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停牌股背後的“潛伏者”
2017-06-14 08:44:23 來源: 上海證券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愛建集團尚在停牌中,但其股權之爭已在相關方之間“隔空”激烈交鋒,未來復牌後的股價走勢不難預想。以此觀之,愛建集團股東榜中那些新進者無疑將坐收這場“鷸蚌相爭”之利,從而成為眾多投資者艷羨的對象。記者梳理目前已停牌的一些上市公司如海越股份、中信海直等,均可見這樣的“幸運兒”身影。

  多路資金“潛伏”愛建集團

  近期,廣州産投基金與均瑤集團圍繞愛建集團展開的“控股權爭奪戰”成為外界熱議焦點。盡管愛建集團已明確表達了“不歡迎”的態度,但廣州産投基金隨即宣布豪擲77.61億元對愛建集團進行部分要約收購(收購30%股權),顯示出志在必得的信心。在此背景下,愛建集團以“籌劃重大事項”為由從4月中旬停牌至今。

  根據廣州産投基金的表態,其擬入主愛建集團的一大原因是愛建集團擁有信托、證券等眾多金融牌照,與廣州産投基金打造金融控股集團的定位相匹配。從愛建集團股東持股變動信息來看,將愛建集團視為“香餑餑”的顯然不止廣州産投基金一家。

  記者注意到,作為廣州産投基金向愛建集團控股權發起進攻的“先頭部隊”,其一致行動人廣州基金國際早在今年1月下旬便開始低調買入愛建集團股份。同樣在一季度,社保基金和險資也開始大規模增倉愛建集團。

  一季報顯示,截至今年3月末,除社保四一三組合對所持的2000萬股股份繼續“鎖倉”外,社保一一一組合在第一季度大舉建倉愛建集團,並以2366.05萬股的持股規模一舉躍至第五大股東;社保四一四組合也在一季度末殺入愛建集團前十大股東榜單,共持有914.94萬股。

  不止是社保基金,去年四季度剛開始建倉愛建集團的“新華人壽-分紅-團體分紅-018L-FH001滬”産品也在今年一季度大舉增倉,截至3月末以5917.16萬股的持股份額位列上市公司第三大股東,其中一季度增持股份數高達4312.52萬股,足見其對愛建集團投資布局力度之大。

  事實上,對比愛建集團2016年半年報數據可見,彼時的前十大股東名單中,機構投資者不論數量還是單體持股規模都遠遠少于今年3月末。隨著愛建集團股權之爭浮出水面,今年一季度持續加倉買入愛建集團的機構投資者自然也成為焦點。

  私募、牛散“押注”多個重組股

  在已停牌籌劃重組的海越股份、中信海直等的股東名單中,也能看到私募、牛散提前“埋伏”的足跡。

  在海航曲線入主之後,海越股份隨即展開了資本運作,根據此前披露的資産收購方案,公司擬向海航雲商投資、萍鄉中天創富、天津惠寶生發行股份購買其合計持有的北方石油100%股權,交易價格為10.4億元。由此,在今年2月8日停牌後,海越股份已相繼實施了控制權易主、資産收購兩大事件。

  就在海越股份停牌之前,一款名為“華寶信托-輝煌6號單一資金信托”的信托産品對其實施了精準建倉。

  根據海越股份今年3月中旬披露的股東名單,截至公司停牌前1個交易日(2月7日),“華寶信托-輝煌6號單一資金信托”以406.6萬股的持股量,突然升至公司第五大股東。值得一提的是,海越股份早前披露的2016年年報中,在前十大股東門檻僅有216萬股的前提下,“華寶信托-輝煌6號單一資金信托”並未現身。由此可見,其上述持股都是在今年1月以來的短短21個交易日內突擊買入,投資針對性明顯。尤其需關注的是,除海越股份外,該信托産品截至一季度末並未出現在其他上市公司的十大股東名單中。

  而且,就在海越股份停牌前一天,公司股價出現明顯異動,在大量買單的涌入下,公司當日股價放量漲停。

  “牛散”樓文勝則押中了中信海直的資本運作。正處在停牌中的中信海直最新披露,公司擬採用發行股份、支付現金或兩者相結合等方式購買中信集團持有的標的資産,但具體交易方式尚未最終確定。

  回看樓文勝投資軌跡,其從去年第三季度開始建倉中信海直,隨後鎖倉一個季度(持有654.54萬股),從今年一季度再度大舉增持,截至今年5月3日(停牌前)持股數已增至985.17萬股,升至公司第三大股東。除中信海直外,樓文勝一季度末還持有華映科技218.06萬股。

  記者查閱公開資料發現,在阿裏巴巴的創始人團隊中,有一人名叫“樓文勝”,為阿裏巴巴“十八羅漢”之一。二者是否同一人,目前尚不得而知。

  深港通、滬港通通道成“隱身牌”?

  細心的投資者不難發現,在愛建集團、中信海直今年一季報披露的前十大流通股東名單中,均出現了“香港中央結算有限公司”的身影,且均在一季度內對相關個股進行了明顯增持。

  從明細來看,2016年末持有愛建集團1408.05萬股的香港中央結算有限公司,至今年一季度末持股規模已達到3099.45萬股;再看中信海直,“香港中央結算有限公司”賬戶經過一季度大舉買入,截至3月末已憑借470.88萬股持股份額跳升至第六大股東,僅在中信海直停牌前小幅下降至440.5萬股。

  由于愛建集團、中信海直均為滬港通、深港通的對應A股標的,根據相關規則,香港中央結算有限公司僅是作為相關A股股票的名義持有人,故其在十大流通股東名單中的持股數量代表著其代多個客戶合計持有的數量。

  基于此,外界關注的是,香港中央結算有限公司的“代持”屬性,是否已被一些投資者當成了“隱身牌”?甚至不排除個別內地投資者為此不惜“舍近求遠”——通過滬港通、深港通購買A股股票以實現隱身的可能性。

  事實上,據記者了解,A股市場早前開設融資融券時,的確有投資大戶不希望自己出現在十大流通股東名單上,利用“客戶信用交易擔保證券賬戶”籠統披露持股數的特點,通過信用賬戶持股達到“隱身”的目的。不過,此後監管部門出臺了相關規范要求,堵上了此類“隱身術”的監管漏洞。

  而回看愛建集團、中信海直等公司前十大流通股東榜單中出現的“香港中央結算有限公司”,其背後是否也有某些資金隱身,頗值得關注。記者 徐銳

+1
【糾錯】 責任編輯: 高暢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全國低碳日:垃圾回收遇上“互聯網+”
    全國低碳日:垃圾回收遇上“互聯網+”
    香港:時尚之都的風採
    香港:時尚之都的風採
    葡萄牙首都上演城市節狂歡
    葡萄牙首都上演城市節狂歡
    旅日大熊貓“仙女”産下幼仔
    旅日大熊貓“仙女”産下幼仔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91912963239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