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清華大學研發團隊:“滴血測癌”説法係媒體誤讀
2017-05-03 07:39:08 來源: 新京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滴血測癌”一詞近日讓清華大學羅永章團隊備受關注。本版圖片/清華大學官網

  一個名為“滴血測癌”的熱詞,讓清華大學生命科學學院一支科研團隊,走入公眾視野。

  近日,清華大學羅永章教授的科研團隊,通過自主研發一種專門檢測熱休克蛋白90α的試劑盒,達到在取用患者血液的前提下,對腫瘤病情及療效進行檢測的效用。而部分媒體在發布這一消息時,提出“滴血測癌”一詞,並由此引發關注。

  昨日,羅永章團隊向新京報記者回應稱,目前的研究成果,實際是發現一種新型腫瘤標志物,可以提高對于部分患者的腫瘤檢測靈敏度及準確度。網傳“滴血測癌”一説,將復雜問題簡單化,是一種誤讀。

  病人是否患腫瘤需要多項檢測

  關注因一篇文章而起。

  新京報記者注意到,近日,一篇名為《重大突破!一滴血可測癌症 已被批準臨床使用》的消息,在網絡熱傳。文章中稱,“清華大學生命科學學院羅永章團隊自主研發出了一種專門檢測熱休克蛋白90α的試劑盒。患者只需取一滴血,即可用于癌症病情檢測和治療效果評價。”

  新京報記者注意到,部分媒體在轉發這一消息時,提出“滴血測癌”這一説法,並由此引發關注。很快,“滴血測癌”成為網絡熱詞。

  昨日,浙江當地媒體報道,浙江省腫瘤醫院蘇丹教授稱,“滴血測癌”這種説法“不太嚴謹,過分誇大了腫瘤標志物在腫瘤診斷中的作用”。與此同時,部分網友開始對該項研究成果提出質疑,有聲音稱其“誇大事實”。

  昨日上午,羅永章團隊向新京報記者回應稱,“滴血測癌”一詞,將復雜問題簡單化,“很不準確”,“不嚴謹”,係部分媒體誤讀。一名工作人員表示,目前尚未有能夠百分之百對腫瘤進行檢測的技術,病人的一滴血能夠對腫瘤進行檢測和療效評價,但不能簡單與“滴血測癌”畫上等號,“一個病人是否患有腫瘤,需要很多項檢測,腫瘤標志物的檢測可以提示人們是否需要深入的體檢,如果數值高了則有患腫瘤的可能性,而不是必然性。”

  發現新型標志物已獲批臨床使用

  清華大學官網信息顯示,羅永章畢業于蘭州大學物理化學專業,曾在美國哈佛大學及斯坦福大學從事博士後研究,目前為清華大學生命科學學院教授,研究方向為“生理和分子醫學”。

  新京報記者從羅永章團隊了解到,團隊目前取得的進展在于,通過重組蛋白質大規模制備技術,人工制備出了結構穩定的“熱休克蛋白90α”,並自主研發出試劑盒。而這種物質,可作為“腫瘤標志物”,對患者是否患有腫瘤進行檢測。

  實際早在2013年,羅永章團隊即通過肺癌臨床試驗,在世界上首次證明“熱休克蛋白90α”,在某些病理或者應激條件下會顯著升高,因此可作為腫瘤標志物。2016年10月,羅永章團隊再次在肝癌患者身上,證實了這一標志物的檢測效果。

  新京報記者從羅永章團隊處獲悉,目前,這一試劑盒,已經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總局批準,並在臨床中使用。清華大學官網消息稱,羅永章團隊自主研發的“熱休克蛋白90α”定量檢測試劑盒,已獲得國家第三類(最高類)醫療器械證書,並通過了歐盟認證。

  研發人員正在工作中,圖中左二為羅永章。

  ■ 對話

  “現有腫瘤標志物靈敏度有限”

  “滴血測癌”生起的風波,讓多年來一直致力于腫瘤標志物研究的羅永章團隊受到關注。昨日,研究團隊的代表,清華大學抗腫瘤蛋白質藥物國家工程實驗室副研究員付彥接受了新京報記者的採訪。

  “我們還是倡議經常體檢”

  新京報:“滴血測癌”一詞是否不準確?

  付彥:這個詞包含兩個方面含義,“滴血”是指取樣量,一滴血大約有50微升,而一次檢測所需的血量只有2.5微升,約為一滴血的二十分之一。所以,“滴血”只是個概數詞。此外,“測癌”指的是對腫瘤進行檢測和療效評價。“滴血測癌”的説法是媒體報道中高度概括的標題,嚴格講欠準確。

  新京報:為什麼公眾會産生“滴血測癌”這樣的印象?

  付彥:從傳播上來説,我想媒體喜歡“滴血測癌”這樣一個詞匯,主要是更加精煉直觀,也更易于傳播。因此,簡化表述造成了這樣的誤讀。所以,糾結于這幾個字的文字遊戲其實沒有意義,重要的是提高公眾對腫瘤標志物的認知水平和正確使用腫瘤標志物的意識。我們還是倡議應經常體檢,這樣才能做到對癌症,還有其他疾病,做到早發現,早治療。越早治療,患者病痛越小,醫療費用也越低。

  新京報:為什麼會進行新型腫瘤標志物的研究?

  付彥:現有的腫瘤標志物,檢測靈敏度及準確率有限,而醫生需要更為精確的參考依據,才能對患者的病情進行綜合分析和判斷。因此,為臨床提供更多更好的檢測和治療産品,就是我們腫瘤生物學領域科技工作者的使命。

  “增加醫生診療判斷依據”

  新京報:腫瘤標志物的研究,從什麼時候開始?

  付彥:從基礎研究算起來,2005年左右,已經開始在實驗室進行機理研究,首次有成型的産品,在2011年。

  新京報:目前的研究成果有什麼社會意義?

  付彥:團隊發現的熱休克蛋白90α,作為一種全新腫瘤標志物,在肺癌及肝癌檢測的靈敏度和準確度超過了現有的常用肺癌和肝癌標志物。比如,在肝癌的檢測中,靈敏度達到了93%,比常用的肝癌標志物AFP靈敏度高出近一倍,這是目前世界上最好的數據。團隊的研究成果,為醫生的診療增加了有價值的信息和判斷依據,是輔助腫瘤檢測的新武器,有助于提高我國癌症的診療水平。目前已有很多人因檢測熱休克蛋白90a而獲益。

  “將誤差率控制在萬分之一”

  新京報:有人質疑,血液不能夠作為腫瘤的檢測物質?

  付彥:這是沒有根據的,在日常醫學臨床檢測中,血液標本的用途十分廣泛,目前臨床常用的腫瘤標志物都是以血液為檢測對象的。

  熱休克蛋白90α是一個全新的腫瘤檢測指標,監測腫瘤的原理與其他標志物有差別。

  新京報:未來團隊有什麼目標?

  付彥:還是希望能夠在靈敏度和準確率上有進一步的突破。比如,目前對于肝癌檢測的靈敏度是93%,就是在一百個肝癌患者中可能有7個漏檢,未來我們希望將這一數值控制在千分之一,甚至萬分之一。

   1 2 下一頁  

+1
【糾錯】 責任編輯: 徐宙超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中意警方在滬聯合巡邏
    中意警方在滬聯合巡邏
    “泥巴日”極限挑戰
    “泥巴日”極限挑戰
    甘肅張掖濕地旅遊掀起熱潮 帥氣武警引人矚目
    甘肅張掖濕地旅遊掀起熱潮 帥氣武警引人矚目
    印尼錫納朋火山噴發
    印尼錫納朋火山噴發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766011209072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