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個別銀行信貸業務成"配角" 為什麼主業不"主"?
2017-04-17 08:48:30 來源: 人民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原標題:銀行為什麼主業不“主”?(熱點聚焦)

  今年《政府工作報告》提出,促進金融機構突出主業、下沉重心,增強服務實體經濟能力,堅決防止脫實向虛。銀行業是金融業主體,也是實體經濟融資的主渠道。過去一段時間,銀行業服務實體經濟的能力何以削弱了?當前為什麼要更加強調銀行突出主業?未來如何增強銀行這方面的能力?帶著一連串問號,本報記者近日在多家銀行做了調查採訪。

  傳統信貸支持減弱,資金去了哪兒?

  銀行的錢通過一些非信貸資産業務,轉道進入房地産企業、地方政府融資平臺,或者在銀行體係內空轉

  胡軍在福建經營一家小型科技型企業。公司前景不錯,有不少風投基金願意提供資金支持。看著自己辛苦打拼起來的事業,胡軍有過心動,但是和他們一談就放棄了:“風投基金都是嗅著資本味兒來的,這些錢拿著輕松,但會分散公司股權,將來企業的話語權就不掌握在自己手裏,會影響長遠發展。”胡軍告訴記者,還是更願意找銀行借錢,銀行願意借錢的企業,在市場上也會更受認可。

  從銀行借錢並不容易,特別是胡軍經營的這類輕資産小企業。

  去年,胡軍向銀行申請一筆貸款,拿到手的卻是一筆“組合貸款”:一半是貸款,一半是銀行承兌匯票,承兌匯票的一半額度要作為保證金存回銀行。“對企業而言,貸款的便利度就降低了,成本也上升了,除了貸款利率外,開承兌匯票有一筆手續費,去銀行貼現還要交上一筆貼現費。”胡軍説,有的銀行在貸款前就和企業“商量”好,開了承兌匯票還要去別家銀行貼現,之後再把資金存到自家銀行。企業在銀行有了存款,銀行又能為企業“貸款”了。

  “做兩頭”曾經是一些銀行的共同手法,這樣既增加了銀行的存款來源,也增加了貸款規模。但是對企業來説,拿到的貸款縮了水,融資成本也上升了。

  對實體企業的傳統信貸支持減弱,那麼多的資金去了哪裏?

  “銀行的錢通過一些非信貸資産業務,轉道進入房地産企業、地方政府融資平臺,或者在銀行體係內空轉,直接送達實體經濟的信貸資金在減少。”某股份制商業銀行部門負責人對記者説,這一點可以從最近金融市場的走勢看出。去年下半年以來,銀行間市場的資金越來越緊張,市場利率大幅上升,但實體經濟的融資成本卻沒明顯上升,説明此前銀行資金直接進入實體企業的不多,所以銀行間市場資金價格的變化也沒有體現在企業融資成本的變化上。“去年底,反映實體經濟融資成本的票據貼現利率,一度還出現了與貨幣市場利率倒挂的情況。”

  有些資金來自銀行發行的理財産品,通過券商、基金公司、保險公司等的資管計劃與信托計劃對接,輾轉進入房地産企業;有的資金在債券市場內部空轉,環環相套、層層加杠桿;有的發展配資業務,用于定向增發等證券市場交易……近幾年,傳統信貸資産業務在商業銀行總資産中的比重迅速下降,非信貸資産業務的佔比不斷增加。截至2015年末,16家上市銀行非信貸資産在總資産中的佔比已達到34.96%,同比上升3.46個百分點,個別銀行的非信貸資産佔比甚至已超過信貸資産規模。

  爭種別人的田,為啥卻荒了自己的地?

  經濟調整帶來的大環境變化,以及跨市場期限錯配套利和監管套利,讓銀行更多關注資金市場業務,卻逐漸偏離主業

  對于金融機構偏離主業,一位監管部門負責人形容為“種了別人的田,荒了自己的地”。這其中,既有外部原因,也有銀行自身原因。

  首先是經濟環境的變化。“最突出的是經濟調整帶來的市場環境變化。在經濟下行期,企業經營狀況惡化,對行業前景預期下滑,自身的有效信貸需求在下降,同時銀行的信用風險也持續上升。這樣的雙重影響導致銀行對實體經濟信貸佔比往下降。”中國社科院金融所銀行研究室主任曾剛認為,在經濟結構調整過程完成前,這一情況會持續存在。

  其次是金融市場的變化。利率市場化持續推進,銀行資金成本上升,同時企業的融資渠道不斷拓展,銀行議價能力下降,存貸款凈息差收窄,靠傳統信貸賺得的收入下降。有數據統計,去年末商業銀行凈息差為2.22%,創下歷史新低。“新型金融機構進入市場,也侵蝕了銀行信貸領域。在這種情況下,銀行去金融市場尋求新的收入來源,也是很自然的事情。”中國民生銀行首席研究員溫彬説,這幾年銀行與金融市場相關的業務收入佔比上升,比如在債券市場上,利用長短期資金的利率差,加杠桿進行期限錯配。

  對銀行傳統信貸業務監管趨嚴,也導致銀行有偏離主業的衝動。曾剛介紹,現在傳統銀行業務有行業集中度和信貸額度限制,還有嚴格的資本充足率和風險準備金要求,這些都會推高銀行信貸成本,影響銀行的利潤。而如果銀行通過金融市場相關的資管業務,跨市場層層嵌套,就能繞開監管之手,投入一些受限制領域,如房地産市場和地方投融資平臺,還能降低貸款成本,不用計提撥備、追加資本,何樂而不為?

  然而,風險正在集聚。回歸服務實體經濟的本源,既是要糾偏,讓銀行突出主業,更是要轉變銀行過度的、短期化的業務經營模式,解圈化套,少做復雜嵌套業務,減少無益于實體經濟的偽創新,有序化解已埋下的風險隱患。

  “投資類資産的過快增長導致資金在金融體係內循環,延長了金融鏈條,風險已經顯現。比如之前的信用債違約事件。”某投資銀行業務負責人對記者説,這些風險在一些小銀行更凸顯。大行本身體量就大,創新型業務量的比重大約為20%,或者更低,如果出現一些風險,能自我消化。但是在有些小型銀行,這類業務的比重高很多,甚至達到50%—60%,自身的風險化解能力弱,一旦出現風險,會影響整體發展。

  “現在這些業務表面上看不到風險,既規避了監管,也帶來了賬面上的收益。但實際上也會有信用風險,而且流動性風險更大,當市場上資金面有變,帶來的損失會超過獲得的即期收益。”這位負責人説。

  突出主業,銀行能否寫好一個“主”字?

  銀行應放棄對短期利潤的過度追求,更加注重長遠、穩固的銀企關係。“偏門堵住,正門還得有序開放”,引導銀行增強主業的監管環境也要改善

  目前,市場已出現了一些積極信號,整體經濟環境改善,會增強銀行“向實”的動力。數據顯示,去年四季度以來宏觀經濟形勢企穩,企業盈利情況改觀,特別是隨著大宗商品價格快速回升,鋼煤等部分産能過剩行業的企業經營有所好轉,現金流增加,信用違約風險下降。銀行內部也加快了不良資産處置,不良貸款率開始下降。

  銀行自身存在的一些頑疾,會使其更多追求眼前短期利益,而忽視與企業長遠關係的維護。

  “現在銀行過于關注對利潤的考核,業績、收入和即期收益挂鉤。下面都是圍著總行的考核指揮棒在轉,而且業務同質化,做得很累。”某城商行基層網點人員告訴記者,銀行考核指標壓力大,攬存任務重,考核項目越來越多。如果發放的貸款有一筆出現了不良,這一整年都白忙,甚至可能因為手續上的小疏忽,給個人發展帶來負面影響。

  “銀行風險和利潤考核應著眼長遠,而不是關注短期指標,這樣對實體經濟短期困難就會更寬容,專注于企業長期發展。”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客座研究員董希淼説,既要凈利潤增長不低,賺的錢越來越多,又要給實體經濟更多讓利,承擔更多風險,本身就很難兩全。相關政府部門、社會和股東都應該放寬對銀行盈利的片面性要求,主動調低銀行利潤預期,使銀行更多關注長遠、穩固的銀企關係,而不是在意某項創新能否實現短期收益,放任中長期風險上升。

  銀行脫實向虛,根子在于監管套利,引導銀行突出主業的監管環境亟待改善。“監管套利在于不同市場監管規則不統一,對銀行不同業務的監管要求有松有嚴,適當降低銀行傳統信貸業務的監管成本,能引導銀行簡化業務流程,減少不必要的通道,讓信貸過程更加清晰、透明,讓更多資金支持實體經濟。”曾剛説。

  “偏門堵住,正門還得有序開放”。曾剛提醒,要有序化解已有風險,避免在“拆彈”的過程中把炸彈引爆。過去一段時間,銀行的非信貸業務規模已很大,不少機構出現潛在損失,在引導銀行糾偏時,還要注意已有的這些業務不要過度收縮,以免引爆風險。多項政策配套進程、實施時點選擇都要慎重,給出一定的緩衝期和調整期,以免給市場帶來太大的短時衝擊。

  董希淼説,從商業銀行的角度講,突出主業要靠持續改進銀行服務,由“資金中介”向“服務中介”轉型,提高服務實體經濟能力。關鍵是充分發揮金融對實體經濟的引導、約束和杠桿功能,逐步退出“兩高一剩”的傳統領域,加快布局戰略性新興産業和先進制造業。同時規范發展資産管理業務,縮減投資類資産規模,減少資金空轉;聚焦國家戰略和實體經濟需求開展各項業務,促進銀行“脫實向虛”的信貸資金和非信貸資金歸位。

+1
【糾錯】 責任編輯: 聶晨靜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重慶:大足石刻新獲“護身符”
    重慶:大足石刻新獲“護身符”
    在京臺胞房山植樹
    在京臺胞房山植樹
    合肥:經典誦讀進社區
    合肥:經典誦讀進社區
    通訊:從古船揚帆到巨輪遠洋——中歐遠洋貨輪續寫“海絲”時代傳奇
    通訊:從古船揚帆到巨輪遠洋——中歐遠洋貨輪續寫“海絲”時代傳奇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8208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