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算清企業賬,更要對上大市場——看裝備制造業“航母”何以脫困
2017-05-01 18:14:30 來源: 新華社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新華社哈爾濱5月1日電 題:算清企業賬,更要對上大市場——看裝備制造業“航母”何以脫困

  新華社記者梁冬、馬曉成

  “一重真的扭虧了!”當今年第一季度産銷數據公布後,喜悅的情緒就在中國一重職工中不斷傳遞著。實現營業收入15.96億元,同比增長205.6%;利潤總額1487萬元,同比增長104.7%;訂貨完成38.3億元,同比增加535%。

  中國第一重型機械集團公司是我國裝備制造工業的“航母”,然而近年來市場需求下降,企業一度出現連續24個月虧損。

  “企業虧損,除了直接影響職工收入水平外,更讓很多一重人感到迷茫、失望、慌張。”鑄鍛鋼事業部煉鋼廠電爐工序乙班班長李明説。

  面對挑戰怎麼辦?一重人開始沉下心審視自己。

  企業市場營銷能力弱,坐家等米下鍋,而不是去市場找米下鍋;管理層級多,人浮于事,幹部職工“大鍋飯”思想嚴重;面對市場變化,企業不能採取有效方式應對,思想不解放,主動性、適應性比較差——這是中國一重董事長劉明忠給企業下的“診斷”。

  “市場和環境變化的壓力,倒逼我們必須拋棄原有的思維定式,對制約企業發展的種種弊端進行顛覆性改革。”中國一重董事、總裁馬克説。

  據了解,中國一重曾一度擁有在職員工近1.1萬名,管理人員佔比高達14.6%。為建立與市場和現代企業制度相匹配的人力資源模式,中國一重構建了扁平化管理,公司管理部門壓縮了三分之一,壓縮總人數達2355人。

  “以往的管理模式是‘要我幹’,而我們需要的是‘我要幹’的幹部。”中國一重人力資源部高級經理佟靜説。

  通過淘汰率高達39.8%的選聘,一大批幹部退了下來。改革後,中國一重總部機關從19個部門變成13個部門,取消了69個職能部門的科級單位,二級子公司、分廠取消了109個職能科室,企業職工平均年齡從41歲降至38歲,管理人員佔比降至6.5%。“能上能下、能增能減、能進能出”的人事制度逐漸形成。

  前不久,由于産品質量出現問題,鑄鍛鋼事業部煉鋼分廠領導班子全部“下課”,重新公開競聘。這在中國一重的歷史上還是頭一次。

  為了把企業運營成本降下來,中國一重引進了“模擬法人”運行機制。以市場為導向、以利潤為中心、以質量為保障,把市場的壓力引入各個部門。

  “現在不同了,每煉一爐鋼,我們都要考慮成本控制,同時也會倒逼我們改進工作方法,加速工藝創新。”李明説。

  通過細化成本核算,中國一重將企業發展與個人發展緊密銜接。目前,一重大型鍛件的廢品率已經從10.17%降到4.4%,噸鋼成本則從7442元降到5186元,按年産30萬噸鋼水計算,每年可直接節約成本超6億元。

  同時,企業還重建了薪酬制度,引導“大鍋飯”向“差異化”轉變。營銷人員、管理人員、研發人員、苦險臟累差崗位工作員工的工資得到明顯傾斜,幹部職工的工作熱情得到有效激發。

  算清企業賬,更要對上大市場。現在,幹部職工每天早上都要舉行運營調度會,各部門闡述自身工作,把企業生産營銷過程中的問題直接擺在臺面上,當日事當日畢。

  “直接面向市場,直接解決營銷過程中的問題。不但每天要匯報銷售進度,通告大家質量問題、交貨期問題,還要將客戶意見直接反饋給設計、研發、生産、管理部門,讓全員了解市場、貼近市場。”營銷部工作人員祖玉明説。

  根據市場需求和自身優勢,中國一重重新梳理了企業發展目標,告別以前大而全的生産方向,設定了專項裝備、核電裝備、石化裝備、新材料、高端裝備和現代服務業六大板塊。發展目標更加明晰,動力更加強勁。

+1
【糾錯】 責任編輯: 郭潔宇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安平“樹屋”:自然與人工共融
    安平“樹屋”:自然與人工共融
    麥田歡歌
    麥田歡歌
    美國總統特朗普發表執政百日演講
    美國總統特朗普發表執政百日演講
    特朗普就任美國總統100天
    特朗普就任美國總統100天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10211209008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