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廈門半馬替跑猝死者家屬索賠124萬
2017-02-28 07:56:24 來源: 新京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某購物平臺上輸入馬拉松名額,可以發現不少轉讓名額的賣家(網絡截圖)。

  2016年12月10日,廈門(海滄)國際半程馬拉松賽事開跑,兩名參賽選手在終點附近突然倒地,最終猝死。賽事組委會的調查結果顯示,其中一名死者吳剛(化名),係替跑者。今年1月16日,吳剛的遺孀梁女士,對參賽資格轉讓者李華(化名),以及組織方提出索賠,要求雙方賠償包括喪葬費、死亡賠償金、被撫養人生活費、精神撫慰金等在內共計近124萬元。2月22日,廈門市海滄區法院受理此案。

  梁女士的代理律師黎永綠告訴新京報記者,吳剛之死,替跑鏈條上的各個環節,均應承擔相應的法律責任。作為國內首例替跑猝死者索賠案例,該案“具有極大的警示作用”。而新京報記者調查發現,國內馬拉松賽事名額轉讓已成産業,盡管組織方加強檢錄,仍無法避免參賽名額交易。

  男子替跑馬拉松猝死

  2016年12月10日,廈門(海滄)國際半程馬拉松賽事首次獨立舉辦。當天,1.8萬名來自全國各地的參賽者,匯聚到賽道上。上午10點過後,“壞消息”傳來。先是一名男性參賽者在距離終點4.5公裏處倒地,隨後,又有一名男子在終點附近不省人事。

  賽事組委會事後通報稱,本次比賽共計造成兩名參賽者猝死。其中,在終點附近猝死的男子,即為福建籍參賽者吳剛,參賽號碼為F12530。

  12月14日,廈門國際馬拉松賽組委會發出公告,對30名參賽者做出處罰。其中,號碼F12530的參賽者赫然在列。公告信息顯示,上述參賽號碼的擁有者係一名李姓女子,因“轉讓號碼布致嚴重事故”,其被組委會處以永久禁賽,並報請中國田徑協會追加處罰。

  也就是説,賽事中猝死的吳剛,實際為一名替跑者。

  新京報記者獲得的一份民事起訴書顯示,今年1月16日,吳剛的遺孀梁女士,將參賽號碼轉讓者李華,及賽事組織方廈門文廣體育有限公司,以其侵犯吳剛生命權、身體權、健康權為由告上法庭。並提出包括喪葬費、死亡賠償金、被撫養人生活費、精神撫慰金等多項賠償項目,金額總計1239268.1元。

  新京報記者據此聯係廈門文廣體育有限公司,一名工作人員稱已注意到此事,但拒絕透露細節。

  家屬承認死者也有錯 承擔三成責任

  在親屬看來,吳剛之死,轉讓者及組織方負有70%責任。

  案件代理律師,廣東晟典律師事務所律師黎永綠告訴新京報記者,在賽事中,男性參賽者的號碼布為黑色字樣,並以字母M開頭,女性參賽者的號碼布為紅色字樣,並以字母F開頭,“通過肉眼可以輕易區分男女選手性別。”

  起訴書稱,吳剛違規替跑“行為明顯”,賽事運營機構卻沒有勸阻、制止,並立即終止其參賽資格,“違背了最基本的監管義務”,應對死亡結果承擔法律責任。此外,李華在賽前違規轉讓參賽資格,違背了“比賽名額不得私自轉讓”的基本規程,也應承擔相應法律責任。

  親屬認為,吳剛自身存在過錯,應自行承擔30%的法律責任,其余責任,則應由李華及賽事組織方承擔。

  黎永綠告訴新京報記者,在報名、檢錄、比賽等多項環節中,“如果任何一個環節做好了,替跑行為就可能被杜絕,也不會發生猝死悲劇。”他表示,作為國內首例替跑猝死家屬索賠案,此案將起到“極大的警示作用。”

  今年2月22日,廈門市海滄區人民法院受理上述起訴,目前尚未開庭。

  ■ 釋疑

  轉讓者、替跑者和組織者各擔何責?

  律師認為死者確實應承擔超三成責任,組織方若履行了必要的檢查義務或可免責

  北京澤永律師事務所律師王常清表示,此案中,吳剛違反賽事規則,私自冒名替跑,李華私自轉讓參賽資格,賽事組織者對明顯替跑行為未及時制止,上述行為共同造成吳剛猝死,三方對損害後果都負有過錯,且程度相當。

  《中華人民共和國侵權責任法》第十二條規定,二人以上分別實施侵權行為造成同一損害,難以確定責任大小的,平均承擔賠償責任。

  王常清據此認為,三方應對吳剛的死亡平均擔責,即分別承擔三分之一的責任。由于吳剛違規在先,過錯程度相當之高,甚至可能承擔超過三分之一的責任,而非代理律師在起訴狀中所提“吳剛承擔30%的責任,組織方承擔70%的責任。”

  在北京聖運律師事務所主任王優銀看來,即使是正常參賽選手,因自身原因猝死,本質上也屬意外事件,死者家屬難以按照人身損害賠償的相關法律主張賠償。此外,替跑行為與馬拉松比賽追求的公平精神相違背,依據公序良俗的一般法律原則,如無證據證明組織方有明顯過錯,則組織方不應擔責。

  王優銀表示,若組織者有證據證明已履行了必要的檢查義務,即吳剛是在通過了安檢後“混進去”,則有希望免責。

  ■ 追訪

  參賽名額線上交易猖獗 主辦方稱難防

  資深跑友楊天(化名)向新京報記者透露,由于國內“跑馬”日益走熱,大型馬拉松賽事往往“一票難求”,在此基礎上,催生出龐大的參賽資格轉讓産業。

  新京報記者了解到,目前參賽資格轉讓,分為“公益”及商業兩種。前者因實際參賽者因個人原因無法正常參賽,故將參賽號碼通過跑友之間的微信群進行轉讓,通常為無償或者僅收取報名費。而後者,則是參賽者在報名並中簽後,將參賽號碼高價賣出。

  楊天透露,以“公益”形式進行的參賽資格轉讓,通常事先約定,賽前領取的跑步裝備和完賽包、獎牌,以及最終成績,均屬于替跑者,“在圈內形成默契”。

  與之相對的是,高價“販賣”參賽資格,也在日益興起。通過某購物平臺,輸入“馬拉松名額”,搜索到百余位賣家,涵蓋各地馬拉松賽事。這些比賽的參賽資格,定價多為500元左右,部分熱門賽事高達千元,但實際報名費在200元以內。

  一家出售“2017年北京馬拉松比賽名額預訂”的賣家告訴新京報記者,自己的名額來自賽事合作酒店,名下有男、女各一個北馬直通名額,每個售價999元。而一名以500元出售無錫馬拉松參賽名額的賣家則稱,自己通過官網報名,並最終中簽,但是“不想跑了,換點錢”。

  楊天介紹,目前國內“跑馬”流行,部分熱門賽事需要在報名後,參與抽簽。相對于新手而言,曾有過參賽經歷,或者報名成績在4小時以內的“高手”,往往能直接獲得名額,“這部分名額構成了網絡販賣的主力。”

  公然參與替跑,為何能通過賽事組織方的檢錄?曾主辦過南京國際馬拉松賽事的江蘇問源體育科技有限公司,一名陳姓負責人告訴新京報記者,近年來,組織方對替跑的查處力度已經在不斷加大,甚至推出“人臉識別”,但依舊防不勝防。

  “替跑者的辦法,總比組織者多。”上述陳姓負責人稱,由于馬拉松賽事在室外舉行,參與人數多,賽道長,沿途圍觀者數量龐大,對組織方而言,精確控制每一位參賽者,顯得有些力不從心。她表示,組織方需要對參賽者盡到告知義務,即拒絕身體不適宜者參賽,“除此以外的,就很難全部保證了。”(記者 王煜 實習生 武琳悅)

+1
【糾錯】 責任編輯: 陳俊松
相關新聞
  • 廈門馬拉松替跑死者家屬提起訴訟索賠 係國內首例
    去年12月10日,在2016廈門國際半程馬拉松賽上出現猝死後,死亡跑者吳某的家屬近日通過深圳律師事務所,對轉讓號碼布的李某及賽事組織機構提起訴訟。
    2017-02-26 08:26:31
  • 替跑猝死為違規參賽敲警鐘
    廈門(海滄)半程馬拉松主辦方昨天確認,一猝死跑者是替跑者,據悉死者家屬在考慮起訴轉讓給死者參賽資格的人。這讓“替跑者”一詞引發了關注。跑者圈兒外,有人不解:跑步挺累的,誰會去替人跑?
    2016-12-16 11:35:14
  • 廈門半馬替跑者猝死牽出號碼布轉讓亂象 違規者被處罰
    在剛剛結束不久的2016廈門(海滄)國際半程馬拉松賽上,發生了兩名參賽者猝死的情況,其中一個人就使用了別人的號碼布。
    2016-12-16 10:09:29
新聞評論
    孤島·夫妻·三十年
    孤島·夫妻·三十年
    “燒火龍”迎“二月二”
    “燒火龍”迎“二月二”
    貴州梵凈山現霧凇美景 宛如仙境
    貴州梵凈山現霧凇美景 宛如仙境
    曼聯奪得聯賽杯冠軍
    曼聯奪得聯賽杯冠軍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1031120540015