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為了理想,我願做先行者、犧牲者”——海歸戰略科學家黃大年生前對話
2017-05-18 15:19:26 來源: 新華社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新華社北京5月18日電  題:“為了理想,我願做先行者、犧牲者”——海歸戰略科學家黃大年生前對話

  新華社記者王海鷹、王井懷

  2017年1月8日,海歸戰略科學家黃大年猝然離世,享年58歲。

  2016年12月5日晚上,在黃大年出差北京期間,記者對他進行了一次長達三個半小時的採訪。當時,誰也沒有想到,這是黃大年最後一次出差,也是他生前最後一次接受記者採訪。

  “國家需要我們,就得玩命幹”

  記者:聽説您在成都的時候,因為胃疼暈倒了,情況很危險?

  黃大年:這不是第一次,這是第三次,已經有兩劫了。有一次在實驗室,因為準備項目幾天沒睡,起身時動作很快,一陣眩暈,“乓”就倒地上,把同事都嚇哭了。

  記者:能描述一下您都拼命到什麼程度?

  黃大年:每天晚上都是兩三點睡,沒有周末,沒有周日。一天休息五個小時,有時只休息3個小時。中午打個盹兒,十幾分鐘不到半小時,有時周末能補半天覺。這是國外養成的習慣。國外周末睡半天覺,再運動一天。但在國內周末都用來工作、開會。原來這種周末這種補休、補鍛煉的習慣就沒了。不是我一個人這樣,國家“千人計劃”專家中很多人都是如此,默默無聞就走了。昨天我也説了:“我説走就走。”他們(指同事)都哭了。

  記者:那您為什麼要這樣幹啊?這樣下去很危險啊!

  黃大年:這個道理我也知道,一有時間,我也會抓緊休息、抓緊鍛煉,到外面走走。在中國做科學,像我這樣的人挺多的,玩命去幹,好了接著幹。為什麼這麼幹?其實很簡單。國家的事都是大事啊!國家需要我們,重視海外回來的科學家的意見。

  “國家強大是我的夢想”

  記者:您是兩個國家大項目的首席科學家,已經完成的這個項目叫什麼名字?

  黃大年:國家的大項目叫“深部探測技術與實驗研究”項目,我負責的是第九專項,主要攻關探測裝備。

  記者:在深探裝備這塊,我國在世界上是什麼位次呢?

  黃大年:我國的入地探測裝備大部分靠進口。如果説我們是“小米加步槍”的部隊,人家就是有導彈的部隊,是這樣一個差別。2010年我回來,這時國家意識到科技大國向科技強國邁進中,需要一些領軍科學家,我就參與了組織過程,包括啟動深地計劃,我非常幸運地趕上了這個時候。

  記者:深探裝備這個項目完成,對我國意味著什麼?

  黃大年:5年前我們是跟跑,經過我們的努力,到了今年,進入並跑階段,部分達到領跑。這5年酸甜苦辣,故事就不展開了,展開也是很精彩的。做完以後經過鑒定,評價是總體達到國際領先水平。

  記者:是對入地裝備的全面提升,可以這樣理解吧?

  黃大年:對,以裝備技術為先導,推動我國深地資源勘探開發,擺脫國外的技術封鎖,形成資源的自給自足,這就是國家戰略。

  記者:跟您接觸,感覺您是個愛國心特別強烈的科學家。

  黃大年:還是那句話,國家在我心中是最高的,我沒有敵人、沒有朋友,我只有國家利益。國家的強大是我的夢想,回來能放棄那麼多,就是為了這個,幹得那麼累,為了啥?還是為了這。

  “哪天倒下,就地掩埋”

  記者:在劍橋生活優裕,為什麼要選擇回來呢?

  黃大年:很簡單,想回來,是我欠國家一份情。

  記者:一直想問您這個問題,您對國家的熱愛是怎麼形成的?這種國家至上意識是怎麼來的?

  黃大年:我人生中的幾次關鍵選擇,都出于父母對我的影響。小時候,父母一直教育我們向錢學森這些大科學家學習,向英雄學習。大學期間,家裏沒掏一分錢,都是國家資助,出國也是公派。報答國家是我的初衷,最關鍵的還是,我知道國家需要我。

  記者:回來的時候好像是有故事的。

  黃大年:當英國公司的同事知道我走時,很震驚。一起工作十多年了,大家都不願意我離開,尤其正是事業非常好的時候,出成果的時候。大家都理解不了,摟著我哭。

  這讓我特別特別難受,我想我得趕快走,要不走,説不定會改變主意,感情真的能留人的。趕快收拾東西,很多東西丟三落四,不管了,像逃跑似的,在平安夜乘飛機回來了。

  記者:您對金錢的觀念特別淡,聽説您賣了自己的房子買科研設備。

  黃大年:你看我們家,沒什麼東西,空空的。我生活很簡單,衣服都是破的。我的錢都用在什麼地方?用在學生身上,資助他們出國,幹科研的事情。那麼大一項目,吉大一分錢也沒有,我一分錢也沒有,你見過嗎?首席科學家一分錢也沒要,別看項目上億元。

  我就是喜歡這個事情,就是一種享受。錢什麼的沒多想,國家給我的夠用了。

  記者:將來退休以後還會回劍橋嗎?

  黃大年:不會了,我就在這,哪天倒下,就地掩埋。

  記者:雖然上次跟您聊過,但這次聽了您的這些故事,仍然很震驚,我發現您真是拼了命了,完全不在乎自己了。

  黃大年:我願意做這樣一個人,我無所顧忌。為了理想,我願做先行者、犧牲者。我已經50多歲了,生命也就這麼幾年了,能做出點事情,讓後來人有一條更好走的路。

  記者:這不是“幾年”的問題,還有幾十年哪,還是要保重自己,您才是我們的“國之利器”啊。

  黃大年:謝謝,反正我努力去做。能讓中國立足于世界民族之林,有一幫人在拼命,不是我一個人,一幫人全是這種心態,一幫瘋子,我們在一塊兒可熱鬧了,這是一個群體。

+1
【糾錯】 責任編輯: 李志強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俯瞰迪拜
    俯瞰迪拜
    戛納電影節評委亮相
    戛納電影節評委亮相
    長龍臥波
    長龍臥波
    白宮為“泄密”事件滅火
    白宮為“泄密”事件滅火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61911209952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