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IT男遇網上“美女”被騙數十萬 知曉真相想翻本又損失百余萬
2017-07-14 09:43:51 來源: 法制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已婚男子為尋求刺激一步步陷入美女“套”中,短短半年,他就“借給”對方167萬元。然而,在對方承認是男子後,這名已婚男子竟然還想著翻本掙錢。他是如何被騙的?又是為何在明知對方是騙自己的情況下,想到翻本掙錢?且看《法制日報》記者一一道來。

  這是一個令人哭笑不得的案件——已婚IT男在手機App上尋刺激,不想一步步陷入美女“套”中,在對方承認是男子後,竟然還想著翻本掙錢;

  這是一個令人警醒震驚的案件——這位受害的IT精英,防備心不可謂不強,要對方身份證、要視頻、要位置共享、在12306上買火車票查實名驗證等等,但仍然沒逃出不法分子的手掌心;

  這還是一個值得深刻反思的案件——涉案App涉黃涉賭,在諸多應用商店平臺上都可以公開下載,它是如何通過審核、又由誰來監管?

  這是湖北省襄陽市公安局樊城分局牛首派出所近日偵破的一起網絡詐騙案:從去年12月,牛首居民陳某在名為“盤絲洞”的手機App上認識了“美女”小曼後,短短半年,他就“借給”小曼167萬元。

  《法制日報》記者了解到,7月初,在受害人配合下,警方已將犯罪嫌疑人向某抓獲歸案。

  演“美女”

  2016年12月,從上海回到襄陽市樊城區牛首鎮老家的陳某,下載了一款名為“盤絲洞”的手機App。這款手機應用是由浙江杭州一家網絡科技公司開發,主要關注生理、心理、情感,是一款男女私密交友應用。

  注冊登錄後,陳某加了幾個好友,“美女”小曼是其中之一。

  “加了好友後,小曼就發來一段色情小視頻,並要求我發紅包給她。”陳某説。以此為開端,陳某與“小曼”互加微信。

  在微信上,“小曼”與陳某互訴衷腸。小曼告訴陳某,她是單身家庭,獨自一人在北京打拼,被男友騙了以後無依無靠,在App上發色情視頻賺錢也是為了生活所需,還將她螞蟻花唄的還款記錄截屏發給陳某。

  陳某聽後十分動容,感覺小曼與自己的經歷十分相似,都是單親家庭,也有獨自在外打拼的經歷,兩人一拍即合。

  從那時起,陳某便瞞著老婆悄悄與小曼聯係,兩人時常聊天到深夜。

  熟悉之後,小曼開始以買衣服、交房租等為由找陳某要錢,少則幾十元多則上千元,陳某轉了將近2萬余元。

  “之前在上海做機器人開發,手上有些存款,便沒把這些錢放在心上。”陳某説。

  賣“苦情”

  小曼的手法多樣,其中不乏父母去世、被抓之類“戲碼”。

  2016年年底,小曼拍攝了醫院的照片給陳某,告訴他自己在檢查。她稱自己媽媽得癌症去世,怕自己也遺傳了這個病到醫院檢查,檢查費8000元,父親給了5000元,剩下的不夠支付檢查費。一聽這話,陳某立刻給小曼轉賬數千元。

  今年4月至6月,小曼又告訴陳某,她父親去世了,自己身上錢不多了,沒法安葬父親。想到對方的“可憐樣”,陳某再次匯款6萬余元。

  此後,小曼告訴陳某,自己要出去打工掙錢還錢給他,不過打工出去缺路費。陳某一聽,這是好事,打工了以後説不定能還錢給自己,就又陸續資助路費、飛機票等。

  其間,小曼還説要住五星級酒店,並將在酒店的短視頻發給陳某。陳某看到視頻後,又頻繁匯款,光是支付所謂的五星級酒店費用就達10萬余元。

  小曼還説自己借了“裸貸”。陳某又幫還4萬余元貸款。

  沒多久,小曼又説父親去世前住院借了很多外債,如今很多人找自己追債。陳某再次幫小曼還了12萬元外債。

  更令人哭笑不得的是,小曼還要求給錢向公安機關“撈自己”。

  小曼在微信上告訴陳某,自己找到了新工作,是特殊服務行業,剛被公安抓進了派出所,需要一筆錢去疏通關係,要不自己就有牢獄之災。

  “我以為事態嚴重,連忙匯款6萬余元想幫她‘擺平’。”陳某説。

  就這樣,聽著“苦情”大戲,兩個月裏,陳某共匯款44萬余元。

  起“疑心”

  陳某並非一直沒有防備之心。

  今年3月底,小曼以各種名義要來襄陽見陳某,並稱買好了火車票。陳某害怕妻子發現,就請求不要來襄陽,對方就抓住此心理索要路費、住宿費等共計1萬余元。

  今年4月7日,陳某妻子回湖北荊州松滋老家。陳某認為機會來了,邀約小曼到荊州火車站見面。

  小曼以沒有路費為由拒絕。陳某則匯款給她,讓她一定赴約。

  但陳某在荊州火車站等了將近兩個小時仍然沒有見到小曼。由此,陳某對小曼的身份産生了懷疑。

  恰在此時,小曼發來了微信語音通話邀請。陳某立即接聽,但剛一接通就挂斷了。如此舉動反復3次,小曼沒再打過來。

  當天晚上,小曼又和陳某聯係,並説白天語音發不了是因為手機沒電了。現在晚上不方便用語音聊天,只能打字説。陳某就沒再深究。

  這期間,為了打消陳某顧慮,小曼還將妹妹和後媽的身份證照片發給陳某。

  為驗證身份證信息真偽,陳某還登錄12306網站購買火車票。驗證通過後,陳某消除了對小曼身份的疑慮。

  除此之外,小曼還用微信“位置共享”等功能,讓陳某誤以為她在附近,博取信任。

  小曼還放了“大招”:公布自己“叔叔”的電話號碼。陳某打電話過去,這位“叔叔”(其實是嫌疑人向某)接聽了,並復述了小曼的身世及最近經歷的不幸。

  但從接觸到案發,陳某與小曼之間沒有直接進行過語音、視頻。

  “富二代”

  騙了44萬余元時,小曼再也演不下去了,向陳某坦白:我不是美女,我其實是個男的,我有苦衷,做生意周轉資金出了問題。

  “小曼”把自己真實的身份證、電話實名制截圖發給了陳某,他姓向。

  “一想到損失的44萬,我心有不甘,覺得得想辦法要回啊!”陳某就沒有與向某斷了聯係,並想著繼續查證其真實身份。

  看陳某沒完沒了,向某就換了個“富二代”身份繼續“演戲”:把車子、房子等證件發給陳某,還轉發了一張金額為1422萬元的中國銀行北京安貞橋支行轉賬支票圖片。

  “美女”小曼搖身一變,變成帶有賭博性質的遊戲平臺公司總經理向某。

  借著公司股權分紅和5%利息的“誘餌”,向某以朋友的身份向陳某“借錢”。

  向某稱,自己經營著一家網絡遊戲公司,並把網絡遊戲的網頁界面發給陳某看。

  陳某警惕性提高,首先是查證向某所説是否屬實。在工商注冊信息裏查詢,陳某發現沒有一個股東姓向。

  面對陳某的質問,向某解釋:國家只允許深圳、杭州兩個城市做網絡遊戲公司,服務器都是在澳門和境外;他的網絡公司屬于挂靠在這家大公司,裏面很多內幕不能明説。

  “他承諾今年6月一定還錢,還説是公司運營需要。”陳某説,當時想對方已經坦白了真實信息和身份,應該不會再騙自己;投了資,沒準不僅能把原來的錢拿回來,還能賺一筆。

  這一次,陳某不僅自己投了20萬元,還找親戚借了100萬元給向某。

  與此同時,向某為了證明自己確實是遊戲平臺公司老總,還購買千元遊戲幣送給陳某。

  這些舉動,讓陳某更加相信向某。

  買“證據”

  本案案發,源自牛首派出所裏的一次聊天。6月底,牛首派出所協警黃珊山跟民警章洪波聊天,説起了轄區居民陳某,其未與對方見面就打款幾十萬元。

  章洪波意識到不對勁找到陳某了解情況,發現向某提供的支票是P圖發來的,其他證據也多有造假嫌疑。經民警反復勸説,陳某才意識到自己被騙了。

  在陳某配合下,7月4日下午,樊城警方在襄陽機場將向某抓獲歸案。

  向某交代,為了聯係方便,他用虛假身份信息注冊了一個名為“致青春”的微信賬號,專門與陳某聯係。其間,微信位置共享、美女“小曼”的視頻、“小曼”住五星級酒店視頻、“小曼”妹妹和後媽的身份證、裸貸照片等都是在網上或花錢買來的。

  向陳某坦白身份後,用來證明自己是“富二代”的“證據”也多是從網上購買,包括房産證、工商登記信息、遊戲界面鏈接、遊戲後臺界面等。

  目前,向某已被樊城警方依法刑事拘留。案件正在進一步偵辦中。

  ■ 故事背後

  回看這起IT精英受騙案,值得反思的不少。一是受害人。作為網絡工程師,他對網絡、網絡技術的熟悉程度高于普通群眾,其也有相對較強的防騙意識,想盡辦法去核實對方身份、證據等真偽,但依然上當受騙,原因莫過于存在僥幸心理、被情欲遮望眼、不知悔改。

  二是行騙人。不法分子是90後已婚男子,他借用網絡編造身份,並購買公民個人信息、黃色視頻、相關證件,偽造金融支票等,其沒有意識到自己的網上行為已觸犯法律,也不知道自己所謂的“借錢”行為是刑事犯罪。

  三是互聯網企業。從根源看,受害人與行騙人的最早“遇見”離不開帶有網絡色情味道的手機App,本案中還有涉嫌網絡賭博的遊戲平臺。此案警示意義在于,互聯網企業同樣要講社會公共責任,要受到法律規制,不能一味地追求經濟利益而忽視了可能的社會成本。無責企業,難以行穩致遠。

  四是立法機關與辦案機關。大數據帶來便利的同時,也隱藏著不少隱患與挑戰。從本案看,行騙過程中所用到的手段大多與互聯網、大數據、第三方網絡服務平臺有關。如何對新興事物進行規制、如何做到有效監管,值得立法機關與辦案機關深思。(記者 劉志月  通訊員 冷曉冰 翟磊)

+1
【糾錯】 責任編輯: 楊婷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戰高溫 練精兵
    戰高溫 練精兵
    暑期課堂“零距離接觸”食品檢測全過程
    暑期課堂“零距離接觸”食品檢測全過程
    大山深處的紅色傳承
    大山深處的紅色傳承
    “天坑村”的“通天路”
    “天坑村”的“通天路”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997011213184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