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優秀縣委書記廖俊波:從政22年 幹了18年“包工頭”
2017-06-07 08:12:47 來源: 新京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2月17日,廖俊波(左一)在武夷新區查看新區規劃。南平市政府供圖

  廖俊波一家三口的早年合影。

  2014年4月18日,廖俊波與村民座談,給老人遞上茶水。徐庭盛 攝

  原標題:廖俊波的南平印跡

  陳善軍從來沒有接到過這樣的命令:動員縣裏各個單位、村委會,讓人們不要參加廖俊波的遺體告別儀式。

  這位政和縣委辦公室副主任心裏頗為煎熬:“我參加工作20年,只聽説過組織人參加遺體告別儀式的,從沒聽説過阻止人參加的。”陳善軍説,“沒辦法,上級組織要求只能去幾個代表。”

  控制現場悼念人數的決定是南平市委做出的。“5個小時在網上悼念他的人就破了10萬,不控制不行,弄不好要出事。”南平市委宣傳部新聞科長朱文婷解釋。

  盡管一再控制,3月24日到南平市殯儀館參加遺體告別儀式的人數仍然達到了近千人。“門外都是一大片人,隊伍排得很遠,我第一次見到這麼多人來送一個人。”南平市殯儀館館長吳棋全説,悼念廖俊波的挽聯就有一千多幅。

  “他走得太可惜了,用我們土話講是‘好碗打壞了’。”政和縣熊山街道解放村村支書黃學友感嘆,他原本想看看廖俊波還能創造哪些奇跡,“可惜再也看不到了。”

  廖俊波,福建省南平市常務副市長,3月18日晚在出差的路上遇到車禍離世,年僅49歲。

  “省尾”書記

  “你家裏是做什麼的?”大學裏,有同學問廖質琪。

  “我爸爸是包工頭。”廖質琪記得自己的回答。

  這是廖俊波對自己工作的總結,他對女兒説,自己就是一個“包工頭”。

  從政22年,他幹了18年“包工頭”。1995年,27歲的他被選拔到邵武市委辦公室工作,此前他是一名鄉鎮中學物理老師。

  從1998年當鎮長開始,他當過縣級市的副市長、工業園管委會主任、縣委書記,直到離世前成為南平市常務副市長、武夷新區管委會主任。

  從當鎮長開始,他就一直在和工地打交道。不同的是,他的工地越來越多,越來越大。

  有人粗略估計,廖俊波從無到有建成了4座工業園,造了半座新城,還修了沒法統計數量的路和橋。

  在原邵武市委書記林小華看來,廖俊波就是一個讓人放心的“工頭”,幹完一個工地換下一個工地,總能把活完成得又快又好。

  但在2011年6月,廖俊波被任命為政和縣委書記的時候,看好的人並不多。

  盡管廖俊波是南平市出名的“能人”,此前多次創造奇跡,但仍有許多幹部對他心有疑慮,“是他把政和改變,還是政和把他改變?”

  這是一個特殊的地方。根據福建省統計局資料,2011年政和縣GDP24億元,人均GDP1.4萬元,在福建省58個縣級行政區中,兩項都是倒數第一。

  政和縣人大常委會主任鄭滿生説,因為落後的經濟,政和被人戲稱為“省尾”。

  一位熟悉當地情況的幹部説,當時政和幹部的士氣十分低下。當時老百姓編了這麼一句諺語:“當官當到政和,洗澡洗到黃河。”形容來政和當幹部是件倒霉的事。

  1999年10月,原政和縣委書記丁仰寧落馬,3年時間裏,這個喊著“當官不發財,請我都不來”的縣委書記大肆賣官,共有大小官員246人涉案,其中副縣級以上14人,當時的媒體評論説,“規模之大,在中國賣官者中,無人出其右。”

  “因為丁仰寧腐敗的事,上級組織在使用我們政和幹部時有顧慮。而且我們政和這麼多年都是最窮的縣,在上面不管開什麼會都是最後發言。廖俊波來的時候,許多幹部其實已經習慣當最後一名了,沒有什麼幹勁。”政和縣政協副主席魏常金説。

  剛到政和,廖俊波沒有急著布置工作,他悶頭在縣裏調研了兩個月,到一個個鄉鎮、社區、企業了解情況。2011年8月,他將全縣200個副科級以上單位的負責人召集到一起,搞了一個“頭腦風暴”,商量發展政策。

  經過三天的討論,會議決定重點突破工業、城市、旅遊、回歸等四大經濟。“他開這個會,就是為了讓幹部們親身參與到政和的發展規劃上去,把步子踏齊,統一思想。”魏常金説,廖俊波當時給幹部們定了兩條“紅線”:“不準不幹事,不準不團結。”

  規劃有了,規矩定了,所有人的眼睛都盯著廖俊波,想看他如何破局。

  “老哥,來,我們來一起做咧”

  廖俊波的秘訣是,調動所有幹部的積極性。

  他將縣委、人大、政府、政協四套班子捆綁運作,全部推到一線:縣裏成立城市經濟發展、工業平臺建設、茶産業發展等11個工作項目組,四套班子的領導分別負責若幹個項目組的運作。

  縣裏出臺獎懲措施,每年評選一次“創業功臣”,被評上的幹部,獎勵現金2萬元,“官升一級”;同時縣裏出臺規定,對不合適的領導幹部,進行調整。

  當時,許紹衛是政和縣人大常委會副主任。當時因為縣城建設牽涉的利益多、工作比較復雜,廖俊波希望許紹衛能出山“坐鎮”,兼任縣城熊山街道的黨委書記。“我跟他説我老了,精力不行了,頭發都白了。”許紹衛回憶。

  第二天,廖俊波再次登門,而這次,他帶了一盒染發劑,“頭發白了,我送你一瓶染發劑。”許紹衛説,對廖俊波這樣的“招數”,他哭笑不得,只能答應。

  2011年底,廖俊波籌建政和經濟開發區。得知時任熊山街道辦主任魏常金曾經在工業部門工作了大半輩子,是政和最懂工業的幹部之一,于是找到了魏常金。

  “我那時已經50多歲了,準備‘退二線’。”回想起6年前的談話,魏常金説,自己拒絕了廖俊波。“我不缺錢,我對仕途也沒想法了,畢竟年紀到這兒了。想著就這樣按部就班‘退二線’,搞工業園太辛苦了。”

  廖俊波沒有放棄,過幾天後又找了魏常金談話。

  當被廖俊波第三次找的時候,魏常金無奈“屈服”了。“他這個人有個特點,管理幹部從來不會強迫你,都是從真情來感動。”魏常金還記得廖俊波“忽悠”自己時説的話,“老哥,來,我們來一起做咧。做事業是一件很快樂的事情啊,看見那個廠一棟棟建起來,看見一個個企業投産、做大,很好玩的,來一起做咧。”

  “一個縣委書記能這樣找你談話,不説賣命,起碼得對得起他吧?”魏常金説。

  “以情感人”,許多與廖俊波共事過的人對他都有這個評價。

  2007年,廖俊波受命在荒山野嶺間組建工業園——榮華山産業組團。

  原來在榮華山産業組團管委會辦公室工作的孫傑記得,有一次辦公室需要準備一份復雜的材料,幾個年輕人打算熬夜做完。

  廖俊波知道他們要熬夜,就一直陪著他們。“領導,你又沒有事情,坐在旁邊看著很影響我們戰鬥力。”淩晨時,孫傑向廖俊波半開玩笑。

  “我看你們這麼辛苦,我就這樣回去心裏過意不去。”廖俊波回答。

  廖俊波最後陪到淩晨3點半孫傑幾人下班才回去。“碰到這樣的領導,他比你還辛苦,你怎麼好意思偷懶?”

  在許多人的印象裏,廖俊波是一個柔軟的人。他臉上總帶著笑,很少發脾氣。但事實上,他調整幹部毫不手軟。到政和的第一年,他就調整了8個主要單位的負責人。

  他説,要讓幹事的上來,不幹事的走開。

  一名政和幹部説,廖俊波調整幹部都是從能力和成績説話,縣裏的幹部“整體是服氣的”。“一個縣城巴掌大,什麼消息都瞞不住。他調整了那麼多幹部,只要有一點不公正、不幹凈,告狀的信怕是能把上級領導的辦公室塞滿。”

  廖俊波到任第二年,政和縣在福建全省縣域經濟發展指數提升35位,上升幅度全省最大;2013年、2014年蟬聯全省發展十佳;財政收入由2011年的1.6億元上升到2014年的4.9億元,GDP、固定資産投資、規模工業總産值翻番。

   1 2 3 下一頁  

+1
【糾錯】 責任編輯: 李志強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法國巴黎聖母院前廣場一男子襲警
    法國巴黎聖母院前廣場一男子襲警
    “拇指西瓜”
    “拇指西瓜”
    雨霧慕田峪
    雨霧慕田峪
    雅浦海溝動物世界探秘:“蛟龍”號5000米深海大型動物見聞
    雅浦海溝動物世界探秘:“蛟龍”號5000米深海大型動物見聞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61911210987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