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中美綠色基金CEO白波:綠色投資是門可復制的好生意
2017-04-24 08:58:35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中美綠色基金CEO白波

    新華網北京4月24日電(記者 閆雨昕)在國家經濟轉型升級的背景下,綠色發展逐漸從理論走向行動,綠色金融也從制度層面到資本層面不斷落地。

    “十三五”規劃明確提出要“發展綠色金融,設立綠色發展基金”,構建綠色金融體係上升為國家戰略。2016年8月,中央深改組第二十七次會議審議通過了《關于構建綠色金融體係的指導意見》,綠色金融政策框架初步形成 。

    細心的人不難發現,綠色發展已然步入了快車道。紙上願景與現實之間的巨大間隙,也造就了頗具吸引力的機遇挑戰和發展空間。先行者們伺機而動,白波就是其中的一員。

    華平基因

    半年前,身為美國華平投資集團(下稱“華平”)董事總經理白波還在香港的一個豪華的單人辦公室裏,透過落地大窗,遙望維多利亞港。

    6個月之後,那幅美景成了回憶。如今的白波是中美綠色基金(下稱“中美綠色”)CEO,偶爾不出差的時候,他會坐在北京東三環的一幢寫字樓內那個與人共享的小玻璃間裏忙碌。約訪定在11點,他與記者相對而坐,片刻寧靜得來不易,因為接下來一係列的項目發布已經塞滿了行程表。

    “我在華平呆了7年多,團隊所有的人對在華平的經歷都非常感激,才有了中美綠色基金的今天。”採訪剛開始,他主動向記者提起與華平的這段“淵源”。

    1966年成立的美國華平投資集團是全球領先的私募股權投資機構,目前管理逾440億美元的私募股權資産,在中國投資總額超過70億美元。除白波外,中美綠色的核心高管們過半來自華平——其投委會主席黎輝是前美國華平投資集團亞太區總裁。

    相比之下,中美綠色只是投資圈的“初生牛犢”,正式運作不到半年。從老牌私募機構到新的平臺、從香港到北京,這樣的跨度令外界對于白波的大膽選擇倍感好奇。

    然而白波卻處之淡然,並且對新的平臺充滿了熱情與期待。學能源出身的他在多年的職業生涯中目睹過大量觸目驚心的企業環境污染,這成為他投身于中國環境綠色發展行業的最大動因之一。

    老東家的投資理念被中美綠色基金很好地繼承,這其中除了扎實的投資人根基以外,隊伍本身學歷、經歷都可以化作中美之間的橋梁。全球化的私募基金怎樣和本土有效結合,如何在中國土地上找到適合本地的商業模式,以及本地的優秀管理團隊,也對公司發展起到了決定性作用。

    雖然有熟悉的團隊,從某種程度上,白波也享受著挑戰和刺激。談及入職之後的感受,白波表示,不同于華平投資的“廣泛”,中美綠色專注于和綠色發展相關主題,投資主線更加清晰。“華平是純粹商業化基金,而中美綠色想打造新型私募基金模式,把商業性和社會公益性結合起來,推動中國經濟實現綠色發展。”

    被誤解的綠色投資

    目前,中國綠色領域的投融資仍停留在以政府補貼為主的傳統模式,商業可持續性較差,從而陷入社會資本參與積極性低迷的惡循環。

    與更多依賴于補貼機制的傳統激勵模式不同,中美綠色自有一條自下而上的商業化發展之路。

    “綠色投資不等于‘躺在補貼上’,不等于不賺錢的交易。”白波認為,原有的綠色發展投資思路是值得商榷的,有很大提升空間。

    商業建築節能管理、舒適綠色家居、裝配式建築、鋼鐵業整合……從案例來看,中美基金的目光無一不瞄準萬億級的市場。

    實現商業性方面,中美綠色在不同場合都強調過其降低風險的穩健回報的投資策略。這一策略如何實現?白波進一步解釋到:首先,在選擇細分行業時,非常注意選擇具有長期驅動力的細分行業,市場也要夠大;第二,選擇成熟的、經過驗證的商業模式,盈利方式非常清晰;第三,只找最優秀的團隊來搭配。

    此外,初來駕到的中美綠色基金也首先將眼光投向了更有經驗的領域。所謂“術業有專攻”,只在了解的領域深耕細作,推進“産業+金融”的結合被認為是他們實現盈利的一大優勢。

    除了“賺錢”,還有一件讓中美綠色牽挂的事——用公益的方式去促進中美之間綠色産業和人才的合作與交流。這也是基金成立的初衷之一。為此,中美綠色創新性的提出了“反哺”的模式。

    白波指出,中美綠色基金管理公司在盈利之後將捐出去大量資金,成立“中美綠色公益基金會”,“反哺”中國綠色教育、科研等事業的發展,從而促進中美文化科技的交流。

    白波告訴記者,公司的願景是成為中美綠色股權投資的標桿,也讓其他投資人看到綠色投資是可以賺錢的,從而有人願意扶持行業內的第二、第三龍頭。談及未來綠色産業這塊“蛋糕”的瓜分,他則對中美綠色相當自信,“不畏懼競爭,希望中美綠色基金的發展模式可以在更多綠色投資領域復制推廣,吸引更多社會資本。”

    綠色可以是門好生意

    綠色節能行業在多年的發展中逐漸變遷,市場從需要某個企業生産的某樣節能産品,演變為尋求一個整體技術解決方案的提供者。這就意味著,企業的商業模式是否可行,是否有足夠資金推動,執行團隊是否足夠有力都是項目成敗與否的關鍵。

    以商業建築的節能改造項目為例,去年12月,中美綠色控股了上海東方低碳,這是一家有七年歷史的企業,上海經貿大廈、北京威斯汀酒店的節能改造都出自他之手。

    “中美綠色會帶錢、帶人去進行全面改造,其中包括對水、空調、電梯、空氣等任何觸及能源體係的整體評估。有一個100多項選項的標準菜單,團隊會對此進行全面改造。”

    白波給記者算了一筆賬:一家大型連鎖酒店每年3000萬人民幣的能源費用,大約花600萬左右做整體的能源改造,這部分成本全部由中美或旗下控股公司承擔,業主幾乎不花一分錢。一般來説,3000萬的能源費用將節能20%-30%,在每年省下的這些錢裏面,70%-80%分給中美綠色基金,剩下的作為業主的節省開支。而中美則通過2-3年把600萬的本收回來,繼而此後的幾年錢,將産生一個較好的盈利。“這樣的項目一般來説可以産生兩倍多的回報,”這對雙方來説,都是一個雙贏的局面。

    不難看出,這當中並未依賴于中政府的補償機制,而是一個基于節能環保的,單純的商業行為。而對于私募來説,能夠做到這樣的回報也相當可觀。

    模式清晰,但過程不易。白波同樣對記者表示,期間要砸不少成本慢慢建立品牌。經過努力,目前,東方低碳在5年多共改造了50幢此類大樓項目,包括五星級酒店、三甲醫院、政府大樓等等。“希望在未來的3-4年裏達到500家。如果每個項目收益達到500萬就是一個幾十億的生意。”

    這僅僅是産業的起點。下一步,中美綠色基金將會投資一些其他的中高端的裝備、工業公司與整個産業相匹配。“我們選擇一些産業鏈做深做透,例如商業建築和民用建築的節能、裝配式建築、智能停車場、青年公寓等。”白波透露。

+1
【糾錯】 責任編輯: 陳劍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美國紐約大都會博物館裏的蘇式園林
    美國紐約大都會博物館裏的蘇式園林
    一周看天下
    一周看天下
    溫哥華舉行樂高積木展
    溫哥華舉行樂高積木展
    福建湄洲灣北岸崛起港口群
    福建湄洲灣北岸崛起港口群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70012956137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