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手機號碼標注引訴訟:防騷擾 也得防侵權
2017-06-15 16:47:14 來源: 北京晚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360手機衛士”、“騰訊手機管家”等安全軟件提供的電話號碼標注功能對當前電話營銷泛濫和惡意騷擾、詐騙電話猖獗的治理成效顯著。但號碼標注也催生了被標注者不滿,憤而起訴的新型案件。最高人民法院應用法學研究所近日聯合北京西城區人民法院等單位舉辦研討會,學者、法官、律師與互聯網安全領域的專家一起,探討互聯網號碼標注涉及的法律問題,建議手機安全軟件行業規范標注行為,幫人預防騷擾的同時,也得防止侵權。

  “朋友以為我是騙子” 被標注者提起訴訟

  50多歲的王先生是個生意人,一次他和新認識的朋友會談後,給對方撥電話互留號碼。電話接通後,對方的手機上卻顯示出了“維特網絡信息有限公司(合肥分公司)”的字樣。

  王先生之前開了這家公司,做化肥生意,但企業已經注銷多時,王先生也轉行有了新買賣。

  和朋友大談特談新公司業務之後,手機號碼卻被打上了另一家公司的“標簽”,王先生有些百口莫辯,“當時就被懷疑是騙子”。

  王先生向手機號碼運營商中國移動客服咨詢,答復是號碼標記是360安全軟件所為,中國移動無法取消。

  用著蘋果手機的王先生當時還不知道,包括他新認識的朋友在內的很多安卓係統手機用戶,已經用上了360手機衛士軟件,這款軟件可以顯示來電號碼信息標注,讓用戶自主選擇是否接聽。

  接著,王先生又找到360軟件所屬的北京奇虎科技有限公司的客服,客服要求王先生拉出話費清單、機主證明才能予以受理。

  “擅自泄露我個人隱私,侵犯我的權利,還要我自己證明?”王先生非常氣憤,認為奇虎公司在不徵求當事方同意的前提下,擅自發布個人信息,侵犯了他的權利。一紙訴狀將北京奇虎科技有限公司訴至西城法院,請求法院判令奇虎公司清除他手機號碼捆綁的一切信息,在媒體上公開賠禮道歉、賠償精神損害撫慰金10萬元等。

  公開渠道獲得信息 標注無誤360無責

  王先生之前用手機聯係業務,號碼曾在多個企業黃頁上被登記為維特合肥分公司的電話。而在合肥市工商行政管理局《私營企業基本注冊信息查詢單》中,浙江維特網絡信息有限公司合肥分公司登記的法定代表人是王先生,聯係電話同樣是他的手機號。360安全軟件就是通過大數據匹配、自動抓取的方式,將這個號碼與維特公司捆綁在一起,進行信息標注。

  奇虎公司表示,這些企業信息都是從公開渠道獲得的,任何公民都可以了解到的。由于網絡中大量涉及該號碼的網頁,均顯示浙江維特網絡信息有限公司合肥分公司的對外聯係方式,即便是王先生本人也在使用該手機號,也應當視為公司的對外使用行為。手機軟件不存在侵權行為,也沒有任何過錯。退一步講,如果標記錯誤,王先生也可以通過申訴方式獲得消除。

  在訴訟中,360手機衛士已經將王先生的號碼標記取消。

  法院審理後認為,由于已證實360手機衛士獲取手機號碼對應的標記信息均來源于公開渠道,因此不能認定奇虎公司標記號碼的行為侵犯了王先生的隱私權。客觀上王先生也沒能舉證其朋友或者客戶在使用該功能後,反饋出某些負面影響。最終,法院判決駁回了王先生的全部訴訟請求。

  每天110萬個電話被標注 用戶自主標注有隱憂

  王先生輸了官司,卻引起了法律界對手機安全軟件號碼標注法律問題的關注。

  王先生的手機號只是被標注了公司信息,而廣大手機用戶平時更容易看到的一種標注情況是:當某個陌生號碼來電時,手機屏幕上會彈出一個窗口,告知該號碼被N人次標注為騷擾電話,甚至疑似欺詐。

  長久以來,騷擾電話甚至是詐騙電話作為手機時代的衍生品,一直讓大家深惡痛絕。看到陌生號碼,不接不禮貌,怕誤了事,接了沒準又會惹一肚子氣,甚至上當受騙。

  “在沒有手機安全軟件之前,機主只能每次被騷擾之後以逐個拉黑電話的方式被動應對。而手機安全軟件通過技術手段,讓大家的‘黑名單’得以共享互通,可以將來電進行區分標注,幫助手機機主區分正常電話、騷擾電話、廣告推銷電話。”眾成清泰律師事務所主任董一鳴説。

  被標記的電話信息有的是企事業單位等法人單位自行上傳,比如一些銀行、電信運營商等;有的是類似王先生這樣,被大數據匹配的;更多的則是用戶主動標記上傳的。

  公開報告顯示,今年第一季度,用戶通過360手機衛士標記各類騷擾電話號碼數量(包括360手機衛士自動檢出的響一聲電話)約9942萬個,同比上升了65.8%,平均每天被用戶標記的各類騷擾電話號碼約110萬個。

  可以標記的類型包括疑似欺詐、騷擾電話、廣告推銷、招聘獵頭、保險理財、房産中介、快遞和出租車等。

  也就是説,手機用戶可以根據自己對某個號碼的認識和判斷,將其標記屬性,以供其他手機用戶甄別。

  招聘、保險、快遞、中介……這些還是基于職業分類,屬于中性客觀描述,然而騷擾電話和疑似欺詐就似乎帶有明顯的負面評價了。

  在肯定號碼標注限制了主叫方權利濫用,保障了用戶自主選擇權的同時,西城法院民八庭負責人趙長新法官也指出了號碼標注的法律隱憂:“對于‘騷擾、詐騙’的價值判斷因人而異,而且有的人可能正在選房,急需房源信息。安全軟件基于一定受眾的價值判斷作出的標記是否觸碰了公民人格權也是一個普遍存在的問題。”

  幫人防騷擾 也要防侵權

  早在審理王先生訴奇虎公司一案時,西城法院民八庭法官林濤就在判決書中,對360手機衛士軟件中主動標記企業信息的功能提出改進建議:“小微企業業主為工作方便、節約資源,將私人電話作為辦公電話使用是普遍情況,這並不意味著手機號碼被登記在工商行政管理機關後,就專用于商務。如非號碼所有人主動申請標記,建議針對被標記號碼採取短信確認的方式,對所有人有所提示,有助于其獲得相應知情權。”

  這與今年6月1日實施的《網絡安全法》第22條中:“網絡産品、服務具有收集用戶信息功能的,其提供者應當向用戶明示並取得同意”的規定不謀而合。

  “如果是現在,手機安全軟件公司未經告知及同意主動抓取標注號碼就違反法律規定了。”林濤法官説。

  新法對號碼標注行為究竟會産生多大影響,目前還未可知。不過,林濤法官認為,在沒有實質造成隱私權侵權後果的情況下,認定號碼標注功能違法並禁用該模塊,從信息時代現實需求角度講並不妥當,但企業的標注行為應該規范完善。

  一份安全軟件企業的內部報告中提到,在缺少合理客觀依據的情況下,將“騷擾”標記這一類消極的價值判斷信息傳遞給第三人,有可能侵害被標注者的名譽權。解決思路首先是屏蔽用戶進行含有“騷擾”字樣的標記,允許做客觀描述,比如標記為“貸款”、“營銷”等。第二,陌生來電通話時間,被標注次數到達一定的數量才顯示標注的信息;第三,被標注的號碼長時間沒有新增標注將取消其既有標注信息。

  參加研討的法律人士表示,安全軟件企業應當完善安全軟件號碼標注行為的基本規則,標注信息應當盡量做到客觀、真實、準確,要保障被誤標、惡意標注、誤攔截用戶及時、便捷、低成本的救濟途徑。相關企業可以建立信息共享機制,提高號碼標注服務質量。同時,他們也呼吁有關主管部門出臺安全軟件號碼標注的法規,保障這一新興市場的健康、有序發展。

  本報記者 孫瑩 J001 插圖 王金輝

+1
【糾錯】 責任編輯: 李志強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上海地鐵全面升級立體安防體係
    上海地鐵全面升級立體安防體係
    “無現金”進程中的公交點鈔員
    “無現金”進程中的公交點鈔員
    雙城記:跨境學童的一天
    雙城記:跨境學童的一天
    倫敦一高層建築發生火災
    倫敦一高層建築發生火災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61911211504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