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國人大代表二月河:“今天的反腐是人民反腐”

2017-03-14 08:48:09 來源: 新京報

  二月河(本名淩解放),全國人大代表,著名作家,著有《康熙大帝》、《雍正皇帝》、《乾隆皇帝》等作品。面對反腐話題,二月河坦言今天的反腐是人民反腐,全民反腐,反腐階層跟歷史上不一樣,沒有任何一個歷史時期可以與我們今天的反腐相比。

  “‘嘉慶皇帝’沒有寫成有些遺憾”

  新京報:現在身體怎麼樣?很多讀者聽説你患有哮喘,很關心你的身體。

  二月河:身體狀況還算湊合,老話説“73、84,閻王不請自己去”,我今年73歲,社會活動還能參加,但是大型活動如果從頭堅持到底,底氣不是很足了。不過,我盡可能多為社會做一點事情。

  新京報:身體狀況是不是對晚年創作帶來了影響?

  二月河:是有一些影響,如果現在創作大部頭的作品,身體條件不允許了。寫完《乾隆皇帝》的時候,本來還想再寫一本書的,嘉慶上臺之後立即清查了和珅,這個歷史事件跟乾隆是密不可分的,把這個歷史事件放到《乾隆皇帝》後面,這樣才完整,可是當時的身體狀況不允許我繼續寫下去。

  新京報:就是説,你的“帝王三部曲”還有一個遺憾,沒有寫《乾隆皇帝》的續集“嘉慶皇帝”?

  二月河:遺憾是會有一些,但是也沒有太大的遺憾,因為我盡了最大的努力,是上帝不讓我繼續寫下去。至于説遺憾,誰還沒有遺憾呢?人都是在遺憾中生存的。

  “沒有歷史可以與今天的反腐相比”

  新京報:你談到嘉慶清算和珅,其實當時他打擊貪官的力度不小,朱元璋打擊貪官污吏的力度也很大,可是他們都沒有成功,為什麼?

  二月河:我給王岐山書記作報告的時候,談到過這個問題。中國歷史上有過下決心反腐敗的皇帝,但是誰也沒有把反腐這種社會行為,變成公眾行為,變成全民反腐。歷史上的反腐,往往集中在某一個階級,某一個階層,某一個社會團體,甚至只是某幾個人。今天的反腐則是人民反腐,全民反腐,反腐階層跟歷史上不一樣,沒有任何一個歷史時期可以與我們今天的反腐相比。

  新京報:不少官員讀過你的作品,你希望他們從中獲得什麼?

  二月河:我希望讀者能通過我的作品,了解我國封建時期的最後一次輝煌,了解這個時期的社會形態,政治、經濟、文化特色。也希望他們能夠從中獲取一些為官之道,為什麼當官?清代是有不少貪官,可是也有很多清官,比如于成龍。

  “電視劇裏打個醬油掏銀子鬧笑話”

  新京報:作為小説作家,你有沒有注意到熱播的穿越劇、仙俠劇?

  二月河:注意到了,有的穿越劇還以我的作品為載體,穿越到清朝去了。探索、嘗試新的創作方式,這是好事情,如果探索成功了,也形成了一種新的文學體裁,這沒有什麼不好的。

  不過,現在的文學創作、電視劇制作,必須好好考察歷史背景。比如銀子,多數電視劇都沒有把握好,銀子在古代很珍貴,打個醬油打個醋都把銀子掏出來,這就鬧笑話了。拍我的作品,皇帝帶著臣子向天下人下跪,這可能嗎?“惟以一人治天下豈為天下奉一人”,這是雍正寫的對聯,他就認為自己是天下之主,怎麼可能為賑災的事情向天下人下跪?這樣的作品,我不給他們打及格。

  新京報:前不久一名“90”後大學生給你寫信,説自己有閱讀困惑,不知道該如何讀書。你回信建議他多讀中國經典的文學作品,比如《紅樓夢》、《聊齋志異》,而且要讀古文原版的。你覺得閱讀古文原版很重要嗎?

  二月河:讀古文原版,這是我讀書的原則。如果有讀不懂的地方,自己查找史料尋找答案,這樣才能更有收獲。

  新京報:你有沒有注意到,最近詩詞大賽很火?

  二月河:這是好事情,比花天酒地好多了,不讀書怎麼構建書香社會?背誦唐詩,可能有的詩自己用不上,但是自身的文化素養會得到提高,也會帶動整個社會對唐詩的認識發生變化。

  新京報記者 王姝

[責任編輯: 李志強 ]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61911206219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