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不留情面”的中央環保督察:對違規部門逐個點名
2017-08-08 07:27:43 來源: 中國經濟周刊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文章導讀: 專啃地方環保“硬骨頭”的中央環保督察組,和反腐拍蠅打虎的中央巡視組一樣,全面進入大眾視野,掀起環保風暴。

  資料圖:北京遭遇霧霾天。 中新社記者 劉關關 攝

  就在中辦國辦就甘肅祁連山生態環境問題發出通報、甘肅省3位副部級幹部被問責不久,7月29日至8月1日,第三批中央環保督察組公布了對天津、山西、遼寧、安徽、福建、湖南、貴州等省(市)的反饋督察意見。

  督察意見措辭嚴厲、批評直接,直指地方政府不作為、敷衍塞責等問題。截至督察反饋時,督察組交辦的31457件環境問題舉報已基本辦結,共立案處罰8687家,拘留405人,約談6657人,問責4660人。此外,7地總共開出了超過3.6億元的“環保罰單”。

  在該批次中央環保督察中,湖南省被問責人數最多。截至6月底,該省共立案偵查133起,拘留174人;約談1382人,問責1359人。山西開出的“環保罰單”數額在7省份中最高,截至6月底達到7179.7萬元。同時該省還立案偵查22件,拘留61人;約談1589人,問責1071人。

  專啃地方環保“硬骨頭”的中央環保督察組,和反腐拍蠅打虎的中央巡視組一樣,全面進入大眾視野,掀起環保風暴。

  代表中央,部級幹部挂帥,將“全覆蓋”“回頭看”

  中央巡視組作為反腐的“黨之利器”已為人所熟知,但很多人對中央環保督察組還不甚熟悉。其實這兩個“組”有不少相似之處。

  2015年7月,中央深改組第十四次會議審議通過了《環境保護督察方案(試行)》,明確建立環保督察機制。要求全面落實黨委、政府環境保護“黨政同責”“一崗雙責”的主體責任。規定督查工作將以中央環境保護督察組的組織形式,對省區市黨委和政府及其有關部門開展,並下沉至部分地市級黨委政府部門。督察組長由現職或近期退出領導崗位的省部級幹部擔任,副組長由環保部現職副部級幹部擔任。

  會議強調,生態環境保護能否落到實處,關鍵在領導幹部。對造成生態環境損害負有責任的領導幹部,不論是否已調離、提拔或者退休,都必須嚴肅追責。

  實際上,早在2015年12月31日至2016年2月4日,中央環保督察試點就在河北展開,低調出現在人們視線中。當時共辦結31批2856件環境問題舉報,關停取締非法企業200家,拘留123人,行政約談65人,通報批評60人,責任追究366人。

  按照制度設計,中央環保督察主要包含6個環節:督察準備、督察進駐、形成督察報告、督察反饋、移交移送問題及線索、整改落實。

  2016年7月,第一批中央環保督察組赴內蒙古、黑龍江、江蘇、江西、河南、廣西、雲南、寧夏8個省份督察,2000多人被問責;2016年11月至12月,中央環保督察組進駐北京、上海、重慶、湖北、廣東、甘肅和陜西7個省份,開展為期一個月的督察,問責2682人。此次第三批對天津、山西、遼寧、安徽、福建、湖南、貴州7個省份督察,再加上之前在河北省開展的試點,中央環保督察組已走過23個省份。

  根據安排,中央環保督察2017年要實現全覆蓋。此外,還將適時開展督察“回頭看”,緊盯問題整改落實。接下來,新疆、西藏、青海、四川、山東、海南、吉林、浙江等地將接受中央環保督察。

  反饋意見不留情面,對違規部門、企業甚至項目逐個點名

  此次中央環保督察組引起社會廣泛關注的直接原因,在于其督察反饋的措辭嚴厲、不留情面、直指問題,反饋意見比前兩次普遍篇幅要長、要細致,對違規部門、企業甚至項目逐個點名。

  第三批中最早引起關注的,是中央第一環境保護督察組向天津市委、市政府進行督察反饋意見,著重提出了一係列污染治理敷衍塞責、做表面文章的問題,指名道姓地點出一些部門和地區環保責任不落實。督察意見直指天津存在開會傳達多、研究部署少,口號多、落實少等問題,一些領導幹部在工作中擔當意識、責任意識欠缺,“好人主義”盛行。

  早在中央環保督察組進駐的時候,天津市委書記李鴻忠就表示,“我們的心情就是準備扒一層皮。”“這次是中央督察組手握尚方寶劍,我們準備接受一次真正的檢驗”。

  中央環保督察組7月29日向天津市委、市政府作了反饋之後不到兩小時,天津市委副書記、市長王東峰主持召開專題會議,研究部署整改落實工作。8月1日,天津市委書記李鴻忠在天津市委常委會擴大會議上表態:“知恥後勇、擔當作為、迅速行動,用狠招硬招實招,確保反饋意見逐條整改到位,嚴追責真問責倒逼綠色發展強力落實。”8月2日,天津公布了對被發現問題單位的有關人員處分結果,北辰區環保局黨組書記劉寶林、北辰區環保局局長張振海等10名責任人被問責。

  督察意見指出,第三批督察的7省(市)環境保護工作雖然取得進展,但問題依然比較突出,尤其是一些共性問題亟待引起高度重視:一是重發展、輕保護情況依然多見;二是環保不作為、亂作為問題比較突出;三是部分流域環境污染情況較為嚴重;四是自然保護區違法違規建設問題突出;五是一些城市環境基礎設施建設嚴重滯後;六是群眾身邊的環境問題解決不夠有力。

  《中國經濟周刊》記者發現,第三批督察反饋意見中,對7個省份都指出了政府未落實或落實不到位的問題,在對遼寧、湖南和貴州的通報中還使用了“亂作為”一詞;7個省份也都被指出重發展、輕保護問題,一些突出環境問題未得到有效解決,其中貴州“一些地方和部門把發展與保護割裂甚至對立看待”;多個省份存在瞞和騙的問題,督察組直斥天津“做表面文章”“影響十分惡劣”,湖南、遼寧則是“弄虛作假”,安徽存在“以保護之名,行開發之實”的情況。

  轉變發展理念,中央環保督察不是“稻草人”

  在中央環保督察風暴背後,體現的是發展理念的轉變和決心。

  “我們既要綠水青山,也要金山銀山。”黨的十八大以來,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從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事業“五位一體”總布局的戰略高度,強力推進生態文明建設。

  “像保護眼睛一樣保護生態環境,像對待生命一樣對待生態環境,堅決摒棄損害甚至破壞生態環境的發展模式,堅決摒棄以犧牲生態環境換取一時一地經濟增長的做法。”習近平總書記強調。

  十八大以來,中國的生態環境治理走上了標本兼治的快速路。《大氣污染防治行動計劃》《水污染防治行動計劃》《土壤污染防治行動計劃》陸續出臺;新修訂的《環境保護法》頒布施行;《“十三五”生態環境保護規劃》《控制污染物排放許可制實施方案》等接連發布。

  但在實際反饋中可以看到,各地生態文明建設仍不容樂觀,甚至環保督察工作在地方也屢屢遭遇阻力,近幾年在北京、河北、山東、河南等地,環保部督察組督察人員甚至被扣留。

  如今,圍繞生態環保展開的執法督察也越來越嚴格,有專家表示,中央環保督察不是“稻草人”,敢于動真碰硬,已成為生態文明建設的重要推手。

  在中央環保督察效應的帶動下,地方政府開始不斷建立環境保護長效機制。據不完全統計,目前全國已有21個省份出臺了有關環境保護職責分工的文件,24個省份出臺了省級環境保護督察方案,24個省份出臺了黨政領導幹部生態環境損害責任追究實施細則,其余省份也在制定和徵求意見之中。(記者 徐豪)

+1
【糾錯】 責任編輯: 郭潔宇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科學”號起航開展海上考察
    “科學”號起航開展海上考察
    機器人為司機“自動泊車”
    機器人為司機“自動泊車”
    福建泉州:百年鹽場的繁忙伏收季
    福建泉州:百年鹽場的繁忙伏收季
    一葉知秋
    一葉知秋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10211214461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