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舌尖上的浪費”何時絕跡? 餐盒收費影響打包
2017-06-12 10:23:18 來源: 法制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厲行勤儉節約、反對鋪張浪費是中華民族的傳統美德,也是中央大力倡導的向上向善社會風氣。2013年,中共中央總書記、國家主席、中央軍委主席習近平就網友反映強烈的“舌尖上的浪費”批示指出:浪費之風務必狠剎!要加大宣傳引導力度,大力弘揚中華民族勤儉節約的優秀傳統,大力宣傳節約光榮、浪費可恥的思想觀念,努力使厲行節約、反對浪費在全社會蔚然成風。同年,反對餐桌浪費的“光盤行動”在全社會鋪開。

  然而,4年過去了,餐桌浪費又有反彈,勤儉節約意識又有松懈。鋪張浪費不良生活方式為何回潮?哪些問題制約勤儉節約美德的持續養成?《法制日報》派出多路記者調查走訪。

  編者的話

  北京:餐盒收費影響“打包”

  一粥一飯,當思來之不易;半絲半縷,恒念物力維艱。

  4年前,“光盤行動”掀起一股餐桌新風,喚起了人們珍惜糧食、反對浪費的意識,進一步弘揚了中華民族勤儉節約的傳統美德,得到社會各界的積極響應和廣泛參與。

  4年後的今天,《法制日報》記者發現,在很多飯店餐廳,“光盤提示”不見蹤影,打包也成了一件“麻煩事”。“舌尖上的浪費”是否有回潮跡象?《法制日報》記者進行了調查走訪。

  “半份菜”消失

  4年前,北京市餐飲行業協會等單位曾向北京市餐飲行業發出《厲行節約反對浪費倡議書》,全聚德、華天、便宜坊、東來順、呷哺呷哺、嘉和一品、眉州東坡、湘鄂情、旺順閣和漢拿山10家大型餐飲連鎖企業率先響應,這些企業旗下的749個門店推出“半份菜”“小份菜”和“熱菜拼盤”服務,並逐步提供免費打包服務,鼓勵消費者將沒吃完的剩菜打包帶走。

  近日,《法制日報》記者對其中幾家餐飲企業進行了回訪,發現曾被津津樂道的“半份菜”以及熱菜拼盤,如今早已退出菜單。

  在全聚德和平門店,店員表示:“我們沒有半份菜和小份菜,也沒推出過‘熱菜拼盤’,不過湯是可以按位點的。打包會影響口感。”

  便宜坊奧體店店員表示:“烤鴨可以點半只,菜品沒有半份,要是人少了不建議您選擇團購套餐,可以在店裏按量選。”

  呷哺呷哺雙橋店店員的回復是:“大部分菜都可以點小份。”

  旺順閣北苑路店店員説:“很多菜品都有小例菜,像榴蓮酥、葫蘆餅這種都可以只要半份。”漢拿山富力城店的店員則表示:“沒有可以點半份的單獨的菜,不過可以選擇拼盤,幾種肉或者幾種菜拼在一起。”

  相較于店家對“半份菜”的“冷淡”,消費者則“情有獨鐘”。

  “我一直訂購我家附近的一家外賣,最主要的原因是有半份菜,但兩個月前我發現半份菜被取消了。”家住北京市豐臺區角門西路的北京市民崔榮告訴記者。

  同樣,在4年前“光盤行動”推行之初,免費打包服務曾一度成為各餐廳鼓勵消費者減少浪費的措施之一。如今,這一福利幾乎沒有了。

  在火爐火年糕火鍋的五道口店,在108元的雙人餐券後面有説明,“餐畢未吃完可打包,打包費詳情咨詢商家”,又有溫馨提示寫著“本單僅限堂食,不可外帶,商家免費提供餐後打包服務”,店家説不能帶走的原因是因為打包火鍋類的餐食會影響口感,所以不建議外帶吃,不過小食可以帶走。

  胡大飯館的95元代金券中有説明“本單大廳包間均可使用,本單堂食外帶均可,商家提供餐後打包服務,需另付2元/個打包盒”。

  綠茶餐廳的99元代金券的使用規則是,“僅限大廳使用,無包間,本單僅限堂食,不可外帶,商家提供餐後打包服務,需另付1元/個打包盒”。

  金百萬烤鴨“單大廳包間均可使用,僅限堂食,不可外帶,商家提供餐後打包服務,需另付1元/個打包盒”。

  “剩下這幾塊肉,回家也不一定能吃幾口,還得單花錢買打包盒,拉倒吧。”在僑福芳草地一家京味餐廳用餐後,北京市民陳良就餐後沒有選擇打包,原因是不想再為打包盒付費。

  記者在各大餐廳採訪時發現,放棄打包的顧客不少,剩飯剩菜就白白地浪費了。

  通過為期3天的走訪,記者注意到,在團購網上,店家大多都會列出關于餐後打包的事宜,除了自助類餐廳不能打包之外,一般都提供打包服務,有的商家是免費的,有的要收取1至2元/個的打包盒費用;一般團購券的使用都要求是堂食,有少部分店面表明堂食外帶均可,至于不能外帶的理由,一般是因為外帶會影響口感,所以不建議外帶,不過也沒有強制性規定。

  “光盤”難堅持

  4年前,“光盤行動”啟動時,在高校頗受歡迎。如今,“光盤”在高校堅持得如何?

  在中國傳媒大學,記者隨機採訪了幾位女同學,得到了這樣的回答:

  “幾乎沒有吃完過”“每次要一兩飯,可是我只能吃半兩,因為也不讓我打半兩”“有時候我也能吃完,要看菜色,看緣分吧”。

  也有男同學表示自己食欲好,吃得又好又快,不過有時候點多了也會吃不完,就倒掉了。

  那麼,高校食堂吃不完的飯會打包嗎?

  在華北電力大學,受訪的同學是這樣説的:

  “我們點菜的時候可以打包,不過沒見過吃不完再端著盤子打包的。我之前要過塑料袋打包了沒吃的餅”;

  “學校又沒冰箱,還得找微波爐熱,麻煩”;

  “食堂提供塑料袋,華電這邊也能買到飯盒,可以打包”。

  在走訪中,記者注意到,只有少數學校支持打包,但即使可以打包,由于無法進行食品保存和加熱,很多學生也不會選擇打包。

  在北京一所高校,記者選擇了用餐高峰到餐廳幾乎沒人的時間段,也就是中午12時至12時40分期間進行觀察記錄,將普通餐盤裏的飯吃完記為“光盤”,4個格子有兩個或以下裏有剩菜剩飯,記為“少”,以上則記為“多”,要是很多就是“幾乎沒動”。在這間可以容納276人的餐廳裏,觀察時間內共回收270個餐盤,按照所定標準,“光盤”“少”“多”“幾乎沒動”的比例為77:141:50:2。

  該食堂經理説:“自從‘光盤行動’開展以來,學生用餐完後剩的飯已經少了很多。”對此,收餐盤的阿姨一邊將廚余垃圾進行幹濕分類,一邊對記者説:“這個桶裝不了一桶,我們就得倒一次,太重了。”説著,3名阿姨抬著半桶剩菜剩飯倒在廚余垃圾回收的地方。

  記者看到,這個容積大約100升的垃圾桶裏此時已經裝了將近一桶廚余垃圾。

  對此,經理向記者解釋説:“打飯是一件矛盾的事情,原來咱們食堂沒有半份菜,10年前提出的打半份菜。以前是整份菜,浪費的就更多了。可是半份菜也有一個缺點,因為就打菜這件事來説,物價局和國家教委有規定,所有的東西都有規定。打少了肯定有意見,不夠規定的標準;可是打多了,吃不完又倒掉,所以想弄好也很麻煩,不是説一個環節就能解決的。”(記者 趙麗 實習生 劉雪妍)

  安徽:大型聚會宴請浪費多

  “以前盛飯用白瓷盆,很多顧客明明吃不完還會説怎麼就盛一點點,現在顧客會主動説少盛一點或者讓我換成小碗。”在安徽省合肥市包河區經營一家金寨特色飯店的晏老板告訴《法制日報》記者,她從事餐飲行業已有十多個年頭了,最明顯的感受是顧客消費理性多了,反對舌尖上的浪費意識強了。

  隨著物質生活水平的不斷提高,聚會訪友、商務洽談時吃頓便飯已是常態。記者近日走訪安徽省合肥市多家餐飲場所發現,進店消費人群尤其是年輕消費群體大部分能自覺做到光盤行動,在就餐時按量點餐,吃完後按需打包。不過,在大型聚會、宴請中,鋪張浪費的現象仍在一定程度上存在。

  看樣品點餐心裏有譜

  6月7日12時30分,記者來到合肥市包河區這家金寨特色飯店,在一樓大廳點餐處看到了一個菜品展示臺,上面擺放了3排30多種菜肴的實物樣品和價格表。不少顧客在展示臺前來回走動,邊看邊點餐。

  “我們能看到每個菜的分量有多少,能吃多少就點多少,這樣不浪費。”正在店內就餐的李先生説,自己就住在附近,和愛人不想在家做飯,兩個人就過來點一個吊鍋加一個小炒,好吃夠吃還不貴。

  記者注意到,一樓大廳內有一桌是三人就餐,點了三個菜加一個湯,已經吃到“光盤”。

  “女兒正好在附近高考,我跟她爸來陪考,中午點了些女兒愛吃的菜,跟平時在家吃的分量差不多。”考生的母親告訴記者,“三個炒菜基本上吃完了,考慮到下午女兒還要考試,上廁所不方便,所以就湯沒喝完。”

  在酒樓二樓,記者正好碰到一行5人吃完飯從包間走出,其中一人還跟身邊的朋友説,“點的真正好,沒有浪費”。記者從門口看到,大圓桌上有6道菜和一個湯鍋,其中絕大部分所剩無幾,只有兩碟小菜沒怎麼動過。

  高檔打包盒增加成本

  位于合肥市蜀山區潛山路與望江路交口的四喜幹鍋店,以吸引年輕人消費為主,大多是3至4人一桌。店主細心設計了文化墻和溫馨提示牌,提醒客人按量點餐。

  “在年輕人中,‘光盤’比較常見,可能與他們文化程度較高,易于接受新的消費和餐飲文化較為密切。”幹鍋店的瞿經理告訴記者,但不乏一些客人在點餐時會錯誤估算自己的用餐量,所以在點餐過程中,服務員會主動和進店客人進行交流,給一些點餐建議。

  記者在店內採訪時,正好碰到一行12人的單位同事聚餐。12個姑娘在服務員的推薦下,點了三份幹鍋和一大份飯,吃的剛剛好“見了底”。

  “用餐後,我們也會提示客人是否需要進行打包。考慮到打包飯菜需要加熱,用塑料袋、泡沫盒不衛生,也不環保,我們店內準備了耐高溫、可微波加熱的飯盒。”瞿經理説,不過,即便再好的打包盒也是一次性的,增加成本不説,用完就扔也會造成浪費。

  “也有些人由于要面子或者不喜歡吃加熱食品等原因,又不願意打包,作為經營者,我們也無可奈何。”瞿經理説。

  喜宴浪費現象較為嚴重

  中高檔酒店除了經營日常餐飲活動外,常常承接一些單位集體會餐和結婚慶典等活動。而這些活動,往往成為浪費的“重災區”。

  剛從北京回老家合肥擺“喜宴”的杜女士告訴記者,她在合肥市政務區的一家五星級酒店訂了一個VIP包間,按照兩桌每桌各10人14個菜的婚宴標準訂了餐,專門宴請合肥的同學。

  “其實,我只邀請了十余人,用不著坐兩桌,但是要坐一桌又有點擠。想著結婚也是人生大事,所以就‘奢侈’一把,大家開心就好。”杜女士説,而“奢侈”的結果是,一半以上的菜都浪費了,有的菜都沒怎麼動筷子。

  “感覺每次參加婚宴都要浪費好大一桌。”在合肥一家事業單位工作的王先生今年34歲,由于同齡人先後結婚、生子,參加宴請也較多。他向記者反映,每次參加這些宴請,都是滿滿的雞鴨魚肉大菜,尤其是那鍋“壓軸”雞湯,每次基本都不會動,感覺是在“犯罪”。

  “喜宴上的鋪張浪費一方面跟飯店服務有關係。因為婚慶一般往往20桌以上,服務人員根本顧不過來提醒餐後打包。另一方面,也與客人群體有關係。婚慶文化中喜好大包大攬,場面越大越好看,這樣一來就容易造成浪費。同時,參加喜宴的人互相有不認識的,會不好意思打包,考慮到衛生問題,有的也不願打包。”一名負責酒店接待工作的負責人告訴記者。

  火鍋燒烤不注意就點多

  “有的時候不是不想打包,而是吃的東西不適合打包,只能算了。”6月6日21時許,在合肥市長江路與金寨路交口的一家連鎖餐飲店內,正在結賬的“壽星”黃女士告訴記者。

  當晚,黃女士過生日,邀請了4個朋友一起吃飯,點了8道菜和各式各樣的燒烤。“因為我們還有蛋糕要吃,所以晚上的菜剩了不少。走的時候特意看了一眼有沒有能打包的,但都是烤魚、烤肉之類,不方便帶回去重新加熱吃。”黃女士説。

  在這家餐館附近的一家火鍋店內,記者看到臨窗的卡座內坐著一男一女兩位顧客,點了羊肉、牛肉、午餐肉、豆腐皮、茼蒿等7道菜,結果吃得還沒有打包的多。

  “我們兩人其實都不餓,但是吃火鍋肯定葷的素的都得點一些,不然就上個兩三盤也不好看。”負責點餐的井先生説,葷菜本身分量就不大,剩的帶回去不好燒,而素菜帶回家就不新鮮了,天氣熱也不好存放。

  記者在店內看到,用完餐的顧客,或多或少剩了一些涮菜。有的顧客為了防止火鍋店將底料和菜品回收再利用,不惜將桌上的醬料和剩菜統統都倒入鍋內。(記者 范天嬌)

  “光盤行動”不能止于道德呼吁

  打包盒是否該收費

  記者:4年前“光盤行動”推行之初,免費打包服務一度成為各餐廳鼓勵消費者減少浪費的措施之一。如今,這一福利幾乎沒有了,個別餐館提供免費打包的餐盒也都是又淺又軟,不太結實。但凡要打包個湯湯水水的飯菜,密封好的餐盒一準兒是要收費的,通常是一元一個。有的聚餐結束後,光打包費就得單獨支出10元左右,這讓不少消費者感覺不太劃算。

  劉俊海:餐飲行業的確存在收取打包費的現象,我個人認為既然消費者已經點餐付錢了,打包服務就相當于合同法上所説的合同附隨義務,就不應該再次收費。從商業倫理角度來説,打包服務也算送個人情,提高服務質量,吸引回頭客,所以也不應該再收取打包費用。而且餐飲行業借鑒發達國家的經驗,比如像一些歐洲國家和美國也不會收取打包費用。

  對于正常的打包服務,費用應由商家自己承擔,但如果消費者提出特殊要求,比如説特別的餐盒,這樣商家的成本就高了,這時應該由消費者承擔特殊費用。即使是這樣的話,我認為也應秉持一個成本價的原則,不應在打包服務上盈利,而且餐飲行業最好使用環保型的餐盒。

  邱寶昌:原來都是免費打包,後來為了解決塑料垃圾的污染問題,國家有一個強制規定,提供這些塑料盒就要收費了。這也是很無奈的現象。這對于治理白色污染有效果,但是又産生了廚衛垃圾增多的問題。既不浪費又不産生污染,這需要統籌,這考驗著行政執法人員精細化的能力。

  記者:還有這樣一種現象,就是一些餐廳團購餐不允許打包或者只允許堂食,這是否侵犯了消費者的合法權益?

  劉俊海:不允許打包,這是荒唐的。飯菜是消費者購買的,不允許打包是侵害消費者的物權。即便是團購,不允許打包也不合理。在允許團購之前,商家就已經考慮到了其中的利害,允許團購也是為了吸引消費者,進而更好盈利,所以商家不能以團購的名義拒絕打包。

  邱寶昌:團購也是消費者購買的,他購買了再打包,經營者是不能限制的。需要限制的是自助餐的情況,團購吃不完打包,我認為這很合理。自助餐廳,在只交錢不限量的情況下,可以拒絕打包,這是對經營者的一種保護。

  自助餐浪費怎解決

  記者:您剛才提到了自助餐。自助餐浪費由來已久,盡管自助餐商家想出了各種懲罰辦法,但卻很少實施。

  劉俊海:這個原因也比較復雜。首先是消費者的心理不成熟,習慣性多拿多佔,取餐太多而吃不完;另外,也有自助餐廳食物口味的問題,餐廳的消費者來自各地,一些餐食可能會不符合消費者的口味,那麼,消費者肯定挑選自己喜歡的食物,就會造成浪費;同時,一些餐廳缺少善意的提示,沒有在菜品信息和用餐信息中提醒消費者,也會放任一些浪費行為。

  邱寶昌:這種措施應該不叫懲罰措施,應該是一種約定。消費者如果浪費,算是違約,經營者可以收取違約金,這相當于一種處罰。這在法律意義上是一種約定,是有約束意義的。

  正常的約定應該是公平合理的,我們要考慮消費者權益,不能因為消費者浪費,讓經營者濫用這種條款,利用這種條款造勢,對消費者的權益造成損害,這就從一個極端走向了另外一個極端,違背了保護消費者權益的初衷。

  記者:對于吃自助餐浪費的現象,餐飲行業出臺的相應規定和措施是否具備法律效力,對消費者沒有約束力?

  劉俊海:現在國內餐飲行業的規定多是倡導性的,沒有強制約束力。

  記者:如果顧客確有浪費行為,從合同法的角度講,是否屬于給商家造成一定經濟損失,需要進行一定賠償?

  劉俊海:自助餐服務存在一個難題,一方面自助餐是承諾無限量取用的,如果限制消費者取用食物,或者消費者剩下些許食物就進行懲罰,這違背了就餐承諾;另一方面,消費者也不能因為無限取用就隨意浪費,如果消費者在服務人員盡到提醒義務的情況下仍造成嚴重浪費,給商家造成明顯損失,我認為應該按照具體情況讓消費者賠償。

  注重教育孩子節儉

  記者:“天下大事,必作于細”,餐桌浪費看似小事,實際上是跟每個人都息息相關的大事。説到底,“光盤行動”倡導的厲行節約、反對浪費,既是保障國家糧食安全的迫切需要,也是弘揚中華民族勤儉節約傳統美德、加快推進資源節約型環境友好型社會建設的重要舉措。

  劉俊海:我認為應該鼓勵和約束相結合。首先,餐廳應當張貼一些善意的提示,比如“吃多少取多少,取多少吃多少”,喚起消費者的節約意識;另外,在消費者點餐時,服務人員也應該提醒消費者按需點餐,避免消費者盲目浪費;同時,餐廳可以給予“光盤行動”的消費者一定獎勵,比如打折、送積分、送禮物,鼓勵消費者參與“光盤行動”;最後,商家在提醒消費者的時候也要講究方式方法。比如,很多時候借孩子之口反對浪費非常有效,注重對孩子的教育也是長久之道。這些溫馨的措施都是可行的,但是,最終的目的還是要凝聚反對鋪張浪費、崇尚綠色生活的共識,形成一個政府倡導、商家理性、顧客自覺的良好氛圍。

  邱寶昌:絕大多數消費者應該都不是故意浪費。我認為一方面要靠行業內部的自律、行業協會的倡導,另一方面可以在一些地方試點國家強制性的規定,再加上媒體呼吁、社會披露,讓消費者受到教育,我們消費的目的不是為了浪費,而是為了滿足我們的需求。

  浪費不光可恥,不能光是道德層面的呼吁,我認為應該有一個規制。

  河北:“要面子”心態作祟 商務宴請浪費突出

  一份烤羊排還有好幾大塊、大盆的毛血旺還剩了不少、兩盤餃子基本就沒動過、墻角的桌子上幾瓶高檔白酒倒是都見了底……6月11日午後,河北省石家莊市一家中檔連鎖餐廳內,一雅間的浪費情況著實令人可惜。

  看著差不多還有小半桌的剩菜,服務員小劉並不感到驚訝。“從他們一進來説話點菜,我就知道肯定得剩不少。”小劉告訴《法制日報》記者,這桌子吃飯的相互並不很熟,一聽就是商務宴請,點菜時候她提醒已經夠量,可是點菜的請客者還是多加了好幾道菜。

  小劉工作的飯店由于裝潢環境較好,平時商務宴請比較多,而這也成為鋪張浪費的“重災區”。“菜點少了嫌場面不好看,一喝酒更不怎麼下菜,非得剩下不少才覺得有面子。”小劉説,商務宴請組織者的“面子”心態是“光盤行動”的最大“敵人”。

  2013年,主張“餐廳不多點、食堂不多打、廚房不多做”的“光盤行動”興起。在這種氛圍下,從2013年起,小劉工作的飯店推出了“光盤贈禮”活動,在該品牌連鎖飯店就餐的顧客只要實現“光盤”,就會獲贈一份小禮物。然而,記者在該飯店就餐時,服務員卻並沒有提前告知店內這一活動。在餐後仍有剩菜的情況下,服務員也沒有主動詢問是否打包。

  “顧客不會真為了小禮物就吃光飯菜,尤其是在請客吃飯的時候,你問人家打不打包,請客的人還會嫌你多嘴。”小劉説,他們在工作中發現,同桌吃飯的人越熟悉,剩菜越少。商務宴請或者是不熟悉的人在一起吃飯,大家礙于面子都不願意主動打包。準備打包的顧客不提醒也會主動要打包袋,不準備打包的提醒也沒用。

  事實上,服務員的提醒很多時候對“光盤行動”有不小的作用。“有時候請客時確實不好意思少點菜,吃完了也覺得打包丟面兒,但看著剩那麼多菜心裏也確實覺得可惜。”出于工作需要經常請客戶吃飯的姜先生告訴記者,服務員的提醒往往能為他減少很多麻煩。“點菜時候提醒説菜夠了、不夠再加,吃完飯多問一句打不打包,有的服務員還會多説幾句倡導‘光盤行動’的話,這樣我也有個臺階下,誰也不想故意鋪張浪費”。

  記者在石家莊另一家主打家常特色菜的飯店內看到,服務員在點餐和餐後都會提醒顧客厲行節約。“我們招牌的炒面有大小鍋之分,點多大的鍋、加多少菜通過顧客數量也差不多能判斷,老板要求我們點餐時候必須提示顧客。”該店服務員小程説。

  該店經理張祥才説,“光盤行動”的堅持與飯店定位有一定關係。“我們店主要是家庭聚餐的多,老顧客多,所以我們幾乎不用擔心顧客浪費,也要求服務員必須提醒。畢竟顧客花的都是自己的錢,他們覺得我們的提醒貼心,他們消費也更愉快,這對飯店當然有好處。”

  然而,並非飯店越“平民化”,浪費就越少。石家莊市時光街與新市北路附近有一段露天夜市區,聚集著多家燒烤飯店。記者在這裏看到,商家沒有張貼擺放“按需點餐”“請勿浪費”等標語、桌牌,也沒有專門的打包盒、打包袋等。

  “燒烤剩下了回家也不好熱,更關鍵的是,幾個人聊著聊著就想不起來要打包了。”習慣“擼串”的市民郝偉向記者表示,如果在吃飯時候有人提醒,吃完了再問問是否打包,或許浪費會少很多,但是大排檔的服務員往往很少,正常點菜都照顧不過來,沒有人顧著打包。

  “人情觀念、面子思維都是厲行節約的‘攔路石’,這方面急需相關部門的監管和持續引導。”河北省飯店烹飪餐飲行業協會相關負責人表示,倡導合理消費、摒除鋪張浪費需要商家和消費者共同努力,服務員作為雙方的紐帶,起到了不可忽視的作用。(記者 周宵鵬   對話人:中國消費者權益保護法研究會副會長劉俊海  中國消費者協會律師團團長邱寶昌)

+1
【糾錯】 責任編輯: 陳俊松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迎接“文化和自然遺産日”
    迎接“文化和自然遺産日”
    暴雨襲南京
    暴雨襲南京
    江蘇南通一處路面發生塌陷
    江蘇南通一處路面發生塌陷
    北京:假日裏的工廠遊
    北京:假日裏的工廠遊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10311211259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