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太平人壽攜手“天下女人國際論壇” 激發女性力量
2017-03-23 11:40:37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創新,幾乎成了這個時代的代名詞,而女性正以其卓越的創新能力參與其中。2017年3月21日—23日,以“女性,變革時代的創新力量”為主題的“天下女人國際論壇”在北京舉行,太平人壽作為本次國際論壇的首席戰略合作夥伴,提供相關活動支持。

    2017天下女人國際論壇在“女性,變革時代的創新力量”主題下,立足于女性在這個風雲變幻的時代裏所凸顯的創新思維、創新發展模式,以及女性的自我創新能力。活動中,太平人壽與主辦方共同發起倡議,號召廣大女性同胞勇敢參與變革和創新,激發自身能量,成就更好的自己。太平人壽的多位女性高管,副總經理鄭慶紅、總精算師楊美瑛、湖北分公司總經理張永艷等,親身參與到聯合倡議中,通過錄制視頻、宣讀倡議書、分享個人經歷,鼓勵更多的女性同胞關注自身的價值發展。

    在太平人壽組織開展的分論壇中,與會者共同聚焦女性成長和自我追求。在論壇上分享自身經歷的太平人壽湖北分公司總經理張永艷,從一名現代金融保險企業女性高管的視角,與參會者一起探討了時代變遷中,女性參與變革和創新的狀況。她還以個人為案例,講訴了千千萬萬和她一樣普通而又不平凡的女性保險人,如何通過自己的努力,改變著社會對保險行業的認知、消除大眾的誤解、播種保險的意識,從而推動著中國保險行業的發展。

    隨著社會的不斷進步,女性的社會角色越來越重要。目前,女性員工已經佔太平人壽員工總數的50%以上,遠不止“半邊天”。女性有耐心,具有親和力,善于溝通,容易被客戶接受,被認為更適合從事保險服務行業。

    太平人壽一直注重為女性員工搭建平臺,開展各類培訓活動、舉辦親子講座、家庭關係講座等。在公司內部,“女職工休息室”就超過50個,為女員工的休息、孕期女員工的哺乳提供了便利,體現了太平人壽對女性員工,尤其是孕期和哺乳期女員工的關愛。針對女性員工可能面對的職場“天花板”,太平人壽還加大了幹部培訓的力度和頻率,提升幹部素質,以幫助女員工突破職場瓶頸。

    據了解,“天下女人國際論壇”是由陽光媒體集團、天下女人研究院主辦,第一個本部設在中國的女性國際論壇。和前三屆一樣,2017天下女人國際論壇邀請各行業意見領袖組成論壇咨詢委員會。2016年,太平人壽作為天下女人國際論壇戰略合作夥伴,今年再次升級為首席戰略合作夥伴,體現了太平人壽關注中國女性成長與發展的積極態度,傳遞出太平人壽“心係天下女性太平、心係天下太平”的理念。(祝玲)

    太平人壽湖北分公司總經理張永艷:女人做自己•方有原動力(演講全文)——

    各位來賓,女士們,先生們,大家好!

    這真是一件很榮幸的事情,能和在座的各位探討有關女人,有關女人所處的變革時代,有關女人創新和力量的話題。

    首先,我該怎麼介紹我自己呢?不惑之年,我是母親,我是妻子,我是女兒,我是總經理,我是太平人壽保險公司的一員,我似乎有多重的身份。

    歷史學者張宏傑先生著書,説大明王朝有七張面孔,站在這個演講臺上,我突然發現,我一個人,似乎就能扮演一個大明王朝了。覆載之間,眾生蕓蕓,我們每個人都會有許多的面孔,可哪一張面孔是我自己呢?

    在這裏,我想請大家看兩張照片。

    一張照片,素面朝天,不假修飾。

    一張照片,用光、著裝、造型、姿勢都很用心,後期還用軟件PS了一下。

    就這兩張照片的美感而言,後者顯然光鮮多了。

    我想沒有哪個女人不樂意自己是一個美女,但是,真實的我,偏偏就是第一張。

    現實與美麗,我不得不選擇前者:我是一個女人,一個毫無驚艷之處的平凡的女人;一個在保險行業裏徒步行走二十年,如今仍舊在其中跋涉的女人。我,沒有傳奇人生,沒有跌宕感人的故事,我,就是我自己。

    所以,應本屆天下女人國際論壇的要求,需要送上一張自己的照片時,盡管我照了這麼一組漂亮的照片,但是,我還是傳了第一張。

    戲劇《哈姆雷特》裏,王子曾經質疑他的戀人,説:God has given you one face, and you make yourselves another.造物主給了你一張臉,可是,你卻制造了另外一張面孔。

    這句話,我始終認為,其實就是莎士比亞問天下女人的:女人,你為什麼需要另外一張面孔,為什麼不做你自己呢?

    劇作家易卜生也如此説:人生的第一天職是什麼?答案很簡單,做自己。

    我喜歡這個答案,它與我心生戚戚焉,而且,我也用自身實踐並衍生了這個答案:做女人,做自己,能夠激發原動力。

    今天我和大家一起探討的這個標題,是我自己四十多年來的人生關照,在這裏,我想和大家一起分享女人本色“做女人,做自己”的事情。站在這裏,我能剖析,最有資格剖析的,當然也就是我自己。

    一路走來,我努力地做著我自己,做一個沒有面具,自然而然的自己;做一個出身平凡,追求平凡的自己;做一個不受世風驚擾,不受潮流裹挾,不被成見束縛的自己。我做得有滋有味,頗有心得。

    做女人,怎麼做自己?

    我既不是明星精英,又不是成功人士,我毫無矜誇之處,我卻在這裏剖析我自己。那是因為,我想或者我可以代表一個行業,就是保險行業裏的女人們,我的個人經歷所映照著的,都是我的那些姐妹們,我希望通過對我的了解,大家更多地理解我們保險女職員,我願意和各行各業的女性朋友們一起,探討變革時代,做女人的經歷和經驗。

    做女人,是一門學問,是一門需要自己在生活中去悟的學問。

    從我們來到這個世界,我們就會見識各種榜樣,古今中外各種經典故事,他們都會有聲無聲地引導我們:長大後,我就成了你。

    跟著榜樣做女人,青出于藍而勝于藍,固然美好,但是,我們不得不承認,許多時候為了效法榜樣,我們失去了自己的個性發展,甚至失去了自己的所有權,許多的模倣和學習,讓我們為追求成功而變成邯鄲學步,東施效顰。

    18歲那年的高考失利,讓我從幻想的半天雲跌落到塵埃裏。

    我第一次要直面自己的失敗,我清晰地意識到,我就是我自己,我別無選擇地要做一個從失敗中爬起來的自己,因為,我要對自己負責,我要愛我自己。而做自己的第一步,必須是接納自己。

    【做自己,就是接納自己】

    我們不能否認,成者為王敗者為寇的價值觀,在我們所生活的社會中根深蒂固。

    所以做失敗的自己,接納失敗自己,就顯得格外艱難。它需要勇氣,也需要智慧。因為我們需要在接納自己造成的糟糕的局面中突圍,還需要我們帶著失敗的標簽往前走,迎接成功。

    所以,接納自己,是往前走,往高處走的起點。

    很多時候,我們不得不承認,實際上我們根本就不能接納自己,我們不能接受自己的缺點,遺憾,不夠完美,不夠成功,我們常常急于否定自己,認為自己這不能做,那不能試,不知覺中,我們樂于毀滅自己的自信。

    可有時候,我們又會陷入自戀之中,輕易拒絕外來的建議和知識,崇拜式地只相信自己的認知能力,我們接納著一個自大的自己。

    所以,我的自我接納,既是一場對自己的徵戰,也是一場自我缺憾的治療過程;既是一次次對不同局勢下的自己進行深刻剖析,又是一次次從塵埃中站起來的鼓勵。

    18歲的那年,我可以接納高考失敗的自己。但是48歲的那年,我必須再一次接納管理失敗的自己。

    跨過三十年的光陰,自我接納的內涵,對于我來説,發生了深刻的變化。如果説18歲對高考失利的接納,是勇敢面對人生,那麼48歲對自己一次巨大失誤的接納,則是一次深刻的理性的蛻變。

    兩年前,我的辦公室來了一個年輕人,他朝氣蓬勃,充滿激情,他跟我描繪他的事業願景,對公司的業績規劃,説的非常動情,非常感人,我是越聽越高興,隨後,他指出了公司的各種弊端,提出需要特別支持。

    怎麼支持呢,我們的團隊培訓,都是開放式培訓,但是,這個年輕人提出,他需要把他的團隊拉出去,做封閉式培訓,需要場地,需要經費。

    我欣賞有事業心的年輕人,我也希望給他創造環境,讓他發展,于是給了他許多工作支持,允許他進行封閉式培訓。

    我主動打破了規矩,一開始就放低了對他的要求,可那個時候的我認為,我是在不拘一格用人才。

    果然,這個年輕人的營銷團隊越做越大,業績也非常明顯,但是,隨後他就向公司提出了越來越多的要求,甚至有些要求是非常特殊化的。而且他慣用的套路就是,先給公司描述一個美好的藍圖,然後指出公司的各種弊端,這些弊端嚴重影響了他實現這個藍圖,講到動情處,他會聲淚俱下。

    久而久之,一種警覺提醒我,他在演戲了,而事實證明,這個年輕人已經開始失控了。

    他運用封閉式培訓的方式,兩年的時間,組建了一個一千多人與公司隔絕的私人團隊。他一年的保費做到五六千萬了。這個數據,足以讓他在公司膨脹,他不斷威脅公司,提出各種條件,如果不滿足,他隨時將他的團隊拉走。

    當時的我,不知覺中被他牽制了。我非常擔心這一千多人走了,五六千萬的保費空缺了,這個巨大的窟窿該怎麼填補?所産生的係統影響,市場影響,都將是巨大的,我能否承擔得起這個後果?我如何面對公司的上上下下?

    我試圖爭取時間,繼續退讓,滿足他的條件,同時派人接管。

    但是已經來不及了,他的所謂封閉式的培訓與管理,採用的就是傳銷模式,一方面他把自己營造成受害者的形象,爭取他團隊的同情和對公司的仇視,另一方面,他用金錢和黑社會的手段恐嚇捆綁了他的團隊,甚至,他到我的辦公室來,威脅我,他有黑社會的背景。

    他成了一個燙手的山芋。

    作為管理者,作為總經理,我該怎麼辦?繼續往下走,遷就他,遮蓋真相?讓損失來得晚一點?還是快刀斬亂麻?放手?

    為此,我真是徹夜難眠,我和公司領導班子通宵開會,討論怎麼解決。

    最後,我問自己:是什麼原因造成了今天的這個局面?是什麼原因讓我陷入到巨大的被動中?

    我必然有一處軟肋,是我自己引以為自豪的個性,那就是:有魄力。

    從我做管理的那一天起,我就立志要做一個開明的,通達的,有魄力的女人。

    世俗的眼光裏,一個單位的女領導,常常被貼上標簽:做事小氣,行為保守,眼界狹窄。

    作為管理者,作為公司的總經理,我太迫切地想帶著大家一起往前衝了,我太需要擦掉這些小女人的標簽了,為了做事有魄力,為了鼓勵大家敢想敢做,我不惜在培養這個年輕人的時候,放低了原則和要求,把自己當做一個老大哥,拍著胸脯説:兄弟,你只管往前衝,大哥在後面呢!

    如此一來,我不僅沒能培養出優秀的人才,反而害了這個年輕人,使他突破道德底線,墜入膨脹的陷阱。而我自己,也因此一再退讓,走進死胡同,退無可退。

    徹夜難眠時,我反思自己,這種管理的魄力為什麼將我引入誤區?

    以銅為鏡,可以正衣冠;以人為鏡,可以查得失;以自己為鏡呢?可以智慧地接納自己。

    我發現,事實上我就沒有接納自己是一個女人,一個原本就應該謹慎小心,遵循規章制度的女人。我戴著有色眼睛看自己,把女性管理者中的優秀素質忽略了。

    而那麼長久的時間裏,我為什麼只能退讓,只能防守,不能突圍呢?

    還有一個原因,就是我只能贏不能輸。

    為什麼我就那麼害怕這個後果呢?我為什麼被要挾,就是因為我患得患失,只能接納成功的自己,我不能接納被人否定,譏誚,被上級微詞的自己,我不能接納失敗。

    事實上,在這個事件上,我的確輸了。我越是想營造出魄力,我越是會失去魄力,我越是不想面對輸的局面,我越是會輸得更慘。

    于是我決定,遵從自己內心的聲音,接納自己即將面臨的各種影響,接納自己是一個女人,接納自己的失誤。

    此後,我突然豁然開朗,壓在心裏的巨大的石頭就這樣滾開了。

    當然,我不得不面對公司巨大的震蕩和損失,但是,接納,讓我沒有了懼怕,接納,讓我沒有被要挾,接納,讓我在困難面前更從容。

    這個年輕人最終被我們公司除名了。他團隊裏的每一個人,我們都沒有阻攔,誰要離去,立即辦理手續,事實是,我們一個都沒有留下來,統統被他帶走了。而且,離去的人,故意帶人來退保。我們向客戶陳明得失利弊,然後該怎麼辦就怎麼辦。

    這件事情之後,我去總公司開會,我知道所有人都在看我,發生了這麼大的事,我會怎麼處理。記得一個同事問我:張總,你們公司發生這麼大的事,你怎麼會這麼坦然。

    因為我接納了我的失誤,我不再患得患失。

    我的自我接納,是一種積極的接納。

    我在接納一個不斷反省,不斷進步,不斷成長,不斷向上的自己,而不是接納一個逃避現實,膽小退縮的自己。

    我比較欣賞《聖經》中有這樣一句話:我們,都是上帝手裏未完成的工。什麼意思呢?也就是説,我們每個人的一生,都是一個成長的過程,這個過程充滿了不完美,因為我們只是上帝手裏沒有創造完成的半成品,我們需要在人生中不斷被打造,不斷被磨礪,這打造與磨礪的每一個階段,都應該自我接納,因為這不是我們最終的形象,只有勇敢配合上帝打磨的人,才能成為完美的作品。

    所以,當我勇敢地坦誠面對自己的工作失誤,當我直面自己的失敗,當我接納一個仍舊要向前行走,不斷完善著的自己,我們整個湖北分公司的同仁們都接納了我,接納了現狀,他們和我一起擰成了一股繩,大家空前團結,人人工作都非常拼,這種齊心協力,讓我們到了年底超額完成了當年的目標,這一年,太平人壽湖北分公司的個險銷售額名列全國第三的好成績。

    一千多人,五六千萬的保費 ,這麼大的窟窿,這麼大的團隊,這麼大的震蕩,不僅沒有把我們打垮,反而促使我們更團結有力。

    人説五十而知天命,快到五十歲,我似乎看到了一種被稱為“天命”的自然規律,順應這個規律,你會輕松很多。

    這個規律是什麼?就是真誠自然地面對現實,坦然坦蕩地接納自己,耐心陪伴自己成長。

    【做自己,是平視自己】

    做自己,還需要平視自己。就是合乎中道地看自己,正確地評估自己,既不看高了,也不要看低了。

    我人生的笑點和盲點一樣多。我的盲點是,我從來不知道自己能做保險,所以我曾經堅定地認為,我絕對不會從事保險業。而我的笑點是,保險偏偏成了我終身的職業。

    正確的視角,能引導人走正確的道路。我進入保險業,正印證了這句話。

    1998年,我從原單位出來,決定應聘保險公司的財務人員,但是,卻陰差陽錯地參加了保險公司營銷員的培訓。

    這對于我來説,真像一個玩笑,當時的我,除了會做賬,不知道自己還有什麼別的能力。

    那年報名參與培訓的有一千多人,最後被留下來的,只有33人。

    這是一種淘汰式的學習,從臺灣請來的培訓老師根據學生的表現,和他對學生的能力評估編排座位,優秀的學員,就在教室前面坐著,最不優秀的,肯定是坐在距離老師最遠的地方。當時,我們教室最後面,擺著兩個像釘子戶一樣前不著村,後不接店的位置,非常突兀,明眼人一看就知道,這裏坐著的,一定是最不被老師看好的學生。而我,就坐在那裏。

    我身邊還有一個女同桌,是一個研究生,她當時非常氣憤,她説:我從幼兒園開始,就是最好的學生,從來沒有遇到這樣不公平的待遇!然後,她生氣地走了。她走了之後,最後一排就只剩下我一個人了,我越發突兀了。

    當時的我,卻是沒有任何遭受了不公平待遇的被傷害的感覺,我只想,老師説好就好,讓我坐哪裏就坐哪裏,我不是特種人才,也不是特殊身份,我普通得跟這教室裏的桌椅板凳一樣,擺哪兒是哪兒。

    理論學習結束之後,我們進入實戰學習,這時候,我開始引起老師的注意了。我自己都不知道,原來我會有那麼多的潛力。

    到了最後學習結束的時候,一千多名學員,産生六個優秀學員,我是其中之一。

    我想,如果我和我的同桌一樣,認為自己不該坐最後一排,而放棄學習,我永遠都不會知道,我竟然還有著許多人並不具有的實戰能力。我的事業,我的人生,都將被改寫。最重要的是,我以後無論做什麼,都不會有謙卑平和的心態,我會把自己擺在期望值比較高一點的位置,我無法平視自己,我會像魯迅先生説的那樣:“須仰視方可見”。

    這次學習,我學到的,遠比其他同學多得多,那就是除了保險業務能力,更重要的是,要合乎中道地平視自己。

    當然,用正確的視角看自己,還滲透在工作中的點點滴滴。

    當時,即便我取得了優秀的成績,但是,我仍舊沒有決定選擇保險這個行業。

    只是過去的四個月裏,那些優秀的課程和培訓體係,讓我受益匪淺,所以我想,我不能白學了,我何妨不給自己一個月的時間去實踐一下,一個月之後,我就離開,也算是給自己一個交代。

    1998年,我三十歲,步入而立之年,很多人都會收到一個禮物,或者給自己買一個重要的東西,留作紀念。

    這一年,我在武漢市最大最豪華的商場,武漢廣場,買了我平生最昂貴的兩件白色真絲襯衣 ,然而,我不是為了而立之年做紀念,我開始了推銷保險的工作。這兩件白絲綢襯衣 ,是我給自己買的工作服。

    為什麼必須買昂貴的真絲襯衣?我知道當時的社會並不尊重保險員,我必須把自己打扮起來,我要維持自己的尊嚴。

    在我給自己設定的一個月的時間裏,我就這兩件白真絲襯衣換洗,每天在外面奔跑,推銷保險。武漢的夏天有多熱,只用三個字來形容:火爐子。我圍繞著火爐子整整跑破了兩雙鞋子,我的真絲白襯衣 ,因為汗水的浸潤,徹底毀成了黃色,再也洗不白了。

    這一個月我的辛苦可想而知!一個月結束之後,我決定走人,可是這時候,我的工資卡入賬了,我到銀行打出來一看,一萬八千元!當時武漢市的人均月薪不到兩千。這一萬八還只是我收入的一部分,因為還有一筆留存到下個月發放,實際上我第一個月的收入是兩萬多。

    1998年,在武漢,月薪兩萬!

    我當時就想:我,那個真實的我自己,到底需要什麼?

    我分析了一下,錢,固然是我需要的,但我更需要的,是公平的競爭環境!因為公平能讓我平視自己,因為公平能讓社會平視我。

    我之所以留了下來,並且無怨無悔二十年,因為中國保險業給了我最公平的競爭平臺。

    我曾經在一家港資企業做過高管,財務總監。

    可是同樣的身份,同樣的級別。我的月薪3000元人民幣,從香港來的高管,他們的月薪卻是3萬港幣。當時是一萬港幣兌換1.4萬人民幣。

    而且 ,我沒有休假,他們每個月有五天的休假,可以回香港探親。我卻必須沒日沒夜地幹活。

    不公平的社會環境,會讓我們麻木,因為不公平,我們常常忘記了平視自己。長久錯誤的視角,我們或者自卑,或者膨脹。

    可是我,要做一個真實的自己,公平對我來説,就彌足珍貴.

    其實,當我邁入保險業的時候,正處于中國保險行業的起步階段,大量的下崗女工,低文化程度的女性涌進這個行業。她們,卻要向比自己收入高的人,推銷她們自己都買不起的保險。不對等的營銷關係,從一開始就注定了,女保險員必定會處于這個社會不平等的視線裏,必定會受到歧視和傷害。

    我曾經參加一場婚禮,新郎是一個殘疾人,那天穿了一身漂亮的西服,非常精神。可是旁邊有人説:你看他穿了西服也那麼不對勁,怎麼看都像個賣保險的。

    我身邊很多人,因為受不了這種歧視,離開了這個行業。

    我受得了歧視和傷害麼?我憑什麼就受得了呢?

    如果不是合乎中道地平視自己,平視自己的職業,我也受不了職業歧視。

    事實上,這好像也是一個共同的視角。在我們保險業,許多堅守著的女保險員,都和我一樣。她們,拋去虛榮,大大方方地承認:我就是一個賣保險的,保險,您要麼?

    正是這群弱勢群體裏的勇士,逐漸改變了人們的社會認知,在960萬平方公裏的土壤裏栽種了保險意識,也推動了中國保險業的發展。

    這種力量,正是源于我們女保險員在做保險的同時,也在做她們自己,用合乎中道的眼光看自己的職業,看自己。所以,在保險業內,做自己,我不孤獨。

    【做自己,保持人格獨立】

    做自己,當然要保持人格獨立。

    盧梭在他的《懺悔錄》中如此寫道:上帝塑造了我,然後把模子打碎了。

    哲學家周國平説,失去了模子的人們,會用一種公共模子,把自己重新塑造一番,結果彼此變得非常相似。

    周國平描述的,是一個失去獨立人格的世界,人們不接納自己,只接納模范和榜樣,人們不認可自己,只認可標準和權威。所以,世界也好,教育也好,不知覺成了生産標準件的車間。不論你承認不承認,我們享受的教育,讓我們或多或少成了標準件。

    然而盧梭卻強調説:我生來便和我所見到的任何人都不同,甚至于我敢相信,全世界也找不到一個生來像我這樣的人。

    既然全世界再也找不出一個生來就像盧梭的人,那麼,世界上也絕對找不出第二個像我張永艷一樣的人,我深刻意識到,我必須有獨立的人格,因為我生來就是獨一無二的,不論我智慧還是愚鈍,不論我幸運還是不幸,我的長相,我的出生,我的血統,我的性格,我的人生軌跡,都迥異于任何人。我是限量版,我是唯一的,我與生俱有一項使命,那就是做一個世界上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張永艷!沒有人能抄襲我,我也無須模倣別人!沒有任何人有權利做我的模子,我是未知的,我是現在的,我要和自己一起前行。

    保險,是一個這樣的職場,和你前行的人,一定都是志同道合的人,和你同路的女人,也一定是追求人格獨立,努力做自己的女人。

    我有一個女同事,她離婚了,帶著一個兒子生活。

    不久,她愛上了我們公司裏的一個非常優秀的小夥子,這個小夥子比她小5歲,未婚。

    一個長相平平的女人,帶著一個兒子,還比對方大五歲,這是一個用世俗的眼光看著並不現實的感情走向,這也是一個會被世俗取笑的事情。但是我的這個女同事非常堅定,她不在乎任何人的眼光,目標明晰地追求這個小夥子。

    事實是,他們相愛了,他們結婚了,他們非常幸福,那個孩子如今已經考上了斯坦福大學,他們還生了一個女兒。

    我想説,在我們保險行業,會有很多被上帝祝福的傳奇女人,她們並不比誰漂亮,比誰幸運,比誰有背景,只是她們不在乎世俗的評判體係,她們堅守自己獨立的人格,不被時風左右,她們自然沒有膽怯,自然勇敢,自然會得到幸福。

    女人做自己,激發原動力

    西方人總説,人生就是一場戲,演給上帝和天使看。

    入職保險業,我演出了二十年的“女人做自己”的長戲

    支撐我站在舞臺上的,是一種內在的原動力,這種力量,讓我自己感覺美麗,幸福,我似乎能聽見臺下的掌聲。

    【這種力量,叫胸懷更寬廣】

    剛做保險的時候,我到了一個我非常信任,非常敬重的老同事家裏去推銷保險。可是,等待我的卻是鄙夷,懷疑。那些話語,眼神,我至今想起來都難過。

    我只記得,我從她家裏出來,坐在街上委屈地大哭了一通,如今回憶起來,我仍然會有許多的委屈,來自最信任的人的傷害,往往是最深刻的。而這條路上所受的傷害,又豈止這一回呢?有來自社會的歧視,同行的陷害,上司的打壓,各種委屈,各種羞辱。

    但是,我若不忘記這些被傷害,我若不原諒那些傷害我的人,我便不能前行,我知道,若沒有寬廣的胸懷,我就裝不下明天。

    韓信受胯下之辱的故事婦孺皆知,後人因此説,大丈夫能曲能直。

    在我看來,這是一種錯誤的解讀:人説這叫做大丈夫之忍。

    我的理解卻是,當年的韓信只是在做自己,他沒有做將軍,沒有預支自己未來的身份,和身上的軍事才華。

    我們有時候之所以這不能忍,那不能做,是因為我們給自己假設了一個身價,我們提前透支這個身價該享受的權益,我們享受了高于自己本位的價格。

    就好像舊社會裏很多腐朽的讀書人,他要貨與帝王家,于是他就高不成低不就,幽幽怨怨地過了一輩子。

    韓信當年只是定位在自己當下的身份中,這個身份可以從胯下經過,那就坦然經過。

    做自己,才能回歸真實,才能坦然面對一切的苦難,才能開啟內在的某種力量。這個力量不是受辱之後被點燃的報復的力量,仇恨的力量。仇恨的火焰,最終只能燒毀自己。這個力量,是叫人平靜的力量,是叫人忘記,寬容的力量。

    韓信絕對不是受了胯下之辱後決定要發憤圖強,然後一步登天做了將軍,這種人生經歷,是童話,也是謠言。韓信在漫長的軍旅生涯裏,是從一個小兵漸露才華,慢慢做成一代軍閥的。

    如果韓信的將軍身份,是受辱後的反彈,他就會提刀殺了羞辱他的人。但是他沒有這樣做,而是感謝那個蠻橫的地頭蛇,當年讓自己從浮躁中歸于平靜。

    所以,韓信後來做將軍,必定與他的胯下之辱有關,不是勵志,而是他精準地守住了自己的本位,該打前鋒打前鋒,該打中鋒打中鋒。關鍵時刻,一個三分球,人生就精彩了。

    當然,我並不是因此就鼓勵,説人卑微的時候,就應該受胯下之辱。不同的歷史階段,有著不同的道德解讀,所謂胯下之辱,臥薪藏膽,畢竟是少有的故事。

    所以,做自己,能激發自己內在的忘記傷害,保持寬容的原動力。

    當我忘記人對我造成的傷害,當我能坦然面對傷害過我的人,並對他們發自內心地微笑,我真的有一種幸福感,我砸碎了尊嚴的桎梏,我突破了疼痛的傷口,我痊愈了一般,發現自己有一種健康的美感。

    【這種力量,是一諾千金】

    二十年來,到底是什麼,讓我面對如潮涌來,又如潮退去的保險員後,仍舊固守在其中?

    因為,我是在做我自己,今天是我,明天還是我,我説出去的話,得我自己負責。我做出的承諾,得用一生去兌現。

    二十年來,我一直站在原處,我告訴你,這絕對不是金錢的力量,過去的三十年,中國經濟高速發展的重心,並不在保險業。

    當年,當我賣出第一份保險之後,我看著客戶信任的表情,我真的很激動,我就發誓説:今天你買了我的保險,二十年後三十年後,我都會在原地等你,一定兌現諾言。

    所以,這麼多年,我頻繁地更換著同行,我見到他們賺得盆滿缽滿,我都不會挪移半步,因為,我要做我自己,我不能做追逐利益的機器。

    今天,當我做到了總經理的位置,我仍然會接到從前客戶的電話,我的第一批客戶已經開始收益了,我仍舊會跟二十年前一樣,非常謙恭地問他們:請問你們需要我去為你們辦理手續麼?

    我想起聖經裏上帝説自己,我是阿爾法,我是歐米伽,我既是起初我也是結束。我也這樣對我説,我是二十年前,我是二十年後,我在昨天,我也在今天,我還在明天,我就是我。

    我一直想正本清源的是,保險營銷,並不是單純地賣一件産品。保險員,其實和醫生,老師一樣,也是一份聖潔的工作。我們接過來的,是顧客對明天的投資,他將對未來的不確定放在我的手中,我們之間的關係,就不是買賣關係,而是信任與被信任的關係,是今天和明天的諾言兌現。它是有價的,也是無價的,不是每一個人都買得起的。為什麼?我們到市場上買菜,可以論斤賣,我們到櫃臺裏買鞋子,可以論雙賣,我們付錢了,商品帶回家,理所當然。但是保險不一樣,你只付錢,買不到保險,你還得付出你最寶貴的品質,那就是信任。你在付錢的時候,將你更為貴重的信任也支付給我們,我們在回饋你的時候,便不只是利益,而是同樣寶貴的兌現承諾,無論風雲變幻,鬥轉星移,一諾值千金。

    我不是要把咱們的行業在這裏描繪得如何道德高尚,令人感動,我只是想提醒這個社會,我所從事的保險行業,不止和錢有關,也和擔當有關。在這麼一個充滿不確定的世界,我們的保險讓人的生活有了那麼一些確定性,可靠性,我盼望人們更多的給予我們女保險員尊重,我們構建的不是單純的利益關係,而是信任關係。

    正是基于這種越來越清晰的認知,我對于自己的事業會滿懷激情。

    這正是基于我要不變地做自己,我才能有力量去固守諾言,呵護我的每一個客戶。

    【這種力量,是往高處而行】

    奧巴馬的夫人米歇爾,在她離開白宮之前演講説:Our motto is,when they go low,we go high.我們的信條是,當別人朝著道德低處走去,我們要繼續往道德的高處而行。

    We go high,很快成了今年的一句關鍵詞。其實,這是全人類都渴望的人性佳境。

    我所知甚淺薄,並不知道那些道德偉人是怎樣往高處行走的。

    但是我知道,我若回歸真實的自己,就有力量往道德的高處行。

    在商言商,資本的本質就是逐利的,經濟高速發展的今天,豐厚的利潤和優秀的業績,當然是企業樂于追求的目標。

    當利潤利益擺在眼前的時候,道德標尺往往自然而然地淡出了人們的視野,有所謂人為財死鳥為食亡,正是如此。

    但是,有一樣比利益利潤更寶貴,那就是人的靈魂。

    做自己,歸回靈魂深處。我可以出賣時間,我可以出賣血汗,但是,我不可以出賣靈魂,若我決定做一個真實的自己,若我要和我內在的良心坦誠相見,我就不會將靈魂貼上價格的標簽。因為,靈魂是無價之寶,她是支撐我在人世間昂起頭顱的力量,她是我勇敢面對各種困境,苦難,和未知的動力,她是我自己。

    這個世界,沒有什麼比來自靈魂深處的自責更叫人痛苦不安,那是自己對自己的審判。

    為了做最真實的自己,促使我和我的團隊摒棄了“利字當頭”的短視行為,本著內在的良心,根據客戶的收入,量入為出地為他們推薦保險,使之利益最大化,風險最小化。

    當然,作為管理者,作為總經理,這些年,我遭遇過各種挑戰,有不良競爭,有騙保,變換花樣的無理取鬧,甚至還有媒體失真的報道。

    有時候,面對這些險惡環境,我真的感到疲憊,但是,我知道,如若我低下了頭,我們整個湖北分公司就會低頭,我失去了勇氣,我們整個團隊就會失去勇氣,失去公平和正義感,我們若向道德的低處妥協,又憑什麼向客戶兌現不變的承諾?一個不分是非曲直,一個不敢勇敢面對壓力的保險團隊,如何能迎接更多更大的進步和發展?

    為了防患未然,在管理上,我和我們整個團隊都力求扎根道德之中,追求保險工作的專業化規范化,不給任何不良勢力留下破口。不論世風如何,不論外界如何喧囂,我和我們的團隊始終都只做我們自己。

    做人和做保險,我選擇了先做人,先做好自己。追逐利益,和追逐道德,我和我的團隊選擇了向道德的高處而行。

    古人説:得道多助失道寡助,這個助力,或許未必是利潤的回報,未必是聲譽的提高,但是,它一定是整個社會對我們的認可和支持。

    所以,現實工作中,我們拒絕煽動,拒絕虛假的承諾,拒絕掩蓋真相,我們向客戶分析每一種保險的實用價值,日積月累,我們贏得了市場的信任,我們要守護了保險業的生態環境。

    【結尾】

    我的故事到這裏就説完了,我常常感慨自己的渺小,我深知自己的經歷平淡如水。

    但是我也明白,在我所處的職場之中,在太平人壽,乃至中國保險業的大環境裏,所有的女保險員的平淡如水匯聚起來,便是巨浪滔天的澎湃潮流,這是一個行業的力量,更是一個擁有創新精神的變革時代的力量。

    這股不可小覷的力量,正是基于女人要做自己,才能激發出來的原動力。

    謝謝!

    附:太平人壽保險有限公司湖北分公司簡介

    2004年7月進入江城的太平人壽湖北分公司,致力于為荊楚人民創造富裕的安寧生活。

    目前,太平人壽湖北分公司已在省內開設13家中心支公司、14家支公司及36家營銷服務部。經過十年快速發展,太平人壽湖北分公司為湖北保險市場累計貢獻保費達195.3億余元,受理客戶理賠近18.3萬件,累計賠付金額達4.7億元,服務客戶約185萬余人次。

+1
【糾錯】 責任編輯: 朱軍平
新聞評論
    北京:春雪或伴春雨至
    北京:春雪或伴春雨至
    英國議會大廈附近發生襲擊事件
    英國議會大廈附近發生襲擊事件
    上海發現一死亡須鯨 計劃制成標本
    上海發現一死亡須鯨 計劃制成標本
    浙江龍泉:花田秀旗袍
    浙江龍泉:花田秀旗袍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2951642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