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考驗”剛剛開始 難題依然待解--南京小學“彈性離校”推行一個月回訪
2017-03-14 15:10:58 來源: 新華社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新華社南京3月14日電 題:“考驗”剛剛開始 難題依然待解——南京小學“彈性離校”推行一月回訪

  新華社記者 鄭生竹、陸華東、淩軍輝

  針對基礎教育階段放學早、家長接孩子困難等問題,南京今年全面推行小學彈性離校,現已實施近一個月。記者近期走訪多所小學,留校做什麼?時間怎麼彈性?校內托管誰來辦?對學校來説,考驗才剛剛開始。

  留校幹什麼,做作業還是搞活動?

  做手工、練書法、踢足球……下午3時半,本是小學低年級放學回家的時間,南京市棲霞區實驗小學的孩子們卻在校園裏玩得不亦樂乎。“這樣的興趣社團,我們學校有60多個,內容十分豐富。”南京市棲霞區實驗小學老師顏露説。

  遊府西街小學是南京最早一批彈性離校試點小學之一,該校托管班老師史琳説,小學低年級本來筆頭作業就少,孩子們上了一天課也很累,彈性離校時間多一些課外活動,這也是很多家長所希望的。“把延長的彈性時間都用于學習、做作業並不可取。應多組織課外活動,開發孩子們的動手能力。”南京理工大學動商研究中心主任王宗平説。

  但也有部分學校擔心,“孩子之間難免磕磕碰碰,多一個課間就會存在不安全因素,怕老師們無法顧及。”南京市一所學校的老師説。

  記者採訪了解到,為了平穩推行彈性離校,目前多數小學是以看護孩子做作業為主,但到夏令時後,托管時間更長,如何充實彈性時段內容是一個挑戰。“目前延時看護是彈性離校的初步目標,不排除今後開展其他拓展活動。”南京市教育局副局長楊林國説。

  離校時間拉長,如何確保接送安全?

  記者採訪發現,報名彈性離校的家長在接送時間上有早有晚,給學校安全管理帶來較大挑戰。

  “有的3點多來接孩子,有的4點多來,每來一撥家長,學校都要仔細核實後,才能讓他們接走孩子。”南京市中山小學副校長李萬青説,雖然後來通過制作接送卡、對講機確認身份等方式,一定程度上緩解了安全接送難題,但在最後一個孩子被接走前,學校的“神經”都得一直緊繃著。

  採訪中,南京市中電頤和家園小學校長徐蘇告訴記者,前段時間有位家長下午6時以後都沒能來接孩子,最後還是他開車把孩子送回了家。“對于多次過點還沒來接孩子的家長,學校會組織約談,但缺乏硬性約束,這需要老師和家長互相體諒。”遊府西街小學副校長朱勇説。

  為讓學生們在等待家長的時間裏有“事”可幹,棲霞區實驗小學還計劃在值班室裏放一些兒童讀物供孩子們閱讀。

  誰來組織實施,學校還是第三方?

  按照規定,彈性離校可有多樣化的組織方式,但記者採訪發現,目前南京多數小學都是自管自辦或者借助志願者、社區力量共同實施。

  “一律不外聘,外聘的話,學校還多了一個管理負擔。”南京市力學小學黨總支書記李琳告訴記者,經全體教職工大會討論,決定由在校專職教師來看管彈性離校托管班,“專職老師有責任感,並且熟悉學生情況”。

  據南師附中新城小學南校區副校長過靜介紹,該校與南京師范大學文學院志願者協會簽署合作協議,由該學院派遣志願者在彈性離校時間段幫忙看護學生完成作業。

  南京市教育局相關負責人告訴記者,如果學校引入社會托管機構,難免在看管時間裏向孩子們推介補課機構,對這種打廣告的商業行為學校很難監管。

  “可以通過政府採購、服務外包、加強行業準入和監管等方式,吸引社會資源共同參與學後托管服務。”學後托管教育研究人士張洪偉建議,我國可借鑒美國、日本、德國等在學後托管服務方面的經驗,抓緊制定出臺一部上位法,對彈性離校時間段的托管服務給予明確定位,將其納入公共服務體係。

+1
【糾錯】 責任編輯: 張樵蘇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春耕時節田園美
    春耕時節田園美
    美國加州:野花怒放
    美國加州:野花怒放
    泰國慶祝大象日
    泰國慶祝大象日
    京城圓月
    京城圓月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57011206258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