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高三女生給保潔寫“撕書致歉信”:需宣泄請諒解
2017-06-07 08:20:40 來源: 中國青年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連日來,四川南充一位即將高考的女生寫給保潔員的一封信熱傳,許多教師家長為其點讚。信中説:“還有幾天,我們就要離開學校了,同學們壓抑很久的情緒通過撕書來宣泄,這樣的方式確實給你們帶來了許多麻煩,還請你多一份諒解和包容。我也真誠地代表同學向你和其他叔叔阿姨説一聲:對不起,謝謝你們!”

  能不能在瘋狂的“撕書”之外,讓學生們平日裏多一些壓力紓解的渠道,或者在關鍵節點多一些情緒轉移的儀式等,也是需要教育界乃至社會各界認真反思的問題。

  進入6月,每年都會看到很多高考生“撕書”宣泄的新聞。2014年,陜西省長武縣中學部分高三學生,在“撕書狂歡”遭勸阻後,竟然集體圍毆一名50多歲的老教師;2015年,武漢一所實驗高中7名高三學生因從樓上扔下撕碎的紙張,“擾亂了正常教學秩序”而被勒令退學。

  事實上,盡管很多學校都會在高考前專門下發禁令,嚴禁“撕書”,但完全禁絕並不可能。這是因為,在高中生普遍缺乏壓力疏導途徑的背景下,僅僅從行為上限制即將離校的學生“撕書”,並非治本之策。經年累月的應試訓練,讓學生們感覺苦悶壓抑,臨別之際,搞出一點動靜,不難理解。

  不過,“撕書”歸“撕書”,而像南充這名女生提前寫信致歉的舉動,還是讓人稱讚。在以前關于“撕書”的諸多討論中,我們往往更強調學生有宣泄的權利,他們的三年高中生涯太辛苦、太不容易,好不容易有一個釋放學業壓力與青春荷爾蒙的出口,不妨讓他們盡情地撕扯、吼叫,等等。這些説法並沒有錯,但似乎也該考慮一下保潔員的感受,孩子們不容易,保潔員就容易嗎?面對著“世界末日”般沸沸揚揚的紙屑,保潔員的辛苦誰來理解?

  理解本來就應該是雙向的。現在,有高中生敏感地注意到這一點,並付諸行動,通過書信這種傳統的方式,尋求和解、理解、諒解,無疑是一種積極的行動。

  讀書、識字,所為何事?除了家國情懷、理想抱負之外,也體現在對每一個人的個體生命塑造上。不是説孩子們要參加高考,要考上理想的大學,就是大事,其他可一概不論,恰恰相反,教育的滲透、濡染、感化,理應體現在一個人方方面面的修養與作為上。評判學生的標準不只是分數、升學率等,還有人格。

  當然,能不能在瘋狂的“撕書”之外,讓學生們平日裏多一些壓力紓解的渠道,或者在關鍵節點多一些情緒轉移的儀式等,也是需要教育界乃至社會各界認真反思的問題。世界很大,不只是幾本書、幾摞卷子;世界很精彩,即便“心即是宇宙”,也需要身體的歷練。讓每一個學生都能自由發展,是教育改革的使命與終極目標。

+1
【糾錯】 責任編輯: 郭潔宇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法國巴黎聖母院前廣場一男子襲警
    法國巴黎聖母院前廣場一男子襲警
    “拇指西瓜”
    “拇指西瓜”
    雨霧慕田峪
    雨霧慕田峪
    雅浦海溝動物世界探秘:“蛟龍”號5000米深海大型動物見聞
    雅浦海溝動物世界探秘:“蛟龍”號5000米深海大型動物見聞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10211210989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