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鄙視鏈”是自我麻醉的精神鴉片
2017-07-26 09:05:19 來源: 新京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不知從何時起,我們的生活被密密麻麻的“鄙視鏈”裹挾。“鄙視鏈”無處不在,構成了這個時代的隱形意識形態。

  “鄙視鏈”的搭建模倣了食物鏈,但自然界的弱肉強食是客觀存在,而“鄙視鏈”純粹存在于主觀層面。不過正如《人類簡史》作者尤瓦爾·赫拉利所言,人類的主觀意識往往就是有力的現實。

  鄙視是一種古老的心理現象,它用以區分他者,進而構建自身。歷史上的“鄙視鏈”並不罕見,大都基于地域和族群,今天的“鄙視鏈”則在種類上極大豐富,比如“學校鄙視鏈”“相親鄙視鏈”等。

  令人格外不能理解的是,文藝圈也特別流行“鄙視鏈”。文藝青年雖然都愛自命不凡,但互相鄙視起來絲毫不讓凡夫俗子。梁文道最近在《一千零一夜》裏痛心地談到,《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今天已經淪落到“鄙視鏈”的底端。梁文道説,那些胸懷“鄙視鏈”的人,説不定他們沒辦法讀懂這本小説。他還説,誰相信“鄙視鏈”,誰喜歡談論“鄙視鏈”,誰才是真正的偽文青。

  説得好!不知道你有沒有發現,“鄙視鏈”雖然總被説得玄之又玄,但佔據“鄙視鏈”頂端常常是一件毫不費力的事。拿地域來説,一個人憑借出生地就能“天然地”鄙視別人。“鄙視鏈”是自我麻醉的精神鴉片。借助“鄙視鏈”,一個人可以輕而易舉地獲得成就感、滿足感、虛榮心,什麼都不付出就能享受高人一等的感覺。可一個人的夢想如果由“鄙視鏈”就能喂飽,那實在是可悲。只有自己動手掙到的東西,才是值得驕傲的資本。拿著既定的、先天的、他人的東西來炫耀,都是十足的可憐蟲和失敗者。一個人如果相信“鄙視鏈”就是一切,那麼就相當于承認“鄙視鏈”之外的能力為零。□西坡(媒體人)

+1
【糾錯】 責任編輯: 馬若虎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浙江:冰洞避暑遊
    浙江:冰洞避暑遊
    盛夏消防練精兵
    盛夏消防練精兵
    情暖太行山區留守兒童
    情暖太行山區留守兒童
    “發現”號在南海採集到大量冷泉生物
    “發現”號在南海採集到大量冷泉生物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48511213802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