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北京衛計委主任:設立醫事服務費為防“逐利診療”
2017-03-23 07:40:18 來源: 新京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4月8日,北京將啟動醫藥分開綜合改革。北京醫療機構眾多,隸屬關係復雜,此次改革並非一蹴而就。2012年起,北京陸續有11家不同類別的醫院,進行了醫藥分開試點。長達5年的試點經歷了怎樣的考慮?如今的改革路徑,又是如何一步步確立?就此,新京報記者獨家專訪北京市衛生計生委主任方來英,深入了解北京醫改的“探路之旅”。

  我們進行醫改,不是完全站在醫院的角度去考慮,否則現有體制下醫院能實現營利,沒有醫改的必要。醫改考慮醫院利益,是為讓醫院更好地為市民服務,體現公立醫院的公益性。——方來英

  談醫改試點

  核心是讓公立醫院向公益性靠攏

  新京報:北京從2012年就開始醫藥分開改革試點,具體怎麼推進的?

  方來英:從2012年起,北京11家醫院進行醫藥分開試點,取消挂號費、診療費、藥品加成,增設醫事服務費,包括5家市屬三級醫院,以及延慶、密雲的6家區屬二級醫院。

  這些醫院是分批推進的,首先是友誼醫院;兩個月後朝陽醫院試點,這兩家是綜合醫院;3個月後,同仁、積水潭、天壇醫院加入試點,這些醫院有知名專科。2014年起,延慶、密雲的二級區域醫療中心加入。選擇這些醫院,是考慮到它們類型不同,機構定位、服務體係、患者結構有差異,能取得更全面的試點效果。如醫改在這兩類群體裏都能走通,那麼沒理由在全市走不通。

  總結5年試點成果,5家三級醫院的藥佔比從2012年的43%,逐年下降,2016年約為33%,醫生用藥行為比之前更合理,患者就診(門診/住院)藥費負擔,呈現較明顯的環比下降趨勢。

  新京報:北京醫改試點開展近5年,想弄明白什麼問題?

  方來英:從試點到正式啟動,要根據不同階段的試點結果來確定下一步推進方向,具體時間最初難以預設。

  試點關注的核心問題,是這套方案能不能讓公立醫療係統向公益性靠攏看齊。改革是否有利于醫院發展?這個發展是綜合的,包括公立醫療係統的合理性與協調性,醫院功能、技術能力的發展,絕不簡單是增加收入與多蓋樓。還有,能不能通過改革讓公立醫療係統更明確且符合功能定位。

  另外,就是社會、醫保係統能否承受,是否能有效規范醫療行為,抑制醫療費用。

  新京報:有媒體報道,試點醫院因為藥價低,吸引很多單純開藥的患者,不符合分級診療的大方向。

  方來英:同樣質量的藥品,試點醫院價格更低,肯定會吸引部分人群去開藥,這是市場規律。現在推開到北京所有醫院,大家藥價都一樣,這種現象會自然破解。

  新京報:試點醫院藥品加成是否全部實現平移?

  方來英:設立醫事服務費,要考慮到醫院本身能否平移,這點上不同醫院情況有所不同。但醫改並不是簡單的加減法,要看“總賬”。

  我們進行醫改,不是完全站在醫院角度去考慮,否則現有體制下醫院能實現營利,沒有醫改的必要。醫改考慮醫院利益,是為讓醫院更好地為市民服務,體現公立醫院的公益性。

  試點數年,這11家醫院的患者普遍接受,病人服務量、患者投訴量、醫療技術等各方面,都沒出現負面情況,醫保部門也給予保障,醫院運行平穩。

  談全市推廣

  反復斟酌方案,做了一年多準備

  新京報:什麼時候決定向全市層面全面推行的?

  方來英:5家三級醫院試點3年後,按照中央部署要求,我們醞釀整個北京地區醫藥分開改革的深化。2015年,市政府各相關部門就開始討論,反復斟酌形成如今的醫改方案,前後準備了一年多。

  新京報:討論了哪些問題?

  方來英:一個是醫改步驟。北京醫療衛生體係非常復雜,集中了央屬、市屬、區屬不同隸屬關係的醫院,被稱作“八路大軍”。經過總結和分析,覺得試點經驗可行、可復制,同時向國家衛計委、國務院醫改辦進行多次專題匯報,並和中央軍委後勤保障部、武警部隊後勤部等做了大量溝通,最後決定同城同步推進醫改。

  醫改方案,也花了大量時間研究,考慮到北京具體條件和環境,選擇在取消挂號費、診療費、藥品加成,增設醫事服務費同時,調整醫療服務價格,實施陽光採購,進行三醫聯動(醫療、醫保、醫藥改革聯動)。提高患者就醫質量同時,體現醫務人員醫療服務價值。

  談醫療價格

  不希望項目收費誘導醫療行為

  新京報:患者就醫最關心的是價格,目前調整的這435項醫療服務,價格怎麼定的?

  方來英:調整這麼多項醫療服務價格,前後經過一年多反復測算,主要考慮幾個因素,一是要體現醫務人員的技術價值,控制單純的物耗,所以護理費、住院費等項目有所提升,CT、核磁等大型檢查費下降。同時,也考慮醫療服務成本,但並沒完全按成本定價,如嚴格按成本測算,很多服務虧空。

  新京報:並不是所有醫改城市都設醫事服務費,北京為何要設?

  方來英:公立醫院收入主要分三塊,政府補貼、醫療服務、藥品加成。醫改後,醫院少了藥品加成收入,如何正常運行?醫事服務費可以補償。

  其他地區不單獨設置醫事服務費,而是通過調整項目價格來補償醫院收入,而單獨設立醫事服務費,跟具體服務項目是分開的。一來,我們不希望項目收費誘導醫療行為,不希望醫生讓你做某個項目,不是出于診療需要,而是因項目收費高。二來,也體現了醫務人員勞動價值。從5家試點醫院看,這條路是走得通的。

  新京報:醫事服務費在試點和正式推廣時不同,為什麼調整三級醫院普通醫師的費用?

  方來英:這是統籌考慮的結果。首先,參與試點的5家大醫院都是市屬三級醫院,隨著醫改擴面,會有更多醫院被納入進來,情況更加復雜,必須考慮到整體特點。

  比如,北京地區很多醫院是國家醫學中心,如協和醫院、中國醫科院腫瘤醫院、阜外醫院等,他們的醫療任務、病人結構和試點醫院就不一樣,很多病人都是來自外省的疑難雜症患者,治療難度係數更高,治療方法也不一樣。除臨床治療外,很多國家級醫療機構,還要承擔醫學科研、標準引領領域等方面的任務。如保持原有醫事服務費,這些醫院可能無法補償醫院藥品加成收入。

  另一方面則考慮到更有效地鼓勵病人分級診療。在北京各大醫院就診患者中,很多是常見病、慢性病,在基層醫院就能得到足夠治療,如大醫院這部分患者比例不下降,寶貴的專家資源就被浪費,一些疑難重症患者得不到醫治。如何合理分流?大醫院的醫事服務費必須和基層醫院拉開,一部分患者就會選擇去較便宜的基層醫院。

  考慮社會承受力,醫保也採取定額報銷政策予以保障。

  談醫改預期

  知名大專家“不能成為賣藥的”

  新京報:下月醫改就要全面啟動,預計會有哪些難點?

  方來英:這麼多年論證和反復測算,我們是有信心的。前期我們去很多醫院進行調研,醫生也非常理解,包括很多專家跟我説,國際知名大專家,不能成為賣藥的,之前的體制一定要變化。

  希望市民支持我們。醫改是一個龐大的工程,目前推行的並不是全部,在政策落實過程中,肯定會有不少問題,但衛生部門一直在努力,北京的醫療服務會更好。

  新京報:下一步還有哪些具體措施會跟進?

  方來英:一方面改善醫療服務,從預約挂號到知名專家團隊服務、優化診療程序等,各區及各醫療機構會制定更細致具體的服務舉措。另一方面是加強監督管理,開展住院服務的DRG(疾病診斷相關組)評價;開展醫藥分開綜合改革監測工作,將社會關注度高、服務量大、有代表性的醫療機構納入監測范圍,監測指標包括醫療資源、服務量等92項。(記者 戴軒)

+1
【糾錯】 責任編輯: 陳俊松
新聞評論
    英國議會大廈附近發生襲擊事件
    英國議會大廈附近發生襲擊事件
    上海發現一死亡須鯨 計劃制成標本
    上海發現一死亡須鯨 計劃制成標本
    浙江龍泉:花田秀旗袍
    浙江龍泉:花田秀旗袍
    博鰲亞洲論壇2017年年會準備就緒
    博鰲亞洲論壇2017年年會準備就緒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10311206767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