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部分“打野直播”活動涉嫌違法 國家林業局:嚴打
2017-03-12 07:05:26 來源: 新京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竹鼠“互鬥”、上山“收夾”、野鳥殘骸……每天早上7時到深夜12時,“打野主播”們邊深入田野、山林捕捉野生動物,邊直播獵捕過程。

  類似視頻出現在多家直播平臺,部分主播甚至擁有數十萬粉絲。被獵捕動物中,不乏竹鼠等“三有保護動物”(國家保護的有益或有重要經濟、科學研究價值的陸生野生動物)。此外,主播們所使用的獵夾等工具,也涉嫌違反《野生動物保護法》。

  昨日,新京報所屬微信公號北京知道獨家推送本文,被各大平臺轉發。國家林業局官方微博轉載該文並表示“必須嚴厲打擊涉嫌獵捕殺害國家重點保護野生動物、涉嫌無證獵捕非國家重點保護野生動物的各類直播平臺打野直播!禁止為出售、購買、利用野生動物或者禁止使用的獵捕工具發布廣告!禁止為違法出售、購買、利用野生動物制品發布廣告!”

  此外,記者發現,虎牙直播平臺上的主播“翠花酒菜”在平臺上已搜索不到,但部分打野主播仍活躍。

  保護動物鏡頭下被逼“互鬥”

  3月1日,虎牙直播平臺上名為“翠花酒菜”的主播組合,直播了獵捕國家三有保護動物——竹鼠的全過程。

  當天中午,兩名主播帶上鐵鍬等工具上山,開始捕捉竹鼠。竹鼠喜食竹子,穴居于地下。二人熟悉竹鼠的生活習性,不停地在土壤松動、疑似有穴的地方挖掘探尋。

  下午2時許,一只藏在洞穴深處的竹鼠被察覺。兩人掘開洞口,將其暴露在鏡頭下。竹鼠受到驚嚇後,不時發出鼓風般的恐嚇聲,希望能驅散“敵人”。而二人相繼用樹枝、襪子、運動鞋等引誘竹鼠下嘴“上鉤”,將其“釣”起並關入鐵籠中。

  直播一直持續到下午四點半。二人共捕獲兩只野鼠,並在地上挖出土坑,令其互鬥。因性別不同,兩只野鼠“缺乏戰意”,多次試圖爬出“鬥場”,二人便將其踢回坑中,用樹枝戳弄,激怒其繼續戰鬥。最終,這場“鬥鼠”以其中一只被咬得血跡斑斑收場。

  “翠花酒菜”只是眾多“打野主播”之一。3月6日,鬥魚直播平臺的主播“老鄉開下門”直播上山“收夾”(回收之前安置的獵夾及獵物),有鳥兒因被獵夾所困失去行動能力,“收夾”時已被野獸食去頭部,屍體殘破。當天上午10時許,兩人“出貨”數只鳥類,稱“今天要吃鳥吃到吐”、“還有7個夾子,你們打賭會不會出老鼠”。

  部分“打野直播”活動涉嫌違法

  公益組織“讓候鳥飛”志願者天將明(化名)表示,“打野直播”並非新生事物,早在去年7月,就在網上見到此類視頻。“野豬、獾、果子狸、蛇、野鳥(斑鳩、烏鶇、虎斑地鶇、夜鷺等),甚至國家重點保護動物貓頭鷹也涉及其中”。

  3月上旬,記者連續多日對多家直播平臺進行觀察。搜索“打野”、“懟洞”等關鍵詞,在虎牙、鬥魚、熊貓等直播平臺上均能看到相關直播。所涉及的野生動物,包括野雞、野兔、竹雞、竹鼠等,不乏“三有保護動物”。

  此外,主播所使用的捕獵道具中,獵夾、電子誘捕器等也被我國《野生動物保護法》明令禁止。

  天將明表示,自己曾多次向相關平臺舉報“打野直播”情況,但平臺未給出有效反饋,直播也從未受到影響。

  在直播間,也有觀眾“喊話”主播,告知他們此類行為違反相關法律,應該停止。部分主播顯得十分謹慎,對于“打到的獵物是不是賣了”等相關問題,會回復“都放生了”,還不時表示要去辦理狩獵證,並拒絕觀眾“捕蛇”、“看槍”等要求,因為“會被平臺封掉”、“有點違法”。

  新京報記者了解到,該類直播偶爾會被平臺中斷,但並不影響主播的活躍。“翠花酒菜”就多次在微博上告知粉絲直播被投訴,然而第二天,其直播仍在繼續。

  近日,國家林業局回應新京報記者,如果在直播平臺獵捕國家保護動物或三有保護動物,均涉嫌違法。同時,林業局也將匯同網信辦等部門,打擊類似直播活動,發現後即取締。

  - 追訪

  有主播建交流圈 成員曬捕獵“成果”

  熊貓直播的90後主播“麻雀”與老公阿彪在廣東打工相識,在外務工多年,二人回到四川瀘州後開始直播打野。麻雀稱,今年除了學車考駕照,沒有幹別的活兒,“在家裏閒著也是閒著”,前段時間,阿彪提出想做直播,她表示支持。

  “麻雀”説,一開始是為了直播而打野,現在每天上山,覺得打野也很好玩,“如果能搞到貨,就更好了。”在物質層面,直播所得的收入雖然只是“一點點生活補貼”,但直播二十來天,二人收獲了3400多名訂閱觀眾。

  這一“粉絲”數量並不算多。在虎牙主播“翠花酒菜”、“打野王者強哥”的直播間,訂閱數分別達37萬與46萬,每次直播有數萬人同時觀看。

  觀眾中,有的對打野感興趣,會發送彈幕交流打野方式與動物習性,起哄或為主播叫好,慫恿主播捕捉更珍貴的動物,有的則樂于與主播閒聊家常。在“麻雀”眼裏,很多人喜歡看打野視頻,是因為“城裏生活單調,想看農村人是怎麼玩的”,或者“有的農村人去外面打工,有時會想念農村。”

  不論觀眾因何聚集,他們的關注為主播帶來了現實的利潤。直播期間,主播通過反復提醒、“打賭”等方式鼓勵觀眾送出禮物,有些訂閱量較多的主播,則具備了接廣告的條件,其廣告商主要是各類微信號,販賣打野工具、祛痘産品、運動鞋等。

  在直播平臺外,主播們還通過微博、微信、QQ等方式搭建交流圈。天將明説,他曾加入部分主播建立的微信群,網友在群裏曬捕獵“成果”,討論如何捕獵。

  他提供的群聊截圖顯示,有網友分享的多張照片中,二十多只兔子四肢僵直整齊並列,其中還夾雜一只小鳥。有專家指出,此鳥疑似小鸮。此外,成員們還在群裏發出電容捕獵器的照片,討論如何拉線捕獵,“雙線沒貨跑,再説我啦(拉)線很短的。”

  - 焦點

  “打野主播”是否涉嫌違法?

  獵捕三有保護動物達一定數量,獵捕者要擔刑責

  新京報記者觀察到,“打野直播”中至少出現了使用電子誘捕裝置、獵套、獵夾、夜間照明行獵、搗毀巢穴等獵捕方式,且有主播並未持有相關狩獵證。捕捉的動物中,也不乏三有保護動物。

  對此,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資源與環境政策研究所副所長常紀文表示,根據《野生動物保護法》,電子誘捕器等捕獵工具被明確禁止。其次,獵捕三有保護動物達到一定數量,獵捕者要承擔刑事責任。此外,對于非國家保護動物,個人也需獲得相關的狩獵證才能進行獵捕。如果違反這些規定,那麼打野者涉嫌違法。

  北京市康達律師事務所韓驍律師提到,竹鼠是較為珍稀的野生動物,《野生動物保護法》第26條規定“不得虐待動物”,因此應追究虐待竹鼠的“打野主播”的責任。其次,直播虐待行為明顯存在牟利性質,屬于違法所得,應當予以收繳。此外,獵捕保護動物數量到了一定程度,需要承擔法律責任。

  常紀文認為,此類打野直播應該終止。“不止是對國家保護動物或者三有保護動物,就算是一般動物,從道德上來説都不對,這是一種非常殘忍的行為。”他説,根據具體情況,此類直播還可能觸犯教唆罪。“直播過程就是一個教唆的過程,教人怎麼獵捕,如果確實用禁止工具獵捕達到一定標準、觸犯相關法律,屬于犯罪。”

  “打野直播”平臺是否擔責?

  接到違法行為投訴後,平臺應停止、下架相關節目

  捕捉野生動物的視頻,是否能在網上直播?記者致電中國互聯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中心12377,工作人員回應稱,如果是國家級保護動物則涉嫌違法,如果是普通動物,可以不良信息為由向平臺舉報。

  平臺如何管理此類視頻?鬥魚直播工作人員表示,直播戶外打野,主播需先在當地林業局或公安局取得相關許可證明,然後向平臺報備,否則超管將進行提醒。

  虎牙直播規定,禁止捕捉、虐待、殺戮、食用,或者售賣受國家法律保護的野生動植物;抓捕合法動物時,主播需對自身安全負責。工作人員稱,只要沒有虐待行為,直播捕捉普通動物沒有問題。

  熊貓直播的規定與此相似,工作人員表示,如果捉到保護動物要馬上放生,普通動物可以不放,不能出現宰殺現象。

  韓驍律師表示,對于直播虐待野生動物、珍稀野生動物、保護動物等違法行為,網站在接到投訴後,應停止、下架相關節目,阻止違法行為進一步傳播。如果網站存鼓勵行為,可能與主播形成共犯關係。

  《互聯網信息服務管理辦法》規定,互聯網信息服務提供者發現其網站傳輸的信息明顯屬于法律、行政法規禁止內容的,應立即停止傳輸,保存有關記錄,並向國家有關機關報告。否則將由電信管理機構責令改正;情節嚴重的,對經營性互聯網信息服務提供者,由發證機關吊銷經營許可證,對非經營性互聯網信息服務提供者,由備案機關責令關閉網站。

  本版採寫/新京報記者 戴軒 信娜

+1
【糾錯】 責任編輯: 李志強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一棵開花的樹
    一棵開花的樹
    大堡礁珊瑚連續兩年出現白化
    大堡礁珊瑚連續兩年出現白化
    伊政府軍目標一個月拿下摩蘇爾城西
    伊政府軍目標一個月拿下摩蘇爾城西
    【圖片故事】“愛心煎餅”夫妻九年來的別樣人生
    【圖片故事】“愛心煎餅”夫妻九年來的別樣人生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61911206114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