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野生動物“肇事”頻現拷問管理機制
2017-03-16 10:02:26 來源: 經濟參考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近年來,隨著我國加大生態保護力度,一些瀕危野生動物得以保護,種群數量恢復緩慢增長。但是,亞洲象、雪豹、棕熊等受保護的野生動物經常“走村串戶”、破壞農作物甚至傷人致死,群眾不堪其擾,受害後的補償又難以令人滿意。“人獸衝突”為何頻繁發生?如何緩解?記者就此進行了調查。

  亞洲象是我國一級野生保護動物,被列入《國際瀕危物種貿易公約》,目前國內僅分布在雲南西雙版納、普洱和臨滄等地。在亞洲象分布區域建有西雙版納、南滾河和納板河流域3個國家級自然保護區及2個省級、2個州級和4個縣級自然保護區,面積達4253平方公裏,佔分布區國土面積的11.1%。

  雲南省林科院教授楊宇明説,在各方努力保護下,我國亞洲象種群數量由上世紀90年代的170余頭增長到目前的300頭左右,其中一半以上遊離在保護區外。西雙版納州林業局野生動植物保護管理站站長陳勇説,野象數量在增加,但供其棲息的范圍未擴大,再加上棲息地植被質量不斷下降、食物持續減少,野象走出原始森林和保護區,與百姓的生活空間重疊,導致野象頻繁肇事。

  29歲的牛明輝是雲南省普洱市江城縣整董鎮滑石板村村民。最近他雖住進新家,但仍感到不安,因為一群野生亞洲象時不時就“光顧”他家屋後的莊稼地,而他與野象還有過一次“親密接觸”。

  2016年6月的一個夜晚,正當牛明輝和兩個孩子睡得正酣,屋外突然“哐嘡”作響。“野象又來了!”牛明輝立刻警覺起來,不敢開燈,撥開窗簾就瞥見一頭野象正在門口享用剛從儲物間拖出來的玉米。“我立馬給村裏的野象觀測員打電話求救。”牛明輝説,過了幾分鐘,10多個村民趕到附近一處高地,用鞭炮驅趕野象,但它們“無動于衷”,仍在享用晚餐,足足吃了40分鐘後才離開。

  隨後,記者在現場看到,儲物間的門和鎖被野象弄壞,地上散落著玉米,大象腳印清晰可見,牛明輝家屋後的山地裏長著玉米和咖啡,部分已被野象毀壞。牛明輝説,野象已經不是第一次來村裏搞破壞了,2016年初還有一位村民在勞作的路上被野象襲擊致死。

  偷食農作物、破壞房屋、傷人致死……在西雙版納、普洱等地,許多百姓“談象色變”。數據顯示,1991年至2016年,亞洲象共造成70多人死亡,300多人受傷,數億元經濟損失。

  在青海,三江源自然保護區境內的雪豹、棕熊、草原狼也十分“任性”。有關機構在青海調研的數據顯示,僅在玉樹州玉樹市哈秀鄉崗日村,33%以上牧戶的房屋和牲畜曾遭到過野生動物的襲擊,在哇隴村,這一比例高達70%。

  玉樹州玉樹市林業環保局副局長勝利説,若房屋遭到破壞,村民將承擔數千至上萬元的經濟損失,若牛羊也被襲擊,牧民當年的生計將受到威脅。與雲南情況類似,青海的野生動物“肇事”不僅造成經濟損失,也導致人員傷亡。2014年5月,玉樹市上拉秀鄉的一名蟲草採挖者遭棕熊襲擊死亡。

  為緩解野生動物肇事造成的危害,各地做了不少探索,收到了一定成效。

  青海2011年出臺的《青海省重點保護陸生野生動物造成人身財産損失補償辦法》指出,應按當地市價的50%對野生動物造成的財産損失進行補償,以彌補野生動物對牧民造成的損失。2016年4月,三江源國家公園在青海省設立,被劃入國家公園區域的雜多縣不久後啟動“人獸衝突保險基金”試點項目,由當地政府和北京山水自然保護中心各出資10萬元為“肇事”野生動物“埋單”,牧民只需為每頭牛支付不到10元即可加入保險。最終,通過現場認定的每頭被捕殺成年牦牛可得到1500元左右保險金,小牛則在500元左右。

  雲南自1993年以來,對野生動物肇事補償方式進行了探索,主要有中央試點項目經費補償、地方政府直補和購買野生動物公眾責任保險。為了減少人與野生動物矛盾衝突,雲南先後採取架設電圍欄、修建防象溝、建立亞洲象食物源基地、強化監測預警係統、逐步提高補償標準等措施。

  “起初有一定效果,但野象很聰明,時間久了,這些方法也都不奏效了。”國家林業局昆明勘察設計院保護所所長陳飛説,由于人類種植的糧食作物相對集中且量大,亞洲象不必通過大范圍的活動就能獲得足夠且營養豐富的食物,使得亞洲象對莊稼有了一定的依賴,其活動范圍與人類活動范圍越來越重疊。

  雖然野生動物肇事之後受害者能得到補償,但取證、認定程序繁瑣,標準遠低于市場價,導致一些群眾不滿意。另一方面,保險公司支出的賠付款要高于收取的保費,連年虧損。

  為破解“人獸衝突”,有關專家和一線工作者有如下建議。

  一是通過國家公園試點改善亞洲象棲息地環境。國家林業局昆明勘察設計院院長唐芳林建議,盡快建立亞洲象國家公園,整合各類保護地、遷移廊道、食源地等,進行規范化、法制化管理,完善亞洲象保護管理機制,改善亞洲象棲息地質量。

  二是結合生態扶貧工程,提升人防技防能力。雲南大學生命科學學院教授陳明勇説,可結合國家扶貧政策,在野象活動區域的鄉村安居房改造上加大投入,幫助百姓在房屋或村莊周圍建圍欄,完善監測預警設備和人員配置。青海省玉樹州玉樹市林業環保局副局長勝利也建議,牧民可通過修建高墻、架設電網、養狗驅趕等非致死性預防措施,化被動為主動,規避“人獸衝突”風險,並根據野生動物活動規律選擇牧場,減少與之相遇的可能性。

  三是繼續加大“野生動物肇事公眾責任險”投保力度,設置野生動物肇事專項補償基金。一方面是群眾對保險公司賠付款不滿意,另一方面保險公司長期虧損,因此在原有投入的基礎上,急需上級政府加大投保力度,並探索設立野生動物肇事專項補償基金,進一步提高補償標準。

  四是強化研究,提供決策依據。中國科學研究院動物研究所研究員蔣志剛説,科研人員應深入實地調研,借助紅外攝像裝置對野生動物展開監控,加強對肇事野生動物的習性、棲息地保護與恢復、肇事活動規律和主動防范工程等方面的科學研究,為保護管理野生動物和減少“人獸衝突”提供決策依據。(記者 姚兵 李亞光 昆明報道)

自然保護區遭遇多重“保護頑疾”

+1
【糾錯】 責任編輯: 劉笑冬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貴陽高坡鄉:雲霧輕飄似仙境
    貴陽高坡鄉:雲霧輕飄似仙境
    絢麗多彩3000萬年:有孔蟲講述的“南海神話”
    絢麗多彩3000萬年:有孔蟲講述的“南海神話”
    恐龍展
    恐龍展
    一艘阿聯酋小型油船在索馬裏海域遭劫持
    一艘阿聯酋小型油船在索馬裏海域遭劫持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10911206376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