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昆曲,終于遇見了它“最好的樣子” ——“昆曲王子”張軍眼中的昆曲發展
2017-03-23 17:10:39 來源: 新華社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新華社上海3月23日電(記者孫麗萍)從美國紐約演出歸來,“昆曲王子”張軍又將走進上海大戲院。4月7日至16日,他將和國內昆曲界一批著名演員一起,在這裏進行“2017當代昆曲周”的演出。

  此次昆曲周演出曲目中,有久已無緣舞臺的昆曲經典《琵琶記·書館》,還有集結全國實力派昆曲女旦共同演出的散軼折子戲。在一個劇場的開幕季演出中擔任絕對主角,且一演就是10天,對于昆曲來説是前所未有的繁榮氣象。

  這些年來,隨著優秀傳統文化不斷勃興,昆曲作為中國戲曲藝術的“活化石”,從一度門可羅雀到如今成為中外劇場舞臺上的“寵兒”。從藝三十年的張軍感嘆,“如今的昆曲,正以傳統文化的閒情雅致,滋養當下國人的自信從容”。

  12歲到20歲,張軍在上海戲曲學校學戲,學校正是位于上海大戲院邊上。彼時正是昆曲最為慘淡沒落的時節,每逢上演,劇場中空蕩蕩難得有幾位觀眾。而當時作為電影院的上海大戲院卻熙熙攘攘、人流如織。

  “每天我們練完功,剃著光頭,拎著飯袋走出學校,遇見看電影散場的路人。人們就會指指戳戳:看,唱戲的、唱戲的。”

  昆曲是如何走出低谷、找到文化自信的?張軍回顧,第一階段是求生存。他至今仍記得,為了找觀眾而進入校園,與演出部負責人追著一位老師,想在大學裏多演幾場。連追三天之後,老師忍無可忍道,“演出費給你們,但戲就不要唱了……不會有人看!”兜頭一盆冷水,澆得張軍透心涼。

  第二階段是創新求變。張軍曾是創新派的領軍人物。2007年,已是副團長的張軍離開上海昆劇團,2009年成立了以演員名字命名的民營職業昆劇院團——張軍昆曲藝術中心。2011年,他跨界演出的“水磨新調”,大膽用西方電子音樂改編昆曲,融入搖滾和説唱,一時令人側目。

  十年探索,十年收獲。如今在北京、上海,每逢演出《牡丹亭》《長生殿》,青年觀眾紛至沓來。昆曲,終于遇見了它“最好的樣子”。

  2016年,張軍受中國上海國際藝術節邀約,創作當代昆曲《我,哈姆雷特》。張軍一人在劇中分飾哈姆雷特、奧菲利亞、亡靈、掘墓人4個角色。《我,哈姆雷特》在莎士比亞故鄉——倫敦和紐約演出,贏得一片叫好聲。臺下觀眾説,在昆曲裏,看見了東方的時空觀與生死觀,從嶄新的角度理解了莎士比亞。

  載譽而歸的張軍,對當代昆曲有了更進一步的理解。在他看來,昆曲有過去、現在和未來三態。對于過去,要原汁原味地傳承。“沒有傳統,就沒有當代和未來。”

  張軍認為,當下最重要的,是讓國人重新感受到昆曲之美、重溫傳統文化之美。受到《中國詩詞大會》的啟發,張軍和著名昆醜李鴻良將分別舉辦“閒情偶寄曲與詩”“戲韻人生醜為美”等多場昆曲導賞活動。

  “昆曲之美的源頭,是中國的詩詞歌賦,是中國精致優雅的文人審美。”張軍説,昆曲的源頭就是詩詞歌賦,這就是昆曲的核心價值。眼下昆曲之興盛,根源就在傳統文化之復興。“中國文化的美其實就存在于我們每個人的心裏,它在等待被喚醒,這個媒介可以是唐詩,可以是宋詞,也可以是昆曲。”

+1
【糾錯】 責任編輯: 張倩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長沙:“像繡花一樣精細”夯實文明根基
    長沙:“像繡花一樣精細”夯實文明根基
    烏克蘭一彈藥庫發生爆炸 尚無人員傷亡報告
    烏克蘭一彈藥庫發生爆炸 尚無人員傷亡報告
    亞投行迎來香港、加拿大等13個新成員
    亞投行迎來香港、加拿大等13個新成員
    直擊空軍學員夜間飛行訓練
    直擊空軍學員夜間飛行訓練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11911206828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