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蟲頭販賣螢火蟲年入百萬 致螢火蟲數量驟降將滅絕
2017-06-07 08:28:44 來源: 錢江晚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在鄉村的夜晚,人們在捕捉螢火蟲賣錢。付新華供圖

  “蟲頭”分揀好的螢火蟲。付新華供圖

  5月到10月,是販賣螢火蟲的“旺季”。

  不過今年,瀕危物種基金成員、螢火蟲生態線聯合發起人岳樺心情卻很不錯,因為就在上月底,淘寶網將野生活體螢火蟲納入禁售商品管理范疇,他激動地趕緊截圖發到朋友圈。

  這幾年,岳樺和他的夥伴們一直致力于螢火蟲保護,並試圖挖掘這條隱蔽的利益鏈。淘寶網這條通知的出臺,在他看來堵住了一條“野外捕捉-販賣-商業展出”的關鍵渠道。

  同時,被稱為“中國螢火蟲研究和保護第一人”的華中農業大學植物科技學院副教授付新華,在接受錢報記者採訪時坦言:“我國螢火蟲種群總體數量下降很快,個別種類瀕臨滅絕,已處于非常危險的境況。”

  隨後兩周裏,順豐等快遞都陸續關閉了螢火蟲活體運輸業務,螢火蟲的保護,在今年讓人們看到了希望。

  日漸消失的螢火蟲

  “由于螢火蟲人工養殖的業態不明,相關養殖證管理制度也較為地方化,淘寶網對此並無確切的審核能力。因此,若賣家聲稱其為人工養殖産物,淘寶網不予認可,視為野生産物處置。”看到淘寶網的消息後,岳樺很興奮,似乎看到了螢火蟲像過去那樣在夜間漫天飛舞的希望。

  近十多年來,這種小昆蟲,在群體和種類數量上都明顯降低,幾乎從人們視線中消失。據付新華調查,95%城市孩子沒見過螢火蟲,幾乎99%以上的農村群眾都認為螢火蟲是害蟲。

  岳樺也發現,除了一些較偏遠的山區還能零星看到,很多地方因農藥污染等問題,導致有“環境指標生物”之稱的螢火蟲幾近消失。與之相反的是,越來越多的商業活動上開始出現螢火蟲的放飛環節,甚至會以“人造螢火蟲主題公園”來吸引人群。

  “那不是放飛,是在加速其死亡,甚至加速這個物種的消失。” 岳樺和很多環保人士都對此異常反感。人為捕捉販賣,已是螢火蟲所面臨的新威脅。

  付新華在《2016中國螢火蟲活體買賣調查報告》(下稱《報告》)中提到,2016年野外螢火蟲捕捉區域主要集中在江西贛州、海南屯昌、雲南西雙版納,與2015年和2014年的調查結果基本一致。岳樺則發現,除了以上三地,還有廣西南寧周邊以及雲南景洪。

  據相關統計,2014年到2016年舉辦過螢火蟲放飛活動的城市,主要集中在華南、華中、華北和中部地區,每年舉辦的城市都在增多。近三年,螢火蟲商業活動前兩位的是廣東和浙江。

  在淘寶網發布那則通知當天上午,記者在淘寶上還能搜索到販賣螢火蟲的店鋪信息。淘寶頁面信息顯示主要發貨地為浙江、深圳、廣州等地,而實際上賣出的螢火蟲均來自江西和雲南等地。禁售通知下發後,絕大多數與活體螢火蟲相關的店鋪商品已被下架。

  “蟲頭”的生財之道

  岳樺的家鄉就在這條鏈條的源頭之一——江西贛州寧都縣,國內捕捉販賣螢火蟲的重要輸出地。

  他説,螢火蟲的買賣渠道分為線上和線下。

  “寧都小布鎮,應該是國內捕捉和販賣螢火蟲産業的重要源頭。”對于螢火蟲産業鏈,岳樺跟蹤了兩年。

  2015年之前,對販賣螢火蟲,人們還沒有那麼抵制,岳樺很容易就找到了寧都當地最早捕捉和販賣螢火蟲的“蟲頭”。

  經過與“蟲頭”、中間人以及村民的接觸,岳樺發現“蟲頭”是到周邊村莊去收購螢火蟲,每只價格0.5-1元。

  一開始沒人相信螢火蟲可以賣錢,但當“蟲頭”在邀請一些村民吃飯、免費發捕蟲用的網兜和現場支付錢款後,捕蟲大軍隨即暴增。

  岳樺和付新華都曾在調查時看到,每當傍晚,成群結隊的村民帶著孩子騎著摩托奔向山間田野,他們不停閃爍摩托車尾燈吸引螢火蟲,借此一網打盡,“螢火蟲發光和向光是為了交配繁衍,這樣一網打盡,很快就斷了種群延續。”

  捕獲足量的螢火蟲成蟲和幼蟲後,捕蟲人會直接送到“蟲頭”那裏換取現金。“蟲頭”則雇人在家裏將螢火蟲分揀到一個個礦泉水瓶中,“每個瓶子裝50-100只左右,裏面再放點細樹枝和抹有蜂蜜的濕紙巾,保證螢火蟲存活。”

  “網上售賣的話,最貴能達到3-5元一只,最便宜也要1.5元左右。”岳樺説,如果購買者購買數量少,這些螢火蟲會由快遞或城際班車送出;如果數量多,則由“蟲頭”開車送走,因為螢火蟲被捕獲後,存活時間很短。在運輸過程中,平均死亡率為22.52%,死亡率最高甚至會達到75.8%。

  “後來抵制聲多了,‘蟲頭’們就在家旁邊支起大棚,自稱螢火蟲是養殖的。”岳樺説,但其實依舊是靠野外捕捉。付新華掌握養殖手段,但每只螢火蟲的養殖成本高達二三十元,“不可能靠養殖賺錢。”《報告》也顯示,2016年在淘寶網上經營買賣活體螢火蟲的網店已經達到了49家,較去年增加28.9%,已經形成了非常完整的“活體螢火蟲捕捉—收購—線上交易—線下大量批發配送—景區或公園內螢火蟲放飛”産業鏈條。多數淘寶店所謂的“自家螢火蟲養殖場”發貨均是謊言。

  “此前有些‘蟲頭’找到我,讓我別再往下調查了,還暗示可以一起幹掙錢。”岳樺拒絕了,他了解到,去年保守估計,有600多萬只螢火蟲被販賣,大的“蟲頭”靠這個産業每年能獲利60~100萬。這些螢火蟲,最終被用于樓盤開盤、公園主題活動以及婚禮等各種場合。

  螢火蟲保護目前無法可依

  中國科學院昆明動物研究所昆明動物博物館常務副館長梁醒財就曾提醒,中國螢火蟲正從南往北呈加速消失的態勢,其中青海、寧夏、內蒙古等省份已很難再採到樣本。早在2007年11月,在天津舉行的歐亞自然歷史博物館高層論壇上,與會專家表示:中國螢火蟲正面臨滅絕的危險。

  “螢火蟲的幼蟲是吃那些對農作物有害的螺類、蝸牛等,是有益的。”但人為捕捉販賣對螢火蟲種群的影響很直接,岳樺舉了個例子,2014年寧都小布鎮農民普遍每晚能捕捉1000只螢火蟲;到2016年,每晚能捕到的只有300只左右,還得到很偏僻的地區才有。

  “螢火蟲買賣造成的滅絕式的人為捕捉(捕捉率超過60%),對于螢火蟲的種群是沉重的打擊。”由于螢火蟲不是我國的保護動物,現在沒有一種螢火蟲被納入動物保護名錄中,付新華希望螢火蟲保護有法可依,推動地方政府,將一些珍稀的螢火蟲生存的區域列為保護區。

  “浙江整體情況要比周邊省份好多了,一方面是環境保護意識強,第二方面也是天然條件好。”此前,付新華也在西溪濕地考察過,結果發現該地區的螢火蟲數量依舊尚多,種類也相對豐富,至少6種以上。但現實問題依舊存在,我國在法律法規上的空白給螢火蟲保護增加了難度。岳樺等人只能靠宣傳溝通去勸阻,但是在錢的面前,效果甚微。

  “目前螢火蟲畢竟不是受保護物種,所以農林局和畜牧局都不會管。”雖然國家林業局在不斷呼吁保護,但目前螢火蟲的境況依然堪憂,岳樺對此深有感觸,他們在呼吁或阻止螢火蟲商業放飛活動時,經常遭遇各種尷尬,“從捕捉販賣者到商業活動組織者,甚至很多農林環保部門的官員都不理解我們的做法,在他們看來,這不過是抓了幾只小蟲子而已。”

  從捕捉販賣者到商業活動組織者,都不理解我們的做法,在他們看來,這不過是抓了幾只小蟲子而已。(記者 陳偉斌 章咪佳)

+1
【糾錯】 責任編輯: 郭潔宇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法國巴黎聖母院前廣場一男子襲警
    法國巴黎聖母院前廣場一男子襲警
    “拇指西瓜”
    “拇指西瓜”
    雨霧慕田峪
    雨霧慕田峪
    雅浦海溝動物世界探秘:“蛟龍”號5000米深海大型動物見聞
    雅浦海溝動物世界探秘:“蛟龍”號5000米深海大型動物見聞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10211210988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