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銀監會監管風暴致市場緊張 回應稱近期文件無新規定
2017-05-16 09:21:23 來源: 新京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針對銀監會的“監管風暴”,股債等市場反應“緊張”,5月12日,“銀監會近期重點工作通報”通氣會召開,給市場傳達了“積極的、正面的”聲音。銀監會審慎規制局局長肖遠企等人表示,銀監會密集發的7個文件並“沒有什麼新的監管規定,特別是沒有新的定量指標,都是對現有制度的係統歸類、重申”。

  此前的3月底4月初,銀監會密集出臺7文件,業內稱為“三三四”係列文件。4月7日,銀監會召開通氣會表示今年要加大監管處罰力度,提升服務實體經濟質效。在銀監會要求銀行業按照監管要求對照進行自查摸底的同時,屢次爆出“委外”大撤退等傳言,導致近期股市、債市受到波及,連跌數日。

  據記者統計,滬指4月7日收盤3286.62點,此後震蕩走低,5月12日收盤3083.51點,一個月來跌幅超過6%。創業板指同期下跌約9%。

  國泰君安固定收益研究團隊指出,2017年4月至5月,在1季度末MPA考核之後,市場迎來一輪更猛烈的監管風暴,銀行實質縮表,流動性壓力增大,信用債開始加速補跌,拋盤明顯加重。這1個多月中有接近20%的公募債基産品凈值下跌幅度超過1%,出現劇烈回撤。

  在銀監會“安撫”講話之後,銀行業內部人士表示,依然按照原來的方案繼續自查。

  銀行內部人士:忙著自查,重視程度空前

  “別問我的感受,就一個字——忙。”昨日,一位大型國有商業銀行北京分行的信貸部門負責人劉陽(化名)對新京報記者説。

  “今年3月底開始,幾乎沒有不加班的時候,一般都會加班到晚上10點後,主要是按照銀監會下發的係列監管文件,比對總行下發的實施方案來自查,這涉及全行的業務開展。”他説。

  在他看來,5月12日銀監會的“喊話”主要是針對股市和債市的,此前“股債雙殺”,市場反應過激。銀行業主要忙于自查,分業務、分部門、分項目進行檢查。

  “盡管本次銀監會要求自查的內容與平時的常規檢查內容有重合,但是,銀行業對此次自查的重視程度超過以往任何時候,可以説特別重視。”王聰(化名)是某股份制銀行北京分行的對公業務經理,“事實上,銀監會掀起的監管風暴曾于去年底今年初在上海銀監局率先開展,上海試點之後,將經驗推廣至全國,3月底4月初的文件密集出臺,整個銀行業都忙翻了。”

  今年3月末以來,銀監會密集下發七份監管文件,掀起監管風暴。這七份文件中備受關注的監管政策針對“三違反”、“三套利”、“四不當”(簡稱“三三四”),即“違法、違規、違章”、“監管套利、空轉套利、關聯套利”、“不當創新、不當交易、不當激勵、不當收費”。市場預期這些政策將主要對銀行同業、理財業務構成影響。

  據王聰介紹,“三三四”檢查啟動以來,總行根據銀監會的文件分別制定了自查實施方案,並將該方案下發到分行和支行,開始全面自查。支行先查,然後分行根據支行的情況進行自查,最後,分行將自查情況匯報給總行,總行再自查,其間會抽查分行和支行。

  “經過一個多月的自查,目前北京分行查完了,今天總行來分行檢查。”昨日,王聰長舒了一口氣説。

  作為北京分行的業務人員,他對照總行制定的自查方案,將部門放貸的項目和整體情況進行自查,主要包括現場檢查和非現場檢查。現場檢查就是指到信貸項目一線去核查是否合規有無風險等,而非現場檢查主要是指進行匯總和數據分析。

  他表示,外界傳言的銀行業自查時“人人自危”有點誇張,但是,自查過程中一旦查出問題且證據確鑿的當即會處分,比如扣分、扣錢。

  實行新老劃斷,設4-6個月緩衝期

  針對近期銀監會密集發布的文件,市場表現出“緊張”情緒。對此,5月12日,銀監會審慎規制局局長肖遠企在銀監會新聞發布會上表示,從內容上來看,近期發的監管文件並沒有新的監管規定。“我覺得可能是市場對相關政策有一些誤解,或者誤會,導致緊張”。

  他解釋道,從內容上來看,近期發的監管文件並沒有發現新的這些監管規定,特別是沒有新的定量指標,都是對現有制度的係統歸類,這些制度、規定、要求過去都有,散落在不同的辦法、文件裏,這次是係統地歸類、係統地重申。

  “監管的指導思想和目的是要‘開正門,不走旁門’,堅持疏堵結合、標本兼治,”他表示,所有的監管制度和規定“都不是限制業務”,只要是依法合規開展的業務,都是受到鼓勵和支持的。相反,對于不合規經營,不利于實體經濟發展、防范風險和市場穩定的,從監管角度絕不手軟。

  此外,銀監會還對潛在可能的影響進行充分評估,包括對經濟、市場、銀行業經營行為等影響。

  據肖遠企介紹,銀監會有計劃地實施,有步驟推進,做好工作步調和時間安排的統籌協調,為各項工作落實時限設置一定間隔,實行錯峰推進。工作設定自查、督查和整改等環節,以自查摸清底數,以督查確保真實,以整改促進規范。

  “目前還處于摸清底數的階段”,肖遠企説,必須對整個銀行業經營情況、風險點、風險水平、支持實體經濟方面存在什麼問題,進行摸底。做到心中有數,今後才更有針對性地解決問題。

  他透露,自查督查和規范整改工作之間安排4至6個月的緩衝期,為銀行實現合規達標預留時間。監管部門還將根據不同銀行的實際情況,靈活確定整改時限要求。同時,實行新老劃斷。對新增業務,嚴格按照監管標準進行規范;對存量業務,允許其存續到期實現自然消化;對高風險業務,要求銀行業金融機構制定應對預案。

  某大型國有銀行人力資源部門的相關人士表示,3月底以來總行啟動全面自查,前端業務部門率先自查,尤其是與“三三四”相關的業務部門。中後臺部門自查時間略微靠後。

  多位銀行業內人士向記者表示,自查還在進行中。

  銀行繼續自查,業內預期將出監管新規

  5月12日,銀監會表示“可能是市場對相關政策有一些誤解,或者誤會,導致緊張”,監管文件並無新規定,那麼,接下來的銀行業自查是否意味著可以放松一些呢?

  對此,上述多位受訪者表示,並沒有發生變化,一切按照之前的文件和方案執行。

  “我們依然按照原來的方案繼續做。”王聰告訴記者,此前的監管文件規定了自查時間表,比如3至4月進行自查,5月監管進現場,6月整改,7月總結。“我們還是嚴格按照時間表來推進。”

  一位股份制銀行內部人士透露,該行在自查時有的中層幹部被查出問題後被撤職,屬于很嚴厲的處罰。

  昨日,方正證券宏觀分析師楊為敩在接受新京報記者採訪時表示,據他了解,北京銀監局已經入駐幾家大中型銀行檢查,時間一個月左右,至于是否撤出,目前還不清楚。

  “5月12日銀監會的表態的確有‘安撫’市場的功效,監管層在出臺監管措施時,對平穩市場的需求有兼顧。同時,4至6個月的緩衝期是合理的。”他認為,銀行業還是面臨著“政策風險”。因為不知道會出臺什麼措施,政策的不確定性仍然很大,只是不會劇烈出臺,但對銀行業還是有衝擊。預計新的監管規定會慢慢推出來。

  5月1日,楊為敩在《強監管下北京地區銀行調研紀要》中指出,對于當前的監管,銀行普遍感受為自查內耗嚴重(包括走授信流程),人人自危下新業務基本停擺,但並沒有出現一刀切式去委外的現象。

  他告訴記者,在調研過程中,發現“三三四”檢查對市場的衝擊並不是很大,但上述文件有一個專門針對委外業務的條文,要求銀行委外業務需要穿透出去,所有的資産需要補授信流程,這對銀行來説,是一個很大的工作量,在補流程的時候“內耗”比較嚴重,這與銀行幾乎暫停了創新業務有很大關係。

  “未來的政策會兼顧市場穩定,不至于太過嚴格。當前正式的監管還沒開始,後續會有具體監管文件。”昨日,招商銀行某分行行長表示。

  民生證券副總裁、研究院院長管清友稱“今年最超預期的是監管,準備好迎接慘烈時刻”。

  對于近期的銀監會監管風暴,國泰君安首席銀行業分析師王劍認為,銀監會頻發文標志著金融“防風險、去杠桿”從宏觀目標加速進入微觀落實階段。預計風險排查後將逐步清理整頓,路徑為自查—監管層現場檢查—出臺具體法規。

  他表示,銀監會所發布的係列文件,幾乎覆蓋了商業銀行經營與管理的方方面面,實現風險監管全覆蓋,並最終將對行業內的所有違規行為開展整治。(新京報記者 金彧)

+1
【糾錯】 責任編輯: 陳熹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千年“鎏金銅蠶”在國家大劇院展出
    千年“鎏金銅蠶”在國家大劇院展出
    英國公共衛生體係遭勒索軟件襲擊
    英國公共衛生體係遭勒索軟件襲擊
    廣西柳州:烏雲壓境
    廣西柳州:烏雲壓境
    絲路瓜鄉花盛開
    絲路瓜鄉花盛開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13011209785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