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人均年薪27萬 16家上市銀行漲薪2.4%
2017-04-18 07:42:51 來源: 新京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銀行員工稱薪酬“被平均”;四大行去年櫃員減少超5萬人,分析稱未來對網點人員的需求會繼續下降

  “我們並沒有變相裁員,待遇比較穩定,略有提高。大部分離職人員是主動選擇的結果,尋求更好的發展空間或待遇。”一位國有大型商業銀行人員對新京報記者説。近期,隨著上市銀行2016年年報的密集披露,不少媒體報道稱“銀行業大地震 最大裁員潮悄無聲息地來了”,但事實並非如此。

  新京報記者統計了截至4月17日16家已披露2016年年報的上市銀行數據發現,2016年除了江陰農商行、中國銀行的凈利潤增速下降外,其余均出現不同程度的上升。五大行凈利增速平均增幅不足1%。上述16家銀行凈利潤總和為12039.71億元,日均賺32.9億元。

  據新京報記者統計,上述16家銀行員工2016年合計減少11792人,佔總人數的0.6%。同時,除了平安銀行、江陰農商行、常熟農商行員工人均薪酬下降之外,其余銀行的人均薪酬上升,招商銀行去年人均加薪5萬多元,為加薪最多的銀行。以業務及管理費用項的員工費用(員工成本/職工薪酬)這個指標計算,目前已經披露2016年年報的16家銀行去年員工平均薪酬為27.3361萬元,2015年人均薪酬為26.7155萬元,增幅為2.4%。

  社科院金融所銀行研究室主任曾剛認為,銀行業人員減少主要由兩方面造成:首先是周期性因素。當經濟處于下行周期時,其他行業進行供給側改革,去産能和減員,銀行業不會獨善其身;其次,趨勢性的變化。目前金融行業電子渠道替代率很高,基本都在90%以上,有的銀行甚至在99%以上,因此,對物理網點的依賴程度下降,相應的櫃面人員會減少。

  他表示,主動減員的銀行是積極適應外部環境以及銀行自身管理需要的正常變化。實際上,這也不是大規模裁員。

  業內人士稱,銀行人員在總數上雖然略有減少,但主要是結構調整和優化,如櫃面人員轉崗為客戶經理;同時,不同銀行有增有減,未來“裁員”的空間有限。

  多位銀行員工則表示,不少人出于薪水考慮而選擇離職。券商、基金、互聯網金融等機構的收入更具吸引力。

  股份制銀行平均薪酬超40萬,五大行約25萬

  備受關注的國有五大行人均薪酬隨著2016年年報的披露揭曉。

  新京報記者統計計算發現,2016年五大行人均收入較2015年均有所上漲。其中,工農中建交五大行人均薪酬分別為24.55萬元、22.46萬元、26.25萬元、25.61萬元和28.13萬元,均較2015年的人均薪酬微增。

  與2015年相比,2016年五大行員工平均薪酬待遇排名情況並無變化,交通銀行依舊位居五大行之首,中國銀行緊隨其後。五大行平均薪酬為25.4萬元。

  與國有五大行相比,股份制銀行高管和員工薪酬均明顯較高。

  中信銀行、招商銀行、民生銀行、光大銀行、浦發銀行、平安銀行等6家股份制銀行已發布2016年年報。據新京報記者統計,6家股份制銀行2016年職工薪酬平均在40萬元以上,約為國有五大行人均薪酬的1.6倍。

  招商銀行員工人均費用46.57萬元位居六家股份制銀行首位,較2015年增加5萬多元。民生銀行、中信銀行、浦發銀行2016年員工人均薪酬也在40萬元以上,光大銀行和平安銀行職工薪酬在40萬元以下。

  平安銀行是人均薪酬最低的股份制銀行,人均薪酬為34.43萬元,較2015年下降5.8萬元,降幅高達14.4%。

  值得一提的是,去年以來高層地震不斷的平安銀行今年初陷入“1元年終獎”風波,如今的2016年年報顯示,平安銀行成為股份制銀行中唯一一家員工薪酬下降的銀行。

  五大行行長平均年薪不足平安銀行行長1/8

  同時,五大行高管人員薪酬出爐。根據《中央金融企業負責人薪酬管理暫行辦法》,自2015年1月1日起,五大行高管告別百萬年薪,薪酬折半,降至50萬及60萬左右。

  五大行2016年年報顯示,中行董事長、行長稅前薪酬領跑,分別為年薪66.12萬元和65.93萬元。但五大行高管之間相差並不大。與2015年相比,除了農行董事長周慕冰2016年7月擔任該職不足一年領取36.75萬元之外,其余四大行的董事長、行長薪酬均有所增加。

  2016年2月21日,農行董事長劉士余因工作需要辭去董事長職務,擔任證監會主席。農行2016年年報披露,劉士余2016年在農行任職期間領取薪酬11.21萬元。

  目前已有16家A股上市銀行公布2016年報告,慣以高薪著稱的平安銀行依舊領跑行長陣營,行長胡躍飛以稅前薪酬520.81萬元居第一位。相比之下,五大行行長平均年薪為62.8萬元,不足平安銀行行長的1/8。

  招商銀行行長田惠宇、民生銀行行長鄭萬春、中信銀行行長孫德順,稅前報酬總額分別為474.60萬元、430.02萬元、213.83萬元。浦發銀行和光大銀行行長2016年稅前報酬則均在百萬元以下,分別為80.96萬元、47.02萬元。以此來看,同為股份制銀行行長,平安銀行行長稅前報酬是光大銀行行長的11倍。

  在股份制銀行中,從董事長薪酬來看,平安銀行董事長謝永林的年薪排在最末,稅前報酬總額為69.97萬元。民生銀行董事長洪崎的年薪總額457.37萬元領跑股份制銀行,洪崎的年薪是謝永林的6.5倍。

  變相裁員?四大行減員1.88萬人

  新京報記者統計了截至4月17日已披露2016年年報的16家上市銀行員工數據發現,2016年上述16家銀行員工合計減少11792人,佔總人數的0.6%。其中,工農中建四大行成減員主力,合計減少18824人,約佔人員總數的1%。其余12家銀行2016年員工數量有增有減,增多于減。

  其中增員最多的為浦發銀行,人員增加5673人;其次為去年剛上市的江蘇常熟農商行,增加2655人。

  2016年年報顯示,工商銀行、農業銀行、中國銀行和建設銀行四大行人員分別減少4597人、6384人、1142人、6701人。

  “線下網點要由結算交易型向營銷服務型轉變,當然我們的總量也會不斷地壓縮。”3月30日,工行董事長易會滿在2016年度業績發布會上表示。

  “為何總説四大行裁員?其實只是業務結構的調整和優化。即使櫃面人員等局部減員,但也不等于裁員。另外,四大行的人員有不少是主動離職,去了其他商業銀行或金融機構。”從四大行之一的國有行辭職的李明(化名)説。

  隨著互聯網金融及線上銀行發展,實體網點的業務量下降。部分人士甚至表示,線下網點會逐漸消亡,銀行會大規模裁員。針對這種説法,易會滿表示,“我不太讚同這種觀點,線上線下是互補關係,要走線上線下一體化發展道路”。

  據透露,目前工行雖然有約92%的業務在線上辦理,但是線下仍有近5億的存量客戶,實體網點的日業務量約2000萬筆。因此,復雜的、高端的業務由線下完成,標準化、簡單、小額的業務由線上完成。

  今年初,平安銀行個位數年終獎的事情引起軒然大波,很多人認為這是在變相裁員。此後有多位離職的員工對新京報記者表示,如此低的年終獎是在“羞辱”,憤然辭職。

  平安銀行回應稱,年終獎的整體原則是向優秀員工、高績效員工傾斜,向業務條線傾斜。獎金與績效排名挂鉤,對于績效排名靠後的員工,獎金會降低,甚至會沒有年終獎。大部分績效居中的員工,獎金與去年基本持平。績效優秀的條線及員工,獎金還會有所增長。

  不過,一位某國有大型商業銀行高學歷業務人員説,“我們並沒有變相裁員,待遇比較穩定,離職人員大部分是主動選擇的結果,尋求更好的發展空間或待遇”。

  另一位某國有大型商業銀行正式員工表示,其實,銀行的普遍做法是逼走派遣制的櫃員或大堂人員。因為派遣制員工不比行內正式員工,發給他們的工資和獎金少了,不裁員也會有人主動走,某種程度上也算變相裁員。

  網絡交易增多,櫃員成減員主力

  新京報記者統計發現,上述減員的上市銀行中,專科及以下學歷的低學歷人群為主要流失群體,這些員工從事的也主要是櫃面、大堂及技能方面工作,薪資待遇一般,業績考核壓力大。

  截至2016年末,中國銀行業協會的數據顯示,四大行去年櫃員減少5萬多人。其中,工商銀行共減少櫃員14090人,農業銀行減少10843人,建設銀行減少30007人,中國銀行則未披露數據。據悉,這是近年來銀行櫃員減少規模最大的一次。

  而在傳統網點櫃員減少的同時,銀行的網絡交易數量則有著巨大的增長,銀行業協會數據顯示,2016年銀行業金融機構離櫃交易達1777.14億筆,同比增長63.68%,離櫃交易金額達到了1522.54萬億元,行業平均離櫃率達到了84.31%,其中,民生銀行的離櫃業務率已經達到了驚人的99.27%。

  對于人員的減少,工行董事長易會滿表示,“去年我們通過內部人力資源結構調整,減少櫃面人員1.4萬人。再加上其他的挖潛人員,有近0.6萬人去做新業務,比如互聯網金融。還有1.1萬人轉崗客戶經理,由櫃臺走向市場。”

  昨日,曾剛對新京報記者表示,目前銀行業電子渠道替代率很高,基本在90%以上,甚至有的銀行達到99%以上,因此,對物理網點的依賴程度在下降。

  “這是很正常的現象,也確實代表著一種趨勢”。曾剛稱,銀行網點櫃面人員多的傳統做法未來可能會改變,越來越多的客戶會通過網上完成交易,因此,未來對于物理網點和網點人員的需求會有所下降。與此同時,對于科技人員和産品開發人員的需求會增加。

  他表示,銀行減員是主動適應外部環境以及銀行自身管理需要的正常變化。實際上,這也不是大規模裁員,人員減少的規模佔總人數的佔比很低,同時,不同銀行的發展階段不同也會有差異,成熟階段的銀行人員減少,擴張期的銀行則在招兵買馬,甚至會增加很多人手。

  【故事1】

  員工稱“被平均”,薪酬沒有想的那麼高

  “作為一名副科級的工行員工,我稅前可以拿到24萬。”工商銀行一郊區網點員工柳林(化名)表示,基層網點一般的櫃員和客戶經理仍然免不了“被平均”的命運。“一般的普通櫃員和大堂經理年薪在13萬到15萬元,業績很好的客戶經理能拿到24萬。”

  中國銀行一支行員工劉陽(化名)説,“我一個月崗位工資2000多元,績效工資在5000元到8000元之間,一年下來也就12萬到13萬元,”劉陽説,其所在支行的部分經理年薪大概為二三十萬元。“銀行員工薪酬並沒有外界想象的那麼高,我也是被平均的。”

  新京報記者根據工行年報統計,2016年該行員工平均費用為24.5488萬元,2015年平均費用為24.4846萬元,微弱增長。但柳林説他的薪酬卻降了10%。

  “業績和考核有關。考核任務完成得不好導致去年業績不好,工資降得比較多,”柳林説,去年的業績主要受行業競爭以及互聯網衝擊的影響。

  “五大行之間互相競爭,五大行也和小行之間競爭,而小行以及互聯網金融的一些産品因收益率高比較有競爭力。”柳林説,城商行和一些小行對五大行去年衝擊較大。“小行從五大行挖人很狠,從而使得很多存款被帶走了。”

  在柳林看來,不少員工出于薪水考慮而選擇離職。“城商行的薪水比五大行高出一截,一些住在城區的員工出于生活壓力而離職,”柳林認為,五大行中存有國有企業的一些弊病,論資排輩現象嚴重,“也有人出于職業生涯考慮而離職。”

  劉陽則表示,與五大行相比,股份制銀行等銀行薪酬高原因在于薪酬更多和業績挂鉤。“五大行幹得好壞,薪酬不會相差太大。而在股份制銀行,業績完成好壞會存在很大差距。股份制銀行薪酬高,累一些。四大行工資低,但工作更穩定一些。”

  一位大型國有銀行離職員工説,今年初拿到年終獎之後選擇跳槽去一家基金公司,收入為該行收入的1.5倍。對于離職原因,他坦承“和其他金融機構相比,銀行收入太低”。

  多位銀行內部員工表示,當前的經濟形勢難以保證銀行凈利潤高速增長,銀行尤其是五大行為了維持凈利潤正增長,哪怕是百分之零點幾的微增長,會壓縮員工成本,致使實際收入下降。“如果員工收入持續下降,或者下降到一定程度,會出現大規模離職潮。”

  【故事2】

  離開銀行去券商,“不全是為了高收入”

  2012年7月,王剛(化名)從國內著名院校金融係碩士研究生畢業後加入一家股份制銀行,從一名對公業務的客戶經理做起,一幹就是近5年。如今,他選擇了離開銀行圈,去券商圈打拼。

  “我不完全是為了高收入,恰好有這麼一個學習的機會,我就辭職了”。對于辭職的原因,他解釋道,“就像人一定要離開舒適區域一樣,我也進入了疲勞期,希望進入一個新的圈子,開拓眼界和學習”。

  他告訴記者,由于工作勤勤懇懇,加上一線城市的對公業務比較多,自己的收入高于全行平均值,全年稅後收入超過30萬元,個別年份業績突出,收入會更高。

  但是,去年的年終獎幾乎和前年的數量原地踏步,總的薪酬也略微接近,加上工作的重復率較高,萌生了去意。

  就在此時,恰好一個來自A股上市證券公司的固定收益團隊招聘,他便發送簡歷,接下來面試很順利,對方已經發了錄用通知。這周,王剛正忙于銀行工作的交接手續,預計最快下周便可以去這家證券公司入職。

  他告訴記者,由于券商薪酬體係與銀行不同,目前證券公司所給出的基本工資並不算高,但是,按照慣例年終獎較高,不過,也要看全年的總體業績。

  “我在證券公司的收入並不一定比銀行高,至少不如銀行那般穩定,但我更看重換個平臺和圈子開闊視野和學習”。他説,這樣有利于完善自己的履歷和知識結構,將來應該有更好的職業前景。

  據他透露,和自己2012年7月入職的同一批校園招聘者,目前已經有一半以上的人選擇了離開,多數是去了另外一家銀行,也有少數人像他一樣選擇跳出銀行圈,進入證券、基金、私募、互聯網金融等另外一個圈子。

  在他看來,銀行從業人員眾多,很多業務的門檻並不高,因此,相比別的金融機構,平均收入也會略低一些。

  【故事3】

  2016年房貸激增,個貸人員薪資增10%-20%

  值得注意的是,去年房貸市場火爆,銀行房貸激增。

  “我們是郊區支行,個貸客戶經理去年比2015年多掙了10%到20%,有個貸經理稅後拿到了20多萬,”柳林説,城區網點的個貸人員薪酬普遍高于郊區,預計城區個貸經理2016年可以拿到30萬到40萬元的稅後薪資。

  但隨著北京今年不斷出臺調控政策,各大銀行收緊房貸。“今年業績估計‘懸了’”,作為個貸人員的劉陽説。

  據央行公布的數據,2016年全國人民幣貸款增加12.65萬億元,其中,以個人住房按揭貸款為主的住戶部門中長期貸款增加5.68萬億元,佔比達到45%,相比2015年增加的3.87萬億,上漲了46.8%。其中,五大行成為個人住房貸款放貸的主力部門,佔據半壁江山。

  記者統計五大行2016年年報發現,2016年五大行的累計新增個人住房貸款2.92萬億,佔去年新增房貸5.68萬億元的51.4%。其中,五大行個人住房貸款增幅均在30%左右。

  新京報記者 金彧 侯潤芳

+1
【糾錯】 責任編輯: 張新華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寧夏局地遭遇沙塵暴
    寧夏局地遭遇沙塵暴
    “酸雨之都”何以變身“花海城市”?
    “酸雨之都”何以變身“花海城市”?
    一淀蘆葦一淀金——雄安新區踏訪記
    一淀蘆葦一淀金——雄安新區踏訪記
    青島機場口岸在入境快件中查獲倣真槍支
    青島機場口岸在入境快件中查獲倣真槍支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08811208268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