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讓最需要資金的企業及時獲得支持
2017-04-10 08:17:13 來源: 上海證券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對上市公司的再融資行為予以嚴格規范,這是近半年來監管部門一直在抓緊做的事情,在不久前對滬深主板上市公司的定向增發提出了明確的限制性要求之後,現在又對創業板公司小額再融資操作也有了更為嚴格的規范。有人説,如今的我國資本市場,再融資政策正在不斷被收緊,這與IPO的持續快速推進形成了鮮明的對照。

  其實,這幾年來,我國資本市場上的再融資規模要遠遠大于IPO,雖然推出各類再融資方案的上市公司並不算多,但他們的平均融資額要明顯超過IPO數倍。據東方財富Choice的數據,自2016年以來,A股新股發行約300家,首發募集資金規模1865.36億,平均每家募資約6.22億。而上市公司通過定增、配股募集資金約2萬億。A股2016年以來共有855次增發,合計募集資金約1.97萬億,平均每次增發募資金額超過23億;同期配股公司11家,募資總額298.51億。因統計范圍不同,各類數據或有差異,但反映出的總體趨勢一致。

  或許是心理慣性使然,普通投資者總是比較關注IPO,而對上市公司的再融資,往往並不特別留意。因此,凡提到擴容,一般都會講IPO多了快了之類,對再融資則通常反應平淡。可是,市場的實情是,近幾年來再融資規模居高不下,對二級市場的影響與日俱增,來自再融資的限售股,已成了制約相關股票走勢的重要因素。而這當中,定向增發又是起到了關鍵作用。因此,一些有識之士不斷呼吁,要對再融資實行嚴格規范,否則市場很難形成穩定的預期,不利于長遠發展。而現在,監管部門就是在這方面不斷出臺新的措施。

  以往上市公司再融資,由于相關的發行條件比較寬松,因此,很多公司在操作上貪大求快。所謂貪大,就是不顧實際需要,盡可能增加再融資的規模,試圖以此掌控盡可能大的社會資源,求得跨越式發展。也許,這樣的想法也不能算錯,但問題在于,由于缺乏相應的實施條件,結果往往是錢融到手了,卻沒有真正符合需要的項目可投,結果資金閒置,有的只能去購買理財産品。更有甚者,用這些錢以不可思議的高價收購一些嚴重缺乏確定性的資産,致使企業面臨極大的投資風險。所謂求快,則是鑒于再融資的價格需要參考二級市場的行情,因此一些上市公司總會在自認為二級市場股價對其比較有利的情況下,匆匆忙忙停牌再融資,而因為要趕這個時間點,準備工作很可能不到位,結果不是影響了對項目的考察,就是在操作上表現得不夠縝密,影響了再融資的綜合質量。如果在這過程中存在利益交換與輸送等問題,那就在更大程度上損害了投資者的利益。

  最近對創業板公司的小額再融資的規范,取消了過去市價增發後即可流通的安排,實施一年鎖定期,就是針對以往在這過程中出現的人為抬高股價,以配合增發的股票套現現象而制定的對策。顯然,當這類狀況頻頻發生時,一方面給股市帶來了很大的資金壓力,另一方面則是有悖于市場的公平原則,客觀上也很容易造成對更多普通投資者利益的侵犯。

  在這裏,更大的問題在于,無序的再融資,特別是大規模推出的融資價格與市場價格存在較大差距的再融資,十分不利于穩定投資者對市場的預期,成為幹擾滬深股市平穩運行中的一大負面因素。也因如此,加強對再融資的監管,特別是作出某些制度性限制,既是為了化解再融資規模過大、速度過快對市場造成的衝擊,也是為了盡力堵住再融資過程中引發某些不規范現象的漏洞,避免再融資成為一些機構鑽政策空子套利的工具。因此,監管部門每次推出新的規范再融資的措施,都被市場視為利好,成為推動滬深兩市平穩運行的積極因素。

  也許有人會擔心,嚴格規范再融資以後,會不會影響上市公司籌集資金、快速發展呢?筆者的判斷是不會,因為對于必要的再融資,大門現在仍然是敞開的。依現在的法律規章,上市公司合理的資金需求,基本能得到保證。另外,就多數企業正常的發展模式而言,大規模、高比例的再融資並非是唯一的選擇。海外老牌市場的經驗也一再證明,把融資資源更多地向IPO傾斜,讓那些最需要資金的企業獲得資本市場的支持,也許效果是最為理想的。(桂浩明 作者係申萬宏源證券研究所市場研究總監)

 

+1
【糾錯】 責任編輯: 張倩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瑞士莫爾日鬱金香節
    瑞士莫爾日鬱金香節
    航拍江西九江水中花海 春意盎然惹人醉
    航拍江西九江水中花海 春意盎然惹人醉
    探訪南昌春日校園 繁花如瀑醉春風
    探訪南昌春日校園 繁花如瀑醉春風
    賽馬節上的“女士日”
    賽馬節上的“女士日”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11911207777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