關愛留守兒童的溫暖力量,不僅給予他們基本的物質保障,更給予他們充分的精神陪伴。

  在一場留守兒童攝影展上,孩子們用稚嫩的筆寫下的夢想,吸引了不少人駐足。“在大學當數學老師”“我想當特警”“我想當消防員”“我想當博士生”……即便現實不夠完美,但孩子們的夢想依然絢爛。守護他們的夢想,讓他們在流動時代也能擁有穩穩的幸福,呼喚著我們每一個人的行動。(張 凡)

+1
【糾錯】 責任編輯: 李潔瓊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走進最早的“紫禁城” 發現“最早的中國”
    走進最早的“紫禁城” 發現“最早的中國”
    酷暑練兵
    酷暑練兵
    鏡泊湖出現壯觀瀑布
    鏡泊湖出現壯觀瀑布
    俄羅斯大帆船“帕拉達”號訪問青島
    俄羅斯大帆船“帕拉達”號訪問青島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48611214768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