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學校體育場館如何向社會安全有序開放?
2017-03-14 14:23:03 來源: 中國新聞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原標題:學校體育場館向社會開放如何破局? 安全問題引關注

資料圖:健身已經日益成為國人生活的一部分。

  近日,教育部、國家體育總局聯合印發《關于推進學校體育場館向社會開放的實施意見》(以下簡稱意見),明確了開放時間、開放人群等問題,以推進學校體育場館向學生和社會開放。

  《意見》指出了目前學校體育場館設施資源不足、使用效益不高,體育場館的教學屬性和社會健身要求不匹配等問題,明確提出公辦學校要積極創造條件向社會開放體育場館,並鼓勵民辦學校向社會開放體育場館,以緩解青少年和人民群眾日益增長的體育健身需求與體育場館資源供給不足之間的矛盾。

  多項舉措為安全護航

  記者梳理發現,福建、浙江等多個地區此前已出臺相關文件,鼓勵學校體育設施向社會開放,但在具體落地中卻遇到了這樣或那樣的問題,導致有些學校“開了又關”。而其中最核心的,就是如何在開放學校體育設施的過程中,保障各方安全。

  以北京市為例,新修訂的《北京市全民健身條例》已于本月初開始實施,明確提及學校體育設施及場館向社會有序開放。在接受中新網記者採訪時,北京市體育局群眾體育處處長史江平表示,保障各方安全是開放校園過程中的重中之重,也是多年來推進工作不太順利的最主要原因。

  學校方面也表達了相似的觀點。已經對外開放數年的北京市京源學校總務主任潘建強告訴記者,社會人員的進入會加大校園的管理難度,如何杜絕安全隱患是核心問題。保障學生安全、保障鍛煉人群安全、保障體育設施安全,基于這些考慮,京源學校更多也是向附近的友鄰單位開放。

  針對各方關切的安全問題,《意見》指出,學校體育場館需有健全的安全管理規范,包括明確的責任區分辦法和完善的安全風險防控條件、機制及應對突發情況的處置措施和能力。此外,學校體育場館、設施和器材等亦需安全可靠,符合國家安全、衛生和質量標準及相關要求。這兩點均屬于場館開放學校的基本條件。

  《意見》還提出應合理確定開放對象並實施開放人群準入制度。場館開放的具體實施部門可根據情況,建立開放對象信息登記和發放準入證件制度,提出健康管理和安全使用場館設施的基本要求,明確各方責任。同時根據體育場館面積、適用范圍和開放服務承受能力,合理確定開放對象范圍和容量。

資料圖:學校體育場。

  落地:有序開放,明確責任劃分

  推動學校體育設施向社會開放,史江平認為,有序是這項工作的重點。

  那如何才能使用到這些設施呢?結合北京市實際情況,史江平打了一個比方,“比如説我們幾個組織了一支羽毛球隊,如果在街道、社區或鄉鎮的相關部門進行了登記備案,就可以享受街道轄區內體育場館對外開放的優惠政策,其中也包括學校的體育設施。而開放場館名錄等信息,可以在市體育局網站上查詢。”

  “預約、登記、有組織地進入,從而體現有序開放。”史江平表示,這其實也是鼓勵基層的全民健身團隊及組織發展。以個人為單位隨時進入校園鍛煉,在史江平看來這並不現實,“學校開放畢竟涉及學生的安全,現在實現起來有難度。”

  此前有媒體報道稱,由于校外人員來健身時崴腳,結果狀告學校索賠,導致校方無奈之下決定不再開放。對此史江平認為,學校應當與社會團體協商、簽署相應協議,明確責任劃分。

  京源學校採取的就是類似做法。潘建強表示,外來人員必須簽安全責任書,保證身體健康,這是進入校園的前提,“其實不光是我們學校,包括其他中小學在內,開放體育場館過程中,最重要就是如何做好管理與身份識別,畢竟保障校園安全是最重要的。”

  收費:有助學校開放體育場館

  對于居民普遍關心的收費模式問題,《意見》明確學校體育場館根據不同對象可採取免費、優惠或有償開放方式,但有償開放不能以營利為目的。

  潘建強告訴記者,基于安全考慮,無論平時還是節假日,但凡場館開放,學校都會有專人負責看管,避免事故發生。學校也會對體育設施進行維護,而這些舉措,都需要資金的投入。

  針對學校在保障安全等方面的支出,潘建強透露,這部分資金主要源于兩處:一是市體育局有專項的扶持經費,二是學校會在合理區間內對使用場館收取一定費用。除維護設施等需要外,潘建強坦言,校方收取一定合理費用,也能在一定程度上達到約束的作用,防止外來人員破壞。

資料圖:北京市京源中學。

  “有資金可用于保護設施、保障安全等方面,不僅對學校自身發展有益,更有助于學校做好這件(開放體育場館)事情。”《意見》中也指出,未來還將加強學校體育場館設施建設,加大學校體育場館開放經費投入。

  就收費問題,記者也詢問了一些運動愛好者,多位受訪者都表示能夠理解這種有償模式。其中一位受訪者表示,無論收費與否,學校開放體育場館,都讓居民在場地上多了一種選擇。

  經驗:由點及面,探索新模式

  向社會開放多年,令京源學校也積累了一些經驗。例如在各方都關心的安全問題上,除簽訂安全協議、由專人負責看管外,京源學校還採取了一些其他措施。

  潘建強介紹説,平日裏學校對外開放的時間是晚六點半至八點半,“這樣做一來保證了學生在放學後有充足的鍛煉時間,二來錯開時間避免交集,既滿足了居民需要,也是保護學生的一種方式。”類似經驗,均可以被其他學校借鑒。

  談及如何推進學校體育場館向社會開放,史江平也透露,北京市體育局將會同教委,準備通過一年的試點,採取多種方式總結出一批符合實際情況的辦法,以此制定切實可行的方案並加以推廣,有效地指導學校對外放開體育場館、指導社會人員通過合適的途徑使用設施。

  這種方式也契合了《意見》的要求。《意見》明確鼓勵各地積極探索學校體育場館開放的新政策、新機制和新模式,不斷完善場館開放服務體係,持續提高場館開放服務能力,並強化強化示范效應。

  史江平表示,“我們希望通過各方面的共同努力,盡快找到合適的辦法,推動更多校園對居民敞開大門,讓居民擁有更多體育設施。”(岳川)

+1
【糾錯】 責任編輯: 聶晨靜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春耕時節田園美
    春耕時節田園美
    美國加州:野花怒放
    美國加州:野花怒放
    泰國慶祝大象日
    泰國慶祝大象日
    京城圓月
    京城圓月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6253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