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首例“毒跑道”公益訴訟調解結案 被告拆除跑道並捐款10萬
2017-04-12 10:08:22 來源: 央廣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據中國之聲《新聞縱橫》報道,説起“毒跑道”,人們都會想起,去年各大媒體頭條都被它獨佔的日子。不過,輿論聚焦過後,毒跑道的後續處理,就慢慢淡出了人們的視野,似乎沒有了下文。就在前天,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官方微信 “京法網事”通報,全國首例涉及“毒跑道”的公益訴訟案件在北京市第四中級人民法院以調解方式結案。

  案件的原告是中國生物多樣性保護與綠色發展基金會,簡稱綠發會。被告是北京市朝陽區劉詩昆萬象新天幼兒園。案件調節的結果是,涉事幼兒園拆除園內鋪設的塑膠跑道,並捐出10萬元用于綠色校園的宣傳活動。案件中有哪些細節,公益訴訟能否成為解決毒跑道問題的新途徑?

  據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通報,2016年3月26日至4月1日,劉詩昆幼兒園鋪設塑膠跑道。同年4月該塑膠跑道投入使用,使用後向外散發刺激性氣味。

  中國綠發會在獲知該情況後,向劉詩昆幼兒園發函,要求其採取措施,拆除塑膠跑道,消除對大氣和土壤環境的污染。隨後,中國綠發會以劉詩昆幼兒園破壞大氣和土壤環境,對社會公共利益造成侵害為由向北京市第四中級人民法院起訴,請求劉詩昆幼兒園承擔拆除該幼兒園內的塑膠跑道,對污染的土壤和大氣環境採取修復或替代性修復措施等責任。

  中國綠發會副秘書長馬勇指出,鋪設問題塑膠跑道之後,因為強烈污染物的釋放,對公共環境、對孩子的身體健康造成明顯損害。通過調查取證確認事實之後,向法院提起訴訟。通過法律的手段推動問題的解決,環境公益訴訟就是很好的一個抓手,通過環境公益訴訟的影響,在短期內使他的行為得到及時有效地改變,對孩子們的損害在短期內能夠得到解決。

  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通報稱,在案件審理的過程中,劉詩昆幼兒園認可確實鋪設了塑膠跑道,在出現問題後于2016年6月就動工拆除了,而且表示願意承擔相應的責任,彌補造成的損害。在此基礎上,中國綠發會與劉詩昆幼兒園均有通過調解方式解決糾紛的意願。

  昨天,記者多次致電涉事幼兒園,幼兒園的工作人員拒絕就此事作出評論。

  中國綠發會副秘書長馬勇表示,對此案的最終結果感到滿意,也感受到了被告方的誠意。法院立案之後,他們已經採取措施把塑膠跑道拆除,初步訴訟目的已經達到了。通過跟對方的調解,不光是這一家拆除了,而且對旗下幼兒園有問題的塑膠跑道全部拆除。另外,他們也有實際行動,自願的向中華社會救助基金會捐贈一筆錢,主要用于綠色校園環境宣傳。

  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在京法網事微信公眾號的通報中指出,法院通過調解方式解決了具有社會影響的全國首例“毒跑道”引發的公益訴訟案,不僅及時保護了環境,案結同時執行落地,而且法院未就案辦案,通過調解一並解決了其他問題,創新豐富了公益訴訟承擔責任的方式。

  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教授周珂認為,此前,對于這種案件,可能存在違約與侵權責任的混合狀態,而法院更傾向于從違約的方向處理此類案件。也就是説,幼兒園可以追究生産商、施工方的違約責任,也可以追究生産商、施工方的侵權責任,而生産商、施工方只實施了法律行為,因而幼兒園只能選擇違約或者侵權去追究責任。在環境侵權當中,幼兒園與跑道生産商、施工方對參與訴訟都不積極。而這個案件,對環保公益訴訟,必然會起到積極的指引。“該案體現了我國司法對于環境保護的能動性。從新《環保法》出臺之後,尤其是我國司法審判專門化,也就是在最高法院以及地方法院設立了環境資源審判庭之後,對于環境案件的審理,明顯有了轉變。”

  周珂表示,法院調解結案值得讚賞,但也應注意調解之後,後續問題的處理。“該是誰的責任一定要分清。不能這個調解書完了之後,所有的事都了了。比如制造商、責任施工方,還有建設方幼兒園等,如何通過合同把‘毒跑道’建在幼兒園裏。”

  另外,法院在審理中如果發現,比如有嚴重的違法行為,需要通過其他途徑來解決的,或者有關監管部門失職的行為,也可以在案件判決之後發出司法建議,使這一類問題將來能夠從根本上得到防止。(記者肖源)

+1
【糾錯】 責任編輯: 張新華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土耳其東南部爆炸已致一人死亡
    土耳其東南部爆炸已致一人死亡
    俯瞰濟南大明湖
    俯瞰濟南大明湖
    河南商人“絲路”淘金
    河南商人“絲路”淘金
    韓美舉行軍需物資兩棲補給演習
    韓美舉行軍需物資兩棲補給演習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08811207943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