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為買家撐腰,期待淘寶“執法”更有力
2017-05-14 08:28:37 來源: 法制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新聞:5月4日,淘寶開出史上最嚴“商家惡意騷擾處罰名單”,直接關店清退18家店鋪。盡管這些店鋪年成交累計近3億元人民幣,有16家還是皇冠店鋪,但淘寶本次對商家惡意騷擾“零容忍”的態度很堅決。

  點評:賣家因不滿買家評價,對買家騷擾報復的事件屢見不鮮。東莞的陳小姐僅僅因為給了淘寶賣家一個“中評”,一天竟接到同一號碼700多次呼叫。武漢一高校女大學生收到一個莫名包裹,拆開竟發現裏面是一套小孩子的壽衣,經過層層追溯,發現壽衣的源頭來自她曾經給過差評的一位淘寶賣家。更有甚者,就因給了個差評,珠海段某被從深圳奔赴而來的4名兇手砍傷。

  遺憾的是,買賣雙方經常地處異地,導致調查取證十分困難,當遭遇騷擾,買家往往明知有很大可能是賣家所為,卻也無可奈何。其實,賣家惡意騷擾不僅侵犯了買家權益,更是直接影響到電商平臺的聲譽。如果平臺放任不管,將讓買家們失去交易安全感,甚至用腳投票,選擇其他平臺。

  正因此,2016年淘寶出臺惡意騷擾專項規定:消費者投訴遭遇騷擾時,即便消費者無法舉證,淘寶也會主動聯係過往消費者進行取證,最終根據賣家前科作出判定。而本次淘寶此舉正是制度照進現實的階段性成果。我們期待淘寶在未來能夠對黑灰團夥及違規服務商展開進一步嚴厲打擊,根治惡意騷擾的社會毒瘤,還網購空間以清朗。

  彌合自然保護與人類無知的衝突

  新聞:因為賣了兩只小太陽鸚鵡,深圳王某近日被法院判處5年有期徒刑。這一判決引起爭議的地方在于,王某所出售的這兩只鸚鵡,是人工飼養繁殖的。王某的家屬表示,不清楚小太陽鸚鵡屬于瀕危野生動物,更不明白出售人工飼養繁殖的瀕危野生動物也會觸犯刑法。目前,王某不服一審判決已提出上訴。

  點評:須指出,相關報道的案情並不全面,至少遺漏了兩個信息。一是王某所飼養並出售的鸚鵡並不在國家允許馴養繁殖的范圍;二是法院認定他另有45只同種鸚鵡待售。但不可否認,此案與大學生掏島窩案、農民採三株野草獲刑案、雜戲團運輸動物案等相關案件一樣,再次引發了人們的焦慮。

  在人與自然之間,人類需要尊重、保護自然已然成為普遍共識,正因此,法律規定了破壞自然行為的法律責任。可是,人類並非全能全知,尤其在大自然諸多物種面前,更顯得尤為無知,這就造成了一些人或將因無知,而不慎觸犯自然、觸及法律,乃至遭受刑罰。

  如何彌合自然保護與人類無知之間所産生衝突,首先要加強普法以及自然保護知識的傳播,最大限度地減少人類的無知。其次,則是媒體不應放大這種衝突,乃至惡意歪曲報道。而更重要的則是司法機關在司法過程中,既要對自然保存敬意,又要對人們持有善意,充分了解立法原意。將個案的審判置于天理、國法、人情之中綜合考量。

  治理違停最好少些強硬多些服務

  新聞:近日,9名身穿制服的執法人員“集體做俯臥撐”的照片在網絡流傳,引發關注。記者獲悉,照片中執法人員均為江蘇徐州市睢寧縣城管局執法大隊隊員。而被罰做俯臥撐,係工作中存不盡責現象,未達檢查合格標準。

  點評:如果城管隊員真的存在不盡責,即懶政不作為,應當受到相應懲罰,這種懲罰顯然也需要在法律范圍之內。可是,俯臥撐之罰顯然已經超出了法律允許的范圍。更值得思量的是,此舉將有利于相關執法開展嗎?

  要解決非機動車亂停亂放問題,理論上有兩種思路。一為疏,即通過改善當地城市規劃與布局,為非機動車提供便利停放場地,促使市民自覺遵守規矩;二為堵,即通過加大執法力度與密度,實時督促群眾莫要亂停亂放。顯而易見,當地出現“可喜成績”的直接原因顯然是後者,這就容易陷入運動式執法的窠臼,甚至引發各種社會關係的緊張。

  防民違停,宜疏不宜堵。對于小縣城而言,非機動車為市民們普遍的出行方式,多數市民並非有意違法、違規,他們存在“亂停亂放”,要麼是因為無處停發,要麼是因為停放過于不便。這就要求當地城市的管理者與規劃者,少些強硬執法,多些服務。否則,該“做俯臥撐”或許不應是一線執法者,而應是城市管理的決策者與規劃者。

  網絡主播合法勞動權益不容忽視

  新聞:近日,夢想直播平臺上多家經紀公司及主播聯合向記者爆料,稱今年2月1日到3月14日,此直播平臺拖欠12個家族(公會/經紀公司)215名主播的工資,總計欠款高達484730元。在採訪過程中,多名當事人表示要匿名,因為他們只想要回屬于自己的辛苦錢。

  點評:一般而言,網絡主播與直播平臺之間並不構成勞動關係,不受勞動合同法調整。但這並不意味著主播權利不受到其他法律保護,他們與平臺往往是更為靈活的勞務關係,乃至承攬關係、經紀關係。網絡主播的勞動權益主要受到合同法保護他們在享有較為寬松、彈性工作環境的同時,也須對平臺的主體身份與履行能力、合作協議內容盡到更大的審慎義務。

  當然,維護網絡主播的權利,不能僅僅依靠網絡主播自身的審慎,因為多數網絡主播的法律意識本就不高。2016年11月國家網信辦發布《互聯網直播服務管理規定》明確要求:“互聯網直播服務提供者應當與互聯網直播服務使用者簽訂服務協議,明確雙方權利義務,要求其承諾遵守法律法規和平臺公約。”

  遺憾的是,或許是因為該規定制定主體權責所限,並未對網絡主播的權利以及合同需要包含哪些內容進行更為明確的規定。目前,網絡主播逐漸成為了一種新興職業,有關部門有必要重視這一領域的勞動者權益,通過制定法規、頒布指導性合同樣本等方式,讓網絡主播的勞動者權利更為彰顯。(作者係北京市西城區法院法官)

+1
【糾錯】 責任編輯: 張倩
相關新聞
  • 購買軟件可提升淘寶店鋪寶貝排名?騙局!
    2016年8月,劉某收到一條可以將淘寶網店商品排名提升至首頁的服務推送信息,想要提升自家網店銷量的劉某便與對方取得聯係。對方稱,使用他們提供的“深度排名”軟件,打開軟件輸入需要提升排名的寶貝鏈接和關鍵詞後,該軟件可以使輸入的寶貝排名提升至首頁。
    2017-04-14 08:00:00
  • 4300余淘寶“掌櫃”身陷“排名”騙局
    只要在一款軟件裏輸入“寶貝”鏈接和名稱,就能將其“頂”上淘寶網首頁,成為萬眾矚目的熱賣商品。這樣的“黑科技”,你信嗎?
    2017-04-13 19:52:49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大劇院夜色
    大劇院夜色
    “蛟龍”號完成完成南海科考任務返回深圳
    “蛟龍”號完成完成南海科考任務返回深圳
    埃及一古墓出土17具人類木乃伊
    埃及一古墓出土17具人類木乃伊
    浙江湖州:老絲廠“披綠裝”
    浙江湖州:老絲廠“披綠裝”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11711209682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