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地鐵“頂族”竟也玩起了“圈層社交”?
2017-07-18 08:41:17 來源: 新京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頂族圈”形成了某種對外界道德壓力的屏蔽機制,也讓他們應有的恥感在底線模糊中被麻痹。

  當下圈層概念在互聯網上很火,圈層即“興趣小組”。現實中這“圈”那“圈”密織,要義就在那句“人以群分”。但讓我萬萬沒想到的是,現在連地鐵色狼都玩起了“圈層社交”。

  據新京報報道,近期北京警方開展地鐵打“狼”行動,大量曝光將原本生活在隱秘處的“頂族”群體推到前臺。這些人患有摩擦癖,多出沒于地鐵、公交或商場等。

  讓人驚奇的是,他們在百度貼吧或QQ有自己的“組織”。QQ上就存在著很多以“公交”“地鐵”為關鍵詞的頂族群,每天都有各地網友在群裏展示“戰果”,分享信息,交流“頂”的經驗。

  在地鐵等場所伸鹹豬手或下體亂蹭,怎麼看都是見不得人、沒法啟齒的卑劣行徑:雖説那些跟“端著”姿態背向存在的“污力冷笑話”挺受追捧,可玩笑歸玩笑,真在現實中耍起流氓秀起下限,分分鐘能溺斃在輿論口水中。

  所以“頂族”也有QQ群讓人訝異:原以為,那些騷擾者只是散兵遊勇式存在,也多是單兵作“案”,沒承想他們也有“組織”,還會交流感受——這麼不堪的事,不為己“隱惡”,也交流得出口?

  但這或許就是“群際隔膜”:同處一群的“頂族”們沒準也生出了圈層認同,既然是同類人,也就不忌憚“赤裸相見”。而展示“戰果”、搞資源共享不過是他們進行線上圈層社交的方式。

  “網絡巴爾幹化”的提出者馬歇爾和埃裏克曾提出,網絡已分裂為各懷利益心機的繁多群類,它們表現出群體內同質、群際異質的特徵。小群體中的人,只選擇自己偏愛的交流領域,與興趣相合的人聚談。而“頂族”在群裏曬圖秀性騷擾經驗,也印證了這點。

  灰色群體玩“圈層社交”,不只是那些公交地鐵癡漢們,還有職業乞丐。此前武漢地鐵方面就曝出,攔截乞討者時發現了地鐵丐幫組QQ千人大群,他們在線交流乞討心得,還會召集大家去“業績好”的城市。這類現象值得探究。同類人社交,形成了某種對外界道德壓力的屏蔽機制,也讓他們應有的恥感在底線模糊中被麻痹。

  但卑劣就是卑劣,法律和道德就是對應的感應器。當這些騷擾者曬“戰績”時,本質也是自我暴露,這可能還方便了警方取證。

  鑒于此,在遏制公共場所性騷擾方面,固然要靠鼓勵女性維權、增強法規震懾力,在頂族群既存的情況下,也不妨順藤摸瓜,以其為“批量取證”的渠道。之前網絡平臺已對“藍鯨遊戲”實現關鍵詞篩查之類,自然也不乏對頂族群發現處理的技術能力,因而可建立“網絡平臺檢索和大數據排查—證據移交公安機關處置”協作機制,對已在線上自曝劣跡的性騷擾者依法打擊,也阻斷其“圈層社交”渠道。(佘宗明)

+1
【糾錯】 責任編輯: 年巍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上海:高溫持續 噴霧降溫
    上海:高溫持續 噴霧降溫
    鐵路部門推出動車組列車互聯網訂餐服務
    鐵路部門推出動車組列車互聯網訂餐服務
    霞映三峽美如畫
    霞映三峽美如畫
    長空棧道:西岳華山第一天險
    長空棧道:西岳華山第一天險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11111213352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