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兩個女人和“一棵樹”的情緣
2017-03-09 16:01:24 來源: 新華社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新華社成都3月9日電 題:兩個女人和“一棵樹”的情緣

  新華社記者呂慶福

  景祥俊、趙明霞,兩個嬌小而又普通的女人,卻用她們柔弱的身軀,背負著家庭的種種不幸,勇敢而堅定地走在種樹、護林的路上。

  初心不改,一往情深

  在四川盆地東部,大巴山係米倉山南簏,一個女人將青春與熱血交付給莽莽森林,用64萬株挺拔的松柏為4000畝荒山披上綠裝,用自己的人生經歷為米倉山留下了一段人與樹的傳奇。

  她就是四川省通江縣鐵廠河林場護林員景祥俊。

  1974年出生的景祥俊,全家都是林場的營林工。1997年,22歲的景祥俊從林業技校畢業後,就和6個同齡人一道,回到位于泥地坪的鐵廠河林場工作。

  她常常身背100多斤重的樹苗,步行四五公裏到作業點栽植。那個時候的林場,不通路、不通電、不通水,照明用的是煤油燈,吃水要到山腰去背,吃菜靠自己種,生活用品都要到山下鎮上去買,去一趟得從清早走到天黑。

  艱苦單調的大山生活,微薄的收入顯然留不住年輕人的心,不少同事先後離開了。到1998年春節假期結束之後,工區裏只剩下她和工區長。景祥俊説:“如果連我這樣從小就在林場長大的人都離開了,那還有誰來看守這片山林?”

  2002年8月的一天,正在栽樹的景祥俊突然疼痛難忍,昏闕了過去。丈夫張志才背著她走了5個多小時後才到達公路,攔下一輛過路車趕到了縣醫院。

  檢查結果是左腎已經消失,右腎出現萎縮跡象。醫生告訴她,要徹底治愈只有換腎。但她只是經過幾天輸液治療後就出了院,並找到鎮上的老中醫開了一些中藥帶回工區。

  也許是命運在對她進行考驗。2007年12月,母親突發腦溢血去世,經受不住打擊的父親又臥床不起。但她抹去眼淚,將女兒托付給妹妹後,又回到了泥地坪。

  20年來,景祥俊走遍了林區的山山嶺嶺。她管護的泥地坪工區從來沒有發生過一起森林火災,她栽植的64萬株松柏染綠了4000畝荒山;她在林區巡護的裏程已經超過6萬公裏。

  “巡山歸來,就想唱歌”

  趙明霞是四川省汶川臥龍特別行政區耿達村3組的羌族婦女。雖然她的護林工作時間並不長,但她熱愛這個工作。

  去年初,為把保護與扶貧更好地結合,臥龍特別行政區組建了一支森林生態管護隊伍。隊員都是貧困戶,經過專門培訓後從事森林生態管護工作。趙明霞因兩個孩子和丈夫長期患病,家庭生活困難,因此她也成為管護隊中的一員。

  “每月我們都要巡山一次,每次十幾天。”趙明霞説:“每次出去,身上背著四五十斤重的背包。”36歲的趙明霞説話時還有些羞澀。

  夏天,頂著烈日冒著酷暑,還要忍受著蚊蟲叮咬;冬天,冒著嚴寒在雪地裏穿梭,晚上,就在雪地上鋪上防潮墊,裹著一條薄被就睡。同時,還要克服高原反應,因為有的地方海拔高達5000多米。盡管如此,趙明霞從未喊過苦叫過累。巡山回來,她在照顧病人、做家務、幹農活的同時,還要給遊客作宣傳;路上有垃圾,她就去清掃;有空地的地方,她就會種上一棵樹,並小心呵護……

  趙明霞告訴記者,做護林員工作特別開心,尤其是巡山過程中,沒有遇到盜捕盜獵和亂砍亂伐等現象時,就特別高興。“每次巡山歸來,我就很想唱歌。”趙明霞説完,背起背包又往山裏走去。

  在路上,她們並不孤獨

  3月8日深夜,景祥俊給記者打來電話説,她只是一個普通人,只想在有限的生命裏做一件無限的事。她説:“在這條路上,我還會一直走下去。”

  景祥俊、趙明霞還在往前走。不過,她們在這條路上並不孤獨。

  去年7月,四川省提出擬用5年時間,全力、精準推進大規模國土綠化行動,築牢長江上遊生態屏障,實現四川山青地綠、應綠盡綠。到2020年,全省要達到森林覆蓋率40%,林木覆蓋率50%,國土綠化覆蓋率70%。

  四川省林業廳廳長堯斯丹説,2015年四川省已累計營造林1億多畝。今年將營林、造林600萬畝,增加森林面積160萬畝,並實現林業總産值3000億元。“綠化全川,築牢長江上遊生態‘綠色長城’,要動員全川人民參與。”堯斯丹説。

+1
【糾錯】 責任編輯: 張明宇
新聞評論
    北京:明城墻下梅花香
    北京:明城墻下梅花香
    考拉母與子
    考拉母與子
    航拍江西新余植物園鬱金香花海
    航拍江西新余植物園鬱金香花海
    馬耳他著名景點“藍窗”坍塌
    馬耳他著名景點“藍窗”坍塌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76211205988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