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吐魯番國資委原主任崔福泉問題剖析:把分管工作當作“私人領地”
2017-07-09 08:52:11 來源: 中國紀檢監察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原標題:留“後路”變成斷歸途 ——吐魯番市國資委原主任崔福泉嚴重違紀問題剖析

  崔福泉,曾任新疆維吾爾自治區托克遜縣委副書記、縣人大常委會黨組書記,吐魯番市國資委原黨組副書記、主任等職務,2015年9月退休。2016年7月,這位利用權力斂財給自己留“後路”的腐敗分子,因涉嫌嚴重違紀被調查。

  經查,崔福泉嚴重違反政治紀律、組織紀律、廉潔紀律、工作紀律和生活紀律,嚴重違反國家法律法規規定。2016年9月,崔福泉被給予開除黨籍、開除公職處分,涉嫌違法犯罪問題移送司法機關依法處理。

  把分管工作當作“私人領地”,獨斷專行大肆斂財

  崔福泉出生于一個普通的工人家庭,在組織的培養下,1985年他從一名石油公司員工,被推薦到一所財貿學校學習,畢業後連獲提拔,2001年後任托克遜縣委副書記,2007年被任命為吐魯番市第一任國資委主任,在仕途上可謂一帆風順。

  然而,隨著職務的提升,權力的增大,再加上與一些老板的頻繁接觸,崔福泉開始飄飄然了,感到“自己的付出和所得不成正比。羨慕那些老板,財大氣粗,坐著上百萬的豪車,花錢如流水一樣……心理開始失衡,自己辛辛苦苦工作幾十年,現在有職又有權,為什麼還不如一些老板活得瀟灑”……

  “給企業老板辦了事後,他們就給點錢表示感謝。開始內心還是拒絕的,但時間長了,自己認為這個事情是正常的人際交往。所以就沒有阻止,自己認為無所謂。”説起與某農業科技公司老板潘某的結識過程和收受巨額賄賂的事實,崔福泉仍然記憶猶新。

  2005年,吐魯番市國資委將廣東惠州的一塊土地租給了潘某,使用期限為10年。2009年底,潘某為了從銀行貸款,需要用租用的土地做抵押擔保,要求國資委出具證明,説明該土地使用權歸潘某所有。崔福泉答應了這一要求,並安排出具了證明。2010年,潘某為表示感謝,分兩次將100萬元現金裝在水果箱中,開車送至崔福泉住處門口,並謊稱從南疆帶來一些幹果,請崔福泉“嘗嘗”。

  潘某走後,崔福泉回到家中打開箱子,看到一捆捆百元大鈔,又喜又怕,連忙打電話問:“潘總,你這是什麼意思呀?”

  潘某回答:“崔主任,您別想那麼多了,這是我的一點心意,是給你在烏魯木齊買房子用的。”

  崔福泉一想,這是潘某感謝自己為其出具了土地使用權證明,想進一步拉近關係。在他看來“我不卡你,為你辦事是我們正常的工作,但是你表示點感謝也是應該的”。于是,這些錢他“欣然笑納”。

  經查,崔福泉擔任吐魯番市國資委主任的8年多時間裏,利用職務便利,違規為企業辦理貸款、擔保、貸款展期業務,尤其在分管工程建設工作期間為企業承攬工程,受他人請托辦理相關業務工作時,先後索要和收受16家企業和個人的巨額賄賂。

  執紀人員表示,崔福泉作為部門一把手,帶頭搞權錢交易,把國資委當成“斂財平臺”,把分管工作當作“私人領地”,本來應由領導班子集體決策的,個人獨斷專行。在企業貸款的發放審批中,對企業還款能力的風險評估、企業實力考察等形同虛設,在企業已經無力償還貸款時,他仍縱容無還貸能力的企業以貸還貸、以貸養貸,最終造成了國有資産重大損失。目前,仍有3家企業申請的巨額貸款逾期不能歸還。

  嚴重違反中央八項規定精神,小金庫成“大牢籠”

  2007年2月,崔福泉任國資委主任後,在為一國有企業審批發放貸款中“窺到”了發財機會,他決定打打擦邊球,在國資委私設小金庫,並安排人將企業送來的好處費、讚助費以及國有土地租賃費等統統存入小金庫內。表面用于給單位發放福利,實際上還是方便他自己用錢。

  經查,2011年10月至2012年3月,崔福泉先後兩次從小金庫支出16萬元用于個人消費。

  此外,他還嚴重違反中央八項規定精神,以單位員工都很辛苦為由,通過小金庫違規發放過節費、獎金及各種補貼共計178萬元。

  2010年3月至2014年期間,崔福泉安排一名女下屬全權管理小金庫,並將收受企業的好處費,以現金和不入賬的方式陸續給這名女下屬240余萬元,用于維持兩人的不正當關係。

  在接受調查期間,崔福泉最擔心的就是小金庫問題。就在紀委調查人員到國資委召開會議討論對他的處理意見時,他還將辦公桌上的臺歷悄悄撕下一張,寫了幾句話交給這名女下屬,吩咐其將小金庫賬目立即銷毀。

  為了“留後路”,嚴重敗壞單位風氣

  “自己的年齡也接近退休,組織上也沒有進一步提拔自己的可能,仕途已到盡頭,還不如給自己留一條‘後路’。”落馬後,崔福泉懺悔説,在“為自己留後路”的心理驅使下,他瘋狂斂財,不僅使自己成了金錢的俘虜,還嚴重敗壞了單位風氣。

  從2012年起,在企業産能過剩,面臨産業調整轉型升級的情況下,崔福泉仍然心存僥幸,為企業大量放貸的同時見縫插針,不停地撈取好處,一門心思斂財。他私下與企業商量,享有一定份額的股份,通過股份的形式來收受賄賂。在他的暗示下,曾有一家企業一次就給他價值600萬元的股份。

  2015年3月,吐魯番市審計部門進駐市國資委開始審計財務賬目,緊接著市委成立國資委專案組開始調查,直至2016年6月一名國資委班子成員及多名國企高管被調查。崔福泉預感大事不妙,內心惶惶不可終日。

  他急得如熱鍋上的螞蟻,將家中存放的370萬元現金陸續存入其表弟名下,將其他涉案款物、金銀首飾分別轉入子女和親戚家中保管。同時,還與多名涉案人員串供,訂立攻守同盟;銷毀及安排他人銷毀相關證據資料,對抗組織調查。

  他自認為,這樣就可以做到天衣無縫,但天網恢恢,疏而不漏,他最終沒有逃過懲處。

  在大量的事實和證據面前,崔福泉最終幡然醒悟,流下了悔恨的淚水。

  執紀人員介紹,從2015年至今,吐魯番市有5名國資係統企業高管受到法紀制裁,1名國資委班子成員被“雙開”並移送司法機關,這與崔福泉帶頭違紀,不履行主體責任有直接關係。(吳慶宏)

+1
【糾錯】 責任編輯: 陳俊松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夢幻海底“美人魚”
    夢幻海底“美人魚”
    夏日葵花引遊人
    夏日葵花引遊人
    遼寧艦向公眾開放
    遼寧艦向公眾開放
    廈門鼓浪嶼申遺成功
    廈門鼓浪嶼申遺成功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12877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