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記者暗訪月嫂培訓班:不上課也拿證 無職能部門監管
2017-03-15 06:52:44 來源: 北京晨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一家培訓機構工作人員拿出證書並稱沒工夫上課考試也能直接拿證。

  暗訪體驗

  月嫂“速成” 不上課也拿證

  北京晨報記者來到朝陽區一家知名月嫂培訓機構,20多名婦女正坐在位于一棟商住樓裏的教室聽課。推廣課程的人員介紹,高級母嬰護理師是人社部下設機構頒發證件的,“7天的課程不到2000元,拿證後我們給介紹客戶,幹幾天這培訓費就出來了。”當記者擔心學不會、考試沒法通過時,對方表示,“都能過,這你放心”。至于其他細節,“你報名學了就知道了”。在其拿出的培訓證書樣本上,記者看到頒發單位以及蓋的章都顯示“中國國家培訓網”。

  記者隨後來到蘇州街另一家月嫂培訓機構,工作人員忙著拿出一摞“中國保健營養理事會”頒發的“高級母嬰護理師”證給記者看,一邊向記者推薦著為期2周、價格3000多元的培訓班,“如果本身做過月嫂,懂一些知識,沒工夫來上課考試,能直接拿證嗎?”記者問。開始一口咬定非得經過嚴格培訓和實際操作考試才能拿證的工作人員立刻改口,“你找我也可以辦,照片拿來,大概一個多星期就能出證。考完證抓緊開始接單,幹好的話,一年後至少月薪一萬了。”在接待區,記者看到培訓機構的工作人員忙碌地接待著來自全國各地的咨詢者。記者發現,春節過後,各機構上課的學員數量較年前大幅攀升。

  此外,營養師、催乳師等的培訓報名人數也不少,許多人都是同一時間報多項,短時間內就可多證在手。

  培訓班多“新北漂” 渴望考證鍍金

  但是,月嫂人手一張的證件到底含金量如何?採訪中,有産婦直接就告訴記者,“先後離開的3個月嫂都是既有高級母嬰護理師證又有催乳師證,但真的在工作中,卻一點看不出她們的專業技能到底在哪兒。”

  上個月,北京晨報記者在一家大型月嫂培訓機構報名,進行了為期不到一周的“高級母嬰護理師培訓”,講課專職老師自稱已經有十幾年的服務經驗,雖然課程設置中有“實操”一項,但記者聽了幾天課發現,基本都是老師通過PPT、視頻來講授教學。培訓班上循環上課,每天有新人來,每天都有學員離開。只要能在周一正常到場參加考試並通過,即可拿到高級母嬰護理師證,同時,從來沒人強制要求上課簽到,常有人缺勤。

  今年44歲的杜紅(化名)是安徽人,春節後只有小學文化的她第一次來到北京,“本身是奔著這兒能給介紹雇主來的,但他們説北京當月嫂沒有證不行,還是得考。早知道這樣就在老家辦一個了,便宜多了,只要幾百塊錢。”上了兩天的課,杜紅就開始和公司商量找雇主的事兒,但因剛來北京且沒考完證書,她能接到的單只能拿到四五千元,雖然嘴上嘟囔著價格低,但杜紅還是先接下了這單,“先這麼幹著,做幾個以後,價格就能漲了。”培訓班上大多數人與杜紅情況類似,把“金牌月嫂”的價格作為奮鬥目標,不論是什麼文化程度,高級母嬰護理師證是在京做月嫂最有力的“學歷證明”。

  提前數小時發卷 正確答案早備好

  早在報名前,培訓機構的工作人員就説,考試過程中按要求會全程開啟視頻監控防止替考和作弊,以表明“頒發證件是正規機構,沒有弄虛作假”。

  但實際上,早在考試當天上午課程結束後,講課老師就給每名下午考試的同學發放了試卷。“這都是為了你們考試都能過,先拿到卷子琢磨琢磨”。老師一邊發卷子一邊説,“不會了趕緊互相問一問”。

  午飯時間,拿到卷子的學員擠到一個小會議室開始翻書上網查答案。不過,很快就有學員從手機上收到了整份卷子包括選擇題、判斷題、論述題在內的所有正確答案,並稱是“老師給的”。而這份答案不一會兒就流傳到了每個人手裏,一份規定用時90分鐘的試卷,大家十幾分鐘就全部搞定。

  下午開考後,監考老師對考生們能夠拿出了全部寫好答案的試卷並不吃驚,而是“貼心”地叮囑説:“你們再寫會兒,打開監控視頻後,就不要再亂走動、亂看了啊,堅持一會兒。”

  就這樣,30多個人在老師和視頻的監督下開考、交卷,給北京晨報記者為期一周或者説僅五天的所謂培訓畫上了圓滿的句號。

  考試完畢後,記者了解到,高級母嬰護理師證的頒發單位,突然由該機構官網聲稱的中國國家培訓網變成了全國專業人才儲備工作委員會。對此,工作人員解釋,“證一樣是有效的,只是我們的合作機構變了,(全國專業人才儲備工作委員會)也特別權威。”

  某月嫂培訓機構老師考試前已將試卷發給學員,學員就開始抄答案。

  行業聲音

  沒有職能部門監管 標準難落地

  高昂的服務價格、花錢就能拿的高級證書、看似周密卻私下放水的考核,以及屢屢出現的月嫂和雇主之間的矛盾……“為什麼沒有統一的標準和要求來考察月嫂,讓服務更規范?”這是不少人提出的疑問。實際上,2015年,國家標準委發布了《家政服務——母嬰生活護理服務質量規范》和《家政服務機構等級劃分及評定》,對月嫂的準入條件做了詳細的制定。北京市商務委員會去年年底也編發了《家政服務行業標準規范匯編》,其中對母嬰護理師需要“初中畢業以上文化水平”、“崗位分初級、中級、高級”、“高級資質申請需要取得中級證書,連續從事本崗位工作三年以上”、“考核包括閉卷考試、實際操作和論文”。

  “標準是有的,只是執行起來很困難”。北京家政服務協會的工作人員向記者介紹,以上所有的標準都是“推薦性”的而並非“強制性”,各家月嫂公司也都以自定的標準來給月嫂分級和定價。

  此外,工作人員介紹,沒有職能部門來監管月嫂中介、培訓機構和從業人員,使得一些糾紛産生後各方維權難,“雙方都有可能是服務過程中的權益受害方,但沒處説理去。”“我們倒是希望政府能對整個行業有更好的監管,發現不合規情況可以督促整改,包括設立機構和月嫂乃至雇主的‘黑名單’並聯網,讓服務質量和價格都更加透明。”

  記者手記

  粗放的月嫂市場

  需要競爭擠水分

  從未想到,以前幾乎沒抱過小朋友的我,能如此輕松就通過了高級母嬰護理師的所謂資格考試,整個培訓過程與考試過程,都猶如一場兒戲。對比北京家庭對新生兒撫養的重視與投入,對比産婦們對金牌月嫂、五星月嫂的信賴與渴望,這個輕飄飄的證書,就顯得更加荒謬。

  2016年全年,我國新生兒分娩數為1846萬人,是2000年以來出生人口最高的年份,在京滬等一線城市,動輒上萬元的高薪月嫂,則幾乎成了高齡産婦與90後産婦們的“標配”。然而,極度粗放的資格培訓、標準不一的勞務市場、難以揣摩的服務質量、沒有監管難以維權的行業生態,讓這個興起沒幾年的高端服務産業都顯得如此名不副實。

  實際上,母嬰護理師證真有那麼重要嗎?一位無證但經驗豐富、有責任心愛心、具備持續學習能力的女性,就不能提供高品質的月嫂服務嗎?答案當然是否定的。可話説回來,愛子心切、愛妻心切的家人,又該從哪個角度去衡量與雇用一位放心月嫂呢?還有一個困惑是,在種種“注水”的育兒資格證書前,類似的衡量還有什麼現實意義?粗放的月嫂市場,根源其實還是競爭不足:從業者不足,培訓者不足,優質的服務者更不足。

  育兒前後,一個家庭有太多的坎兒需要翻越,月嫂如今也成了一個不折不扣的門檻。採訪中,行業協會是希望能有政府職能部門介入監管。但記者認為,或許政府現在可以做的,更多是協助搭建一個行業生態圈,引導足夠的行業要素進入。比如,是否能引導行業群策群力,搭建起真正“權威”不只追求盈利的培訓平臺?給不給證在其次,能不能幫助那些有願望從事月嫂服務的女性們學到點真本事?甚至,能否通過産業政策,促使有熱忱、有想法的網絡資本加入行業競爭?

  出租車行業的多年亂象,倒逼出了網約車行業。北京家庭對月嫂服務的日益不滿,或許也能倒逼出月嫂服務的優秀“互聯網+”?記者希望,這個時間不要太長。

+1
【糾錯】 責任編輯: 李志強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參觀“決心”號大洋鑽探船的“心臟”
    參觀“決心”號大洋鑽探船的“心臟”
    空中看春耕
    空中看春耕
    西湖春來
    西湖春來
    美國東北部將迎來暴風雪
    美國東北部將迎來暴風雪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61911206279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