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教師批"作品前擺花像上墳"引爭議 回應:絕不道歉
2017-05-02 08:12:19 來源: 北京青年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近日,中國傳媒大學動畫學院教師薛燕平在自己的微博上連發兩條微博,認為北京服裝學院畢業作品展臺前擺上鮮花像上墳,並稱“帶研究生觀摩畢業展,研究生眼睛看瞎了”。不少北服學生對此表示不滿,認為這位老師的説辭太過激烈,有損北服形象,希望能公開道歉。薛燕平回應,他只是質疑學生間給作品送花的方式,而沒對北服學生畢業作品作任何評論。

  事件

  中傳教師發微博稱

  北服畢業作品前放花像“上墳”

  北青報記者通過薛燕平的微博看到,4月27日,薛燕平應北京服裝學院新媒體係老師邀請,參加北京服裝學院動畫專業畢業展映與答辯。在活動結束後,他散步至學校的一個展廳,觀摩全校所有專業的畢業展覽。然而,作品前擺上的鮮花讓他感到十分詫異,他便拍下這些照片發微博稱“這是上墳的節奏嗎,你們搞藝術的真會玩,看誰死的最有人緣……”隨後,薛燕平還回復網友的評論説:“我看到還有送果籃、雞腿的,一桌子吃的再配上這鮮花就更清明節style(風格)了。”當天,薛燕平還發了一張眼睛上貼著紗布的女生的照片,他稱:“帶我研究生來觀摩,順便現場上導師課,結果,研究生眼睛看瞎了……”

  反響

  北服學生認為中傳教師言論不當

  這兩條微博“點燃”了北服學生,認為“上墳”、“死”、“看瞎”這樣的字眼是對北服學生作品的否定,更是對北服的不尊重,不少學生通過微博、微信等網絡平臺進行“反攻”,有人發微信公眾號稱“薛燕平教授,您欠我們一句道歉!”。

  幾位北服學子認為,這些與生死有關的説辭並不幽默,大家學習四年,送花只是一種鼓勵和祝福的方式,而説“研究生眼睛看瞎”則是對學校學生作品的諷刺和否定。“薛老師不應在公眾平臺發表不正當評論,公開諷刺詆毀學生作品,這有失教師基本素質。”還有學生在薛老師的微博上評論説:“不想來北服看畢業展就別看,何必説這種話。”

  回應

  薛燕平昨日回復北青報記者專訪時稱——

  “此事我毫無過錯,絕不會道歉”

  這件事情“火”起來後,薛燕平在微博上就事情的前因後果發表了聲明,並接受了北青報記者的採訪。

  為何要對學生作品前擺滿鮮花進行抨擊?薛燕平認為,這種獻花方式不妥,會嚴重影響觀眾看作品的感受,“你見過哪個美術館、博物館的作品前擺滿鮮花?而且還有果籃、雞腿、辣條,該校一個學生也回復説自己的白色陶瓷作品與鮮花配合在一起瞬間成了骨灰盒。”

  那又為何使用“上墳”這樣的敏感字樣?薛燕平給北青報記者解釋説:“你去現場看就明白了,那場景和上墳祭奠一模一樣,我當時只是即興創作,沒想那麼多。”在聲明文裏,薛燕平也表示,畢業展覽是拿作品徵服觀眾而不是看誰面前擺的花多,不然整個展覽現場給外人的第一印象就是“祭祀、上墳”,與“專業、尊重”毫無關係。

  有學生説送花是學生情誼的表現,薛燕平認為,作為對獻花者的尊重,接受花的人會把花妥善處理(比如帶回家),而他們的做法是把花留在現場,這是對獻花者的不尊重,也反映出接受花的人的顯擺心態,“我自始至終沒有説一句該校畢業作業水平如何,只是質疑獻花方式太low(低端)。”

  就有學生要求薛燕平公開道歉,薛燕平説:“此事我毫無錯誤,絕不會道歉,現在有學生不知道從哪兒弄到我的號碼,給我打斷騷擾電話,發詛咒短信,這件事誰應該道歉?”

  最後,薛燕平表示,近年來藝術院校過分鼓搗、外在浮誇的風氣愈演愈烈。“走紅毯,擺花籃,穿燕尾服,而相比之下,對作品本身的重視反而降低了。這絕不是他們一家的問題,很多學校都有。”薛燕平稱,作為老師看到這種現象痛心疾首,希望學生還是做好本分。

  北京服裝學院向北青報記者表示——

  教師個人言行

  不關乎兩校關係

  就此事,北京服裝學院宣傳部相關負責人向北青報記者表示,這是中傳教師的個人言行,不是兩個學校之間的事,北服不便做出回應。

  此外,北青報記者了解到,按照慣例,北京服裝學院的多個院係在每年春夏都會舉辦畢業生設計作品展,展覽的方式根據設計作品的類型而定,同學之間為朋友的畢業作品送花也時有發生,中傳教師拍的畢業作品前放花的照片確實屬實。

  記者 李夢婷 雷嘉

+1
【糾錯】 責任編輯: 李志強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全國勞模地鐵專列亮相長沙
    全國勞模地鐵專列亮相長沙
    厭倦了國內高鐵餐?來看看“別人家的盒飯”長啥樣
    厭倦了國內高鐵餐?來看看“別人家的盒飯”長啥樣
    駐澳部隊舉行軍營開放活動
    駐澳部隊舉行軍營開放活動
    中國海軍遠航訪問編隊抵達菲律賓進行友好訪問
    中國海軍遠航訪問編隊抵達菲律賓進行友好訪問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766011209017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