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文

一些假藥劣藥網上銷售火爆,有“藥”能治嗎?

2017年03月18日 21:07:53 來源: 新華社

  新華社北京3月18日新媒體專電 題:一些假藥劣藥網上銷售火爆,有“藥”能治嗎?

  新華社“中國網事”記者趙剛 羅江 陳聰 董小紅

  “祖傳秘方”“權威專家推薦”“服用一療程不見效全額退款”……近年來,醫藥電商蓬勃興起,但互聯網的虛擬性、信息海量等特徵也為制作、銷售假冒偽劣藥品提供溫床。藥品安全關乎百姓健康,被偽冒品牌的藥品企業也蒙受巨大經濟和聲譽損失。面對不良商家的“廣告轟炸”和“療效攻勢”,如何才能還消費者安全無憂的網購藥品環境?

  假藥借網橫行 涉案金額動輒上百萬

  日前,海南省破獲一起互聯網制售假藥案件——號稱香港“神藥”,能根治風濕病、腰椎間盤突出、骨質增生、頸椎病、肩周炎、關節炎等多種疾病;在網上大肆散布廣告誘騙患者,從海南瓊海、文昌銷往全國17個省份,涉案金額300余萬元……

  海南省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稽查局局長劉鴻濤介紹,這款號稱香港英吉利制藥廠生産的“獅馬龍血脈康膠囊”在宣傳中寫道:“吃6粒見效,吃10盒一個療程,吃25盒根治。” 經海南省藥品檢驗中心檢驗,該藥含有雙路芬酸鈉和醋酸潑尼松兩種成分,服用後短期內療效顯著,停藥便會復發,長期服用還會引發骨質疏松等疾病。

  海南省食藥監經查詢國家食藥監管總局數據庫和香港衛生署網站,未找到該藥相關注冊信息,確認為假藥。列表網、39健康網等多家網站上有不少患者留言稱,該藥對肩周炎、骨質增生等疾病有止痛奇效,但一停藥疼痛卻更甚從前。

  2016年8月,海南省食藥監部門聯合公安部門查獲了該假藥位于瓊海市上埇鄉一處民宅的制假窩點,制造者王某承認,2013年起,他們將廉價的雙路芬酸鈉、醋酸潑尼松、西咪替丁、維生素B6等原料粉碎混合後制成假藥,倣冒香港英吉利制藥廠産品批發給人銷售。

  近年來,各地網購假藥案件層出不窮:四川省達州市的劉某等人生産“痹疼舒康冬蟲草全蝎膠囊”“帝皇丸係列”等37個品規假藥,通過網絡銷往新疆、吉林、雲南、上海等15個省份,涉案金額達1100余萬元;山東一個小作坊利用網絡打廣告,通過快遞公司將假藥“喘泰欣膠囊”銷往全國,涉案金額達2000余萬元;廣東男子李某公然開設“官方網站”,銷售治療風濕類疾病的假藥……

  隨著網絡購物日益普及,不法分子大肆利用網絡制售假藥,尤以治療癌症、性功能障礙、糖尿病、高血壓等病症的藥品居多。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總局稽查局提供的數據顯示,自2013年以來,全國共查處藥品違法案件43.6萬件,罰沒金額19.4億元,正式移交司法機關7837件(不含線索通報)。貨值100萬元以上的案件200余件,每年配合公安機關打擊制售假藥案件貨值金額均在20億元以上。

  網售假藥劣藥監管難點多

  網絡購物消費市場因其方便快捷備受青睞,長期保持快速增長,其中藥品與保健品銷售數額增長迅猛。據南方醫藥經濟研究所測算,2016年國內網上藥店總體銷售額達111億元。

  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總局稽查局介紹,據評估,在全球互聯網上銷售的藥品約50%是假藥。這些假藥有的缺乏有效成分,有的甚至含有毒性物質,不但不能治病,反而可能害人。同時也擾亂正常的藥品流通秩序,給合法企業的生産經營造成不良影響。這種新型的售假方式具有跨境、隱蔽等特點,也是各國政府藥品監管部門打擊假藥所面臨的一個新挑戰。

  海南省公安廳派駐省食藥監局警官劉利龍説,互聯網信息甄別信難度相當大,在“獅馬龍血脈康膠囊”一案中,主要通過QQ、微信、淘寶等網絡銷售,犯罪嫌疑人使用虛假身份信息,並頻繁更換未經實名認證的手機號碼和社交網絡賬號、更換網店銷售、快遞發貨、上下家不見面,隱蔽性很強。

  劉鴻濤説,互聯網制售假藥往往涉及多地,如果沒有協作機制就跨地域調查難度較大。就單個食藥案件而言,往往表現出數量少、案值小、消費者分布比較零散的特點,僅靠食藥監管部門或單個地區難以實現全鏈條打擊。如果不對案件追根溯源,一舉端掉制假售假的“黑窩點”,無法從根本上摧毀隱匿背後的制假售假網絡。

  “網絡假藥已經形成一條隱蔽的産業鏈條。”四川宜賓縣食藥監局稽查大隊副隊長平靜説,綜合當地查辦的多起網絡制售假藥案件分析,大規模的網絡制售假藥鏈條長、環節多,且各環節分工明確。專人負責偽造《藥品生産許可證》《檢驗報告書》等資質材料,專人負責在網購平臺上刷“好評”,甚至一些合法企業為了牟取暴利,在假藥銷售、物流等環節,為不法分子大開“方便之門”。

  專家:完善立法聯合執法打擊制假源頭

  北京大學醫藥管理國際研究中心主任史錄文認為,針對網絡藥品零售這一新興業態的監管機制仍待完善,目前藥品管理法中沒有專門針對網絡藥品銷售的具體條款。

  老百姓大藥房連鎖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謝子龍認為,互聯網藥品交易立法是推動“互聯網+藥品流通”有序發展和保證群眾安全便捷用藥的前提和保障。建議通過立法明確監管部門職責、權限,明確對違法行為的處罰力度,提高對違法犯罪行為的震懾力度,明確互聯網藥品交易的范圍等。

  史錄文建議,打擊互聯網制售假藥的根本在于控制源頭,制售假藥窩點多為家庭作坊,分散在各地。虛假藥品銷售信息在網絡中無處不在,以目前的監管手段和技術難以溯源。食藥監部門可加強和掌握海量數據資源的互聯網公司合作,通過數據分析創新監管技術,實現精準溯源。

  中國電子商務研究中心主任曹磊説,電商和線下藥店也同樣需要從技術層面進行配合,例如阿裏健康向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總局移交了藥品電子監管網係統之後,又開始搭建新的追溯體係,可以為醫藥電商提供借鑒。

  劉鴻濤建議,強化食藥監和公安等部門的聯合執法。2014年,海南省探索創建“食藥監+公安”的聯打模式,每個市縣公安局都至少派一名警力常駐食藥監部門,形成“食藥警察”隊伍。兩部門定期互相通報情況信息,食藥監提供信息線索、證據和專業技術檢測力量,實現“快查”;公安部門提供專業偵查手段、採取強制措施,實現“快抓”。

  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總局藥化監管司介紹,國家食藥監總局在打擊非法售藥行為的同時,也在研究修訂互聯網藥品交易相關規定,完善互聯網售藥監管要求,加大處罰力度,提高監管、懲處工作針對性和可操作性;同時建立互聯網藥品銷售監測平臺,通過技術手段對互聯網藥品信息發布和交易進行全網監測。加強網上售藥行為的規范和監管,採取疏堵結合的方法,不斷適應消費者網上買藥和行業發展趨勢,改進監管工作。

集成閱讀

熱點推薦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6522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