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記者手記:獨立25年,波黑民族和解路漫漫
2017-03-02 21:18:40 來源: 新華社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新華社薩拉熱窩3月2日電 記者手記:獨立25年,波黑民族和解路漫漫

  新華社記者 袁亮

  3月1日是波黑的法定獨立紀念日,位于首都薩拉熱窩的總統府舉行了紀念活動。而居住在巴尼亞盧卡的波黑塞族共和國居民斯特萬1日在接受當地電視臺採訪時説:“沒有什麼值得慶祝的,這是他們的節日,對我而言,今天只是普通的一天,我還要上班呢!”

  波黑由兩個自治實體組成,即波什尼亞克族(波族)和克羅地亞族(克族)組成的穆克聯邦和主要由塞爾維亞族(塞族)組成的塞族共和國。由于民族隔閡,穆克聯邦與塞族共和國連公共節假日都不能統一。比如,3月1日獨立日,穆克聯邦政府宣布它是法定假日,但塞族共和國民眾仍然要正常上班。兩個實體能夠達成一致的只有兩個法定假日——元旦和勞動節。

  獨立25周年紀念活動上,波黑主席團三名來自不同民族的成員中,只有波族的伊澤特貝戈維奇和克族的喬維奇到場,而現任波黑主席團輪值主席、塞族成員伊萬尼奇並未出席。

  1992年2月29日至3月1日,波黑舉行公投,決定脫離南斯拉夫聯邦。但由于三個主體民族對國家未來有不同設想又互不相讓,公投遭到塞族抵制。長達3年多的波黑內戰于當年爆發。

  為結束波黑內戰,原南斯拉夫地區三方最高領導人1995年簽署了《代頓和平協議》。協議規定,波黑仍作為主權國家保持統一,由穆克聯邦和塞爾維亞共和國兩個實體組成。這一協議雖然為波黑帶來了和平,但並未有效地解決民族隔閡問題。

  為實現波黑的長治久安,國際社會投入大量人力和物力來幫助波黑進行經濟重建和政治轉型。初期,聯合國發揮了不可替代的作用,在2000年後,歐盟逐漸成為波黑治理的主導。

  獨立20多年來,波黑的轉型進展緩慢,各級行為主體之間尖銳對立的矛盾使得改革和經濟發展停滯不前,更主要的是主體民族各有利益訴求:塞族尋求更大的自主權,克族力圖建立第三個實體,波族希望有一個更集中治理的國家。

  2016年2月15日,波黑向歐盟正式遞交了入盟申請。歐盟方面表示,波黑申請加入歐盟,標志著歐洲大陸向團結與和平又邁出了一步。但波黑入盟進展並不順利。

  根據憲法,三個主體民族對行政和立法的每一個重大決定都具有否決權,大部分為達到入盟標準而進行的改革均無法在三個民族中取得共識,改革難以推進。最近,各方又在完成入盟調查問卷的問題上互相指責。據規定,波黑應在六個月內遞交問卷,但以目前的態勢來看,波黑恐無法如期完成。

  民族的隔閡與對立致使政府辦事效率低下且政策缺乏連貫性,波黑經濟增長乏力,失業率高企。很多波黑年輕人遠走他鄉,去歐洲發達國家打工。

  還有一些受過高等教育的波黑年輕人並不願意談論自己屬于哪個民族,只稱自己是波黑人。剛剛大學畢業的埃丁就是其中一位,他告訴記者,“歷史不應成為我們的負擔,不能總糾結于過去,我們應該向前看,多份理解與寬容,把主要精力放在國家經濟發展上。”

+1
【糾錯】 責任編輯: 聶晨靜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無限鏡屋”
    “無限鏡屋”
    洞庭萬鳥待北飛
    洞庭萬鳥待北飛
    路燈下的勞動者
    路燈下的勞動者
    哈瓦那雪茄節
    哈瓦那雪茄節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5598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