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男子殘忍殺害兩子 稱絕不允許孩子生活在單親家庭
2017-03-24 09:44:21 來源: 成都商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作案之前,周友章將給兒子們買的“塑料馬”、“小汽車”等玩具整齊地放在窗前,還按當地習俗擺好了一家四口的碗筷。

周友章父子三人

  3月20日淩晨,瀘州敘永縣落卜鎮大樹村有些寧靜,只有偶爾幾聲犬吠,村民們早已進入夢鄉。就在這個淩晨,一起慘案悄悄發生,28歲的周友章留下遺書,勒死兩個年幼的兒子,隨後服毒自殺。

  周友章從小被領養,自稱婚姻失敗,不希望兩個兒子經歷痛苦,選擇把兩個兒子一起“帶走”。但其妻一家則認為他欠債走投無路才犯罪。目前,犯罪嫌疑人周友章已被警方控制,仍在重症監護室搶救,案件還在進一步調查中。法學專家稱,如果嫌疑人搶救回來,需承擔相應刑事責任。

  警方通報

  3月22日,瀘州市敘永縣公安局官方微信平臺“平安敘永”發布消息通報了此案,通報稱:2017年3月20日淩晨3時許,敘永縣落卜鎮發生命案,造成兩人死亡。 犯罪嫌疑人周某(男,28歲,敘永縣落卜鎮人)疑與其妻子感情糾紛將其5歲和2歲的兒子勒死,自己服食農藥自殺未遂,送醫院搶救中。

  淩晨作案: 兩個兒子身亡 他被送進ICU

  春天來了,敘永山村的夜晚仍然來得很早。

  3月19日晚,落卜鎮大樹村的村民們勞作一天後,早早回家生火做飯。周友章帶著兩個兒子,在叔叔周正湘家吃完晚飯後回到家裏,亮起了燈,這是周友章一家留給村民們的最後印象。

  3月20日淩晨4點40分左右,40多歲的周正湘突然被電話吵醒,電話是女婿從廣東打來的,他稱自己正在上夜班,看到堂哥周友章在朋友圈發了絕筆信説他殺了兒子,還服了毒,堂哥的電話打不通,他讓岳父過去看看。周正湘翻身起床,拿起手電筒跑到隔壁侄兒周友章家,但其家裏一片漆黑,敲門也無人應。

  “遭了,壞了!”周正湘突然想起,他下午看到周友章在菜地裏挖了個坑。他隨即來到侄兒家的菜地邊,借著手電筒,眼前的一幕差點讓他暈過去。“周友章躺在坑中,兩個臂膀裏抱著兩個兒子,都沒了聲息。”周正湘回憶,當時5歲的大孫子周佳毅已無生命體徵,小孫子周錦程還有口氣。“他脖子上有血,氣息微弱,但能説話。”周正湘和趕來的村民一邊打120求助,一邊施救。眾人將三人抱回屋裏,周友章有氣無力地説,“你們不要救我了,救也救不了,我喝了兩瓶農達和一瓶三步倒。”醫生趕來後,經過急救宣布兩個孩子死亡,周友章則被送進敘永縣人民醫院ICU,警方隨後介入調查。

  作案之前:

  給兒子們買了新衣和玩具

  親友們回憶,兩個孩子當時都穿著頭一天周友章剛買的新衣服。有村民記得,3月19日一大早,周友章就騎摩托車載著兩個兒子出門了。中午回來時,父子三人都買了新衣服,還有一大堆玩具。“兩個孩子很興奮,在屋外水泥地上玩耍。”

  當日下午,周友章帶著鋤頭來到自家菜地挖坑,有人打招呼,他還笑瞇瞇地回應。“無緣無故在地裏挖什麼坑?”周家的老人感覺不對勁,給在外地打工的周友章姑媽周懷芳打了電話。周懷芳便在微信上問侄兒,周友章説要挖坑找狗牙齒,給兒子們當玩具耍。

  成都商報記者在現場看到,周友章挖的坑深約0.8米,長約1.5米,寬約1米。村民們回憶,傍晚時,周友章挖好坑後回到家裏,叔叔周正湘把他和兩個兒子叫到家裏吃晚飯。飯桌上,周友章還談了些他在東莞和路上的見聞,無任何異常。案發後,外出打工的姑姑、堂哥、表姐們連夜趕回來,發現周友章將兒子們的玩具、家裏的照片整齊地擺在窗前,桌上還擺著四副碗筷……

  留下遺書:

  “絕不允許孩子生活在單親家庭”

  周友章留下了五封遺書,在遺書中交代了作案動機、後事安排,並寫了兩頁給妻子的絕筆信。

  他在遺書中寫道:“不要因為我殺了自己孩子而唾罵我。我是在愛他們(因為接下來的日子他們不會開心的)”“我絕不允許我的孩子生活在單親家庭”。他也表達了自己對妻子的“愛”:“不要為難和指責羅某某……我對不起她……這六七年她也過得很苦,不要指責她……”然而,他所謂的“愛”,最終讓兩個幼小生命消逝。 作案當天淩晨02:09,周友章在朋友圈曬了給兒子買的玩具等照片。04:03,他發布最後一條消息:“永別了,親們”。隨之發布的,是五封遺書和絕筆信。

  一位親友稱,他從警方得到消息,當天淩晨周友章是趁兩個兒子熟睡後作案的,隨後服毒自殺。

  他的遺書

  “不要因為我殺了自己孩子而唾罵我。我是在愛他們(因為接下來的日子他們不會開心的)”“我絕不允許我的孩子生活在單親家庭”。他也在遺書中表達了自己對妻子的“愛”:“不要為難和指責羅某某……我對不起她……這六七年她也過得很苦,不要指責她……”

  小時遭遺棄後被領養“吃百家飯、穿百家衣”

  曾寄望兩兒過上好日子取名“佳毅”“錦程”

  羅江林還記得,3月18日19時左右,他正在看電視,周友章騎著摩托車來了。聽説父親要接他們回去玩兩天時,兩個孩子表現得相當興奮。只是,他們不知道等待他們的,是死亡。案發後,羅家人悲痛難當,羅江林在面對警察詢問時當場暈厥,家裏的事情由一些親友協助處理。

  周友章今年剛好28歲,他的兩個兒子,一個5歲多,一個兩歲多。在周友章家,成都商報記者看到一張近30人的全家福照片,周友章位列其中。但周友章原本並不是周家的孩子,而是從小被養父周正全領養的。在後來家人發現的遺書中,周友章把自己從小被遺棄一事,看成了人生最大的不幸,並稱不希望兩個兒子也經歷這樣的遭遇。

  “周友章年幼時,吃百家飯,穿百家衣。”周家親友稱。或許是自己確實苦夠了,他給兩個兒子取的名字,代表了他內心的希望。周友章曾對別人説過,大兒子叫周佳毅,是希望他將來有美好的生活,並通過堅毅的努力去實現;小兒子取名周錦程,就是希望他前程似錦,不要像他一樣過苦日子。

  他親手謀劃的夢想,又被他自己親手扼殺。如今,周友章仍在敘永縣醫院的重症監護室搶救。而他的兩個兒子已成為冰冷的屍體被寄放在敘永縣殯儀館。殯儀館工作人員説,周家兩個兒子,自從警方做了屍檢後,就再沒人來看過。

  生命是獨立個體 任何人包括父母不能非法剝奪

  法學專家:若搶救回來 嫌疑人需承擔刑事責任

  北京理工大學法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徐昕認為,這樣慘烈的家庭悲劇令人嘆息,犯罪嫌疑人的行為已構成故意殺人的要件。如果嫌疑人搶救回來,需承擔相應的刑事責任。徐昕告訴成都商報記者,生命是獨立個體,不管大人還是小孩,包括孩子父母在內,任何人不能非法剝奪。因此,只要案發時犯罪嫌疑人周友章不是精神失常,就應當依法承擔刑事責任。

  同時,徐昕呼吁全社會重視此類案件,發現苗頭提前進行心理幹預,防止類似悲劇發生。

  動機1

  老婆跟人跑了?

  老婆否認有外遇“他欠錢還打人”

  周友章在遺書中隱約透露出與妻子的情感糾紛,一度讓人認為是妻子的離開導致其作案。

  成都商報記者了解到,2月14日,雞年正月初八,周友章的妻子羅雪琳(化名)前往東莞打工。此後,周家女性長輩發現事情不太對勁。“她(羅雪琳)在微信中跟我聊過,説去了重慶那個男的家裏,那家條件不錯。”在周家長輩出示的微信聊天記錄中,羅雪琳説:“一切從頭開始?回不了頭了!”

  2月27日,周友章騎著摩托車前往東莞尋找妻子羅雪琳,兩人見面後很快又發生爭執。3月17日下午,周友章獨自騎摩托車從東莞回到敘永,回家當天便去岳母家把兩個兒子接回了家,隨後不久慘案發生。

  對于因夫妻感情糾紛導致周友章作案的説法,周友章的岳母一家持否定態度。成都商報記者趕到羅家時,其岳父羅江林正在焚燒兩個外孫的衣物,涕泗橫流,“我兩個外孫乖得很,沒想到他會這樣做!”

  23歲的羅雪琳蓬頭垢面,十分憔悴。對于周友章作案,她否認周家所説是因為她有外遇。“春節期間,他經常白天睡覺,晚上出門,我們為此一直在吵。”羅雪琳説,看到家裏不成樣子,她當時和周友章商量外出打工掙錢,周友章當時同意了。

  “後來沒多久,他也騎摩托車到了東莞。”羅雪琳告訴成都商報記者,見面後沒多久,又有人打電話向周友章要賬。周友章便向她要錢,但她剛到東莞上班沒掙到錢,周友章便讓她去借錢。為此,兩人基本上天天吵架。大約第七天,周友章又要求她拿錢還賬,被拒絕後,周友章動了手,她隨後離開,從此再也沒有回去。

  3月17日上午,羅雪琳再次接到周友章的電話,周友章讓她回家並稱再也不會打她。羅雪琳説她害怕,但仍給周友章卡上轉了900元現金。當天下午,周友章獨自從東莞出發返回敘永。

  動機2

  被高利貸追債?

  親屬稱他有賭博習慣 曾輸錢借高利貸

  就在成都商報記者在羅家採訪時,手機響了,是個外省電話。一名男子在電話中急促地問周友章在不在家,稱周友章在其公司買了個分期付款的蘋果手機,已經逾期很多天了,既不還款也不接電話,要求周友章必須盡快還款,否則就要採取措施。

  周友章的岳母尹安秀還向成都商報記者展示了一條短信:“周友章于我司貸款共計1650元,逾期5天,由于多次爽約,拒接電話,拒絕還款,借款時……”由于老手機很破舊,已無法查看短信全部內容。羅雪琳説,在剛剛認識周友章時,周就有打牌的習慣,還曾威脅她如果不跟他在一起,就殺她全家。她也至今沒和周友章辦結婚登記手續。 周家長輩們證實,周友章跟岳父母的關係一直不是特別好。但兩個孩子平時由外公外婆帶,二老也特別疼愛兩個外孫。“周友章以前住在岳父母家,後來搬回來,又搬回去過,反復好多次。”

  還有周家不願透露姓名的親屬向成都商報記者表示,周友章確有賭博習慣,這才是導致家庭糾紛的真正原因。“最多時輸過幾千塊錢,還沒錢給,就借水錢(高利貸)。”

  另有周家親屬稱,“這次他去找他老婆前幾天就在敘永打牌借了5000元水錢,聽別人説到現在加利息是一萬多了,也許是逼急了。”

  尹安秀稱周友章曾因借高利貸受威脅,後來是其父幫他還清了高利貸,此事也得到周家親屬證實。

  羅雪琳回憶,她是在讀初中時無意中認識了周友章。“那時女兒才十五六歲,我們不同意,周友章就把女兒帶到了外地打工。”羅江林説,眼看生米煮成熟飯,老兩口就默認了。考慮到周家條件不好,他們就讓周友章到自家來住。但周友章家的莊稼,基本都是他們在幫忙耕種。(記者 羅敏)

+1
【糾錯】 責任編輯: 聶晨靜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摩蘇爾博物館遭“伊斯蘭國”嚴重破壞
    摩蘇爾博物館遭“伊斯蘭國”嚴重破壞
    恐襲後的倫敦
    恐襲後的倫敦
    世預賽:中國隊戰勝韓國隊
    世預賽:中國隊戰勝韓國隊
    南京孩童著漢服行古禮拜師傳孝道
    南京孩童著漢服行古禮拜師傳孝道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6862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